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建奎的基因生意:7家公司股東 是其中5家實控人
2018年11月26日23:48

  賀建奎的基因生意

  北京日報

  南方科技大學在一份聲明中披露,賀建奎副教授已於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職,離職期為2018年2月-2021年1月。對於賀建奎副教授將基因編輯技術用於人體胚胎研究,該校生物系學術委員會認為其嚴重違背了學術倫理和學術規範。

  可查資料顯示,賀建奎除了是一名科學家,名下還擁有多家企業股權。天眼查數據顯示,賀建奎是7家公司的股東、6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並且是其中5家公司的實際控製人。這7家公司的總註冊資本為1.51億元。

  這7家公司中,最早成立的瀚海基因,是一家宣稱生產第三代基因測序儀的公司。這家公司在4月宣佈獲得2.18億元A輪融資。而註冊資本最高的,是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這家公司還獲得了南科大旗下深圳市南科大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的入股。

  6年前成立瀚海基因,推銷基因測序儀

  天眼查數據顯示,賀建奎擔任股東的7家公司分別為: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瀚海創業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珠海瀚海創夢科技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珠海南柒君道科技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深圳因合醫學檢驗實驗室、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

  這7家公司中,成立時間最早的是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瀚海基因”)。該公司成立於2012年,主要業務是第三代基因測序儀的產業化,這也是賀建奎在公開場合談及最多的公司,他不止一次在採訪和自己的博文中推銷該公司的產品。

  如今,這家公司已經估值不菲。

  今年4月,瀚海基因獲得了2.18億元A輪融資,由同晟資本領投,希夷資產等五家機構參與跟投。賀建奎直接持有該公司27.42%的股份,另外還通過珠海瀚海創夢科技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間接獲得了5.83%的股份,總持股份額為33.25%。

  賀建奎在今年4月在接受轉化醫學網採訪時表示,瀚海基因在2017年成功研發出亞洲第一台具有世界領先水平的第三代基因測序儀樣機。目前國內只有華大智造與瀚海基因進入了國產測序儀的市場,與華大不同的是,瀚海主要以醫院為中心,三代測序儀的簡便性,可以幫助醫院、甚至基層醫院都能建立起自己的基因測序平台。他當時還稱,瀚海基因已經收到了第一筆700台測序儀的訂單,在深圳市羅湖區政府的支持下,瀚海基因正在建設一個1萬平方米的產業園,建好後三代測序儀產能能達到每年1000台的水準,如果滿負荷生產,每年能有50億元價值的產能。

  瀚海基因的關聯方中還有一家上市公司——天壕環境(300332)。該公司於2016年、2017年投資入股了福州紫荊海峽科技合夥企業(簡稱福州海峽),實繳約900萬元,由後者進一步投資瀚海基因。天壕環境主營業務為公共事業、環保業,並未涉足生命科學領域。11月26日午後,天壕環境直線衝擊漲停。

  賀建奎兼瀚海基因的持股情況

  旗下公司獲南科大入股,曾被稱為“孔雀團隊最核心成員”

  賀建奎參與的註冊資本最高的公司,是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這家公司的註冊資本達到6666.66萬元人民幣。公司的業務為生物技術開發與基因檢測技術開發,信息諮詢、生物技術研發及技術服務、技術轉讓及技術諮詢,實驗室儀器設備及化學試劑及產品的軟件研發等。

  在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賀建奎是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45.5%。另外兩大股東分別是深圳市高新技術產業園服務中心,持股30%;深圳市南科大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4.5%。南科大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系南方科技大學旗下的全資子公司。

  據南方網2017年報導,南科大副校長兼研究生院院長湯濤曾表示,南科大創新體製機製,鼓勵教授創新創業,支持教授每週有一天在校外從事成果轉化工作,明確教職工可以獲得以職務發明成果及技術作價入股企業進行轉化收益的70%。

  湯濤還稱,南科大註冊成立的高科技項目公司中,包括6家孔雀團隊科技公司,賀建奎是其中最核心的成員。南科大通過和教師共同發起成立公司,實現了科技成果市場價值近8億元。(註:孔雀團隊指入選深圳市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孔雀計劃”的團隊。)

  賀建奎名下的另一大主要產業為“因合系”公司,包括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因合生物科技如東有限公司、深圳因合醫學檢驗實驗室。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註冊資本達到4074.08萬元,其中賀建奎認繳1010.11萬元,為第一大股東。

  該公司經營範圍依然圍繞基因產業展開,包括體外診斷試劑研發、生物技術開發與基因檢測技術開發,信息諮詢、生物技術研發及技術服務、技術轉讓及技術諮詢,實驗室儀器設備及化學試劑及產品的軟件研發等。

  就在一週前的11月20日,因合生物剛剛完成了5000萬的A輪融資,投資方為正威集團、乾江資本。

  南方科技大學投資了賀建奎的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

  觀念轉變

  據深圳商報早前報導,賀建奎來自湖南婁底,他從小迷戀物理學,立誌要成為中國的愛因斯坦,從而發奮學習,如願考上中國科技大學。後來前往美國求學,首先是進入美國萊斯大學物理系,師從Michael Deem教授從事生物物理學研究;博士後則是師從斯坦福大學生物醫學工程系斯蒂芬·奎克教授,從事基因測序研究。

