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投資先行者到政策推動者――唐英年的改革開放雙重經曆
2018年11月18日18:36

原標題:從投資先行者到政策推動者――唐英年的改革開放雙重經曆

全國政協常委唐英年近日在香港接受中新社專訪。中新社記者 譚達明 攝

  (改革開放40年・港澳情)從投資先行者到政策推動者――唐英年的改革開放雙重經曆

  中新社香港11月18日電 題:從投資先行者到政策推動者――唐英年的改革開放雙重經曆

  中新社記者 曾平

  “整個改革開放的過程,我們是和國家一起走過的。能夠看見國家有今天的發展,無論在經濟、在科技、在民生各方面的成就,實在是感到非常激動。”全國政協常委唐英年近日在香港接受中新社專訪時如是說。

  既是改革開放後首批赴內地投資設廠的港商,也是內地與香港商討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時的港方相關政策掌舵人,改革開放走過四十載,唐英年以投資先行者和政策推動者的雙重角色見證著中國在此期間發生的巨變。

  唐英年出生於紡織世家,家族曾多次作出響應國家政策的選擇。1976年,唐英年在美國完成學業後,決定回國協助父親唐翔千將家族紡織生意拓展至內地。這是在與父親聊了一個晚上,自己又思考了一天后的決定。“我到底是中國人,還是希望能夠回國來發展。”他說。

  1978年,唐氏家族首間內地工廠在深圳羅湖附近的黃貝嶺設立。唐英年還記得自己當年的辦公室在一棟兩層樓房的上層,從窗口望出去能夠看見港英政府的米字旗,工廠選址此地也正是因為距離香港很近帶來的便捷。1979年,唐家的第二間內地工廠選址新疆,因為這裏有紡織需要的優質羊毛和羊絨。緊接著的80年代初,上海工廠也在尚未開發的浦東宣告成立。

  唐英年憶述,當年香港並沒有直達新疆的飛機,因此需要耗時經北京轉機。當年的浦東也都是平房和農地,需要乘搭約10分鍾的擺渡小船才能抵達。唐家投資的上海聯合毛紡織有限公司是上海首家合資企業,拿到的也是極具紀念意義的“第001號”上海合資企業營業執照。

  由於走在投資內地的最前線,當地官員審批唐家申請往往也是第一次,因此有時可能需要走幾趟向對方解釋,這是一件什麼事、為什麼要這麼做。唐英年形容當年很多事情都是“摸著石頭過河”,很多後來的商人跟著這些腳印去做就容易、順利很多。“但是我不怕做這個先鋒”,他說,如果沒人來做這些,國家難以快速發展。他意識到香港的資金、經驗、市場與內地的原材料、土地、勞動力可以形成互補之勢,因此對未來前景也具備信心。

  時至2002年,已在商界打拚逾20年的唐英年迎來身份的重大轉變。時任香港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正籌組第二屆特區政府,他與唐英年單獨在房間傾談一個多小時後,成功邀得唐英年出任政府工商及科技局局長。

  就任後,唐英年領銜港方與內地商談簽署《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他記得,當時雙方秉持“一加一大於三”的理念,採取互惠共贏、相互信任與坦誠,以及循序漸進的政策製訂方式。開放內地居民香港自由行便是這樣得來的,最開始只是深圳、廣州等幾個城市,後來逐批增加上海、北京等地。

  2003年的香港剛剛經曆“非典”疫情,全城籠罩在一片低迷情緒之中。當年的“十一”國慶黃金週,香港迎來內地的首批自由行旅客。“開放的第一個星期,本來很冷清的商場,突然變得有很多人,商務非常開心、餐廳非常開心,香港人看著電視上的鏡頭,也感到非常鼓舞。”唐英年說。

  唐英年後來官至特區政府“第二把手”政務司司長,在此之前也任職“第三把手”財政司司長。從商超過20年、從政約10年的他一直參與、見證、關注內地改革開放的曆程。

  他認為,隨著內地改革開放的進一步推進,近年香港與內地合作已出現一些新趨勢。過去兩地多在航運、商貿領域合作,現在已走到金融與高端服務業,未來則會走向文化領域。改革開放為香港帶來很大發展機遇,香港也以先行者的優勢為內地提供引進來、走出去的平台。現在兩地可以在許多領域互相學習、互相勉勵,未來則應該更多結合、交流與合作。(完)

責任編輯:白嘉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