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賽馬聯合國”IFHA年會召開
2018年11月14日11:48
國際賽馬組織聯盟
國際賽馬組織聯盟

  10月8日,在凱旋門大賽的第二天,國際賽馬組織聯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Horseracing Authorities, IFHA)的年會在巴黎召開。

▲圖/IFHA logo

  下面是國際賽馬組織聯盟(IFHA)的第52屆年會的日程表,本次大會共有7大議題,每個議題下有多位講者:

▲表/花和尚

  [注]本文圖片如無特別註明,則來自IFHA。

  一。 國際賽馬組織聯盟戰略計劃

  國際賽馬組織聯盟戰略計劃(IFHA Strategic Plan)共5位講者。

▲圖/花和尚

  1。 路易?羅曼尼―《IFHA在2015-2018年成就》

  Louis Romanet

  Achievements of IFHA (2015-2018)

▲圖/IFHA,路易?羅曼尼

  路易?羅曼尼(Louis Romanet)是國際賽馬組織聯盟(IFHA)的主席,他在介紹IFHA在2015-2018年成就時談了8點:

  1。 興奮劑檢查Doping Control

  2。 干擾比賽條款的示範Model Interference Rule

  3。 反非法博彩行動小組Anti-Illegal Betting Taskforce

  4。 與浪琴的合作Longines

  5。 國際賽事分級和規劃諮詢委員會IRPAC

  International Grading and Race Planning Advisory Committee

  6。 國際馬運動聯盟International Horse Sports Confederation (IHSC)

  7。 馬匹福利委員會Horse Welfare Committee

  8。 國際會議International Conferences

  2。 應家柏―《興奮劑檢查》

  Winfried Engelbrecht-Bresges  Doping Control

▲圖/HKJC,應家柏

  應家柏(Winfried Engelbrecht-Bresges,德國人)是國際賽馬組織聯盟的副主席、香港賽馬會(Hong Kong Jockey Club)的CEO,他介紹了:

  1 國際賽馬組織聯盟(IFHA)“參照實驗室”(Reference Lab)的進展,數量增加,鼓勵各地賽馬組織允許“參照實驗室”檢測分析當地最重要的賽事

  2 非比賽期間C 訓練、比賽、繁育的用藥

  3 毛髮檢測C取樣步驟與分析的協調統一

  4 基因操作與編輯

  [注]2017年8月9日,國際賽馬組織聯盟(IFHA)宣佈批準了5家實驗室成為了“參照實驗室”(Reference Lab),分別是:

澳州:賽事分析服務有限公司

Racing Analytical Services Limited (Australia)

法國:賽馬實驗室

Laboratoire Des Courses Hippiques (France)

英國:LGC集團,運動與專業分析服務

LGC Group, Sport & Specialised Analytical Services (Great Britain)

香港:香港賽馬會賽事化驗所

Hong Kong Jockey Club Racing Laboratory (Hong Kong)

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肯尼思?L?馬迪馬屬動物分析化學實驗室

Kenneth L。 Maddy Equine Analytical Chemistry Laborator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 (USA)

  3。 夏定安―《興奮劑檢查》

  Andrew Harding

  Doping Control

▲圖/HKJC,夏定安

  夏定安(Andrew Harding,澳州人)是國際賽馬組織聯盟(IFHA)的執行總監(Executive Director)、香港賽馬會(HKJC)的賽事規管及發展的執行總監(Executive Director of Racing Authority),他補充應家柏的發言。

  4。 吉姆?加利亞諾―《興奮劑檢查,與浪琴的合作,交流》

  James Gagliano

  Doping Control, Longines Partership, Communication

▲圖/IFHA,吉姆?加利亞諾

  吉姆?加利亞諾(James Gagliano)是國際賽馬組織聯盟的副主席、美國賽馬會(The Jockey Club)的主席兼首席運營官,他在演講中也提到了非比賽期用藥問題,以及與浪琴的合作:

  1 在倫敦召開世界最佳賽馬+世界最佳賽馬比賽的頒獎禮

  2 提高賽馬與浪琴在數字領域的知名度

  3 分析研究增加獎項

  交流:

  1 為會員組織更多活動

  2 找到更好、更綜合的經濟數據

  3 IFHA出版物的現代化

  5。 白賴仁?卡瓦納―《比賽質量控製》

  Brian Kavanagh

  Quality Control of Racing

▲圖/HRI,白賴仁?卡瓦納

  白賴仁?卡瓦納(Brian Kavanagh)是國際賽馬組織聯盟的副主席、愛爾蘭賽馬會(Horse Racing Ireland)的CEO,他在演講中提到了比賽質量控製:

  1 考慮修改國際賽事編錄標準委員會(International Cataloguing Standards Committee, ICSC)中關於Part II國家和地區的標準

  2 協調統一各地區級別賽的評分系統

  3 改進國際賽事編錄標準委員會手冊關於升級和降級的步驟

例子:2017年有49%的國際一級賽都沒有達到一級賽的標準

  4 支持各地推廣純血賽馬的舉措,同時保持級別賽和表列賽的標準

  6。 應家柏―《馬匹自由移動》

  Winfried Engelbrecht-Bresges

  Free Movement of Horse

  應家柏講到馬匹自由移動- 國際馬運動聯盟(IHSC)的關係

  7。 夏定安―《馬匹自由移動》

  Andrew Harding

  Free Movement of Horse

  夏定安補充應家柏的發言。

  8。 白賴仁?卡瓦納―《英國脫歐》

  Brian Kavanagh

  Brexit

  白賴仁?卡瓦納談英國脫歐(Brexit):

