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狗仔隊拍下的一張照片,解救adidas
2018年11月26日07:51

  美國時間2015年2月10日,紐約SoHo商業區。雷蒙德·哈爾背著相機,在這裏的一家adidas店旁略顯焦急的等待著。在咀嚼完最後一口三明治且低頭看了看手錶之後,他便端起相機,開始調試光圈和快門。雷蒙德知道,不久之後坎耶·韋斯和金·卡戴珊將來到這家店內參加活動,而從路邊走向店門的這段距離,是他今天大展拳腳的唯一機會。

  SoHo,New York

  約莫一支菸的時間,一隊轎車緩緩停在了路邊,韋斯夫婦及他們的隨行人員陸續下車,向店面走去。雷蒙德認為,機會來了——他快速移動著雙腳,在安保人員所控制的合理距離內同坎耶一行人平行前進。與此同時,他饒有節奏地摁動著快門,並時不時抬起左手,希望得到坎耶的注意,得以拍下更加完美且生動的照片。

  在雷蒙德看來,坎耶今天的著裝沒有什麼過於特別的地方——寬大的黑色羽絨服,鬆垮的黑灰色短褲以及一條大多數人會選擇在健身時穿著的彈力打底褲。當看到坎耶裸露的腳踝以及他腳下的那雙adidas織物跑鞋,雷蒙德也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

  恐怕雷蒙德·哈爾沒有想到的是,他拍下的這張照片,亦潛移默化的影響著另一個領域。

  2.10。 2015 by Raymond Hall

  或許在今天來看,雷蒙德於2015年2月所拍下的這張照片,有可能並不是坎耶首次穿上adidas UltraBOOST的那張照片,但卻是最有名氣的那張。其實在筆者動筆寫下這篇文章之前,也著實仔細回憶了一番2015年暨初代adidas UltraBOOST亮相時的盛況,相信大家也有著同樣的回憶——在那時,在各大媒體以及球鞋交易平台上,“侃爺上腳UB”亦成為最為顯眼的標語。

  而事實證明,在某些層面來講,3年前狗仔隊拍下的這張照片,確實解救了那時還沒有Yeezy 350V2以及NMD的adidas。

  adidas UltraBOOST(1.0) 2015

  2015年5月19日,Complex Sneakers副主編馬特·韋爾蒂曾發表了這樣的一篇文章——《你不需要坎耶·韋斯告訴你,adidas UltraBOOST是一雙偉大的球鞋》。在這篇文章的開篇部分,馬特對於adidas UltraBoost有著這樣頗顯刻薄的評斷:

  “當adidas品牌在今年(2015年)1月份對外宣稱adidas UltraBOOST是一雙‘偉大的球鞋’的時候,我對此很是懷疑。當然,這並不是說我不認可BOOST科技,相反,我對它很是著迷。早在2014年的最佳跑鞋榜單中,我曾為PureBOOST投上了一票。而在今年1月看來,我認為‘偉大’這一詞有些過於商業化了,adidas希望BOOST科技可以更快地為他們帶來更多的收益,‘偉大的球鞋’是一種赤裸裸地營銷手段,並不是一種‘誠實’的宣傳。另一方面,就他們同韋斯現在的合作來看,‘坎耶·韋斯’這個名字也不過是個噱頭罷了,僅此而已。”

  Matt Welty, Associate Editor of Complex Sneakers

  誠然,馬特所說的,adidas在2015年初看似頗為激進的表現並非沒有緣由——2014年9月,《華爾街日報》依據Sterne Agee及SportScanInfo提供的數據發表了如下報導:

  “(2014年)1月至8月,在美國市場,adidas AG集團的銷售同比下滑23%,至11億美金。同期,Under Armour Inc。公司的銷售上揚20%,達12億美金,躍居全美第二。同期運動服飾龍頭Nike的美國銷售額有89億美金,依舊傲視群雄。”

