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記者節,娛記給你講講藝人真實的一面
2018年11月08日21:34

原標題:趁著記者節,娛記給你講講藝人真實的一面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記者節,好不容易過次節,就讓我們的記者們放肆一次,在這個寒冬,和大家分享一些關於藝人的超級暖心的故事。

1.

在2016年《今日營業中》宣傳期間,在與林宥嘉做過一次專訪之後,我就認定他果然如傳聞一樣是個敏感又貼心又幽默的男子。畢竟,第一次打照面時,他就指著我的帆布包感慨:“包包好可愛!”,又開腦洞大聊特聊以後要找個“分身”陪伴自己、之後過幾天群訪時見到熟面孔例如我時會主動點頭微笑、又CUE自己要給在場所有人講冷笑話……這種清奇的男子並不多。

但最讓我感動的一次,是在2017年初新京報“星記爭霸”欄目開欄時,第一期的對談對象之一就是他。當時恰逢林同學要連續趕往不同的城市做專輯簽售,但他依然在第一時間給出了問題和答案。當時林宥嘉的工作人員告訴我,趕場的夜晚,他只有短短幾個小時可以休息,但是他依然用了大部分時間來努力思考提出有趣的問題,並表示非常期待對方的回答,報導刊出後一定要看。當邊走在寒風中邊聽到這件事時,整個人都暖洋洋了起來。

被誇可愛的包包

2.

雖然並非所有的藝人都會“耍大牌”,但記者也習慣了某些採訪對像在眾星捧月的生活之中,無意識下襬出的高高在上姿態。不過,在這之中也有一些例外,其中印象深刻的是年初在北京郊外的酒店採訪張藝興,當時我和他聊了很多,關於音樂,關於影視,關於綜藝,還有他個人的理想。所有的採訪結束後,作為一位人氣極高的藝人,他堅持在採訪結束後親自出門,把記者和攝影老師送到電梯口。最後雙方笑著揮手再見的場景,一直印象深刻。雖然並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件,但這大概就是,細節見人品吧。

3.

大概在十多年前,蘇打綠來北京做唱片宣傳的時候,我曾經採訪過樂隊成員包括吳青峰。當時他們的歌剛剛被大家熟悉,樂隊也正在走紅,我們進行了一場愉快的對談,並且拍了合影留念。

今年《明日之子》的決賽之後,我又一次做了吳青峰和冠軍蔡維澤的採訪,十年不見,吳青峰在我眼中有了不少變化,變得更輕鬆柔軟了,當我跟他說出自己感受到的這個變化時,吳青峰突然大聲對我說,“十年前那個記者是你嗎?真的是你嗎?我來了看到你就覺得像,但是覺得太冒昧了沒敢認。”我很驚訝,“你怎麼記憶力這麼好,十年前一次採訪都能記得住。”

吳青峰轉身對身邊的蔡維澤說,“你知道新京報嗎?當年她(指我)採訪我們的問題好厲害,所以我一直記得那次採訪。”現場工作人員也感歎我倆的“十年之交”,在又一次合影之後,吳青峰對我說,“你要一直留在新京報啊,這樣再過十年我們還能再做一次採訪。”

十年中,吳青峰、我、新京報都發生了不少變化,我們一路失去,一路成長,偶然相遇後分開,然後期待下一次重逢。

十年前和十年後

4.

吳宇森導演周圍的人喜歡叫他吳爸,我也這麼叫他。吳爸為人低調,辦事認真,沒有一點國際級導演的架子。曾經,我要做他的採訪,那次我們聊得很深入,兩個小時幾乎停不下來,當我帶著滿滿的物料走出工作室,我的手機突然白屏關機。當我再次開機的時候,所有物料都清空了,錄音也已丟失。那一瞬間,我的腦中一片空白,眼淚就開始流。在我完全手足無措的時候,只能顫抖著拿著採訪提綱開始回憶吳爸說了些什麼,再一句句把回憶起來的內容複述一遍錄下來。可在情急和極度焦慮之下我根本記不起細節,當時真的恨死自己,在一個國際級的導演面前犯這種低級錯誤,結果哭得愈發傷心。

沒有辦法的我,只能坐在工作室門口,邊哭邊等著吳爸下樓來問他還有沒有辦法補救,我知道那天晚上他們約了和圈內其他人的飯局,肯定沒有時間,當時真的快要心死了。後來他的助理出來,看到我面色慘白。當我把事情經過告訴她後,她也懵了說沒遇到過這種情況。後來她把這個事情告訴了吳爸,下來告訴我“你別著急,導演答應了再給你補一次採訪”。那一刻我的心情如同獲救。

第二次,我再見吳爸,他一直安慰我說“你是無心的,誰都不想的,我們還可以再聊聊”,依舊是那個簡陋的辦公室,一張桌子,一個藥盒,一副眼鏡。就像攝影老師說的,他都這般地位了結果為人作風如此樸素。

吳宇森在給新京報簽名

5.

