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持股Uber超10%背後:Apple投資滴滴讓Uber驚慌
2018年11月05日12:38

  導語:彭博社近日撰文,對Uber與沙特阿拉伯政府之間的商業關係展開深度剖析。根據目前獲得的信息,沙特政府通過直接和間接方式持有Uber超過10%的股份,而Apple投資滴滴出行直接推動了Uber接受沙特投資。

沙特王儲默罕默德・本・薩勒曼
沙特王儲默罕默德・本・薩勒曼

  以下為文章主要內容:

  即便Uber律師已經完成了交易細節,但他們還是不敢相信這竟然是真的:沙特阿拉伯政府準備向這家舊金山創業公司投資35億美元,這可是個天文數字。

  該公司的法律團隊再三確認單筆彙款能否彙出這麼多錢。但在2016年6月1日,沙特公共投資基金(PIF)確實一次性向該公司彙來了這筆資金。這是外國政府有史以來向美國創業公司投資的最大金額。

  當年那筆巨額交易的結果尚未完全顯現。2年前,這筆錢令Uber及當時的CEO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一時風光無兩。但現在,隨著全球商界與沙特阿拉伯政府之間的關係漸漸被媒體曝光,清算的時候到了。

Uber前CEO特拉維斯・卡蘭尼克
Uber前CEO特拉維斯・卡蘭尼克

  彭博社瞭解到,沙特政府通過直接和間接方式持有Uber超過10%的股份。沙特主權財富基金總經理、沙特王儲默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的盟友亞瑟・奧薩曼・阿爾-盧馬延(Yasir Othman Al-Rumayyan)也擔任Uber董事。當《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賈馬爾・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沙特領事館遭謀殺後,矽穀一片嘩然。在這樣的背景下,人們才發現,恐怕沒有哪家矽穀公司跟沙特政府之間的關係比Uber更深。

  此時正值Uber現任CEO達拉・科斯羅薩西(Dara Khosrowshahi)努力改變公司形象之際,以便為明年初的IPO做好準備。科斯羅薩西是一名伊朗移民,他也是今年10月率先推出沙特主辦的投資峰會的與會人士之一。但由於要切斷跟該國政府的複雜聯繫卻並非易事。

達拉・科斯羅薩西
達拉・科斯羅薩西

  本文就是關於那筆巨額交易如何塑造了全球市值最高創業公司的怪異故事,由此產生的餘波還將繼續擴散。你將在文中看到Uber對中國競爭對手的刺探行為,以及該公司遭遇的一起跨國行賄調查,此外還包括卡斯羅薩西與卡蘭尼克在面臨地緣政治危機時表現出的截然不同的態度。本文的內容源自六七名現任和前任Uber員工及投資者透露的信息。

  關係不斷加深

  卡蘭尼克在2016年第一次瞭解到沙特政府的投資意願。那年春天,Uber高管、奧巴馬前競選主管大衛・普盧福(David Plouffe)訪問開羅、杜拜和利雅得三座城市。Uber已經進入沙特市場,為無法開車的當地女性提供服務。普盧福在利雅得會見了沙特高官,其中就包括PIF經理阿爾-盧馬延。知情人士表示,普盧福在會談中進一步瞭解到沙特政府希望能夠實施投資多樣化,降低對石油行業的依賴。PIF拒絕對此置評。

一名女性在Uber車上化妝
一名女性在Uber車上化妝

  Uber當時很渴望增加融資。該公司當時在跟中國滴滴出行展開補貼大戰,所以誰的資金更多,就更有可能勝出。因此,當Apple2016年5月向滴滴投資10億美元時,Uber頗為驚慌。該公司也籌集了很多資金,但卻在世界各地投入到無法盈利的業務中去。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Uber開始跟沙特洽談交易。條款相對簡單:沙特將按照老虎環球管理公司當年早些時候領投時的625億美元估值入股。PIF有一個主要訴求:他們希望獲得一個董事會席位。Uber同意了,卡蘭尼克也得以利用這筆投資擴大他在Uber內部的權勢。這位CEO下令手下起草一些文檔來擴大董事會,不光是給PIF新增加一個董事,還包含另外3個可以由他任命的董事。

  知情人士表示,他的這些要求正值Uber順風順水之際,當時的董事會也大都扮演了橡皮圖章的角色。當時沒有人想過要遏製卡蘭尼克的權勢,尤其是考慮到此事與35億美元的投資有關。所以,當時會一致通過這項決議。

  但在宣佈該交易時,Uber的政策和溝通團隊還是對接受沙特的資金感到擔憂。當時主要的擔憂在於沙特的性別不平等現狀,尤其是沙特還禁止女性開車。為了構建良好的聲譽,Uber 政策團隊聘請沙特公主、女權主義者瑞瑪・班達爾(Princess Reema bint Bandar al-Saud)擔任該地區的顧問。

瑞瑪・班達爾
瑞瑪・班達爾

  6月1日,Uber宣佈這筆投資,開始等待外界的反應。很快,社交網絡上掀起了一股抵製Uber的熱潮。女權組織Code Pink聯合創始人梅地亞・本傑明(Medea Benjamin)回憶道:“我們在Uber辦事處門口抗議。我們還提出請願,並在社交媒體上抨擊他們。”但這些批評並沒有產生太大影響。

  Uber那天不僅密切關注媒體,還在關注競爭對手。當該公司宣佈交易時,專門派遣一個監控團隊去監視滴滴總裁柳青的動向,她當時在美國出席Code Conference大會。該團隊記錄了柳青得知PIF投資Uber後的反應。雖然知情人士均不肯透露她的具體反應,但無論如何,這條新聞似乎都產生了影響。

