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流湧動】球壇豪門到底在燒耗誰的錢?
2018年11月21日14:03

你我平頭百姓可能因為缺錢而尋求貸款公司的幫助,但你可知否貴如歐洲足球眾豪門也會因囊中羞澀而四處舉債,明鏡週刊近日刊文深度揭密了在國際球壇中那些不為人知的資本流動...

2016年6月1日,多蒙特將根度簡賣給了曼城。轉會費可以在合約的第二頁看到:2580萬歐元。

但是這筆錢不會一次性攻入多蒙特賬戶,而是分兩期,第一期1290萬歐元在2016年7月7日前,剩餘的一半將在一年後。在這個動輒天價的轉會市場,分期付款已經成為了常態,但這對於大黃蜂來說也是個問題,在2016年夏天,球會急需這筆資金,可以說刻不容緩。

在9月19日,根度簡轉會的3個半月後,多蒙特的律師給曼城發去了一封電子郵件,用近乎懇求的語氣表示,他們需要加固自己的現金流,因此正在與一家貸款公司商談將曼城的第二筆費用以短期信貸的形式先行支取。

「這非常正常,並不會影響或者改變我們的合約關係,」多蒙特律師寫道,很明顯,他們需要曼城方的授權,而曼城的回信來的也很快,「我們沒有問題。」而這之後一切進展順利,到2016年9月底,多蒙特從德國國際投資銀行(IBB)拿到了他們急需的資金。這家坐落在康斯坦斯湖畔的私人銀行已經成為了「幫助」足球球會融資的行家裡手。

幫你還債

歐洲主流聯賽的球隊在過去20年間創造了巨大利潤,如今的足球遊戲已經是金錢遊戲。然而很多時候,球會卻需要貸款還債甚至貸款開支,急速上漲的轉會費和球員工資以及經理人的抽成都讓「錢」成了大問題。許多球會的CEO都非常依賴一種模式:他們以未來的收入作為抵押來借款,這些未來可預見的收入包括市場開發,轉播和贊助合約,以及出售球員後尚未到期的轉會費。

除了可觀的手續費,球會還要承擔巨額的短期貸款利息,很多時候可能達到10%,這在全球存款利率極低的當下是個不小的經濟負擔。自10年前的金融危機,大銀行很大程度上減小了在足球商業方面的參與度。而在短期貸款方面,往往大銀行的繁文縟節與球隊的急切需求矛盾巨大,這時一種新的投資商躍然而出,他們以傳統的貸款方式所不具備的小快靈優勢彌補了市場的空缺。一方面私人銀行對於足球領域的商機愈發重視,因為風險不大,他們甚至會派經理人去各球隊敲門,跟推銷吸塵器沒什麼兩樣;另一方面一眾投資商挾著巨額財富衝入了足球市場,這些熱錢急切的尋求著全球的投資機會。

隱藏的資本

足球解密有許多文件讓我們可以對一個隱藏的財富世界以及它在足球生意中的影響一窺究竟。而借貸雙方似乎都不覺得其中有何風險,作為結果,每年有千萬級的資金流入足球市場,這些錢在進入球會賬戶之前就已經被花掉了。而這也是催生泡沫的最佳途徑。

前述的IBB幫助多蒙特提前得到了急需的1290萬歐元,而他們也為許多球隊提供這樣的服務。該銀行於1995年成立,屬於斯瓦比亞億萬富豪雷茵霍爾德-伍爾特,83歲的伍爾特控制著該銀行94%的股份。

在2014年IBB員工發給法甲某支球隊的PPT中,該銀行驕傲的表示過去10年間,他們為歐洲的30傢俱樂部提供了2.5億歐元的貸款。而當下,他們操作的貸款金額高達4.4億歐元,而其中的一半以上的債務方都是德國球隊。

越黑越好

IBB銀行負責足球貸款事務的是福利特霍夫-克萊默。2007年至2012年,克萊默是亞琛隊的CEO,而在那個階段,他並沒有給球隊做出什麼好的貢獻,亞琛從德甲降到了德丙,之後更是遭到了破產清算。

科隆檢察院以拖延破產文件和失信為由起訴了克萊默,而直到2017年該案才告一段落,克萊默以39項破產罪名被判18個月緩刑和5萬歐元罰款,因為認罪,克萊默僅得到了近乎形式上的懲罰。