  而在今天看來,相比較於Nike與Under Armour,adidas的表現著實有些略顯平庸——2014年2月,Nike突襲發售了Nike Air Yeezy 2 “Red October”,在榨乾坎耶最後一絲價值後,順便給了已在adidas陣營的他一記響亮的耳光。至於隸屬Jordan Brand的Air Jordan正代在2014年亦是球鞋玩家們眼中的香餑餑,亦延續了自2011年興起的可怖的“AJ浪潮”。至於Under Armour,2014年是其簽下史提芬·居里的第二個年頭,即便還沒有推出簽名鞋產品,但相關產品矩陣已初露雛形。

  Under Armour Micro G Anatomix Spawn

  2015年的adidas急需一場勝仗。

  無論怎麼贏,無論贏多少。

  很多人會把adidas於近些年的崛起歸功於Yeezy,但是恐怕沒有哪位成功的商人是僅僅靠賣限量鞋款來賺錢的,更何況是在2015年那樣的特殊時期。可說,2015年2月14日,adidas Yeezy BOOST 750正式亮相,同年Yeezy BOOST 350亦相繼發售。不得不說的是,Yeezy的到來讓adidas博得了足夠的關注,但是極少的發售量也預示著它似乎並不是一個能賺到大錢的營生。這也正如馬特所說,在那時候,“坎耶·韋斯”這個名字也不過是個噱頭。

  Kanye West

  反之,相比較於Yeezy系列讓人望塵莫及的炒賣價格,adidas UltraBOOST要顯得平易近人多了——不俗的外觀、不算高昂的價位、多樣的配色、BOOST科技提供的舒適腳感,以及,同樣有著“侃爺”加持的光環。它區別於此前EnergyBOOST過於功能性的定位與造型,以上的種種更像一雙生活鞋款。那麼,在買不到Yeezy的時代,又有誰會拒絕這樣的一雙爆款呢?

  至於後來的故事所有人都再熟悉不過了,2016年adidas NMD_R1的到來如同球鞋圈內的一枚重磅炸彈,激起了又一個全民購鞋熱潮。隨後350V2如約而至,多輪補貨也真的將“侃爺”說過的,“讓所有人穿上Yeezy”的話語成真。而先限量再市售的套路雖然明眼人一眼便可以識破,但是在這些年,大多數人還是選擇“真香”這個選項。

  adidas NMD_R1

  今天來看,如若陰謀論一點的來說,NMD的套路或許也有可能借鑒了adidas UltraBOOST發家的種種可能,畢竟明星同款這個詞,是每一位消費者最愛聽到的話。

  但也正如馬特·韋爾蒂所預料到的,adidas UltraBOOST的成功並不僅僅依靠於“坎耶·韋斯”這個名字。他亦為這雙鞋寫下了這樣的定義:

  “在我穿上adidas UltraBOOST的那一刻,我根本不再想它和那些明星的事情了,adidas說的是對的,這是一雙偉大的球鞋——我已經堅信我自己穿的就是2015年最好的球鞋之一。”

  adidas UltraBOOST(1.0) OG 2018 Retro

  也就像我們知道的,今年12月1日,OG配色的adidas UltraBOOST將迎來複刻回歸,亦得到了不少玩家的關注。很多人調侃,初代UB的回歸好似一個6歲的孩子寫自己一生的回憶錄,但事實證明,只要故事夠好,什麼樣的書都會有人去買。

  誠然,就筆者看來,OG配色UltraBOOST的複刻或許還算是一個不錯的信號,它會不會象徵著adidas亦將開始重視“複刻”企劃,不會再帶來諸如“Return of The Mac”以及奇奇怪怪配色的T-Mac 5這樣的複刻球鞋了呢?一切的可能,我們還得走著瞧。

  但是或許所有人都記得,被那雙黑藍色UB統治的日子。

  所有人也都認可,這是一雙偉大的鞋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