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妖股恒立實業
2018年11月19日00:04

原標題:拆解妖股恒立實業

本報記者?楊坪?湖南嶽陽報導

風波再起

從冬日北京,一路南下,11月裡,感受一陣暖風,都免不了悸動,更遑論暗潮洶湧的資本市場。

連日來的政策,似乎讓一些資本“久在樊籠里,複得返自然”。

可這掙脫樊籠的“姿勢”過於生猛。從恒立實業,到*ST長生,再到*ST工新,十餘家上市公司掀起“翻倍”行情,漲停板連連不斷。而這些公司,多是主業經營不善,早在一個多月前仍屬於“高危”,資金躲之不及……

市場最可怕的風險,叫做“忘記”。(李新江)

11月15日,白石嶺北路142號,一棟粉色的工廠頂上,豎著漆紅的“恒立實業集團”六個大字,“慕名而來”的記者與門外的保安,多番周旋,仍不被允許進入大門。

就在記者造訪的前一天,公司領導剛剛通知,嚴抓紀律,禁止生人進入。

這是嶽陽恒立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簡稱“零部件公司”)的生產基地,也是恒立實業(000622.SZ)旗下僅剩的一家從事製造業子公司。

“嚴陣以待”或許都指向生產運營之外的另一個故事……

根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連續15年扣非淨利潤為負,被暫停上市七年,四度易主,卻在近日受盡投資者追捧,17個交易日創出14個漲停板,主業虛浮的恒立實業,在資本市場容光煥發。

連日來,本報記者走訪湖南嶽陽、上海等地,試圖還原這個資本故事引發的產業鏈反響,與資本端的悸動。

焦慮的董秘

11月15日,嶽陽,小雨淅淅瀝瀝,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來到了恒立實業總部辦公室。

前一天,本報記者聯繫了恒立實業董秘李滔,他正忙於準備接待“監管層”檢查的材料。

與洶湧的資本市場不同,這裏非常平靜,依稀能聽到樓外車輛穿行的聲音。

作為嶽陽市曾經的龍頭企業,恒立實業的總部辦公室仍保持了“商海老將”應有的體面和大氣,1500平米的辦公樓寬敞而明亮。然而相比於兩年前,公司的辦公地點已經縮減了一半。

2016年11月,為了節約成本,恒立實業將嶽陽景源商務中心地上第五層房屋退租,僅保留了第四層,公司每年的租金也從百餘萬降至七十餘萬。

不過,對於僅存的30名員工而言已經足夠了,辦公室還有部分房間作為倉庫,放置文件和器材。

或許路過的人很難想到,就是這一家公司驟然成為資本市場的“大明星”。

同樣想不到的,甚至還有恒立實業董秘李滔。

最近,李滔很忙。

不僅要應對部分投資者的情緒波動、各路媒體電話短信的狂轟亂炸,還要著手解決交易所和證監局的每日核查,與各路股東實時溝通最新進展。

這一切的背後,都源自於自家股票的“無理由狂飆”。

10月中旬開始,證監會不斷髮文鬆綁併購重組,公開支持優質境外上市中資企業參與A股併購重組,並將IPO被否企業籌劃重組上市的間隔期由3年縮短為6個月。

10月22日,在證監會官網公開發文表態鼓勵併購重組後的首個交易日,殼資源股迅速迎來漲停潮。恒立實業就是其中最顯眼的一隻,一漲,就是十六個交易日。

詭異的是,推動恒立實業上漲的主要力量,多為散戶投資者,迷霧背後,依稀可以看到遊資的“接力狂歡”――前一日的買入主力第二天就變成了賣出主力。

如11月15日賣出分別超過千萬的“西藏東方財富證券昆明南屏街”和“西藏東方財富證券拉薩團結路第二證券營業部”,在前一交易日分別買入1,408.96萬元和1,165.99萬元。

知名牛散根據地亦未缺席――“華泰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益田路榮超商務中心證券營業部(簡稱深圳益田路)”身影閃現。

11月5日-8日,深圳益田路合計買入恒立實業5932.12萬元,六日後,深圳益田路又將其一舉拋售,賣出8498.12萬元。

伴隨著這場擊鼓傳花的追逐戲碼,恒立實業的股價節節上漲,換手率不斷創出新高。

11月15日,一臉疲憊的李滔坐在電腦前,一邊瘋狂敲擊電腦鍵盤,一邊回覆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的提問:“從股價異常上漲之後,不僅公司日常事務增加了,我個人生活也受到嚴重干擾,深夜12點都有電話撥進來。我的華為手機電量很經用的,以前三天充一次電,現在每天都要充電。”

在李滔看來,當天公司的股價,就是一場荒誕的鬧劇。無理由的?“亢奮”,帶給他的只有無盡的焦慮和困惑。

“現在每天都給股東發問詢函,但是每次收到的信息都是一樣的,股東很明確地告訴我們,?‘沒有籌劃和恒立公司有關的任何事情’,公司也多次提示風險,但是股票就是不停地漲。”李滔說道。

其指出,公司在提示風險的公告中,措辭已經相當直白,譬如“二級市場漲幅與公司基本面背離”,分析了公司多年扣非淨利潤為負數,沒有任何事情能夠支持這種漲停,但是一直無法緩解市場炒作行為。

路在何方?