  取代現有的英愛法關於馬匹自由移動的《三方協議》(Tripartite Agreement, TPA),採用新的、更實際的無邊檢站政策(比賽、繁育)

  9。 路易?羅曼尼―《馬匹安全與福利保障》

  Louis Romanet

  Safety and Welfare Protection

  馬匹安全與福利保障:

  1 出版並強調馬匹福利委員會的文件及與國際條約的融合

  2 繼續與國際賽馬安置論壇(International Forum for the Aftercare of Horses, IFAR)等組織的對話

  3 籌劃2019年國際騎師健康、安全、福利會議(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Health, Safety & Welfare of Jockeys)會議,增加騎師議題的曝光量和最佳案例,讓各賽事機構使用和學習

  10。 應家柏―《博彩》

  Winfried Engelbrecht-Bresges

  Wagering

  博彩:

  1 保護知識產權,出版最佳案例

  2 從會員國家和地區招募技術人才,與會員組織分享非知識產權信息,如參賽馬匹數、博彩運營、安保、效率、技術和客戶體驗

  3 在接下來幾年的巴黎會議上持續關注博彩議題,拓展到特定講者和話題

  4 亞洲賽馬聯盟的反非法博彩小組

  11。 路易?羅曼尼―《管理》

  Louis Romanet

  Goverance

  [演講片段:視頻1的62:47C 66:30]

  管理:

  1 IFHA的條例

  2 IFHA及其執行委員會的架構、運營和實際管理

  3 技術委員會的主席的責任及與執行委員會的聯繫

  4 領導權更迭

  5 會員國和地區C 定義、職責、情況

  二。 英國賽馬的多樣性和包容

  英國賽馬的多樣性和包容(Diversity and Inclusion in British Racing)共1位講者。

▲圖/BHA,威爾?拉姆

  威爾?拉姆(Will Lambe),英國賽馬協會(British Horseracing Authority)的執行理事(Executive Director),講者總結了目前英國賽馬業中女性從業者的現狀:

  女高管占16%,女騎師占12%,女賽馬場主席占12%(英國共有60家賽馬場)等等

  在這方面做改變的動力:

  1 道德上正確

  2 經濟上有利

  牛津布魯克斯大學(Oxford Brookes University,不是牛津大學)的研究顯示:

  1 女性在高管位置比例不足 C 只有16%

  2 騎師學校的學員有70%是女性,但是女騎師比例很低

  牛津布魯克斯大學給出的幾點建議:

  1 加強理解行業多樣性、促進改革

  2 解決職業發展問題,建立導師製(mentoring)

  3 建立獨立指導體製(independent steering body),發展目標和監控系統

  4 認識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和精神幫助的需求

  5 解決女性在領導崗位短缺的問題

  6 解決職場霸淩和騷擾問題:啟動全行業的零容忍政策

  英國賽馬協會BHA的承諾:

  下一步:

  1 BHA任命多樣性和包容主管(Head of Diversity and Inclusion)

  2 利物浦大學純血馬業MBA的研究

  3 繼續監督其他賽馬地區的相關行動

  4 未來在參與設施的投入

  三。 博彩專題

  博彩專題(Wagering Session)共5位講者。

▲圖/花和尚

  1。 應家柏―《刺激投注》

  Winfried Engelbrecht-Bresges

  Stimulating Turnover

▲圖/HKJC,應家柏

  應家柏(Winfried Engelbrecht-Bresges,德國人)是國際賽馬組織聯盟的副主席、香港賽馬會(Hong Kong Jockey Club)的CEO,他提到2016年全球賽馬投注總額是1065億歐元,最近3年(2014-2016年)逐年增長,但增幅減小

  全球經濟成增長態勢

  世界經濟增長預期(中國增速放緩)

  2017年賽馬博彩總產出(GGY)份額在全球博彩份額中下降了1%,全球體育博彩增長了1%

  2010-2017年全球賭場收益年增長3.2%,預計2017-2020年增長4.6%

  2010-2017年亞太地區賭場收益年增長4.9%,預計2017-2020年增長6.6%

  2010-2017年賽馬博彩投注額年增長0.0%,預計2017-2020年增長1.3%

  2010-2017年體育博彩投注額年增長6.9%,預計2017-2020年增長10.9%

  應家柏重申了2018年和2016年亞洲賽馬會議達成的5個行動綱領,希望以此作為討論框架:

  (1)擴大客戶基數,用科技與客戶直接聯繫,創造相關offerings

  (2)發展新的同注分彩法Tote技術,從而為客戶帶來更好的體驗

  (3)加快發展同注分彩法Tote協議,以此與海外猜池合併

  (4)齊心協力創造、保護一國乃至全球的IP

  (5)支持亞洲賽馬聯盟ARF和國際賽馬組織聯盟IFHA打擊非法博彩、打擊不受監管的博彩

  賽馬業發展的關鍵在於“創造價值”(value creation),具體說來:

  1 做好基本職責(imperatives):公平、動物福利、禁藥

  2 賽事組織(Racing Organiser)

  3 博彩運營(Wagering Operator)

