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這兩年,杜淳到底經曆了什麼
2018年11月05日18:41

原標題:“消失”的這兩年,杜淳到底經曆了什麼

和杜淳的採訪約在了一家健身會所,他剛剛拍攝完一組時尚雜誌的封面。暴瘦後的他完全顛覆了以往的形象,擦身而過,大家都沒認出來。

近兩年,杜淳好像“消失了”,再次回歸以一種全新的形象站在了《我就是演員》的舞台上。“來參加《我就是演員》,就是想讓更多的人看到杜淳的改變。我這兩年刻意減少了影視作品的露出和工作量,因為我知道再像原來那樣下去是走不通的。”而對於整容的猜測,為什麼要做改變,改變歸來的打算,杜淳都一一作了回應。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出道十多年,杜淳早已把“紅”看得很淡,“我就是想拍我喜歡的戲,跟對的人、對的團隊合作。我覺得演員的意義很大,並不是觀眾心目中所想的,這就是他們的職業,就是演一些作品,作為茶餘飯後的娛樂。演員演任何一個作品任何一個角色,都是拿命去拚。什麼樣的演員在我的理解里算是成功呢,他演出的作品和角色能影響到社會上的一批人,哪怕只是一點點。”

回應整容

――人瘦了,輪廓自然會更清晰

杜淳身上有一股勁兒,他把這歸結於自信。“我覺得我是一個被賦予了很大能量和小宇宙的人,只是之前沒有徹底地爆發出來,學跳舞時我很少跟老師出去演出,其實我覺得自己論條件和感覺都是很好的。”畢業後去劇組面試也一樣,同行的同學見到導演、副導演都小心翼翼地說話,但又很急於去爭取機會,杜淳就不會。“我覺得我一定是以後在表演事業上有一番作為的人,我不會刻意去表現自己,討好什麼人,我就是很正常地去跟別人交流,如果你選我,我會欣然接受,沒選我,我也不遺憾。我知道我將來一定有機會,讓你們再見到我,而不是你們再來選擇我。”

《我就是演員》舞台上的杜淳。圖片來自網絡

而這種篤定的倔強,兩年前杜淳又犯了一次,“我的年齡在一天天變大,所以我放緩了這兩年的腳步,去做一個全新的自己。如今這個準備我做好了,所以來到《我就是演員》的舞台,告訴大家現在的杜淳和以前不一樣了。”在暫離的這兩年里,杜淳一直堅守著自己的原則,沒接戲,有一些作品後來甚至成了熱播劇,但他也並不覺得遺憾。“老百姓都愛看的,不見得是好的,有很高收視率的熱播劇,即使讓演員流量暴漲,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也不會去接。”

杜淳說,此番顛覆形像其實也是為了他不久前主演的網劇《無主之城》。“我就是為了拍戲的需求,我覺得作為演員,為了角色減肥、健身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而對於因此引發的整容傳言,杜淳說:“人瘦了,輪廓自然就會更清晰,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無主之城》劇照。圖片來自該劇官微

沒想過,不做演員還能做什麼

杜淳的父親杜誌國是影視演員,母親楊麗是舞蹈演員。

每年暑假,父親都在外面拍戲,母親要跟著團里去演出。“因為沒人管我,父親只能把我帶到劇組。我每天就在劇組里生活,看著別人演戲,看著導演導戲,有時候有個小孩兒的角色,會直接把我拉過去演,所以我很小就有許多劇照了。”從小耳濡目染的杜淳,一直告訴自己,長大後要做演員。“我從沒想過除了演員之外,第二職業是什麼。所以,才去了北京、才會走上舞蹈演員這條路。我其實沒有別人那麼大的目標,但我覺得我必須走上這條路,必須做演員。”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10歲那年,杜淳考入了中央民族大學附中的舞蹈系,學了六年舞蹈。這段經曆也造就了杜淳獨立的個性,“我那會兒就自己來了北京,每週拿著25塊錢的飯票和5塊錢的零花錢,管理自己的一切。”杜淳記得最清楚的是,所有的小朋友冬天站在水池邊洗牛仔褲,擰不動,就把牛仔褲套在水龍頭上,接力去擰。“這種經曆,讓我比同齡人生活上更獨立。”

考北電,第一次落榜全賴自己

從中央民族大學附中畢業後,杜淳報考了中戲和北電,結果都沒考上,“落榜,純粹是自己的原因,那個時候‘哈韓’,頂著一頭金髮,往那兒一站,老師就說你幹嘛來了,怎麼能是這種形象。所以沒考上我心服口服,回家我就把頭髮一剃,報了個進修班,學了一年的表演,每天騎著自行車去,騎著自行車回。我覺得那段時間完成了自己的一個改變。我相信幸運之神會降臨在努力的人身上。”

第二年杜淳只報考了北京電影學院,“沒考中戲。”考試前的表演培訓班,他是在中戲上的,所以知道中戲那年成立了音樂劇班。中戲的系主任見到杜淳,問他為什麼不報名?“我說,我之前是舞蹈演員,要是報名肯定給我分配到音樂劇班了。老師說對啊,我就是想你要考音樂劇班,肯定會要你的。我說老師我只想認認真真地去學表演,我不想當音樂劇演員。”

杜淳和父親杜誌國。圖片來自藝人微博

到今天,都沒沾過父親的光

其實,作為演員,杜淳的起點很高,他的出道作品,就是大學畢業前夕,出演的胡玫導演電視劇《漢武大帝》,“那是我第一次試戲,當時趕上過春節,試完了也不知道什麼情況。突然過完春節有一天,導演給我爸打電話,說看了我試戲的片段,想給我換個角色,演青年漢武帝。我爸就說他能行嗎,潛台詞告訴導演,我兒子不行。但導演堅持,我才得到這個機會。”那部戲,杜淳演了六集,拍了十個月,一天都沒有離開過。但就是這六集,讓他從此走上了男一號這條路。

很多人覺得杜淳是借了父親的光,在他看來,父親的工作背景對他來說並沒有太多的幫助。“但是網上會有很多這種聲音。我敢說,到今天我父親都沒有開過一次口去為我走關係。這麼多年走下來,我是真的覺得自己運氣夠好。”

不過,對於自己出演過的三十多部影視作品,杜淳卻沒有過高的評價,“我給自己所有的影視作品打分都蠻低的,那些家長裡短和談戀愛的戲都不是我喜歡的影視作品類型。”

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攝影 郭延冰? 編輯 吳冬妮?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