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時間消除城市暴力 倫敦市長的願望能實現嗎?
2018年11月12日11:39

  原標題:十年時間消除城市暴力,倫敦市長的願望能實現嗎?

  ▲當地時間2018年11月7日,英國倫敦,一名16歲男孩在Tulse Hill區被刺,隨後因傷勢過重死亡,警察在現場展開調查。這名男子成為首都六天來第五名被刺死的人。圖/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2018年11月7日,英國倫敦,一名16歲男孩在Tulse Hill區被刺,隨後因傷勢過重死亡,警察在現場展開調查。這名男子成為首都六天來第五名被刺死的人。圖/視覺中國。

  進入11月以來的前三天,倫敦有3人分別死於各類暴力事件。到了11月5日晚上,這個數字上升至5起。

  6天內5人死於街頭謀殺。只有一個問題:什麼時候是個頭?《倫敦晚間旗幟報》11月6日發出了這樣的質問。

  5日,倫敦市長薩迪克・汗在接受英國當地媒體採訪時說,要想消除城市暴力,估計需要十年甚至一代人的時間。

  這位1970年在倫敦出生的巴基斯坦裔英國人,曾當過律師,是工黨里的重要政治人物。2016年5月,以57%的選票當選為倫敦市長。如果你在倫敦坐地鐵,就會發現,這位有著花白頭髮常一臉嚴肅的亞洲面孔,時常出現在站台的牆上。他時常呼籲人們去參加他在某個地方的集會,用不同的方式聽取倫敦市民的聲音。

  在過去的6個月時間里,倫敦大都會警方共抓獲了1300個凶器攜帶者。現在,這位在工黨內被視為溫和派、聲稱自己是女性主義者並主張兩性平等的市長,又一次回應媒體和民眾的關切,回答這個有著800多萬人口的城市治安問題。

  英國犯罪率飆升

  種種跡象表明:近年來,英國的治安形勢不太樂觀。

  據英國媒報導說,英國國家統計局(ONS)公佈的數據顯示:在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的一年期間,英格蘭與威爾士地區記錄在案的犯罪事件達到520萬起,比此前一年的460萬起飆升了13%。同樣是這一年,謀殺與誤殺案件從583起上升到629起,這還不包括2017年倫敦和曼城發生的5起恐怖襲擊所造成的死亡人數。而這也是ONS記錄中,10年來犯罪率上升幅度最大的一次。

  圖/視覺中國。

  2018年3月份,同樣是英國統計局公佈的數字:警方接到的報案中,過去一年里在英格蘭和威爾士,跟汽車有關的盜竊案件同比增加了16%,搶劫案件增加了30%。

  薩迪克・汗把最近倫敦暴力事件上升的原因,歸咎於英國對警察人數的裁員。因為財政預算,英國的警察人數一直在減少。而警察經費問題,也一直是英國政府頭痛的話題。

  面對指責,英國內政部長Victoria Atkins也於當天予以否認。這位1976年出生的女部長,聲稱一項政府的研究表明,警察人數和暴力犯罪之間並沒有明顯的聯繫。

  此前,薩迪克?汗曾宣稱:除非執政的保黨改變政策,否則的話,倫敦的警察局有一半會面臨關門。這位倫敦的工黨市長曾在媒體上說,首相特雷莎?梅計劃在十年內削減17億英鎊的倫敦警察廳預算。

  倫敦小鎮上的治安難題

  警察的費用問題,也一直是英國頭痛的話題。

  在2017年6月8日舉行的英國大選中,我家中曾收到過當地小鎮工黨發過來的宣傳單,裡面也折射出當下英國警察經費存在的一些問題。

  工黨發的傳單有些嚇人。類似報紙的宣傳單,頭版主打文章的標題為:緊急救助!救救哈囉(我所在小鎮)的警察局!文章的副標題為:倫敦有一半警察局面臨關門,原因是保守黨要削減整個倫敦大都會警局的預算。文章說,自2010年以來,倫敦的警察經費,已經削減了600萬鎊,而未來還會再削減400萬鎊。

