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對日本動漫愛得深沉?其實華納才是真愛
2018年11月26日06:17

  題圖 / 銀魂

  來源:ACGx

  不知道你有沒有感覺,最近由日本動漫改編的真人電影最近突然增多了?

  從去年在日本上映的《銀魂》《JOJO的奇妙冒險》《鋼之煉金術士》真人版,再到前段時間又爆出的《進擊的巨人》即將被荷李活拍成真人電影的消息……這些日本經典動漫IP一次又一次地真人化,對於不少動漫愛好者可以說是又驚又喜:高興的是真人化意味著會有更多人接觸到自己喜愛的作品,而驚慌的是漫改真人能夠成功的幾率實在是太低,作為粉絲不得不面臨原作“被毀”的巨大心理壓力。

  然而對於片方來說,這都不是事兒。實際上,前面提到的這些漫改真人電影項目,背後都站著同一家電影公司——華納兄弟(下稱:華納)。

  你可能會感到奇怪,華納作為一家美國公司,為什麼會突然選擇翻拍日本漫畫。但實際上,比起動漫行業內和動漫愛好者眼中重視日本動漫領域的Netflix,華納才是日本動漫的忠實“老粉”。

  早在上世紀90年代,華納就已經開始發行日本動畫電影了。而今年上映的漫改真人電影《銀魂2》《死神》,動畫電影《忍者蝙蝠俠》等,也都是由華納推出。如果要探討華納與日本動漫之間的淵源,得從三十多年前開始說起。

  試圖進入日本市場的“挑戰者”

  日本,是全球最重要的電影市場之一。隨著二戰後日本電影市場的逐漸開放,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許多美國荷李活電影公司開始進軍日本,大家都希望能在這個當時全球第二大電影市場里分一杯羹。而在眾多外來的“挑戰者”中,華納正是其中的一員。

  從西半球到東半球,初來乍到的華納對這個陌生的電影市場,採取了較為謹慎的運營策略。1992年,日本華納正式建立,業務範圍主要是負責美國華納出品的電影在日本的宣傳和發行工作,以求獲得更多的票房回報。當然,日本華納也開始小規模進行一些日本電影的製作發行嚐試,如黑澤明的《夢》、動畫電影《攻殼機動隊》等,這些電影作品的背後都有它的身影。

  1993年,日本華納成立了日本首個連鎖院線——華納MYCAL,從此開啟了長達20年的院線經營。1998年,日本華納與日本電視台、東芝一同建立了電影製作公司“托瓦尼”,並在隨後幾年時間里相繼推出了包括《咲夜妖怪傳》《分身》在內的一系列電影作品,其中由永井豪原作、庵野秀明導演的《甜心戰士》,正是日本華納在漫改真人方面的一次重要嚐試。

  不過,由於美國荷李活電影的強勢,此時日本本土電影的票房表現並不好,最慘的時候僅占3成的市場份額。再加上作品質量以及題材小眾等一系列原因,托瓦尼公司出品的電影並沒有獲得良好的收益,很快就在2004年就以破產而告終。

  雖然華納早期在日本電影市場的“開荒”並不成功,但正是這一次次的嚐試,也讓這家美國電影公司開始對日本電影市場以及觀眾的口味喜好有了更深入的瞭解,為後來的快速發展奠定了重要的經驗基礎。

  日本電影市場變革後,華納的全面探索

  2006年,對於日本電影市場和華納來說,都是極為重要的一年。

  荷李活電影在日本經曆了二十幾年的輝煌後,觀眾們對它的熱情漸漸褪去了。就在2006年,日本本土電影首次打敗了荷李活電影,逆轉了“荷李活電影在日本稱王”的局面。這樣的逆轉情況一直持續到現在,海外電影在日本大多都“不受待見”,觀眾普遍更青睞本土IP。就連今年在全球掀起觀影風潮的《複聯3》進入日本後,也難逃被的《名偵探柯南:零之執行人》秒殺的命運。雖然當年的華納無法預知如今的市場情況,但在2006年,華納抓住了市場變化的契機。

