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中國核司令”一路走好!
2018年11月18日08:04

原標題:永遠的“中國核司令”一路走好!

11月17日,記者從南京大學獲悉,“兩彈一星”功勳科學家、2013年度國家最高科技獎得主、“八一勳章”獲得者、中國科學院程開甲院士於當日上午仙逝,享年101歲。

揚子晚報/揚眼記者楊甜子

程老這一生

波瀾壯闊,風骨灼灼

@人民日報?11月17日發表人民微評:“苦幹驚天動地事,甘做隱姓埋名人。”從精研科學,到學成歸來,再到矢誌報國,程老一生,見證百年中國榮辱。這一生,波瀾壯闊,風骨灼灼。把個體追求融入國家命運,人生更具重量。讓民族脊樑挺得更直,讓億萬國人揚眉吐氣,也讓世界重新認識中國,致敬程老!

他?是大師玻恩的得意門生

卻堅定地回到新中國

程開甲院士1918年8月3日出生於江蘇吳江,成長於戰火紛飛的年代,大學時代在流亡中度過。1946年,他來到愛丁堡大學求學,卻在日常生活中因為中國人的身份飽受歧視。

1946年,程開甲獲得獎學金遠渡重洋來到英國愛丁堡大學,成為諾貝爾獎獲得者、著名物理學家玻恩的研究生。玻恩一生共帶過四位黃皮膚的中國學生,彭桓武、楊立銘、程開甲和黃昆,四人都成為了中國科學院院士。

在愛丁堡大學時寄人籬下的滋味常常讓程開甲氣惱和憤怒,他感覺“海外中國人心中很悶很苦”。直到1949年,“紫石英”號事件才讓程開甲第一次產生“出了口氣”的感覺,看到了民族的未來和希望,堅定地要回國做一番事業。當時,國外好友勸他留下,認為中國太窮、太落後,程開甲卻說:“我們不要看現在,等著看今後!”於是,帶著滿滿一行囊的物理書籍,程開甲踏上了歸國之路,開啟了傳奇人生的新篇章。

他?在南大工作近十年

留下“讓房”“捐布票”佳話

回國後,程開甲在南京大學工作近十年,曾任物理系副系主任,為南大物理系的建設與發展付出了辛勤的汗水。

1952年,程開甲進入南大物理系任教,先後於1953年、1958年,與時任南大物理系教授兼教研室主任施士元共同創辦南大金屬物理教研室、核物理教研室。

在南京大學112週年校慶日前,學校舉行學習“兩彈一星”功勳科學家、2013年度國家最高科技獎獲得者程開甲報告會,在會上,一本由南大物理學院師生編著的《程開甲在南大》小冊子,首次公開了程開甲當年在此工作時的細節。程開甲院士錄製視頻祝福南大,“希望南大將來在國際上能夠執牛耳。”

《程開甲在南大》小冊子中,介紹了程開甲當年捐獻一丈布票的故事:1960年,每人每年只發二尺布票。為了救扶更貧弱的人群,南大黨委組織黨員捐布票。程先生一個人就捐出一丈布票。時任南大核物理教研室秘書、組織布票捐獻活動的吳維瑛介紹,當時布票非常珍貴,想買一床被子要湊好幾年布票。她算了筆賬,“一幅床單起碼要1.4丈布票。而程先生有三個女兒一個兒子,一家六口人,在當時能捐出一丈布票是很了不起的。”

1960年左右,程開甲是南大的高級教授,學校分給他一處兩層的房子。當時,南大物理系預備教師曹天錫正為房子犯難。程開甲主動跟領導提出,把自己住房的一層讓出來給曹天錫夫婦,還送給他們許多添置不久的傢俱。曹天錫老人回憶,“當時程先生還沒有正式調離南大,不過人已經去北京工作了,很少回來。只有他的家眷住在房子裡,我們就住在一個屋簷下。”曹天錫說,程先生一家人都非常好,後來離開南京時,還送給他一個碗櫥,“我一直用到現在。我很尊敬程先生,他業務好,人正直,而且特別虛心、真實。”

南大電子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中科院院士吳培亨1956年考入南大,曾是程開甲的學生。他在報告會上說,程先生的為人與治學態度影響了他一輩子。“我入學時,他教我怎麼樣苦練基本功。他說他年輕時學數學,把能找到的所有題目全做完了,以後他做研究的時候,從來沒有因為數學上面的困擾而影響工作。相反,他以前做過的基本功,在他研究時會一個個跳出來幫他解決問題。”