很多人不相信記者能和明星成為朋友,但我卻有幸能夠擁有這樣一份友誼。我和一位台灣藝人生日是同一天,第一次採訪她的時候我帶了個蛋糕,跟她說了生日這個淵源,當時她也覺得很神奇。那天採訪完後,我們特別興奮的一起過了個簡單的生日。可我沒有想到,以後每年的10月,到了生日那一天,她都會用微信和我聯絡,併發來生日祝福。距那時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年,她的祝福每次都會送到。我想大家都會在人生路上遇到很多人,特別是記者這個職業,但像她這樣細心又美好的女生真的很難得。

6.

霍建華的專訪真正做的時候,距離我們剛開始約時過去了整整一年,當時見到的那刻大家都覺得很感慨,時間過得真快。采的整個過程中其實我有擔心,因為知道他不是分享型的性格,就像他自己說的自己說多了就矯情了。

採訪中他一直跟我說,不需要太多人認識他喜歡他,就想踏實拍戲。有一瞬間,我甚至覺得走紅對他是種困擾,但他把這些都歸於命運的安排。最後,沒想到網上討論說這篇專訪金句頻出。但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採訪結束後需要他簽名做粉絲福利,當時現場根本沒有桌子,工作人員和我們都讓他等一等,已經去拿桌子了。但有著大長腿的他,單膝跪地,把照片墊在腿上完成了簽名。當時我挺不好意思一直問:“這樣行嗎?”他都回答:“挺好的,真沒關係。”

7.

當記者後遇到的奇葩藝人宣傳很多:例如每次問約采的進程,每天都說晚上給我回覆,一到晚上就消失;還有採訪的時候一直在旁邊干擾採訪進程,甚至直接diss記者的……

有一次,上了某檔熱門綜藝的藝人的宣傳加我微信,直接報了公司名,但沒提到帶哪個藝人。對方一上來就問藝人最近上了檔綜藝要播,能不能約專訪。當我問是哪位藝人時,對方只說和節目組簽了合約不能說……最後在我“不告知就沒法采”的回覆下,對方打了電話,偷偷告訴了我藝人的名字。而這個名字其實也是網上劇透了好幾天的人。

雖然當時宣傳的溝通處理方式令人無奈,但採訪當天的藝人卻扭轉了我佛系的採訪心態。

其實採訪藝人,常有人會因各種原因遲到,常見原因有堵車、事故、化妝……但這位男藝人卻為了減輕記者的負擔,從位於北京南邊郊區的劇組開車回朝陽區的公司,還因擔心遲到,不小心刮蹭了地下車庫的某輛車。為了盡快幫車主處理事故,原本定的一個小時的採訪時間也只進行了45分鍾,儘管我已經再三表示都已經采完了,聊得很好,不用太擔心,但他在走的時候仍然多次向記者表示抱歉和不好意思。

寫在最後

今天在和記者們討論是做暖心向還是做吐槽向的內容時,記者們說:“風吹雨打這麼多年,還是做點溫暖的吧。”這些都是記者們想分享給大家的暖心片刻~還有很多故事,因為記者在忙,可能沒來得及告訴大家,但本文中提及的事絕對不是個例。

誠然,做記者會遇到形形色色、各種各樣的人和團隊,相信所有記者都經曆過憤怒、委屈、疲勞甚至崩潰,但其實大部分的合作都很愉快。更多時候,採訪和溝通是一個相互尊重、安慰和溫暖的過程。

在很多普通大眾心裡,娛樂記者這份職業被貼上“八卦”、“低俗”的標籤,甚至會有粉絲對媒體懷有些許敵意,總覺得媒體和藝人間是一種博弈。但我們從來都深愛這份工作,並且堅定的認為,“新聞理想”並未與我們絕緣,我們信奉的一直是“只陳述見到的事實,只傳播客觀的立場”。和藝人以及藝人團隊抑或是宣傳公司的溝通雖然很大部分可能是工作需要,但若在工作中收穫了一份在彼此繁忙生活中難得的友誼,反而顯得格外難得。

希望這些故事,也溫暖了寒冬中的你。

新京報記者?劉瑋 楊暢?周慧曉婉?張赫?編輯?吳奇函?校對?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