  2006年6月,華納與日本電視台共同推出的真人版《死亡筆記》(前篇)上映,同年10月動畫、連續劇播出,11月上映了真人版後篇,即《死亡筆記:最後的名字》。電影中藤原龍也所飾演的夜神月,以及鬆山健一飾演的L,都被粉絲們稱為“神還原”。

  這樣一個圍繞“黑色小本本”展開的故事,既有魔幻元素,有主人公們智力博弈的對決,還有對社會問題的探討。原作漫畫在《週刊少年Jump》上連載時,就一度造成偷球貨的景象。華納將漫畫真人化搬上銀幕後,也大獲成功,前篇和後篇共收穫80億日元票房,分列當年日本本土電影票房排行的11位和第6位。

  其實,《死亡筆記》真人化電影的成功,不僅僅是因為原作的人氣高漲,更與日本華納自身的資源優勢分不開。

  從2001年起,華納《哈利·波特》的系列電影在日本大賣,讓日本華納擁有比較充裕的經濟條件。此次華納與日本電視台的聯手,也保證了改編作品的質量。另外前文提到,之前的日本華納,嚐試了多年的電影投資和宣傳,而且還手握日本第一院線“華納MYCAL”,可以瞭解到日本觀眾的觀影喜好,並且使真人化電影得到充分的宣傳。這樣一來,這個系列的漫改真人電影可以說是佔據了“天時、地利、人和”,能夠獲得成功就不奇怪了。

  華納的這兩部真人版《死亡筆記》,不但風靡了日本國內,還在海外引起了廣泛討論,漫改的成功也讓華納看準了日本本土電影的市場潛力。從這以後,有了《死亡筆記》成功經驗的華納,開始頻繁製作或發行由其他IP改編的電影。之後華納推出的《非常舞者》《忍者亂太郎》《天堂之吻》等真人版電影,就都是由漫畫改編而來的。

  當然,華納的眼光也不只停留在漫畫,同時還進行著不同類型的嚐試。比如2009年的特攝作品《宇宙英雄之超銀河傳說THE MOVIE》,2010年由遊戲改編的《光環》,同年由電視節目改編的《書道女孩!!我們的甲子園》,還有《勇者物語》《空中殺手》《巨乳排球》《多襄丸》《最後的忠臣藏》等由小說改編的電影。我們也不得不承認,這一時期的華納,不光是在“漫改狂魔”的邊緣瘋狂試探,還兼顧著“小說改編愛好者”的身份。

  “漫改狂魔”初長成

  地球人都知道,漫畫和動畫是日本的強項,在日本國內以及海外都有著廣泛的粉絲基礎。漫畫本身就擁有完整的人設及故事框架,再加上原作廣泛的粉絲基礎,漫改電影在製作和宣傳方面整體來說都比原創作品更為輕鬆。

  《死亡筆記》真人版大熱後,《浪客劍心》的企劃就這樣開始了。

  《浪客劍心》是日本發行量前十的漫畫,於1994年至1999年在《週刊少年JUMP》上連載,1996年被改編成電視動畫。當華納宣佈《浪客劍心》會被真人化以後,許多漫畫粉絲對此並不看好。但事實證明,這部電影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以至成為了日本漫改曆史上的經典之作。2012年,第一部真人版《浪客劍心》在日本本土收穫了30.1億日元的票房,兩年後的《浪客劍心:京都大火篇》《浪客劍心:傳說的最終篇》則分別攬下了52.2億、43.5億日元票房。

  雖然《浪客劍心》是漫改作品,但真人版電影並未完全遵照原著脈絡推進,而是將漫畫中不同章節的片斷與人物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新的故事。華納直接選擇了日本本土的導演和編劇,電影從選角、服裝道具到打鬥場景,都在努力還原漫畫精髓。

  從另一方面來看,漫畫主人公的原型,就是日本幕末時期著名人物河上彥齋。這樣的設定,也剛好與日本影視劇擅長的領域——時代劇有所重合。結合了日本時代劇特色的《浪客劍心》,大大削弱了“二次元作品”展現在真人影視就中的違和感。同時,《浪客劍心》在宣傳時,也不強調漫改,而是重點突齣電影中的動作戲,也吸引了不少普通電影觀眾。