程開甲在科研上的勇氣還表現在堅持真理。作為一名學者,他始終堅持不唯上、不唯書、只唯實。在各種學術討論中,他與自己的上級爭執過,與自己的同行爭執過,與自己的下級爭執過,在他的心中,沒有權威,如果有,也是“能者為師”的學術權威。一次爭執後,他誠懇地對普通技術員說:“我向你們道歉,上次的討論,你們的意見是對的。”

他?隱姓埋名,蹲守羅布泊二十多年

1960年,一紙命令將程開甲調入北京,加入中國核武器研究隊伍。從此,他隱姓埋名,在學術界銷聲匿跡20多年。程開甲受命牽頭起草了中國首次核試驗總體技術方案,為圓滿完成中國第一次核爆任務,他和他的團隊把核試驗需要解決的問題分解成上百個課題,走遍全國各科研院所和各軍兵種許多單位,召開了幾百次協作會議。在不到兩年時間里,全國上下通力合作,很快研製出上千台測試、取樣、控製等各類實驗設備和儀器。

1964年10月16日,我國第一顆原子彈在羅布泊爆響,自動控製系統在瞬間啟動千台儀器,分秒不差地完成了起爆和全部測試。程開甲等科學家的努力沒有白費,據資料記載,法國第一次核試驗沒拿到任何數據,美英蘇第一次核試驗只拿到很少一部分數據。

核爆炸後,匍匐著爬過試驗爆心

為了研製原子彈成功,程開甲豁上了自己的一切。在第一、第二次地下核爆炸試驗成功後,為了掌握第一手材料,程開甲多次進入爆後現場、甚至爆心。有一次還和朱光亞一起考察測試間,進入測試廊道時,其中一段十多米的廊道被擠壓得只有80釐米直徑,他們是匍匐爬行的。

爆後現場考察是從未有人做過的事!誰都說不清洞里的輻射劑量和高溫有多高,風險很大。但程開甲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爆後的實地考察取得了我國地下核試驗現象學的第一手資料。

還有一次,周恩來聽取第一顆氫彈空投試驗安全問題彙報。周總理問:“投彈飛機安全是否有把握?”在場的空軍副司令指著程開甲說:“是程教授計算的。”周總理目光轉向程開甲,程開甲肯定地點了頭。周總理看到程開甲點了頭,也重重地點了頭,表示他放心了。“核試驗的安全問題由程開甲負責”是周總理親自下達給他的任務。程開甲說:“核試驗安全問題大於天”,每次他都要反複研究、反複計算、反複檢查。周總理只要聽說安全問題,程教授已經把關了,他就會十分放心。

一生為國鑄核盾,獲“兩彈一星功勳獎章”

他是中國技術上指揮核試驗次數最多的科學家。他成功參與主持決策了包括中國第一顆原子彈、氫彈、增強型原子彈、兩彈結合以及地面、空中、地下等方式在內的核試驗30多次,解決了一系列理論和技術難題,建立了中國特色的核試驗科學技術體系。他還帶出一支高水平人才隊伍,培養出10位院士和40多位將軍,取得豐碩科技成果。人們稱程開甲是“核司令”。

作為中國核武器事業的開拓者之一、中國核試驗科學技術體系的創建者之一,他一生獲獎無數。

1980年,程開甲當選為中國科學院數學物理學部委員。1985年,程開甲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1999年,程開甲獲“兩彈一星功勳獎章”。2014年,程開甲獲2013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2017年7月,程開甲榮獲“八一勳章”。

面對這些崇高的榮譽,程開甲有他自己的詮釋。“我只是代表,功勞是大家的。”他說:“寫在立功受獎光榮榜上的名字,只是少數人,而我們核試驗事業的光榮屬於所有參加者。因為我們的每一次成功都是千百萬人共同創造,我們的每一個成果都是集體智慧的結晶。”

“科學技術研究,創新探索未知,堅韌不拔耕耘,勇於攀登高峰,無私奉獻精神。”這是程開甲院士曾經寫下的幾句話,這也正是院士程開甲百歲科學人生的自畫像。

相關新聞

“兩彈一星功勳獎章”獲得者僅4人健在

皆為中國科學巨擘

1999年9月18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50週年之際,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隆重表彰為我國“兩彈一星”事業作出突出貢獻的科技專家,並授予鄧稼先、趙九章、姚桐斌、錢學森、黃緯祿、屠守鍔等23人“兩彈一星功勳獎章”。揚子晚報/揚眼記者根據媒體公開報導梳理髮現,目前23位“兩彈一星”功臣已有19位辭世。目前獲得“兩彈一星”這一殊榮健在的老前輩只有4人,分別是於敏、王希季、孫家棟、周光召。於敏是核武器專家,王希季是衛星與返回技術專家,孫家棟是運載火箭與衛星技術專家,周光召是世界公認的贗矢量流部分守恒定理的奠基人之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