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生物倫理學者評基因編輯嬰兒:需臨床前安全研究
2018年11月26日22:02

  “對任何人類生殖系基因組編輯的斷然的、有原則的反對是沒有說服力的。”據人民網報導,2018年11月26日,在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召開前一天,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副教授賀建奎宣佈,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於2018年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消息一出,輿論嘩然。

  澎湃新聞記者就此事採訪了歐洲人類遺傳學協會(ESHG)的專業和公共政策委員會(PPPC)以及歐洲人類生殖和胚胎學會(ESHRE)倫理委員會的成員Guido de Wert教授。這位來自荷蘭馬斯特里赫特大學的生物醫學倫理學教授亦將參加2018年11月27日舉行的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

Guido de Wert
Guido de Wert

  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Guido de Wert表示,對任何人類生殖系基因組編輯的斷然的、有原則的反對是沒有說服力的。但鑒於強烈共識,他認為,首先,我們需要更基本的臨床前安全性研究,“歐洲人類遺傳學協會和歐洲人類生殖和胚胎學會認為臨床生殖系基因組編輯為時過早,目前尚不健全”。

  De Wert是荷蘭衛生理事會的資深成員,並且還是歐洲人類遺傳學協會(ESHG)的專業和公共政策委員會(PPPC)以及歐洲人類生殖和胚胎學會(ESHRE)倫理委員會的成員。他認為,“一個清晰的程式來討論和評估基因組編輯的第一個臨床應用的可能比例是必要的”。他還表示,事實上有更合適的案例可以作為臨床應用的開始,例如嚴重的先天性孟德爾疾病。

  針對2018年11月26日宣佈的這例基因編輯嬰兒案例,De Wert指出,該案例反映了用於治療和用於人工增強的基因編輯實驗之間的倫理界限不明:“這一基因編輯嬰兒的案例表明,潛在的、可接受的預防及治療應用與有問題的人工基因增強應用之間的界限不清,需要進一步辯論”。

  Guido de Wert是馬斯特里赫特大學衛生、倫理和社會學院的主任,他的主要研究興趣是基因組、生殖和再生醫學的倫理學。

  2018年11月27日起,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在將中國香港舉行。據峰會官網信息,11月28日上午11點30分左右,賀建奎將參加峰會中“人類胚胎編輯”環節併發表演講。29日下午3時15分至四時,賀建奎將做題為“人類生殖系基因編輯與道德原則安全有效標準發展路線圖”(The Roadmap towards Developing Standards for Safety and Efficacy for Human Germline Gene Editing and Moral Principles)的演講。

  11月26日下午,愛丁堡大學跨學科生物倫理學教授Sarah Chan也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對首基因編輯嬰兒的誕生做出評價。她認為,首先,這項研究本身存在嚴重的倫理問題。她分析稱,在人的一生中感染愛滋病毒的風險是極低的,況且目前已有其他的一些預防HIV手段,並且HIV已不再是不可治癒的、不可避免的終極疾病,“讓這些孩子冒著如此巨大的風險來獲得如此微薄的利益是不合理的。玩弄兒童的健康和家庭的希望,以便利用他們作為廉價的宣傳噱頭的手段是卑鄙的。”

  她還指出了該實驗對基因編輯技術發展、對社會以及對中國科學發展的影響:人類基因組編輯是一個極具爭議性的新興技術。雖然它具有巨大的利益潛力,但它的發展必須通過所有有關各方之間全球性討論的過程來認真管理。相反,隱蔽地應用人類基因組編輯技術,然後作為既成事實毫不客氣地宣佈這項工作,將危及這項關鍵技術的整個未來。它可能危及科學與社會的關係,並損害中國的國際科學聲譽,並可能使全球寶貴療法的發展倒退多年。好的科學不只是在真空中產生知識,背景和後果是至關重要的,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的後果可能確實是可怕的。

  除了國際生物倫理學者的評價和反對意見,百餘名中國學者今日(2018年11月26日)聯名發聲反對。上百名中國學者認為,該事件對於中國科學,尤其是生物醫學研究領域在全球的聲譽和發展都是巨大的打擊,對中國絕大多數勤勤懇懇科研創新又堅守科學家道德底線的學者們是極為不公平的。該聲明表示,這項所謂研究的生物醫學倫理審查形同虛設。直接進行人體實驗,只能用瘋狂形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