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基因編輯嬰兒誕生 倫理審查申請稱創新超諾獎
2018年11月26日15:25

  原標題:首例基因編輯嬰兒中國誕生,倫理審查申請自稱創新超越諾獎

  世界首例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隨之而來的,是倫理領域的一列深層次問題。

  據人民網11月26日報導,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副教授賀建奎宣佈,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於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愛滋病。這是世界首例基因編輯嬰兒。消息一出,掀起科學界巨大的爭議。

  根據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獲得的一份來自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的醫學倫理委員會審查申請書顯示,該項目為賀建奎在該醫院申請的CCR5基因編輯科研項目,項目時間從2017年3月到2019年3月。

  該申請書稱,“這將是超越2010年獲得諾貝爾獎的體外受精技術領域的開創新研究,將為無數的重大遺傳疾病的治療帶來曙光。”

  “利用胚胎編輯生產CCR5突變的健康孩子”

  CCR5(C-C chemokine receptor type 5)是CCR5基因編碼的一種蛋白質,定位於白細胞表面,作為趨化因子的受體而與免疫系統相關,在T細胞與特定組織和靶器官結合過程中發揮作用。具有調控T細胞和單核細胞或巨噬細胞系的遷移、增殖與免疫的功能,主要表達於記憶性的靜止期T淋巴細胞、單核細胞、未成熟的樹突狀細胞等的細胞膜上。

  賀建奎在申請書中提到,人群調查和實驗研究結果表明,CCR5Δ32缺失的個體擁有正常的免疫功能和炎症反應,並且對多種病毒感染表現出顯著的抵禦能力。因此作用於CCR5的基因編輯或將有效阻斷霍亂、天花或愛滋病感染。

  根據申請書中賀建奎填寫的申請理由,該研究採用CRISPR-Cas9技術對胚胎進行編輯,通過胚胎植入前遺傳檢測和孕期全方位檢測,可以獲得有CCR5基因編輯的個體,使嬰兒從植入母親子宮之前就獲得了抗擊霍亂、天花或愛滋病的能力。此前來自北京大學的研究人員利用雙gRNAs導向CRISPR/Cas9系統抑製了乙型肝炎病毒複製,該成果已發表在《World J Gastroenterol》雜誌上。2017年2月美國國家科學、工程與醫學研究院首次批準用於重大疾病治療的胚胎編輯實驗研究的倫理申請。

  在申請理由中賀建奎寫到,早期實驗環節團隊已設置了嚴格的基因編輯質控標準。從安全性角度全面評估CCR5基因在胚胎編輯的可行性,包括採用細胞和動物模型(小鼠、小猴子)對選定的CCR5基因進行嚴格的早期試驗研究,特別是選擇人類的近親——猴子,作為模式動物,採用CRISPR-Cas9對其胚胎編輯,採用多種方法來綜合評估執行過基因編輯的猴子的健康狀態、生理狀態及其神經行為,以找出由於基因編輯而導致的任何相關疾病,同時經分離經過基因編輯的胚胎幹細胞,檢測其經過基因編輯後增殖及分化是否異常。其次,採用多種手段減少脫靶事件和嵌合體問題,例如使用高保真CAS9蛋白和選擇最佳sgRNA,結合全基因組擴增和全基因組二代測序是檢測脫靶事件和嵌合體問題,同時開發生物信息學方法,準確評價脫靶是否存在潛在危害。最後,在動物模型中檢測基因編輯帶來多代影響,探究基因編輯後裔的健康狀態。

  基於這些研究和實驗結果,賀建奎提出希望研究通過輔助生殖技術實現人類胚胎的體外受精。採用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對受精卵的CCR5基因進行基因編輯,與正常受精卵對比,比較胚胎形態學差異;同時,採用單細胞轉錄組學研究方法,比較基因矯正的胚胎與正常發育胚胎在轉錄組發育的差異。另一方面通過PGS/PGD技術,對植入前胚胎結合單細胞全基因組測序技術進行嚴格的遺傳學診斷和篩查,再次確認基因矯正成功,全面評估脫靶及嵌合體問題,選擇目標胚胎進行移植;在孕期各階段,在全基因組水平對早期及中期羊水篩查胎兒是否正常,最終生產CCR5突變的健康孩子。

  基因編輯嬰兒有違中國法律

  除了可能成為科學界的一大“跨越”,這一消息也掀起了巨大的倫理爭議。賀建奎在申請書中提出,希望建立完善的基因手術治療,嚴格行業質量控製標準,占領整個基因編輯相關治療技術門檻的製高點。

  在中國,法律法規明確規定和限製,基因編輯技術應用範圍以及相關技術完全成熟之前,任何人都不應該進行完全的人體試驗。中國科技部和原衛生部於2003年聯合頒布《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倫理指導原則》中明確規定,進行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必須遵守以下行為規範:(一)利用體外受精、體細胞核移植、單性複製技術或遺傳修飾獲得的囊胚,其體外培養期限自受精或核移植開始不得超過14天。(二)不得將前款中獲得的已用於研究的人囊胚植入人或任何其它動物的生殖系統。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幾次撥打賀建奎的電話,均被掛斷。11月26日下午,賀建奎的媒體負責人陳遠林表示,賀建奎過幾天將統一回應。對於此例研究,更多信息暫不便透露。

  據美聯社報導,一位美國科學家聲稱他參與了這項在中國的科研項目,但這種基因編輯在美國是被禁止的,因為DNA變化可以傳遞給後代,並且有可能傷害其他基因。

  北大教授饒毅則表示,已知CR5缺失導致心血管異常。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愛滋病研究所所長陳誌偉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對健康胚胎進行CCR5編輯在他看來是不理智也不倫理的,此外CCR5對人體免疫細胞的功能很重要,目前尚未發現任何中國人的CCR5基因是可以完全缺失的。

  “HIV感染的父親和健康的母親100%可以生個健康和可愛的孩子,根本無需進行CCR5編輯。”陳誌偉表示。

  賀建奎此前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表示:“我感到有責任,不僅要做個‘先’,還要做個榜樣。”但在允許或禁止此類科學研究的問題上,他表示,“社會會決定下一步該做什麼”。

  值得注意的是,該項目的起始時間為2017年3月。而2017年2月,賀建奎在其博客上撰文表示,人類胚胎基因組編輯應對安全性進行全面的考量,包括動物模型和細胞系、脫靶、嵌合體、胚胎發育及多代效應五個方面。彼時他表示,CRISPR-Cas9是一種新技術,需要更多深入的研究和瞭解。不論是從科學還是社會倫理的角度考慮,沒有解決這些重要的安全問題之前,任何執行生殖細胞系編輯或製造基因編輯的人類的行為是極其不負責任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