沿著恒立實業總部所在嶽陽大道驅車前行七公里,到達八字門附近,就能看到零部件公司的工廠。

這裏是恒立實業旗下僅存的生產製造場所,此前公司經過曆次的調整,業務範圍大幅縮減,其主要的製造及銷售業務已全部轉移至公司的子公司。

今年年初,在西上海集團的堅持下,公司解散了與西上海集團合資成立的另一家從事製冷空調製造的企業――上海恒安,由於市場競爭過於激烈,上海恒安已經多年虧損。

零部件公司室內的機器還在正常運轉,仍有百餘名員工堅守在製造一線,隔著窗邊的玻璃可以清晰看見屋內有員工走動、打包、清理配件,大門處也時不時駛出幾輛小汽車。

2018年中報顯示,恒立實業過半的營收都由這座占地約50畝的小廠貢獻。上半年,零部件公司盈利101.93萬元,還與吉林亞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簽訂了新能源汽車電池原材料產品委託加工合同,形成新的利潤增長點。

“零部件公司之前接觸的新能源項目,我們當時也想建廠,後來一打聽,總投資大概要三個億,這個我們沒法弄,”李滔說:“恒立有一個非常大的麻煩,就是容量小、營收小、資產小,任何稍微大一點的動作,就會涉及到重大事項。”

2018年前三季度,扣除經常性損益後,公司仍虧損。

根據恒立實業三季報顯示,公司2018年前三季度扭虧為盈,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08.97萬元,但主要是靠清算子公司上海恒安獲得的1513.15萬元非經常性損益,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淨利潤為-515.36萬元。

實際上,埋伏在恒立背後最大的困惑在於股東結構。

“重大事項”必須經過股東大會的表決通過,但對於現在的恒立實業來說,開一次股東大會都是“勞民傷財”,“如果這些股東沒有達成一致,我們就不會開始做,沒有意義。”

截至目前,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東――傲盛霞、華陽投資和長城公司分別控製著上市公司20.3%、17.99%和7.3%的股份,其中傲盛霞與華陽投資僅相差985.33萬股,一旦股東步調不一致,恒立實業難以在經營上展開大動作。

此前公司股東拋出了多項重組方案,均以流產告終。

2015年9月份,華陽投資亦提出併購方案,擬募資不超過30億元。其中18億元擬收購京翰英才100%股權。根據當時的審計報告,京翰英才賬面淨資產僅1929.36萬元,按照調整後16.59億元的交易對價,其估值溢價高達86倍。該方案遭到傲盛霞和長城公司聯手反對夭折。

2015年11月,傲盛霞又遭遇債務糾紛,公司控製權再度發生變更。

為了在股東下達下一步經營規劃時保住上市公司,2014年至今,恒立實業相繼處置了嶽陽恒通實業80%股權、嶽陽恒通實業20%股權、上海恒安公司、嶽陽恒旺房地產開發公司,通過政府補助、債務重組利得、變賣資產等“非經常性損益”渡過難關。

“該走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現在公司的人員結構非常穩定。”李滔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道。

這是本報記者走訪過程中,針對恒立實業的主業運營,聽到的最“利好”的消息。

恒立的十字路口

距離嶽陽樓三公里處的金鄂山下,曾有9.02萬平方米用地是恒立實業的廠房,這裏一度是嶽陽市地標式建築,從不遠處以“恒立集團”命名的公交站就能窺得它曾經的輝煌。

一說起“恒立”二字,嶽陽當地人多知曉――“以前嶽陽很有名的,做汽車空調的企業”。

然而如今這一切已經不複存在,曾經的老工廠早已拆除乾淨,取而代之的一幢又一幢水泥鋼筋堆砌起來的大樓,尚未竣工,灰禿禿地聳立在路邊,與旁邊氣派的售樓部形成對比――這裏即將建成高端豪宅社區。

早上九點,售樓部人頭攢動。

據售樓部的置業顧問介紹,由於地段好、依山傍水、臨近幼兒園和金鶚公園,該樓盤銷售非常火爆,一期已經於6月開盤,目前只剩下零星幾間低樓層洋房,二期將在今年12月開盤。

