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評渣男炫耀感染女生愛滋:製造恐懼破壞信任
2018年11月26日18:25

  原標題:“愛滋病男炫耀感染女大學生”:製造恐懼也破壞社會信任

  還有幾天,就是第31個世界愛滋病日。每到這時,有關愛滋病的話題,也多了起來。

  11月初,社交平台上關於“愛滋病渣男炫耀又感染一名大二女生”的話題引起熱議。聊天截圖顯示,標題中的“渣男”是一個網名為“動物無常”的愛滋病患者,他在QQ群裡宣稱,“成功傳染愛滋給一名大二女孩,這次不中就天理難容了。”

  有鑒於愛滋病是一種嚴重的性傳播疾病,嚴重時甚至會剝奪人的性命,如果這個聊天截圖是真的,此男無疑涉嫌構成故意傷害罪(重傷)。儘管現在還沒有媒體證實這張截圖的真實性,但由其在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而引起的恐慌,卻是顯而易見的。

  故意傳播愛滋病並非孤例

  “故意傳播愛滋病”這樣的橋段,不論是在影視劇中,還是在現實中,我們都有所耳聞。

  多年前的港片《創世紀》中,古天樂飾演的張自力,就曾設計買通一名身患愛滋病的嫩模,將葉家大少爺葉榮晉感染上愛滋病毒。彼時,針對愛滋病尚未有特別有效的療法,常人得了基本就被判死刑。

  劇中,葉榮晉壞事做盡,觀眾覺得這種作案手法實在新奇、刺激,為葉榮晉的“中招”拍手稱快。

  可時至今日,這樣的故事,給人們帶來更多的是另一種況味——人們感受更多的是恐懼,而不是獵奇刺激。

  曾有記者調查發現,近年來,社交媒體上曝光了多起故意傳播愛滋病病毒給他人的案例。

  在一則網上廣為流傳的帖子裡,一位男士在與一個女孩發生關係後,告訴女孩自己是愛滋病患者,女孩當場崩潰。女孩問男子,“你是不是真的有愛滋”,男子輕描淡寫地說,“我騙你幹嗎?”

  而第一個在社交媒體上承認自己感染愛滋病的女大學生朱力亞的故事,也曾令人感到無比痛心。

  2002年9月,朱力亞從中專被保送至武漢某大學。她的人生剛剛開始,一切就像掛滿風帆的新航船,接下來就是順風順水。

  一次邂逅,她認識了一位來自巴哈馬的留學生馬浪。你儂我儂兩年之後,男友卻離奇失蹤。至此,朱力亞才知道,男友不僅隱瞞了國籍、年齡、婚姻狀況,更是愛滋病攜帶者,且已病發回國。

  此事給她帶來極大痛苦,她被學校勸退,人生所有的美好規劃被打亂。最後,她走出掙紮,寫了一本《愛滋女生日記》,主動公開自己的病情,坦露心跡,但關於其本身的遭際,依舊引起較大爭議。

  傳播愛滋背後的複雜情緒

  現實中,被“枕邊人”如此算計,感受當然不美好。也正因此,愛滋病渣男感染女大學生這個帖子一發出來,就引發廣泛傳播。一來,人們是痛恨渣男的“喪心病狂”與恬不知恥;二來,人們也是痛惜這個可能被感染的女孩。

  可以說,這個帖子帶來的恐慌,背後有著複雜的情緒——有對愛滋病的恐懼,有對“渣男”報復社會所帶來的不確定性的驚恐,更有對親密關係信任度竟如此薄弱的訝異。

  已故德國社會學大師盧曼(Niklas Luhmann)說得好:當一個人對世界完全失去信心時,早上甚至會沒辦法從床上爬起來。

  那些潛伏在人群中的,故意將愛滋病病毒傳染給無辜者的愛滋病患者,無疑就是在破壞社會中暗藏的信任感。這種信任感,是買水敢擰開瓶蓋就喝,是進小飯店坐下就敢吃飯,是過馬路相信司機不會壓死你,是進幼兒園相信老師會善待自己的孩子……

  而那些存心將愛滋病毒傳染給別人的愛滋病患者,則猶如一個個隱形的小型炸彈,不僅在破壞“枕邊人”的身體健康、危害他人生命,也在瓦解社會信任。即便其只是虛假編造謠言,也同樣為害不淺。

  尤其是,這種在親密關係中的中傷、害人,背後是我死了也要拉個墊背的複仇心理,跟將車開進人群報復社會,性質並無二致。

  一味譴責受害者不潔身自好,是一種偏見

  當然,比起那些將汽車開進人群,在幼兒園門前故意殺害兒童的作惡者來說,這些通過性傳播將愛滋病病毒種進對方身體的做法,更有汙名化對方的意圖——看吧,賤貨,如果你潔身自好,怎麼可能傳染上這種疾病?

  事實上,只要這種人不停止內心做惡的念頭,假裝付出真心也好,故意在社交網站約會也好,就隨時可能將病毒傳染給別人。在這個問題上,一味譴責受害者不懂得潔身自好,也是一種偏見。

  古語早就說,人心難測,只要有人存心作惡,就可能防不勝防。現實中,如果不幸真遇到這種“人渣”,也先別慌。首先,撇開那些丟人、不能讓外人知道的陳規陋見,儘可能多地收集證據,爭取將“人渣”定罪——進監獄、賠醫藥費,這是最基本的訴求。

  其次,要堅定地相信現代醫學。如今,有效的抗HIV藥物已經將愛滋病轉變成了一種慢性可控的疾病,很多人可以攜帶著HIV一直生活,並且不會死於HIV感染。

  在“人渣”面前痛哭流涕,對其發的帖子感到惶恐不安,可能只會縱容他們實際上孱弱不堪、外強中乾的脆弱心臟。

  □ 鳳起(媒體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