  《浪客劍心》系列電影,可以說是近年來最成功的商業漫改作品之一,它的成功充分給予了華納漫改電影的信心。

  從這以後,華納也徹底變成了“漫改狂魔”。不論是華納製作出品的,還是負責發行的漫改真人版電影,在題材和內容方面都豐富了許多。比如2014年的《黑執事》,2015年的《女主角失格》,還有2016年的《只有我不在的街道》《火星異種》《狼少女與黑王子》《惡魔蛙男》等,就連去年北野武導演的漫改電影《無限之住人》,也是由華納負責發行的。

  華納進行了眾多題材的嚐試,涉及了懸疑、驚悚、古裝、校園戀愛等方面。但我們也發現,這一時期華納的漫改作品,大都還是“求穩”的心態。華納選擇的都是日本現有漫改影視劇中較為普遍的題材,與那些滿是超能力特效的熱血少年動漫相比,這些題材的漫畫用來改編影視劇,往往可以在省下特效製作的費用的情況下,還能獲得較為還原的漫改效果。而且,這些題材也貼近日本本土影視劇所擅長拍攝的類型,同時也可以吸引到那些不瞭解動漫原作的電影觀眾。

  沉迷“漫改”,不能自拔

  華納在“漫改專業戶”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但卻再沒有出現一部像《浪客劍心》一樣的“爆款”作品。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三年,直到去年《銀魂》真人版的誕生,才讓觀眾們再次見到了華納漫改的恐怖實力。

  《銀魂》這部高人氣漫畫中的顏藝、情節都過於誇張,還充斥著大量吐槽、惡搞的元素。在電影上映前,可能大部分漫畫讀者都沒敢想過,有一天會看到《銀魂》的真人化。正式由於《銀魂》與“真人化”的巨大反差,不少粉絲在聽說華納將拍攝真人版《銀魂》時,內心都充滿了“拒絕”。

  隨著演員陣容的公開,原作粉絲更是為真人版《銀魂》畫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小栗旬、菅田將暉、橋本環奈、長澤雅美等眾多高人氣演員、偶像,要怎麼融合進《銀魂》的世界。可是真人版電影的最終效果,卻打消了眾多漫畫粉絲的疑慮。

  為了還原原作,在《銀魂》真人版中的演員們,拋棄了個人形象,用獨特的表現方式還原了原作。對於真人版《銀魂》,粉絲的評價呈現出了兩極分化的趨勢——有人認為部分場景劇情拖遝、無聊,有人卻覺得“這就是成功突破了次元壁的《銀魂》”,並冠以了“漫畫毀真人”的頭銜。

  《銀魂》的日本本土票房達到了39億日元,今年8月在日本上映的《銀魂2:規矩是為了被打破而存在的》,也獲得了35億元的票房。

  在《銀魂》之後,華納彷彿“膨脹”了不少,選擇的漫改作品題材更加大膽,其中就有眾多熱血向的超人氣IP。2017年的《JoJo的奇妙冒險:不滅鑽石》《鋼之煉金術師》,以及今年的《死神》等,漫畫原作都十分經典,且擁有大量粉絲。但這幾部真人版的最終效果都不太好,特效也不再像原來那樣看起來特別“五毛”,但最終票房均未超過10億日元。從這裏也可以感受到,改編大熱的漫畫作品並不容易,不是每一部高人氣IP的真人化,都能做到《浪客劍心》《銀魂》那樣的成績。

  不過,日本華納似乎並不介意這樣的失敗嚐試,仍然在堅持通過漫改的方式推出本土電影,這樣無疑對日本動漫的影視化開發起到了推動作用。加上日本華納引進的荷李活電影,也讓日本華納在“邦畫”、“洋畫”領域,都占有一定地位。2017年,華納的電影所獲得的票房數,已經擊敗了除東寶以外的所有本土公司,位居第二。

  日本華納對於漫改的熱情,現在已經感染到了遠在荷李活的美國華納。本文開篇提到《進擊的巨人》的再度真人化,就將是一部將由美國華納的日本動漫改編真人電影,當充滿想像力的日本動漫IP遇上荷李活的電影工業技術,這些漫改真人作品又將有怎樣的市場表現呢?

  附表:日本華納製作、出品或發行的改編電影作品(不完全統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