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疑經理人,英媒揭秘英超避稅手段
2018年11月22日11:25

長期以來,英超球會都採用同樣的手段避免納稅,但是稅務部門現在已經開始調查一些案件,德國球星波歷克以及他的經理人均吸引了他們的注意。《明鏡週刊》為我們披露了一些球會和球員的避稅手段......

波歷克效力車路士期間共為球隊出戰了167場比賽,他的告別戰發生在溫布萊球場。2010年5月的這場比賽是足總盃決賽,車路士面對的對手是樸茨茅夫。比賽前半個小時,車路士運氣不佳,他們的射門兩次擊中對手的球門橫樑,一次則被立柱拒絕。半場比賽即將結束的時候,樸茨茅夫中場凱文-保定鏟傷波歷克,導致德國中場腳踝韌帶撕裂,這樣的傷病讓他無緣那年夏天的世界盃。車路士最終如願捧得了足總盃冠軍獎盃,但波歷克在車路士和德國國家隊的職業生涯卻只能宣告結束。

6年之後,波歷克在車路士的所作所為吸引了英國皇家海關稅務總署(HMRC)的注意。2016年4月,HMRC開啟了對波歷克的調查,德國中場在幾個月之後和HMRC達成了和解。波歷克的稅務顧問寫道:「鑒於HMRC的調查起點不同,我們已經達成了一項對於球員有利的和解協議。」由於經理人提供的服務被虛假申報,當時已經退役的波歷克被要求補繳略高於10萬鎊的稅款,但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

最近幾年,英國稅務稽查人員對於英超球會的避稅行為進行了嚴厲的打擊,HMRC公開承認了自己工作的關注點。在被歐洲調查合作組織(EIC)請求對於這樣的時間給予置評時,該機構表示,「通過處理足球行業的違規行為,我們已經為英國政府帶來了3.32億鎊的額外稅收」,而且該機構的稅務稽查人員目前正在調查171名球員,44傢俱樂部以及31位經理人,這其中包括了一些足球行業過去和現在的巨頭。

幾乎沒有人喜歡納稅,但球員和球會似乎對此更加不情願,過去幾年,《Football Leaks》披露的文件更加清楚的顯示了他們對於納稅是如此的不情願。比如,美斯和C.朗拿度都曾被判偷稅漏稅數百萬歐元。

在HMRC調查的過程中也牽扯到了目前執教曼聯的摩連奴,和波歷克他們所採取的手段一樣,調查集中於在英國球壇屢試不爽的伎倆。關鍵問題在於,合約中的哪一方申報經理人的佣金?經理人又是為合約的哪一方提供服務?

通常情況下,經理人代表球員的利益並收取佣金,而球會通常將佣金作為球員薪水的一部分進行支付。不過,根據英國的法律,球員必須對這個佣金繳納所得稅和營業稅,球會也必須繳納社保費。當一傢俱樂部僱傭一名經理人的話,他們會將佣金作為正常的營業開支,這會明顯降低球會的稅收負擔。HMRC的調查人員經常會發現這樣的事實,球會僱傭的經理人明顯代表的是球員,他們的貢獻就是為球會節省稅收。在他們審計的過程中,一個事關數百萬鎊稅收的問題是,球會所稱自己僱傭的經理人是否真正為球會提供了建議還是他們只是代表球員的利益?

對於稅務官員來說,那些非常知名的代表球員的經理人突然之間成為球會的代表的話,他們會很快開現漏洞,而球會也很難說服他們。當一名經理人被宣稱代表球員和球會雙方時,情況會變得非常有挑戰性。

2013年6月,當摩連奴即將重返車路士時,球會一位僱員在電子郵件中寫道:「一些費用並沒有納入為摩連奴提供服務的範疇,如果說這沒有避稅目的的話是不可信的。」超級經理人文迪斯並沒有隱瞞自己是摩連奴經理人的事實。當然,車路士方面也非常清楚這樣的安排,他們也公開聲稱文迪斯是摩連奴的經理人。

即便如此,雙方簽署的合約還包含這樣一個條款,那就是摩連奴只負責文迪斯10%的佣金,這意味著文迪斯幾乎是為車路士在工作。在合約的草稿版本中,文迪斯的律師卡路士-奧索里奧-德卡斯度彭利拿(Carlos Osório de Castro)甚至劃掉了這一條款。

球會對此進行了小心翼翼的抗議,車路士球會一位代表在寫給德卡斯度彭利拿的郵件中說道:「我們感覺10%是能夠植入合約的最低限度,但即使這樣,我們仍需要和稅務當局進行激烈的爭論。」最近,這位代表指出,稅務當局經常會拒絕接受分攤佣金的做法。對於摩連奴來說,這絕對是一個不安的事實。同樣是這位代表,他在一份備忘錄中寫道:「摩連奴不得不為這10%納稅。」

簡而言之,超級經理人文迪斯為球壇明星教練摩連奴商談了一份年薪數百萬鎊的合約,而摩連奴面臨著支付文迪斯佣金的10%並且為此納稅。在被EIC請求發表評論時,無論是車路士球會、摩連奴、文迪斯還是德卡斯度彭利拿都沒有回應。《Football Leaks》的文件顯示,摩連奴方面最終做出了讓步,並勉強支付了那10%佣金的相關稅款。

也許,摩連奴最好和車路士商談淨薪水,而這正是波歷克在2006年所做的。10年之後,當HMRC要求他返還稅款時,他以這樣的協議作為了自己談判的最大籌碼。當波歷克2006年加盟車路士的時候,他和藍軍商談了4年年薪為3250萬歐元的合約。作為交易的一部分,波歷克長期的經理人邁克爾-貝克(Michael Becker)獲得了650萬歐元的佣金,但是在合約中,貝克是作為車路士球會的顧問出現。這促使HMRC在2016年要求波歷克補繳稅款。

2016年聖誕節之前,在寫給老東家的郵件中,波歷克稱自己和車路士簽署的是淨薪水合約,而HMRC只是調查球會和經理人之間的關係。由於波歷克已經向HMRC繳納了103403的稅款,而且向稅務顧問和律師支付了24000鎊的服務費,這意味著和2006年球會的許諾相比,他少收入了127403鎊。因此,波歷克希望從車路士獲得補償。

關於EIC提出的問題,貝克和自己的客戶波歷克並沒有給出回應。

波歷克向車路士球會申訴了幾個月的時間,2007年7月,車路士和德國中場達成了一致,藍軍向他支付了15萬鎊的補償。為什麼這麼多呢?因為這筆錢落入波歷克的賬戶之前他必須繳納稅收。當然,稅收費用是由車路士球會所支付。

(二怪)

【來源: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