而還在該案審判期間,克萊默已經上了德國足協的黑名單。在2013年11月,德國足協體育法庭向克萊默發出了禁令,兩年內禁止其參與和德國足球相關的任何活動。

但他的這些黑歷史IBB毫不介意,他們需要的是克萊默的「內部」經驗。

IBB跟一些「活在當下」的球會關係密切,包括漢堡。在2016年7月,IBB以未來利華古遜給付的一筆轉會費為擔保借給漢堡200萬歐元,貸款期限為一年,利息是6%,而在2015年4月,雙方就已經有條款類似的交易。在2015/16賽季開打之前的資格審查階段,德國足協認為漢堡隊的資格並不達標,認為他們應該降班。漢堡隊急需1000萬歐元救火,IBB便笑逐顏開的出現了。

IBB的客戶還包括波圖,賓菲加,奧林匹亞克斯,馬體會等。有時候貸款可能達到千萬級別,比如以丹尼洛到皇馬的轉會費為擔保借給波圖的1200萬歐元。一位自稱是葡萄牙經理人文迪斯的前工作人員代表IBB在伊韋拿半島的球會兜售貸款,在發給維拉利爾財務總監的電子郵件中,他表示,「IBB是全歐足球融資方面的老大,他們的招牌就是馬上見錢。」

然而黃潛並未選擇跟IBB打交道,該銀行甚至明確的提出以拜利出售給曼聯的轉會費為擔保提供1900萬歐元貸款。「我們有更好的選擇,」球會代表回覆IBB。

競爭激烈

這個市場的競爭有多激烈,IBB在與摩納哥做生意時體會到了。2014年巴西世界盃之後,摩納哥以7500萬歐元將J.洛賣給了皇馬。而其中立即付款的部分只有2500萬歐元,其餘的款項將在2015年7月和2016年7月兌現。

而在2013年後,因為歐洲足協新的財政公平原則,摩納哥的俄羅斯老闆雷博洛夫列夫無法繼續給球隊注資,他們需要從其他地方融資,而高達5000萬歐元的本金所能產出的高額手續費和利息吸引了遠近的各家投資商,就像是馬蜂嗅到了一罐果醬。

IBB當然不甘人後,雙方的首次會面定在了2014年7月末的一天,就在J.洛轉會剛剛完成後。這一次,IBB派出了一位高管,足以看出對這筆買賣的垂涎三尺。史蒂芬-施內浦是IBB董事會成員,「我們對這筆交易非常重視,」施內浦在寫給摩納哥副主席華斯利耶夫的郵件中說道,「IBB希望與摩納哥建立長期互利的合作。」

然而摩納哥認為IBB提供的條件並不好,最終選擇了澳州的馬克雷國際銀行,IBB的競爭對手,2015年6月,這家雪梨的銀行將2228萬歐元攻入了摩納哥賬戶,雙方約定,摩納哥在一年後歸還2355萬歐元。

球員的轉會費越高,這種前期的融資吸引力就越大,這意味著隨著球員身價的迅速攀升,湧入足球圈的熱錢也越滾越多。

來自百慕大的金主

像摩納哥這樣近年來每個夏天賣出球員都超1億歐元的球會對於投資商的吸引力毋庸置疑。在2015年9月,23資本(XXIII Capital Limited)與他們取得了聯繫。而在這家公司背後是來自百慕大和美國的資金支持,他們掌握著100億美元的投資基金。

根據機密的公司文件,在2014年成立23資本之前,兩位銀行家創始人已經提供了超過5億英超給利物浦,阿仙奴,熱刺,巴塞,皇馬,以及哈化柏林。

亨克-侯克斯特拉是其中的一位經理人,而他此前是荷甲球隊海倫芬的財務總監。「我們不是一般的投資商,」他在2015年9月寫給一家歐聯球隊的郵件中表示,「僅在上個月,23資本就在歐洲的球會中發放了1.25億歐元的貸款。」

侯克斯特拉會給自己的上司寫報告告訴他們聯繫進展。「德國球隊不太容易約的到,」2015年春天他的報告里說,「但是跟凱澤斯勞騰,卡爾斯魯厄,杜塞爾多夫,波琴都已經搭上了線,正在努力敲開萊比錫的大門,有時候我感覺自己就像是個偵探,從很多的聯繫方式中尋找線索。」