  這和應家柏在2017年IFHA年會的介紹(下圖)略有不同,是個升級版:

  1 強大管理的結合(combination of strong governance)

  2 給馬迷強大的產品(strong product,給馬迷和馬主們好的設施和體驗)

  3 強大的博彩產品(strong wagering product)

  2。 赫南?拉瓦倫―《拉丁美洲刺激投注》

  Hernan Lavallen

  Stimulating Turnover in Latin America

  [演講片段:視頻2的19:57C 34:44]

▲圖/LARC,赫南?拉瓦倫

  赫南?拉瓦倫(Hernan Lavallen)是拉丁美洲賽馬頻道(Latin American Racing Channel, LARC)的總經理,他提到2016年整個IFHA會員的投注總額是1050億歐元,拉丁美洲只占0.6%,但拉丁美洲Part I和PartII + Part III的國家比2013年的投注額數據都有增長

  南美目前只有5個國家(秘魯、巴西、智利、烏拉圭、阿根廷)有國際一級賽,下圖是這5國裡舉辦一級賽的賽場

  上文的南美5國國內賽馬博彩猜池的數據:

  阿根廷ARG、巴西BRZ、智利CHI、秘魯PER、烏拉圭URU

  南美5國將自己的賽事出口的情況

  拉丁美洲賽馬頻道(LARC)每年出口賽事4814場,占總賽事的40%;而出口賽事的投注額占總投注額的43%

  出口賽場中的合併彩池(Commingled)

  智利進口外國賽事

  總結:

  1 我們的賽事被全球馬迷廣泛接受

  2 出口賽事的投注額有增長

  3 我們需要找到從本地猜池到合併猜池的解決方法

  4 有些國家還沒有直播賽事,他們應該允許進口比賽

  5 同一地區的國家之間應該直播比賽

  6 我們地區需要專業博彩管理,需要認真地對新科技持續投資

  7 我們地區必須適應這個行業,要對新一代有吸引力

  3。 張之傑―《投注增長動力源C參賽馬匹數與合併猜池》

  Richard Cheung

  Wagering Growth Drivers C Field Size and Commingling

  [演講片段:視頻2的35:08C 56:20]

▲圖/HKJC,張之傑

  張之傑(Richard Cheung)是香港賽馬會市場及客戶事務執行總監(Executive Director of Customer and International Business Development),他在演講開頭說這個話題下有很多點可以說,但今天只說賽事產品質量(Racing Product Quality)和合併猜池(Commingling):

  香港比賽中,影響投注額的6大因素(數據:2015-2018年,2000多場比賽):

  第1:比賽數量

  第2:每場參賽馬匹數(Field Size)

  第3:天氣

  第4:成績好的馬參賽(On Form Starters)

  第5:班次(Class)

  第6:途程

  在香港,每場12-14匹馬的平均投注額最高

  這個結果綜合了跑馬地草地(藍色),沙田全天候(紅色),沙田草地(綠色)

  在實踐中管理參賽馬匹數量:

  1 整體馬匹數量管理

  2 賽事計劃

  3 賽事運營機構與博彩運營商的合作

  4 練馬師關係管理

  在實踐中管理“混班”(一個比賽日不同班次的組合):

  1 馬匹數量管理

  2 馬主策略

  3 輔助馬主找到高質量馬

  4 獎金策略

  5 用“明日之星”馬來吸引博彩和馬迷

  成功合併猜池的基礎:

  1 世界級的賽事產品

  2 當地彩池足夠大,有多種博彩方式來應對高投注額

  3 有詳實的賽事資訊來滿足馬迷

  4 個性化的市場推廣,因地製宜發展海外市場

  2017/18賽季,香港與11個國家和地區的40家機構合併猜池,總投注額165億港幣

  香港的全球博彩媒體網絡

  未來的四大核心發展策略:

  1 發展全球猜池

  2 繼續拓展不同博彩類型

  3 打造下一台合併猜池協議

  4 探索雙向合併猜池(舉例:香港和法國雙向合併猜池)

  4。 馬田?潘紮―《增加投注額》

  Martin Panza

  Stimulating Wagering Turnover

▲圖/NYRA,馬田?潘紮

  馬田?潘紮(Martin Panza)是紐約賽馬協會(New York Racing Association)的賽事運營高級副總裁(SVP of Racing Operations),他在演講中講了4點:

  1 美國參賽馬匹數和投注額的聯繫,目前趨勢

  2 紐約賽馬協會NYRA的博彩類型,投注額趨勢分析

  3 從宏觀和微觀來刺激賽事產品和投注

  4 技術變化已經改變了用戶體驗

  每場比賽7-11匹馬時,投注額的情況

  垂直博彩(對一場比賽進行投注)

  水平博彩(對多場比賽進行投注)

  單場投注與多場投注的比例是3:1

  “大賽日”概念

  如:貝爾蒙特賽馬節,肯塔基打比/橡樹賽,育馬者杯,特拉弗斯錦標賽,星條旗比賽日,鬥士賽馬節

  “小練馬師”比賽:

  對訓練馬匹小於20匹的練馬師設立的激勵政策

  紐約賽馬協會NYRA會員項目(類似航空公司的常旅客計劃)

  五項技術變化已經改變了用戶體驗:

  1 移動平台(NYRA的博彩app)