  從過往報導來看,賀建奎對於學者下海經商的看法經曆過一次重要的轉變。早前,還在象牙塔中的他堅信“學者就應該堅守清貧,這樣才能在學術上有所成就”。但在近兩年的採訪中,賀建奎表示,他相信“財富和科學可以共融”。他認為,“學者不一定堅守清貧才能有成績,學術研究到商業應用,對於我來說才是最擅長的事情。”

  賀建奎這一觀點的轉變,發生於他在斯坦福大學攻讀博士後期間。他師從斯坦福大學生物醫學工程系斯蒂芬·奎克教授。據深圳商報報導,斯蒂芬·奎克教授不僅是世界基因測序領域首屈一指的頂級科學家,而且還是十多家公司的掌門人,是擁有三家上市公司控股權的億萬富豪。

  人民日報評論

  科技發展不能把倫理留在身後

  昨天,一對基因編輯嬰兒成了輿論的焦點。在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召開前一天,有消息傳出,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已於11月誕生。據稱,因基因經過修改,這對雙胞胎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愛滋病。

  然而,這個原本看起來頗有些轟動效應的“首例”,卻很快遭到質疑與反對,大量質疑指向其後的倫理問題。畢竟,這次我們面對的,不是複製猴、複製羊,而是人類。何況,還有人指出,我們已經可以有效阻斷愛滋病毒的母嬰傳播,這項研究不僅必要性值得商榷,而且還可能帶來風險。或許正因如此,深圳市衛計委表示,將啟動對該事件涉及倫理問題的調查。

  儘管基因編輯,可能對疾病的治療產生劃時代的影響。但顯然,這樣的醫學行為,不是割雙眼皮那麼簡單,更不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它關係到人類基因的譜系,關係到每一個人,也蘊含著倫理風險。而這也正是基因實驗看上去離大眾很遠,卻被輿論高度關注的原因。

  對於科技上的創新,我們應該支持,畢竟這是人類文明走向明天的方式。不過,也正因為科技中所蘊含的巨大能量,讓它可能成為一把殺傷力巨大的“雙刃劍”。所以,在面對科技的突破時,不能不保持足夠的敬畏。科學的意義,永遠在於展現其天使的一面而非魔鬼的一面,在於為人所用,而非讓人類自毀長城。這不是反科學的態度,恰恰是科學的自愛。否則,打開的可能就不是阿里巴巴的山洞,而是潘多拉的盒子。

  這也讓人想到此前關於AI失控的那則新聞:在智能對話機器人項目,兩個聊天機器人發展出了人類無法讀懂的語言。對於人類自身的改造,風險可能還不像失控的機器人,所謂“拔掉插頭”就可以停止了。這涉及到對人類疾病的理解、對人類社會的影響,甚至對生命本質的認識。在這個角度看,人文科學,應該走到科技的前面去;人文關懷,更應該走到科學的內部去。

  許多科學家都認同:21世紀是生命科學的世紀。《未來簡史》的作者尤瓦爾·赫拉利甚至大膽預言,因為生物技術與人工智能的進展,一百年內,人類就可以向“神人”邁進。確實,我們正與這個時代最未知的話題加速遭遇。換頭術是不是符合倫理?複製人應有什麼權利?其中的倫理與法律命題已讓人類處於激辯之中。激辯恰恰說明,時至今日,科學已經不僅僅是實驗室中的“隔離物”,而是更深刻地參與著社會生活,參與人類文明的塑造,遠不是“進步”還是“退步”那麼簡單。

  基因編輯,根本目的應該是服務於人的健康,服務於人的整體福利。我們有理由相信,人類對疑難疾病,將不再束手無策。但是,正如我們在分析複製問題時曾經說的,“解決了可行性再考慮合理性的‘先斬後奏’,只是不負責任。”蒸汽機改變了人類生產生活的面貌,但發明者最初只是為了排除礦井的地下水。而這樣的“意外收穫”,並不總如人願。在“科學的前沿,倫理的邊緣”,技術不當使用所帶來的後果無法預估,開不得絲毫玩笑。

  此次進行基因修改的科學家,還提出過關於基因技術的幾個原則:包括對真正需要的群體保持“悲憫之心”、僅僅用於嚴重疾病的“有所為更有所不為”、尊重孩子自主性為前提的“探索你自由”、命運不能由基因來決定的“生活需要奮鬥”、“促進普惠的健康權”等。在很大程度上,這些原則處理的,就是這項技術的倫理風險。只是,在具體的實踐中,原則如何轉化成每個人都遵守的規則?又如何防止以種種原則的名義,突破倫理的底線?這也是基因編輯嬰兒降生提出的問題之一。

  當然,從今日大眾對於這次基因實驗的廣泛關注可以看到,人們並非與陽春白雪的高端科學“絕緣”。即使只是出於一種直覺,人們對於自身繁衍與發展的路徑,具有出於本能的保護意識。對這一次實驗本身及結果,科學界會如何進一步回應仍需觀察,但可以相信,這樣的科學倫理大型普及現場,將凝聚起更多人參與到科學的探討與發展中來。因為,這是與人類性命攸關的事業。

  綜合:澎湃新聞(記者:包雨朦)、人民日報

  監製:王禕

  編輯:宋佳音、趙晨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