700年前的時尚下午茶如何?來青浦金澤品嚐“阿婆茶”
2018年11月27日08:49

原標題:700年前的時尚下午茶如何?來青浦金澤品嚐“阿婆茶”

  下午茶作為現代人的休閑習慣之一,最早起源於英國17世紀時期,它既是一種文化也是一種生活態度的表達。而在700年前的青浦區金澤鎮也早有下午茶文化,那是屬於鄉鎮阿婆們的美好時光。

  澱山湖畔金澤鎮的商榻民間,有一種叫“阿婆茶”的民間茶道,曆久彌新,別有風味。源遠流長的“茶文化”是中國的瑰寶,在我國曆史悠久的傳統文化中,與茶有關的傳說,在民間不計其數。

照片來源/金澤鎮(下同)

  鄉里的“阿婆茶”耐人尋味,大凡上了年紀的鄉民,則認為烘爐里燉的水泡茶,喝起來釅而香醇,且水燒得越滾茶味道越濃鬱解渴。早時候商榻人家小屋裡,家家都有一隻燉茶的烘爐,旁邊則備有一根笛子尺把長的“竹杆筒”,烘爐里木柴塊火熄了時,用它來吹燃火星。早時候白天出工,一般人家都用茶壺。燉茶的水壺外黑裡香,茶具則使用陶器,茶壺裡的茶一天一夜不會變質。烘爐燉茶,是古人泡茶的一種方式。用草木煎熬之而芳香,這種別具風味的煎茶,也就是“燉茶”。為出於禮貌起見,泡茶之前,先點好茶釀,茶桌上放著幾道茶點茶菜,往昔一般為醃製的雪裡蕻鹹菜,或蘿蔔乾,或嫩茄子、嫩黃瓜醃製的醬菜。客人來了,東家房客再把碗茶沏滿。以往串門喫茶的阿婆們,不會空著手來,總要隨身帶些活計,比如做“蝦籠”。以前商榻人家阿婆們做蝦籠是一大特色,故民間有邊做蝦籠邊喫茶的習俗。“活水還須活火烹,自臨釣石取深情;大瓢貯月歸春甕,小杓分江入夜瓶。雪乳已翻煎處腳,鬆風忽作瀉時聲;枯腸未易禁三碗,坐聽荒城長短更。”這是北宋文學家蘇東坡的一首著名的《汲江煎茶》。

  相傳明清年代,商榻有不少姓氏人家,相繼於臨江臨湖,或在集鎮外江岸莊外,開出一爿爿“茶莊”。從前的朱巷鎮尤為盛行。江上停歇的漁舟商船有之,岸上茶店人家,生意紅火傳為佳話。古時商榻稱之為“商人下榻之地”,像“阿婆茶”這一喫茶形式,在民間有一定的淵源曆史。它是從遠古承襲下來,屬於民間鄰里之間溝通感情、日常消遣的一種民間“茶道”。唐代詩人白居易《琵琶行》:“老大嫁作商人婦,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去來江口守空船。”

  追溯中國人的喝茶,已有2000多年的曆史,最早茶的古體字為“荼”,《神農食經》有記載:“荼茗久服,令人有力、悅誌。”漢代就有飲茶,唐末宋初,江南地方名門貴族飲茶成風,出現“門茶”、“茗戲”,以茶論藝,以茶吟詩極是風雅有趣。“烹茶待客至,得味有詩來”。昔日文人茶客,飲茶講究藝術與情趣,“一杯在手,情興盎然”。到了元代年間,禪教盛行,修禪道家乃至尋常百姓,提倡以茶提神,喝茶之風比屋皆然。早時候商榻不少人家,祖先傳下來的各種陶瓷等茶具,像壺、鼎、盆、碗、碟等等,後因各種原因遺失了不少。這些蓋碗、茶盅、青花小瓷碗,古色古香,圖案華美。尤其古樸典雅的蓮花觀音茶壺,玲戲剔透,極為珍貴。

  隨著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家鄉的“阿婆茶”,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原先那些紋路密佈的大碗茶,如今不見了。往昔喝的大抵是便宜的老茶葉,香梗茶、茉莉花茶。現在條件好了,小輩們買的茶葉也高級了,阿婆們開心地喝起了龍井、白茶、毛峰、碧螺春等新茶。茶桌上,也一改了往昔的平凡,除了傳統醬菜,有超市里的開心果、花生仁、香瓜子、水果。再是原生態環境下的土特產,始終為“阿婆茶”的佐茶新寵。

  為了記住鄉愁,仍有不少農家人對傳統的鹹菜莧、醬瓜情有獨鍾。想當初,一根鹹菜,喝口茶這味道,在鄉親們懷舊情結中,成了一種難以抹去的初心。“阿婆茶”時尚了,還跟不少年輕人意味相投,令人觸景生情。而且每逢喜事必逢茶,這其中就有不少喜茶,如“新春茶”、“結婚喜茶”、“相親茶”、“滿月茶”、“進屋茶”、“狀元茶”、“保國茶”,名稱不下十多種。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一杯杯清香恬淡的“阿婆茶”,與人生大事慼慼相關。每當客人來到商榻,街頭稍一看就知道,一家家小店裡都有茶葉出售。除了個體戶擺的茶葉小攤,也有串村走戶賣茶葉的,大凡村里人出遠門或旅遊,做小輩們的少不了想方設法帶點名茶回家孝敬老人。這已成為鄉風習俗,一種孝敬老人的優良傳統。

作者:單金龍

本文由金澤鎮微信公眾號授權刊登

投稿郵箱:linshenghao@xmwb.com.cn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