  兩個月後,Uber與滴滴達成協議。儘管這主要是一種戰術撤退,但Uber還是從中國賺了幾十億美元,而卡蘭尼克也宣佈勝利。

滴滴
滴滴

  但勝利似乎轉瞬即逝。雖然該交易迫使滴滴回到談判桌上,還幫助Uber進一步推進國際化擴張,但沒過幾個月,這個新的聯盟就出現了嫌隙,而卡蘭尼克面臨的問題也越來越多。到2017年,Uber遭遇一系列職場文化醜聞。該公司跟美國政府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惡化。美國司法部開始調查Uber在世界各地的交易涉嫌違反賄賂法一事。這項調查的結果尚不明確。作為回應,Uber的外部法律團隊也對該公司與瑞瑪公主的關係展開調查。但並未發現任何不當行為。

  瑞瑪公主發言人也發表聲明稱:“由於並沒有支付任何費用,所以顯然沒有違反美國法律。”卡蘭尼克發言人尚未對此置評。

  隨著Uber危機發酵,一群投資者那年夏天開始轉向卡蘭尼克,引發了又一場權力鬥爭。面對這種局面,卡蘭尼克宣佈休假,一週後又宣佈離職。而Uber早期投資者Benchmark則提交訴訟,聲稱他們在同意授予卡蘭尼克3個董事會席位時遭到誤導,並沒有瞭解公司的真實狀況。

  Benchmark最終撤銷官司,與卡蘭尼克達成停火協議。但那時,卡蘭尼克已經任命了他所控製的3個董事會席位。

  擺脫沙特烙印

  當科斯羅薩西掌權後,他原本希望帶領Uber擺脫各種醜聞的困擾,但當時並沒有多少跡象顯示該公司與沙特之間的關係會成為定時炸彈。到2018年,情況進展良好,Uber與沙特之間的關係甚至有所升溫,還獲得了軟銀領投的93億美元融資。這對新官上任的科斯羅薩西來說極為有利。

  幕後情況是,軟銀的930億美元願景基金中有450億美元來自沙特。雖然這筆投資目前記在軟銀的賬上,但在獲得沙特政府許可後,有可能會轉移到願景基金。事實上,願景基金的很多投資都採用了類似的做法。

  今年夏天,當沙特阿拉伯取消女性駕車禁令時,Uber與該國的關係似乎已經無憂。美國傳統觀念認為,默罕默德王儲是一個自由派,儘管他在2017年進行的反腐清洗被視作是一種權力集中化的措施。雙方的關係升溫後,Uber甚至考慮對該地區加倍下注,有意收購杜拜專車公司Careem(知情人士表示,Uber至今仍然考慮進行這筆收購)。

  之後,記者卡舒吉今年10月在沙特駐伊斯坦堡大使館遭到謀殺。外界認為默罕默德王儲參與此事。幾天之內,這一事件就演變成沙特及其美國商業夥伴的一場公關災難。“這的確是個轉折點。”Code Pink的梅地亞說,“一個月間發生了很多變化。”

Code Pink抗議卡舒吉被謀殺事件
Code Pink抗議卡舒吉被謀殺事件

  在危機發生後,Uber董事阿利安娜・赫芬頓(Arianna Huffington)是第一個宣佈退出10月沙特會議的人。Uber私下裡緊急謀劃應對措施。高管呼籲科斯羅薩西快速採取行動,否則可能出現高管離職潮。科斯羅薩西致電阿爾-盧馬延,把他不會參加會議的決定告知對方。

  但有一個人並沒有公開疏遠與沙特的關係,他就是卡蘭尼克。有人在會議舉行的那個星期看到他現身利雅得。除此之外,Y Combinator的山姆・阿特曼(Sam Altman)和美國前能源部長歐內斯特・莫尼茲(Ernest Moniz)也都出席了會議。卡蘭尼克與沙特之間的關係可以追溯到阿爾-盧馬延在董事會鬥爭中支援他之前,那是在2016年,卡蘭尼克當時與穆罕默德王儲在舊金山的Fairmont酒店會面。

  卡蘭尼克與沙特政府之間的關係雖然不受歡迎,但也並不出人意料。這位Uber聯合創始人一向都爭強好勝。“人們普遍認為,不管誰的錢,他們都會接受。”紐約大學商學院教授阿倫・桑達拉拉簡(Arun Sundararajan)在《共享經濟》一書中寫道。但科斯羅薩西還是希望給該公司建立更有原則的聲譽。在他上任的第一年,科斯羅薩西對Uber以往的不當行為道歉。現在看來,他的道歉內容似乎又要增加一條。

  科斯羅薩西目前的處境很微妙。他是伊朗後裔,而伊朗一直以來都是沙特的敵人,而兩國之間的關係對卡舒吉事件的不斷髮酵似乎也產生了影響。

阿爾-盧馬延在“未來投資計劃”大會開幕式上演講
阿爾-盧馬延在“未來投資計劃”大會開幕式上演講

  參與Uber與沙特協議的高管表示,即使科斯羅薩西想要讓Uber擺脫與沙特之間的密切關係,也並沒有多少可以施展的空間。內部人士表示,解決Uber沙特烙印的最好辦法就是上市,為其提供更多自主權來重塑董事會。上市公司對投資者的控製很低,因而可以對Uber與獨裁國家合作的名聲形成對衝。

  目前為止,Uber的戰略似乎還是默默等待。該公司董事會週二召開了一次馬拉松式的全體會議,卡蘭尼克和阿爾-盧馬延也都參加會議。科斯羅薩西準備披露2019年的發展計劃。阿爾-盧馬延仍將繼續擔任該公司董事。至少目前看來,科斯羅薩西似乎還沒有在會議室里特意提到沙特事件。(書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