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歡母親獲刑3年:一案歸一案才是法治應有的態度
2018年11月14日15:30

原標題:於歡母親獲刑3年:一案歸一案才是法治應有的態度

▲圖片來自高唐法院官方微博。

“山東辱母殺人案”背後的“案中案”還在進一步披露中。

11月14日,山東高唐縣人民法院依法公開宣判被告單位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山東賽雅服飾有限公司,以及被告人於西明、於家樂、蘇銀霞、張振永、程笑、樊正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辱母殺人案中的受害人,於歡的母親蘇銀霞因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獲刑三年。

“所謂正義,就是每一個人得到自己應該得到的東西”。蘇銀霞當初被黑惡勢力成員限製人身自由、各種毆打脅迫,兒子揮刀殺人,該承擔的防衛過當的法律責任正在承擔;同理,蘇銀霞涉及的經濟犯罪的責任也逃不掉。

還應該注意到,從定罪的角度來說,蘇銀霞被定的只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是因為其所吸收款項主要用於源大公司生產經營、還本付息等,並沒有用於揮霍,所以適用的是刑罰較輕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而不是“集資詐騙罪”。

從中可以分析,蘇銀霞對於集資的款項應並沒有非法占有的故意,法院判決書中也提到“蘇銀霞所起作用相對較小”。而且案發前其已返還集資參與人1247.74萬,目前涉案款項已全部退繳到案,綜合幾種因素,蘇銀霞才獲得了3年的輕判。

總之,一案歸一案,一碼歸一碼,這才是法治應有的態度。

在“辱母殺人案”之初,就有一些人打著內幕消息的幌子說,蘇銀霞家裡也“不乾淨”,為暴力討債的黑惡勢力“洗地”,搬出了“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的說法。

因為受害人涉及其他的經濟犯罪,所以當受到黑惡勢力的毆打侮辱、限製人身自由時,就應該逆來順受,認為這就是“正義”。這種想法不僅糊塗,而且危險,缺乏基本的是非對錯,也喪失了應有的道德底線,為黑惡勢力充當了免費的傳聲筒,毒化了輿論環境。

公民的人身權利、人格尊嚴受到法律的保護,哪怕公民涉及犯罪,也當由司法機關依法辦案。正義不可能通過綁架、毆打、脫褲侮辱女性等犯罪手段來實現。況且吳學占團夥所涉及的資金糾紛,也不在此次蘇銀霞涉及的非法集資案當中。

事實上,“辱母殺人案”中的討債方--吳學占黑惡勢力團夥就劣跡斑斑,其纍纍暴行令人髮指。2013年,時任冠縣東古城鎮鎮長武德明安排吳學占去截訪,之後被於歡殺死的杜誌浩等人對女訪民王某某實施非法拘禁,脫去其衣服拍裸照、逼其喝尿、用電棍擊打女性敏感部位,無所不用其極,毫無人性。

今年5月,吳學占因為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強製侮辱婦女罪、強迫交易罪、故意毀壞財物罪、非法拘禁罪、故意傷害罪、非法侵入住宅罪等數罪並罰,獲刑25年,成為中國“掃黑風暴”當中的典型個案。

法律賦予的公民權利,不能違法剝奪,蘇銀霞涉及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經濟犯罪問題,和她面對黑惡勢力毆打時的正當防衛是兩碼事,更不能倒果為因。

在自媒體時代,面對存在的民粹情緒,輿論尤其要鎖定法治的價值觀和標尺,不被“帶節奏”,不被混淆了是非。對於“辱母殺人”這樣典型的黑惡勢力暴力討債的案件,毫無底線,手段令人髮指,社會的態度應該是統一的譴責,這樣才能提升社會的法治文明水平。個別人搞道德綁架,認為只有被害人道德完美無缺,才能夠向社會呼救,法律才應該幫助他或者她,這隻會壯黑惡勢力的膽子,破壞社會法治共識。

□袁伊文(法律工作者)

編輯 陳靜校對 郭利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