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羊肉泡饃,吃的是一種文化
2018年11月20日08:02

原標題:吃羊肉泡饃,吃的是一種文化

紫鯨大講壇

用智慧與美為未來賦能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合作電話:025-58681282

要說最近最熱的電視節目,要數《風味人間》。除了美食的誘惑,此類紀錄片從不同角度探索和解讀食物中蘊藏的曆史文化。近期做客CCTV1《開講啦》的嘉賓樊誌民教授,他笑稱自己是“兩棲”的――在農業學家裡,他是曆史學得最好的;在曆史學家裡,他又是農學知識最豐富的。兩者的結合,讓他在解讀中華文明密碼時就有了更獨到的視角。請樊誌民教授告訴你,為什麼說吃羊肉泡饃不是在吃飯,而是在吃一種文化

主講嘉賓

樊誌民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農業農村部傳統農業遺產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農業曆史博物館館長

精彩觀點

我們的文明沒有中斷,可能得益於這麼三個方面:一個就是我們獨具的自然稟賦;第二個,我們智慧的生存理念;第三個就是我們強大的更新、完善能力。

我們經常講文化自信,5000年文明沒有中斷,這可能是我們最值得自信的地方。現代的中國,是曆史的中國的延續。現代的中國思想,是我們傳統文化的繼承和昇華,這就叫血脈。我們要發展,但是我們不能改變我們的基因,不能割斷我們的血脈,這可能就是傳統農業文化、文明,它的生命和價值所在。我們用我們中華民族的智慧,走出一條中國特色的現代化道路,為這個我願與各位共勉。

中華文明沒有中斷因為農業沒有犯顛覆性的錯誤

世界文明的興起,可以說是你方唱罷我登場。一個文明,能在世界民族之林裡面屹立數千年,我想,它肯定有一些非同尋常的地方。英國的哲學家羅素說過這樣一句話,“中華文明在世界古國裡邊,是唯一一個得到延續和沒有中斷的文明。”我們的文明為啥沒有中斷?我的基本觀點是,中國的農業沒有犯顛覆性的錯誤。

我們的文明沒有中斷,可能得益於這麼三個方面:一個就是我們獨具的自然稟賦;第二個,我們智慧的生存理念;第三個就是我們強大的更新、完善能力。

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從地理學的角度審視過我們的中華大地,我作為一個搞曆史搞農業的人,每當看到我們中華大地的時候,尤其是從益農的這個環境講,我發自內心地說,天祐中華。

我突然發現我們中華大地所有的河流,基本上是東西向的。黑龍江,東西向的,黃河、淮河、長江,甚至我們的珠江也是東西向的。河流的走向和文明有關係嗎?南北向的河流,它是垂直於緯度的,在一條河流裡面,隨著緯度的變化,它的上遊、中遊、下遊往往會形成不同的農業類型。而東西向的河流,它是平行於緯度的,就是說在這個流域裡邊,它的上遊、中遊、下遊是同一個農業類型。許多不同的農業類型,放到一個河流裡面,在曆史的早期,經常會形成一些矛盾和衝突,矛盾和衝突帶來的結果就是玉石俱焚、文明毀滅。而東西向的河流,我們的山東,我們的河南,我們的陝西,我們的甘肅都是小麥地帶;我們從上海到四川,都是種大米的,構成了世界上兩個最大的基本農區,做到了同一類型,農業區域面積的最大化。

這個最大化,給我們帶來什麼好處呢?我們中華文明,不可能因為一場災疫,讓我們的文明毀滅了。我們北方歉收了,南方肯定豐收了;南方歉收了,北方肯定豐收了,所以它抵禦災疫的能力很強。另外一個,耐受衝擊的能力很強,凡是進入中原的少數民族,基本上在這個時候,完成了它的農業化進程,它最後成了我們漢民族共同體裡面的一員。所以民族融合的合力,反倒促使了隋唐盛世的出現。

中國人對天地的敬畏更好地利用了這片神奇的土地

我們的老祖宗在很早的時候就說,“夫稼,為之者人也,生之者地也,養之者天也”。就是這三要素圍著我們的養殖,或者是我們的動物,或者是我們的植物,構成了一個鐵的三角關係。地是生萬物的,天是養萬物的,而人在這裡面實際上起了一個組織管理照料的作用,也就是說,我們在天地生物之間,我們沒有把我們人當做什麼事都可以做。實際上在農業裡邊,什麼事能做,什麼事不能做,農民有理性的判斷。

農業這個產業,是磨練人的耐性的一個產業,一個農作物種下去,漫長地等待,而且你要盡心地照料。這個照料過程,你不能期待它的生命過程,小豬長成大豬,要靠豬自己長,小苗長成大苗,要靠自己長。你如果想幫一下忙的話,拔苗助長,很可能你今天把它拔高了,它明天就死了。在我們應對世界的時候,我們沒有把自己看作是可以征服和改造世界的,這樣一個觀念是非常智慧的,尤其是適用於農業生產的。

中國人對天是尊敬的,天何言哉,四時行焉,天什麼話都不說,四時季節變換了。中國人對地的這種感情,它是一種依賴。我們有一個俗語,叫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水處者漁,山處者木,穀處者牧,陸處者農,這可能是中國人因地製宜的一種最高境界的表達。我們北方草原,我們中原的旱作,我們江南的稻作,那不是隨意的,是我們的老祖宗,把我們這樣一個神奇的土地用一種神奇的辦法把它利用好。

農業是這樣子,飲食也是這樣,也形成了不同的飲食文化。北方人大塊吃肉,大碗喝酒,我們陝西人的油潑辣子(biangbiang)面,像盆一樣大的碗,我們南方人那樣一種精細。在一些交接地帶,會不會出現一種特殊的情況呢?有的,在我們陝西的羊肉泡饃,大家注意一下,它就是在神奇的北緯三十五度上出現了。我的朋友到我們學校,我請客的時候一定讓他吃牛羊肉泡饃,我說這不是吃飯,是吃一種文化。它是在一個神奇的緯度上,農業民族的麵食和遊牧民族的肉食,一種完美的結合。到了北邊沒有,到了南邊也沒有,只有在這一個緯度上。《齊民要術》裡面說,順天時量地利,用力少成功多,如果不這樣,任情返道,勞而無獲。我們要借用農業文明的智慧,借用我們老祖宗給我們留下來的智慧的生存理念。

轉載自CCTV-1開講啦公眾號,有刪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