但這一切,都與恒立實業無關了。

2016年,為了保殼,該地塊被納入子公司嶽陽恒通實業,分別賣給了當地的房地產開發商長沙豐澤和長沙道明。

“有些股東對於我們處理嶽陽恒通實業很不理解,因為它的主要資產是土地,可以做房地產開發。我們不知道房地產開發掙錢嗎?但是我們一沒有資質,二沒有經營團隊和相關經驗,公司根本沒有能力從事房地產開發。”李滔說道。

畢竟,上市22年,淨利潤虧損8年,扣非淨利潤虧損15年,加之三大股東對立從而波及治理結構……這是上市公司面臨的現實條件,也是因此,爭議註定伴隨著這家“老資格”的上市公司。

多年來,恒立實業一直謹小慎微地維持公司業務的穩定,不敢再有大動作,公司更傾向於開展“輕資產”項目。

2017年9月,恒立實業成立湖南恒立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利用自有資金開展國債逆回購投資;2018年1月,恒立實業設立天津恒勝國際貿易有限公司,開展汽車貿易業務。

圍繞著恒立實業還出現頗為尷尬的一幕。之前的一億元投資理財到期後,2018年8月,恒立實業再次公告欲將不超過九千萬的資金購買理財產品。

“決定出來之後有很多股東問我們,為什麼去年是一個億,今年就只有九千萬了,還有一千萬到哪兒去了。他們沒有想過,現在恒立的淨資產不到1.9億元,如果買一億元的理財,我們又要開股東大會,開會的費用都超過理財所得了。”李滔說道。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恒立當年是我們嶽陽第一家上市公司,你去問問,嶽陽人都知道恒立,但是現在呢,效益不好,連廠房都給賣掉了。”說到恒立,嶽陽本地的一名的士司機唏噓不已。

恒立實業原名嶽陽恒立冷氣設備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嶽陽恒立”),是由原嶽陽製冷設備總廠改組而來,實控人為嶽陽市國資委。遙想二十二年前,恒立實業作為嶽陽首家上市公司初登資本市場,何等榮耀。1996年登陸深交所主板之時,公司的大中型客車空調機壟斷了國內80%的市場,另有20%為進口,員工最多時有兩千餘人。

其後的十餘年里,其控製權和主業方向幾經波折幾經周轉,這是另一個令人唏噓的資本故事,曾被資本市場廣泛解讀。

至今,公司的對下一步將走向何方仍一無所知。

“未來公司的方向如何,我們還不知道。管理層唯一能做的就是確保公司正常經營,不要有任何違法違規的現象,保證公司穩定經營,以便股東將來更好地運作。”李滔坦言。

殼股遊戲接力

資本角力還在繼續。11月16日,恒立實業午後再度漲停。

與之一道漲停的還有弘業股份、綠庭投資、市北高新等知名“殼股”。其中市北高新已經出現了九個一字連續漲停板,似乎有望挑戰恒立實業“妖王”之位。

11月13日晚,深交所在官網發文稱,從交易情況看,恒立實業、*ST長生近期連續上漲期間交易以個人投資者為主,投機炒作特徵明顯,個人投資者買入占比均超過97%,賣出占比也在90%以上。

無法左右自身命運的恒立實業們,像無根的浮萍,任資本推動起伏。

招商證券分析認為,“IPO被否企業籌劃重組上市間隔期從3年縮短為6個月”、“多地為紓困上市公司質押問題,提供救市方案”、“監管層發聲減少交易阻力,增強市場流動性。減少對交易環節的不必要幹預”等,是推動妖股頻頻出現的主要原因。

炒作空間、市場穩定和市場情緒三因素共振,形成了這次的殼資源概念漲停潮。

李滔也對記者分析稱,公司目前市值小、沒有隱形債務,符合市場認定的“乾淨”,目前公司賬面上還存有一定的現金,或是被遊資看上的主要原因。

“證監會想通過併購重組政策,激活市場,也給我們這些經營一般的企業通過併購重組防範風險,做好企業的機會。但監管層的政策,被別有用心的資金利用了。”?這是一家上市公司董秘口中最切實的體會。

“有政策托底的話,之前最爛的公司,邊際改善最大。”11月13日,華南一傢俬募機構基金經理對記者直言。

事實上,監管層早已多次表態關注到該現象。

11月13日,深交所表示,對恒立實業、*ST長生股票異動情況予以實時重點監控,密切關注公司輿情動態,及時核查股票交易情況,進一步加強交易信息公開,警示投資者提高風險意識,理性參與市場交易。

對於市場而言,這種毫無基本面支撐的“炒作行為”給市場帶來的只是虛假繁榮。

11月16日,恒立實業再度漲停。當晚,第三大股東長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城公司”)宣佈擬減持合計不超過981.46萬股,占上市公司總股本不超過2.31%。如減持實施完成,長城公司的持股比例將降至5%以下。

這是個耐人尋味的消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