  2 WiFi信號增強

  3 電視節目分銷

  4 VenueNext軟件(賽場導航等)

  5 社交媒體

  5。 威爾?拉姆―《英國賽馬博彩增長》

  Will Lambe

  Growing Betting Activity on British Racing

  [演講片段:視頻2的79:55C 94:03]

▲圖/BHA,威爾?拉姆

  威爾?拉姆(Will Lambe),英國賽馬協會BHA的執行理事,他在演講中談了4點:

  1 英國投注市場概述

  2 零售投注(投注站)

  3 遠程投注

  4 英國賽馬投注日趨擔當社會責任

  英國賽馬投注(按渠道劃分)vs 與其他運動博彩的對比

  左圖:英國2016/2017年賽馬投注額

  投注站(藍色),遠程(紅色),猜池(綠色),賽場(紫色)

  右圖:英國2016/2017年投注站和遠程投注的毛博彩收益(GGY =Gross Gambling Yield)

  賽馬(藍色),足球(紅色),賽狗(綠色),其他運動(紫色)

  英國投注市場概述(零售投注)

  左圖:毛博彩收益(GGY)類型

  投注機器(綠色),櫃檯投注(藍色)

  右圖:2018年3月英國投注站數量

  各種顏色代表不同博彩公司

  英國投注市場概述(零售投注)

  1 英國目前有大約8500家投注站

  2 主要由3大博彩運營商控製

  3 賽馬不再是投注站的主要博彩產品

  4 但賽馬對博彩運營商依然很重要

  5 英國目前有超過3萬3500台投注機(FOBT)

  英國零售投注市場趨勢

  1 投注與創新:新虛擬產品、自助投注機等

  2 注重理智博彩

  3 持續的結構性下滑

  4 2018年5月,英國政府宣佈投注機(FOBT)每一次下注從上限100英鎊降到2英鎊,政策實施日期未公佈

  英國遠程投注市場概述

  2016年英國在線體育博彩市場份額(各種顏色代表不同博彩公司)

  英國遠程投注市場概述

  1 市場越發多元,但基礎仍在

  2 近幾年體育博彩增長迅速

  3 賽馬博彩大約占運營商投注種類(sportsbook)的30%-50%

  4 投注渠道變化加速

  5 比賽中投注與移動投注占比巨大 C2017年英國51%的投注是在手機或平板電腦上(2016年是43%)

  英國遠程投注市場趨勢

  1 遠程博彩稅可能會從15%上升到25%,以此來彌補投注機(FOBT)帶來的損失

  2 合併:幾家大型博彩運營商合併

  3 推廣理智博彩

  英國賽馬投注日趨增長

  1 比賽日列表:有燈光照明的比賽日等

  2 增加每場比賽參賽馬匹數:出賽獎勵,退賽審核

  3 比賽日運營

  4 交流:BHA董事的Twitter帳號

  5 透明:馬匹在接受了氣道矯正手術(wind surgery, ws)後要宣佈,還會在賽事手冊中顯示

  英國賽馬投注日趨增長 C 未來的機會

  1 市場-社會責任

  2 自助投注機

  3 多賽場賽事輪播

  4 比賽中投注

  5 參考其他運動時間表

  6 最優化比賽時間(開始早一點等)

  7 在線邊看邊下注

  8 猜池博彩

  四。 基因興奮劑:賽馬和繁育監管者

  目前和未來面對的挑戰

  基因興奮劑:賽馬和繁育監管者目前和未來面對的挑戰(Gene Doping: Current and Future Challenges for Racing and Breeding Regulators)共1位講者。

▲圖/JRA,草野寬一

  草野寬一(Kanichi Kusano)是日本中央競馬會(JRA)的官方獸醫(official veterinarian),還是國際賽馬組織聯盟(IFHA)的基因興奮劑管製小組委員會的主席(Chair of IFHA Gene doping Control Sub-Committee),他說基因治療包括轉基因(transgene)和基因編輯(gene editing),而基因興奮劑(gene doping)是對基因治療的濫用(abuse)。基因興奮劑會損害賽馬運動和博彩,還有可能造出“轉基因純血馬”(genetically modified thoroughbred),這是對純血馬定義的踐踏。

  他在演講中回顧了藥物發展的歷史,從發現乳酪中的黴菌,到發明化合物,再到基因治療(gene therapy)。

  1 講者列舉了加州大學生物物理學博士Zayner的一個視頻,他在視頻中對自己注射了改造後的基因、用以增強肌肉

  2 在Zayner博士的網站ODIN上,一套簡單的DIY基因注射工具只要159美元,

  3 2003年,美國的ViaGen公司成功複製出世界上第一匹馬;阿根廷的科學家預計到2019年將“產出”第1匹基因工程編輯過的“超級馬”(super-horse),目標基因是肌生成抑製蛋白(myostatin),可以讓馬跳得更高、跑得更快

  最糟糕的情況:

  對卵子、精子、胚胎進行基因修改,再植入母體,這樣馬匹一出生就是“轉基因純血馬”(genetically modified thoroughbred)

  基因興奮劑的第二種情況:

  在馬匹訓練和比賽階段,用基因治療(gene therapy)的方式修改馬匹基因

  可能檢測出基因興奮劑GD的方法:

  1轉基因(transgene):在實踐中已幾乎可以應用

  (1)實時PCR(PCR= 聚合酶鏈式反應 =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

  (2)免疫PCR

  2 基因編輯(gene editing):研究階段

  (1)全基因組測序,

  (2)靶向測序

  賽馬的一生與基因興奮劑及檢測的時間點

  總結:

  1 基因興奮劑不再是謠言

  2 馬業要對最壞的情況做好準備,也就是有應對轉基因純血馬(GM TBs)的辦法

  3 轉基因純血馬涉及繁育和比賽兩個階段,也就是說純血馬登記機構(Stud Book)和賽事機構(Racing Authority)一定要進行合作

  4 但是,檢測出轉基因純血馬的辦法還沒有發明

  可行步驟:

  1 鞏固條款 C 批準IABRW的第6B 款和第12款

  2 與當地的興奮劑檢測實驗室聯繫,看他們是否能檢測基因操縱

  3 經濟上支持研究基因興奮劑管理、搭建設備的實驗室

  4 派管理人員去ICRAV學習,來教育獸醫和檢測實驗室員工

  五。 伊朗賽馬業目前的增長

  伊朗賽馬業目前的增長(Growth In Racing Industry of Iran)共1位講者。

▲圖/IFHA,莎紮德?阿米爾?阿斯拉尼

  莎紮德?阿米爾?阿斯拉尼(Shahrzad Amir Aslani)是伊朗純血馬登記管理委員會(Stud Book Authority of Iran)的副主席,她用波斯帝國君主大流士一世(Darius the Great)的名言開始:“波斯國是由阿胡拉?馬茲達(Ahura Mazda, 善界的最高神)賜給我的,這美麗的土地上住著駿馬和好人。”

  伊朗各地區的主要馬種

  伊朗四個地區的速度賽賽程

  伊朗有速度賽直播已經13年了,每週直播6小時

  2013-2018年獎金博彩比例:

  獎金,博彩,賽馬數量

  六。 騎師的健康、安全與福利

  騎師的健康、安全與福利(Health, Safety and Welfare of Jockeys)共4位講者。

▲圖/花和尚

  1。 丹尼斯?伊根― 主持發言

  Denis Egan

  Address

▲圖/IHRB,丹尼斯?伊根

  丹尼斯?伊根(Denis Egan),他是愛爾蘭賽馬規範理事會(Irish Horseracing Regulatory Board, IHRB)的CEO。

  他主持發言,在演講中介紹了國際騎師健康、安全、福利會議(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Health, Safety & Welfare of Jockeys, ICHSWJ):

  1 增強騎師的健康、安全、福利意識

  2 促進全球相關規則的融合

  3 提供分享信息的論壇

  4 分享研究結果,促進合作

  5 在全球範圍製定解決策略

  6 建立更有效的溝通機製

  國際騎師健康、安全、福利會議(ICHSWJ)簡介,是賽事管理者、研究員、醫生和騎師協會交流的平台,首次會議在2006年於東京召開

  目前騎師面臨的困難:

  1 控製體重和策騎表現

  2 控製體重的影響

  3 腦震盪

  4 受傷和墜馬,如何減少它們的發生

  5 心理健康

  介紹接下來的3位講者和議題

  2。 賈爾斯?沃靈頓―《愛爾蘭心理健康研究成果與目前和未來的研究計劃》

  Giles Warrington

  Findings of Irish Mental Health research and current and future plans for studies

  [演講片段:視頻3的23:00C 43:04]

▲圖/University of Limerick,賈爾斯?沃靈頓

  賈爾斯?沃靈頓(Giles Warrington)是愛爾蘭利梅利克大學(University of Limerick)的體育和運動科學學院院長,他在演講伊始就點出了從1978年至2018年,愛爾蘭賽馬學校入學學員的平均體重從37公斤上升至55.9公斤,而14歲男性的平均身高增長了16%,身體質量(body mass)上升65%

  2015年的一項研究(在線問卷)涉及了74位見習騎師和42位職業騎師,結果顯示騎師們有一些心理問題

  1 超過半數的騎師至少有一種心理問題

  2 50%的騎師有抑鬱和知覺壓力(perceived stress)

  另一份研究(15個採訪,4名速度賽見習騎師、3名越障賽見習騎師、4名越障賽騎師、4名速度賽騎師)表明有4類心理問題最為突出:

  1 生理和心理方面的挑戰及二者的複雜關係

  2 多種職業問題

  3 賽場和規則問題

  4 見習騎師中的常見問題

  1 生理和心理方面的挑戰及二者的複雜關係

  (1)控製體重

  (2)受傷

  (3)工作量

  (4)別人對自己的看法

  (5)自我認知

  (6)“起起伏伏”

  2 多種職業問題

  (1)工作和財政不穩定

  (2)社交方面的負面影響

  3 賽場和規則問題

  (1)賽場中缺乏補充營養的環境

  (2)賽場相關設施不足

  (3)賽事安排

  4 見習騎師中的常見問題

  (1)職業機會

  (2)工作量

  (3)職業過渡

  (4)賽事規則

  應對措施:

  1 行業協會要明確已知的風險因素和具體心理健康情況

  2 明確賽馬業中對心理健康的認知,探索提供幫助的途徑

  3 幫助騎師認識到心理健康的重要性

  騎師的職業發展方向

  3。 席亞拉?洛斯蒂―《騎師的一生C真知灼見、把運動心理學帶給騎師》

  Ciara Losty

  A Jockey’s Life - Practical insights, delivering sport psychology to jockeys

▲圖/IFHA,席亞拉?洛斯蒂

  席亞拉?洛斯蒂(Ciara Losty)是愛爾蘭沃特福德理工學院(Waterford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WIT)的應用運動心理學(Applied Sport and Exercise Psychology)講師,她是應用運動心理學背景,在這方面指出了幫助騎師職業發展的方向:

  1 跨學科團隊(力量體能訓練,生理學,營養學,心理學)

  2 騎師的生活方式及面對的壓力與其他運動員完全不同

  3 瞭解騎師的心理焦慮點

  4 合適的空間 C 讓騎師可以表達自己作為個體和騎師的兩種身份

  5 與受傷騎師和重返賽場騎師的合作

  具體如何做:

  1 取得騎師信任

  2 推薦各專業專家解決具體問題

  3 使用騎師熟悉的語言

  4 人際交往能力

  5 在男性環境里,抑鬱和焦慮不被接受

  具體如何做:

  6 討論運動中的起起伏伏

  7 瞭解騎師的一週

  8 指出改進方向

  9 討論騎師的具體問題,如受傷史等

  10 生理和心理方面的挑戰及二者的複雜關係(上個講者也提到了)

  管理和保持心理健康的方法

  “茶杯思考” (T Cup Thinking, TCUP = Thinking Clearly Under Pressure)

  在壓力下清晰思考

  自我認知,而不是自我折磨,才是成功之道

  4。 艾德里安?麥戈德里克―《綜述:騎師面對的壓力》

  Adrian McGoldrick

  Overview of The Pressures Facing Jockeys

▲圖/IHRB,艾德里安?麥戈德里克

  艾德里安?麥戈德里克(Adrian McGoldrick)是愛爾蘭賽馬規範理事會(IHRB)的高級醫學專員(Senior Medical Officer),他的演講內容主要圍繞騎師每天的壓力源:

  1 工作時間長/缺乏睡眠

  2 管理空閑時間(有些只在早上工作)

  3 相對低工資

  4 受傷

  5 心理壓力

  6 保持體重

  請看第3點 - 相對低工資:

  1 見習騎師的平均週薪:360-420歐元

  2 大部分只能在見習騎師比賽出賽

  3 練馬師(apprentice master/trainer,見習騎師是從練馬師那裡學習)拿走高達60%的策騎費

  4 大部分騎師只能維持收支平衡

  5 2017年薪水排第20的騎師的稅前收入是2.23萬歐元

  6 速度賽策騎費167.47歐元

  7 越障賽策騎費184.59歐元

  8 馬房簽約騎師每週有穩定收入,而很多自由騎師則收不到多少錢

  請看第6點 C 保持體重:

  研究顯示一場比賽騎師會脫水0.82升-2.1升,脫水中位數是1.53升

  結論:騎師為比賽保持體重同場會習慣性脫水,在比賽日尤其如此

  2003年的一份愛爾蘭騎師研究顯示:

  1 賽前/賽後,每11個騎師就有3個出現低血鉀

  2賽前/賽後,每11個騎師就有3個出現低血糖

  騎師為保持體重採取的方式:

  1 2003年左右:逐漸節食、蒸桑拿、催吐、吃瀉藥等

  2 2018年:更好的飲食、採納營養師建議、體能訓練等

  3 但是,在2003年採用的方式現在依然被使用。目前的共識是18歲男性的平均體重每3年增加1磅(0.4公斤)

  解決辦法:

  1 增加處女馬賽、條件賽、表列賽、經典賽的負磅

  2 這樣騎師才會減少出現脫水的情況,變得開心、健康

  3 這有可能讓馬主、練馬師、馬迷、騎師形成多贏的情況

  解決辦法:

  4 我們要清楚我們有必要為騎師提供安全的工作環境,歐洲在這方面有法律規定

  5 我們不希望變革從外部強加過來,所以我們最好自己主動改變

  6 有些需要全球賽馬業在負磅上做出整體改變

  七。 國際賽事規則協調專題

  國際賽事規則協調專題(International Rule Harmonisation Session)共5位講者。

▲圖/花和尚

  1。 祁禮謙― 主持發言

  Kim Kelly

  Address

▲圖/HKJC,祁禮謙

  祁禮謙(Kim Kelly)是香港賽馬會的首席受薪董事(Chief Stipendiary Steward),他在演講中首先提到2007年成立的國際比賽日規則協調委員會(International Harmonisation of Raceday Rules Committee):

  1 比賽日趨國際化,跨國競猜唾手可得

  2 各國/各地區之間不同、相衝突的規則

  3 這種情況影響馬主、練馬師、騎師、馬迷

  4 這種情況影響賽馬的聲譽和公信力

  舉例:

  賽駒‘紅色禮物’(Red Cadeaux)曾在澳州、愛爾蘭、法國、英國、香港、日本、阿聯酋和新加坡出賽,不同規則有很大影響

  國際比賽日規則協調委員會的工作重點:

  1 重中之重:干擾比賽的規則

  2 分類1和分類2

  分類1:

  如果乾擾馬匹的最終名次在被幹擾馬匹(sufferer)之前,但是無論干擾發生與否,被幹擾馬匹都不會先於干擾馬匹過終點,則裁判判定名次不變。

  舉例:

  2016年1月31日,香港沙田馬場,‘幸福指數’(Peniaphobia) vs‘友瑩格’(Aerovelocity)

  分類2:

  如果乾擾馬匹(interferer)的干擾行為影響了比賽結果,則即使沒有發生干擾+被幹擾馬匹(sufferer)無論是否先於干擾馬匹過終點,干擾馬匹的名次被改在緊隨被幹擾馬匹之後。

  舉例:

  2018年9月16日,加拿大活拜賽場

  日本中央競馬會(JRA)自2013年起採用了分類1,2010-2017年的統計:

  研訓(紅色)

  降名次(綠色)

  取消資格(紫色)

  禁賽(藍色)

  因為實踐效果很好,所以在2017年IFHA年會中把下面這條(分類1+分類2+危險策騎取消資格)加入32條款

  除了日本在2013年採用分類1以外,法國和德國也在2018年開始採用

  此外,IFHA也採用了國際比賽日規則協調委員會的“退賽條款”(Non-Runner Model Rule):

  A 比賽開始時,若馬匹沒有得到其他馬匹享有的公平起跑條件(閘箱故障等),馬匹將被宣佈退賽[此時相關投注返還馬迷]

  B 比賽開始時,若馬匹有優於其他馬匹的起跑條件,馬匹將被宣佈退賽

  舉例:

  2011年1月1日,香港沙田馬場,草山讓賽

  馬匹被宣佈退賽後,需要返還馬迷的投注額高到5380萬港幣

  2。 多米尼克?貝爾尼―《規則協調在FACE中的重要作用》

  Dominic Beirne

  Harmonization plays important role in maintaining FACE

  [演講片段:視頻3的101:12C 118:20]

▲圖/IFHA,多米尼克?貝爾尼

  多米尼克?貝爾尼(Dominic Beirne)是馬匹成績分析師(FormAnalyst)和賽馬顧問(Racing Consultant),他在演講中提到在全球範圍內協調、統一規則的重要性:

  1 賽馬是全球產品

  2 賽馬的第一顧客就是馬迷

  3 在各地合併彩池的背景下,這是賽馬最大的發展機會

  全球馬迷的需求- FACE:

  1 熟悉

  2 瞭解

  3 連續性

  4 體驗

  當然也需要優秀的受薪董事

  需要協調的規則:

  1 不同規則下的抗議

  2 用藥

  3 定注分彩法下的deductions(下注後如有馬匹退賽,莊家抽的錢)

  4 過度打鞭

  5 騎師使用馬刺

  6 馬匹裝備

  7 其他問題

  需要協調的信息:

  1 場地情況(很多地方用詞不同)

  2 比賽級別描述(有些國家描述的相反,如Class 6有的是低級別,而有的規定是高級別)

  3 整體評分(如賽前和賽後的評分)

  4 表現評分

  賽事信息:

  1 應該免費

  2 應該充足

  3 香港賽馬會HKJC在這方面是表率

  4 每場比賽的馬匹體重,試閘信息

  5 馬匹身長、身高、胸圍

  6 衝刺後畫面(至少跟拍衝刺後12秒)

  7 馬匹步法長短數據

  需要提高的地方:

  1 美國賽事中助跑(run-up)的標準化

  2 歐洲賽事途程要更精確

  專家問答環節:

▲亨利?普雷(右)

  祁禮謙(Kim Kelly)問亨利?普雷(Henri Pouret),後者是法國賽馬會(France Galop)的賽事規範部副執行總監(Deputy Chief Executive in charge of Racing & Regulatory Department)。

  問題1 :法國對分類1(Category 1)的使用情況如何,馬主、練馬師、騎師、馬迷們的反應如何?

  答:自2017年10月法國賽馬會宣佈使用分類1規則以來,很意外當時評價(comment)不多,他記得有2家媒體給了正面的反饋。在實踐中,賽後的研訓數量也有減少。

  問題2 :法國的受薪董事是如何看待分類1的使用的?

  答:大部分受薪董事是支持的,但還是有一位因此辭職。

  問題3 :在採用分類1後,危險策騎的案例有沒有顯著增加?

  答:沒有(話很多,結論就是沒有)

▲奧斯卡?貝爾托萊蒂(右)

  祁禮謙問奧斯卡?貝爾托萊蒂(Oscar Bertoletti),後者是拉丁美洲純血馬推廣組織(Organizacion Sudamericana de Fomento del Sangre Pura De Carrera, OSAF)的CEO。在介紹過程中,祁禮謙提到目前拉丁美洲純血馬推廣組織(OSAF)的所有國家都採用了分類1。

  問題1 :在說服OSAF各國採用分類1的過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難?

  答:主要是對各國賽事機構的說服教育工作,再由他們去說服馬主、練馬師和騎師。

  問題2:OSAF最近是如何協調各國用藥的問題的?

  答:2016年10月在烏拉圭的會議上我們宣佈對用藥零容忍。今年OSAF已經完全禁止在兩歲馬的比賽中使用利尿劑(lasix),而幾年前就已經禁止在所有黑體字比賽(black type race)中使用利尿劑。

  問題3:OSAF在跨國轉播中是如何協調統一比賽信息的?

