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渲染傳統陋習 套路化宮鬥劇該降溫
2018年11月08日17:17
《延禧攻略》
《延禧攻略》
《如懿傳》
《如懿傳》

  前有一上線就創下視頻網站播放紀錄的《延禧攻略》,後有因大手筆投資震驚影視圈卻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如懿傳》,再加上被電視台反複重播、不斷刷存在感的《甄執貳塚糯弁跤繞涫喬宄實酆退塹暮蠊懾謨遼廈Φ迷甕紛頡N葡喙鼐縝楹屠氛箍母髦只疤饊致劬3魷衷諫緗黃教ǖ娜人尋襠稀S型涯遠創罌選恫講驕摹貳墩執貳堆嶼ヂ浴貳痘怪楦窀瘛返娜宋錒叵底雋聳嶗恚穀淮梢桓隹繚嬌滴酢⒂赫⑶∪實郟鶯嵐倌甑耐暾適隆T謖庵滯纈唄鄣耐撇ㄖ街攏肪緋氏殖靄雲林啤

  宮鬥劇在市場上出盡風頭,始於2004年香港電視劇《金枝欲孽》,而內地宮鬥劇大熱則是從2010年《美人心計》開始的。2011年《甄執凡コ齪蟠聰擄寥說氖帳勇剩⒈幻攔⑷氈鏡榷喙汛籩詼怨肪緄墓刈⒍韌葡蜥鄯濉9誹獠奈文芾妹中攏兩袢暈縭泳緔醋髡吆凸壑謁戎裕抗芬皇彼饜蟹緋憊螅指囊丈肪吃斐珊沃鍾跋歟空廡┪侍庵檔夢頤撬妓鼇

  業內人士在分析《延禧攻略》的收視成功之道時提出了“爽劇”的概念,認為該劇一大創新之處就在於創作者將炮製爽點的敘事策略運用得爐火純青。其實,這種手法並非《延禧攻略》首創,而是宮鬥劇慣常使用的套路。仔細觀察不難發現,雖然隨著時代變遷,為了適應觀眾需求的改變,宮鬥劇女主角的人物設定從早先善良隱忍、天真無邪的“小白兔”變成了如今有主見、個性強、心機重的“黑蓮花”,但她們的人生軌跡卻十分相似:一開始是人微言輕、易遭人陷害踐踏的弱勢群體,為了適應後宮爾虞我詐的險惡環境,給自己和親人、愛人、朋友爭取更多生存空間,開始堅強振作起來,不斷打怪升級,衝破重重障礙,最終登上權力高峰,實現人生欲求。這種經曆波折後的成長反擊,容易令生活在競爭激烈環境中的當下觀眾產生代入感。有人把宮鬥劇視為職場晉陞秘籍,有人則將之看成兩性情感指南,有人醉心於男女主角輾轉纏綿的愛情故事,也有人沉迷在主人公得勢時揚眉吐氣、尊崇榮耀的感覺里。可見,曆經十餘年的發展,後宮劇仍是換湯不換藥,其核心在於一個“爽”字。創作者主攻“文化下三路”,迎合人們淺薄的娛樂需求。然而,用虛無的滿足代替實際的付出,用簡單的快感代替深度的思考,可能在短時間內獲得經濟效益和輿論關注,但長此以往,會讓觀眾失掉在現實生活中奮鬥付出的鬥志和勇氣。

  往更深層思考,宮鬥劇先天的局限性,導致其很難培育出思想性、藝術性兼備的高峰之作――在相對封閉的戲劇空間里,人物如同井底之蛙,只看得到三尺宮牆內的私慾和情愛,即便懷揣希望,嚮往自由,這些美好也會在接連上演的利益鬥爭和權力遊戲中被消磨殆盡,更何談心繫蒼生、胸懷天下。一些宮鬥劇對“一夫多妻”製的傳統陋習進行有意無意的正面渲染,對重男輕女的落後思想多有積極呈現。雖是女性題材,折射出的卻是男權對女性的物化和禁錮。相對於對複雜人性的開掘和對封建製度的批判,創作者更熱衷於表現表面的鉤心鬥角――夫妻、父子、兄弟之間工於算計,毫無倫理溫情可言。為了製造矛盾情節,營造緊張氛圍,為鬥而鬥,致使人物行為缺乏動機,劇情發展缺乏邏輯。在創作者手中,曆史成了可以隨意打扮的小女生:現代京劇大師梅蘭芳的名段《貴妃醉酒》穿越到了乾隆年間;身處深宮的皇后可以操縱時局,與乾隆皇帝爭權。凡此種種,導致宮鬥劇的格局越來越窄,陷入狹隘的創作窠臼之中無法自拔。

  與宮鬥劇的如火如荼形成巨大反差的,是曆史正劇的日漸式微。以曆史為題材的創作領域存在嚴重的扭曲現象,一方面,秉承嚴肅的創作態度、將曆史真實與藝術真實統一於曆史精神之中的曆史正劇難覓蹤跡,採取遊戲化態度、對曆史任意肢解,甚至直接脫離曆史範疇、披上古裝外套演繹現代故事的各種戲說佔據了螢屏,對觀眾特別是青少年產生嚴重誤導,使電視劇市場呈現亞健康狀態。在這種背景下,匡正創作理念,呼喚現實主義精神的回歸,為人們提供了一把正確認識曆史和現實的標尺,具有重要意義。創作者應提高使命意識,肩負起社會責任,加強自身文化修養,積極投入到曆史正劇的創作當中。而相關政府部門和行業機構,也應為製定合理的播出機製、營造良性的輿論環境而努力。唯有讓曆史正劇走向舞台中央,宮鬥劇退居次要位置,讓曆史文化的魅力在商業的角逐中勝出,才能使中國曆史題材電視劇創作走上正軌,讓更多觀眾從中讀懂曆史文明,獲得現實啟迪。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