  這位小鎮上的工黨負責人加雷思・托馬斯還提出了自己的誓言,其中一項內容就是:平安哈囉,要讓警察局避免關門,增加警察。

  作為一個居住在倫敦郊區小鎮上的居民,從來沒想到治安會成為英國的社會問題。2011年時,倫敦發生騷亂,我所居住的小鎮被視為倫敦30多個區里最安全的鎮之一。也正因此,我才下決心在這個地方買房居住。沒想到,這裏也很快成了治安問題突出的地方,2017年,小鎮上就發生了一起行兇事件,幾名行人被剌,致使當地地鐵站關了將近一天。

  在這個小鎮上生活了近八年,目睹了我家附近、也是當地最熱鬧地方的警察部門關門。現在,如果需要找警察局辦事,就得坐車至另一個地方。

  現在,從這張小小的警察告示里,我也能深切地感受到:在未來的幾年里,英國所面臨的治安難題,也將和脫歐一起,成為一系列並不確定的重要因素之一。

  倫敦正在學習蘇格蘭的治理經驗

  上週四以來,3位15-22歲間的年輕男子,在倫敦街頭因暴力而死亡。

  面對倫敦暴力犯罪急劇上升的壓力,這位市長2016年就開始組織人員向蘇格蘭學習。此前,蘇格蘭因採取了一系列的預防活動而導致該地犯罪率的下降。

  為阻止暴力犯罪,蘇格蘭成立了一個專門機構SVRU(蘇格蘭暴力預防辦公室),目的是減少發生在街頭、學校甚至是家裡暴力事件的發生。蘇格蘭政府部門認為:暴力可以阻止,並非不可避免。這項任務曾被列為公共健康範圍。

  暴力預防辦公室所採取的具體措施包括:給家庭暴力受害者予以支持與診療;助人自助,幫助人們提升業務技能,用就業的方式來改變人們;對外來者提供各類幫助,使其安心在當地居住;對一些童年受過諸如性騷擾的人們進行疏導;設立一些街頭的流動食品攤點,既可以教會人們勞動技能又可以治療其精神問題;成立專門的機構,幫助那些受過強姦、約會暴力、性騷擾、被欺淩的人們提供治療和幫助。這個項目是學習美國的經驗而獲得的,在蘇格蘭的50所學校里推行,影響人數曾達到5萬人;對一些被傷害者進行藥物和手術治療;由醫務人員組成的義工走進學校,對15萬學生宣講如何避免暴力和保全自己。

  現在,薩迪克・汗把蘇格蘭的經驗引入倫敦,希望倫敦在應減少暴力犯罪方面,能有一個更好的治理體系。這位剛上任兩年多的倫敦市長,接手的是一個並不太平的城市:2011年英國發生騷亂,起點就是倫敦。那一年8月6日晚上,在倫敦開始的一系列社會騷亂事件,一直持續到8月10日才平息。此後,騷亂已擴散至伯明翰、利物浦、利茲、布里斯托等英格蘭地區的大城市的社區。此次騷亂是自1995年之後,英國最嚴重的一次動亂事件,也是首次發生於倫敦的騷亂事件,更是自1940倫敦大轟炸之後,該城市發生的波及人數最多且也最緊張的事件。2017年之後,倫敦又發生多起恐怖襲擊事件。

  我一直忘不掉2011年夏天的那個夜晚。在倫敦騷亂期間的某一個夜晚,我和一群同事,被一堆拿著磚塊的黑人,追的四處逃竄。現在想來,仍心有餘悸。

  永遠面帶愁容的薩迪克・汗描繪了一幅美好的前景。作為一個多年生活在英國的華人,多少為這位市長的目標有些擔心。一個長期階層固化的英國,不是他一個人能在10年之內改變的。英格蘭每年考入牛津、劍橋的人數,5所私立學校與1800所公立學校相當。這個差別不消除,階層同樣會固化,不穩定的事件同樣還會在倫敦發生。

  □安光系(媒體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