  答:(舉了幾個例子,表示仍有許多需要改進的地方)

▲布蘭特?鄧西(右)

  祁禮謙問布蘭特?鄧西(Brant Dunshea),後者是英國賽馬協會(British Horseracing Authority, BHA)的首席監管官(Chief Regulatory Officer)。

  問題1:在看了‘尋人偵探’(Harry Angel,5號閘)的視頻後,我們想問一下BHA在這種情況下退賽的態度。

  答:如祁禮謙在演講中提到,受薪董事在‘尋人偵探’出閘不利時的決斷是符合BHA規則的。而英國目前還沒有採用(上文提到的)“退賽條款”是因為歷史和習慣的原因,而且賽後我們已經決定逐漸採用“退賽條款”。

  問題2:你認為應該如何向馬迷們普及“退賽條款”?

  答:首先BHA自己要明確“退賽條款”的實施會如何影響馬迷,尤其在跨國直播逐漸普及的背景下,也要考慮別國馬迷的情況。我們現在已經開始實施了。

  問題3:BHA在協調規則方面有什麼進展?

  答:很多方面都很有挑戰性,如打鞭次數。

  祁禮謙問多米尼克?貝爾尼

  問題1:澳州是如何看待一匹馬在出閘前很短時間內受傷不適用“退賽條款”,但是類似‘尋人偵探’的情況適用“退賽條款”?

  答:澳州的受薪董事都有很多年的經驗,見習受薪董事(cadet)也是這樣學習過來的。在入閘時,發生情況的大多數原因是馬匹本身,此外就要看司閘長和工作人員當時的情況。

  比如2周前的一場比賽,得第4名的騎師賽後表示起跑不利是因為司閘員。回看錄像發現,馬匹在閘箱內試圖咬司閘員的手,所以司閘員把馬頭推遠。在閘門打開的一刻,這匹馬又試圖咬司閘員。看完錄像後,騎師和練馬師都沒有異議了。

  問題2:澳州的馬迷是如何看待“退賽條款”下,同注分彩法(pari-mutuel)和定注分彩法(fixed odds)退回的金額不同的情況?

  答:在使用算法後,慢慢接受了。

  公共問答環節:

▲愛德華?德?羅思柴爾德(左)

  (1)愛德華?德?羅思柴爾德(?douard de Rothschild,法國賽馬會主席)問祁禮謙:如果‘尋人偵探’贏了那場比賽會怎樣?

  答:如果‘尋人偵探’贏了,那它就是冠軍,所有人都開心。

  (2)愛德華?德?羅思柴爾德問祁禮謙:但是根據“退賽條款”,‘尋人偵探’應該就會被退賽了,退賽決定不應該受比賽結果影響。

  答:如果一匹馬在出閘不利的情況下贏了所有馬,那它在同一場比賽出閘順利時也應該贏,其他人不應該有異議。

  (3)白賴仁?卡瓦納問祁禮謙:如果‘尋人偵探’沒有奪冠,但它是亞軍、季軍或殿軍呢?

  答:這要看具體賽事機構的比賽規則。香港是不會把第1至第4退賽的,這在澳州和南非也同樣適用。

  (4)白賴仁?卡瓦納問祁禮謙:香港是只有高級別比賽適用這個條款嗎?

  答:不,所有的比賽都適用,無論是一級賽還是五班賽。

  (5)路易?羅曼尼問亨利?普雷:自從分類1使用以來,法國的研訓因此減少了多少?

  答:自3月31日以來,研訓減少了超過1/3。而降低名次(demotion)與以前相比減少了超過1/2。

  (6)祁禮謙問亨利?普雷:自從分類1使用以來,有沒有取消“為了勝利不惜一切”騎師/馬匹的比賽成績?

  答:在法國,危險策騎(dangerous riding)被認為是一種結果,而不是騎師的一種行為。在新規使用的一開始,有一些馬的成績被挪後了,但現在這種情況比當時減少了很多。

▲斯蒂芬?沃利斯(左)

  (7)斯蒂芬?沃利斯(Stephen Wallis,英國賽馬會賽場部國際賽事和關係總監)問多米尼克?貝爾尼:您對各國的打鞭規則如何看、有全面禁止打鞭的可能嗎?

  答:各國對過度打鞭的規定是不同的。一些斯堪的納維亞地區的國家是禁止打鞭。英國速度賽打鞭是7鞭,越障賽是8鞭。

  澳州規定在最後100米前只允許打5鞭,而在最後100米沒有打鞭限製。但是100米前不允許連續打鞭(The whip shall not be used in consecutive strides),比如在100米前連打3鞭,騎師會受到嚴厲懲罰(巨額罰單+禁賽)。

  各國的賽馬機構需要明確打鞭不是違反了馬匹福利,打鞭沒有傷害馬匹。

  亞洲很多國家和地區的馬迷都是否重視騎師打鞭,但是受薪董事非常不喜歡騎師過度打鞭。而民眾對打鞭的容忍度是會不斷降低的。多米尼克?貝爾尼說他個人喜歡歐洲的做法,除了限製打鞭次數,還會考慮打鞭的輕重。

  (8)祁禮謙補充多米尼克?貝爾尼的回答:

  在香港一個賽季有800場比賽,澳州一個賽季有1.8萬場比賽。

  在香港,每一匹馬(無一例外)在賽後都要接受獸醫檢查。香港對打鞭的次數和力度也有嚴格的規定。

轉自東方賽馬 文:花和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