而咬鉤的德國球隊又是漢堡。2016年底,他們需要500萬歐元的短期貸款,幾週後,23資本開出了條件:一年期,7.5%的利息。「我們的條件和利率已經為你們特別優化,」侯克斯特拉給漢堡財務總監寫道,而對方拒絕了他們的初始條件,「老實說,這個利率我們接受不了。」

23資本在英國相關部門監管治下,而最近,英足總再次收緊了有關財務交易方面的規定。英超希望將來自避稅天堂的熱錢拒之門外。在新的條例下,球會必須要明示誰是離岸公司的真正老闆。

老鼠洞公司

從馬體會的一些金融行為中我們可以看出歐洲一些大球會財務有多不透明。2011年夏天,馬體會以3600萬歐元將阿古路賣給了曼城,其中1200萬立即支付,2013年夏天支付尾款。

在轉會完成後,馬體會CEO立刻從英屬維京群島的投資商那裡借來了2400萬歐,而該基金被稱為老鼠洞公司(Mousehole Limited),名字真是起的夠絕,這家公司的屬性光從名字就能看出一二。

該公司在倫敦的律師拒絕透露公司的背後老闆,足總堅持了原則,否則阿古路就無法給曼城出場。雙方經歷了多次拉鋸,老鼠洞的律師才給英足總提供了公司老闆的名字。他是英國最有錢的商人之一,而其中很大部分來自自己的博彩帝國。

2017年馬體會CEO吉爾借貸的2000萬歐元的債主也是無從查起,該公司名為哈內羅國際,總部註冊在馬耳他,而老闆也是匿名,而該公司成立於這筆借貸完成之前的半年。

馬體會有多筆來曆不明的貸款,而在場上,他們是歐洲最為成功的豪門之一。自2010年,馬體會已經贏得3次歐霸盃冠軍,1次西甲冠軍和1次西班牙盃。他們還曾兩次攻入歐聯決賽。2017年6月,他們的年度利潤為2.58億歐元,很大部分來自NIKE和萬達的贊助。然而球隊卻每日被緊張的現金流所折磨,因此吉爾四處舉債來平衡開支。

2016/17賽季結束之時,馬體會的賬目上顯示了來自不同機構的2.137億歐元的短期貸款,而在2014年,他們的債務僅有2390萬歐元。

馬體會的主要債主之一是23資本。在2014年8月,雙方敲定了一筆2350萬歐的26月期的貸款協議,而馬體會為此付出了350萬歐的手續費和利息。2015年聖誕節期間,雙方往來更加頻繁。起初23資本借給馬體會7380萬歐元,期限為3年半。之後23資本又提供給了馬體會一份1億歐元的貸款合約,利率為7.75%, 以及一筆81.9萬歐的顧問費。文本顯示,馬體會將用其中的8200萬歐元償還稅款債務。

一個月後,一位馬體會的律師再次寫信給23資本,表示還需要6000萬歐,將在2017年月至2019年8月之間償還。該律師表示球隊已經收到了其他機構的報價(手續費加利率一共8%),23資本可以繼續報出他們的價格。

馬體會CEO吉爾對遊資來者不拒。2017年9月,他與倫敦公司格連希爾資本見面商談一筆7600萬歐元的貸款,作為抵押,格連希爾希望馬體會的贊助商NIKE能簽一筆預付合約,但被後者拒絕了。他們跟IBB往來也是不少,2017年7月底,德國銀行給馬體會提供了1225萬歐元的兩個月的短期貸款,兩個月時間IBB賺得10萬歐元。

史蒂芬-施內浦在2015年離開了IBB加入了在慕尼黑的得分資本(Score Capital),而他也不會忘記找馬體會做買賣。2017年1月,施內浦給馬體會貸款1000萬歐元。

老林幫幫忙

2013年6月,吉爾有一筆對新加坡富豪林榮富的欠款到期無力償還,這筆1600萬歐元借自林的一家香港投資公司。而當債主催上門來之時,吉爾給林榮富發了一個救急的短信,他強調了跟對方的合作關係,並承諾了更多,還給對方大戴高帽,最後一句是,「求你了,彼得(林榮富的英文名),幫幫我,無論如何,你在馬德里將擁有一個永遠的朋友,萬分感謝!」

(楊槍槍)

【來源: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