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拉文明和羹之美:自然延伸,絲路續前緣
2018年11月25日15:52

原標題:中拉文明和羹之美:自然延伸,絲路續前緣

從遠古時模糊隱約的文化巧合,到中世紀間接曲折的跨海相遇,今天的中華文明與拉美文明,正在全方位相知相交中合作前行,在跨文明包容互鑒中走向未來。

水到渠成的文明對話

2017年3月2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考古研究中心在北京成立。這不只是考古圈里的事。它代表了中國考古人發現人類文化遺存的能力與信心,更代表對世界其他文明的一種態度:常懷敬仰之心。

在洪都拉斯的科潘遺址,中國考古隊員們自2015年就開始探索瑪雅文明的密碼。當他們輕輕拂去千年的紅色塵土,一尊羽蛇神石雕頭像激起世人的驚喜。在那份欣喜之外,中國考古人似乎還看見了一種若隱若現的美的契合:那是《山海經》中“化蛇”與瑪雅文化中“羽蛇”的對話,是瑪雅崇拜與龍圖騰的對話,是兩種古老文明塵封千年的心靈對話。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所研究員李新偉是該項目的負責人。從研究了20多年的東方文明起源轉向世界文明對比研究,他覺得是順其自然、水到渠成。

“以前我們都過分專注於中華文明的研究,而忽略了與世界其他文明之間的對比。由於缺少第一手資料,我們瞭解到的世界文明主要是由西方專家學者建構起來的,缺乏東方視角,”他說,“如今,已經到了必須改變而且有條件改變這一狀況的時候了。”

文化自信的應有之義

李新偉指出,發現和還原世界文明是文化自信的重要基石。如今,中國綜合國力和軟實力都發展到一定階段,資金、技術和科研能力顯著加強,中國考古團隊走進世界其他文明的中心地帶也是中國文化自信的應有之義。

在這位考古專家看來,世界文明屬於全人類,幫助別人等於幫助自己。

這種自信,同樣來自其他文明對中華文明的濃厚興趣與深刻認可。今年7月,古巴國家裝飾藝術博物館考古學家尤萬里憑藉碩士論文《景德鎮康熙外銷五彩瓷器研究——以古巴國家裝飾藝術博物館收藏為基礎》從中國江西景德鎮陶瓷大學順利畢業,成為該校第一個從考古學專業畢業的外國學生。作為古巴乃至拉美地區知名的中國古代陶瓷專家,他用4年時間在中國攻讀考古,目的就是為了“回國後當我面對館藏的中國瓷器,能夠不僅知其美而且知其所以美”。

從認知對方的文明,到瞭解對方的文明,到比對自己的文明,再到相融相濟地促進雙方文明的進步發展,正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的邏輯與哲學。相比這一文明交往的境界,一些西方人鼓吹的文明優越論、文明衝突論相形見絀。

正如數十個國家2016年在首屆絲綢之路(敦煌)國際文化博覽會上共同發表的《敦煌宣言》所說:“各國人民友好交往綿延不絕,不同文明之花競相綻放,‘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絲綢之路精神薪火相傳,推動了人類文明的不斷進步。”

李新偉說:“當你放眼世界,意識到人類社會有不同的發展道路、各美其美時,你才會發自內心地對自己的獨特性感到驕傲。”

以利天下的絲路哲學

2000多年前,中國古人寫下“刳木為舟,剡木為楫,舟楫之利,以濟不通,致遠以利天下”的文字。今天,“一帶一路”倡議把這種精神再次呈現給世界。以文明為舟,以合作為楫,打造互聯互通,致遠以利天下,進而惠及發展的方方面面:從和平構建到經濟建設,從理念創新到社會和諧,從科學技術到文化藝術。

在今年9月舉行的中拉文明對話會上,哥倫比亞導演埃斯科瓦爾·巴內加斯用簡單的文化現象證明了文明共性所能生發的奇異效果。他說,古代印第安人和中國古人都使用象形符號和圖畫作為彼此溝通的書面語言。在電影藝術領域,這種文明的相似性傳承到今天,引發了一種理解電影邏輯和電影語言的共鳴:即便語言不通,相距遙遠,但拉美觀眾看得懂中國電影,拉美孩子喜歡中國動畫。

中國古人說,雖山海殊隔,而音信時通。墨西哥詩人阿方索·雷耶斯說,只有承載曆史的人才有豐盈的未來。一個跨越山海,一個穿越曆史,舳艫萬里泛舟海上,悠悠千年胸懷天下。

一萬多年前,連接亞美大陸的白令陸橋消失了,隨之出現的,是一條在曆史上若隱若現、留下諸多美麗印記卻又不讓人完全參透的太平洋文明交往大通道。在這條穿越時空的文明坦途上,勇敢的人們書寫過氣勢磅礴的耀眼史詩,創造著面向未來的文明氣息。

更重要的是,它用數千年的生命力告訴世人:彼此認同,是文明的氣度;彼此借鑒,是文明的氣象;彼此吸引,是文明的氣場。(記者淩朔 趙暉)

(責編:張進 (實習生)、楊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