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性侵指控後 少數群體福利被剝奪 Google錯了?
2018年11月02日16:41

  單位演講材料里竟然有裸體女子的圖像;一名經理告訴兩位女性員工“別搞女同性戀”;少數群體的福利也遭到剝奪。Google員工走上街頭開始抗議。

  來源:福布斯

  原標題:Google錯了?

  美國當地時間,11月1日上午11時之後,舊金山城區有幾十名Google員工舉行集會,對Google處理性侵指控的方式表達抗議。與此同時,該公司在全球的各辦公室都有員工協同行動。此前,《紐約時報》曾報導,一名Google職員指稱,該公司前高管安迪・魯賓(Andy Rubin)有強迫性行為,而且公司發現該指控可信,卻不聲不響地給魯賓發了9,000萬美元的遣散費。

  魯賓稱,上述指控“純屬抹黑”。週四,Google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說:“發生這樣的事情,說明我們以前的處理方法並不總是正確。所以,我們要決心做得更好。”

  近日美國舊金山,Google公司的員工走出辦公室參加示威活動,抗議這家科技巨頭內部存在的性騷擾、性別不平等和系統性種族歧視現象。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近日美國舊金山,Google公司的員工走出辦公室參加示威活動,抗議這家科技巨頭內部存在的性騷擾、性別不平等和系統性種族歧視現象。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對於走出Google辦公室的員工來說,皮查伊的保證還不夠。倫敦、東京、加州山景市等地的Google員工都已走上街頭。此次事件是皮查伊和Alphabet首席執行官拉里・佩奇要應對的最近一次員工反抗行為。過去一年,美國西海岸各家企業已經發生了多輪員工運動。就軍事合約、實現員工多元化,消除男性、白人及亞裔為主的現象等問題,Google員工發起了數次抗議。

  舊金山的抗議在棕櫚樹環繞的廣場舉行。Google產品經理凱西・拜(Cathy Bi)領導員工們高喊口號,並向眾人問道:“大家都多少人有話要說,但是因為害怕,因為覺得不安全,因為怕人家報復,有話不敢說?”凱西・拜稱,自己就曾因為害怕報復,所以不敢站出來告狀。

  抗議組織者有一系列共同要求:同工同酬;結束髮生騷擾、歧視問題時強製仲裁的做法;對騷擾問題建立更有條理的報告流程,包括公佈性騷擾問題透明度報告。抗議領導者宣讀了匿名Google員工公佈的故事:“2014年,我們部門有一種男生俱樂部式的文化。有一次,同事往經理的演講材料中加了一個打火機的gif,外形就像一個裸體女性。打火機一開,女性外形的胸部就會冒出火苗,部門的同事特別喜歡。我親自向經理報告了這件事,把演講材料交給了人事部門,向他們介紹了事情原委。這個經理受到了警告,卻在同一年評上了年度最佳經理。

  舊金山渡輪大廈外面的人群中有男性也有女性。他們舉著牌子,上書“我告了他,他升了官”,“給我九千萬美元,我也辭職,用不著性騷擾”等標語。

  還有人穿著寫有標語的T恤衫,上面寫著“黑人的命也是命”,“拉丁偉大”等字樣。Google營銷人員克里斯丁・博伊德(Christian Boyd)舉著一個寫有“黑人女性的命也是命”的標語牌。博伊德表示,自己參加抗議,是因為覺得黑人女性的聲音受到了壓抑(她自己也是一位黑人女性)。博伊德說:“對於我來說,在這家公司代表黑人女性十分重要。因為,我們是在Google代表性最低的群體。如果Google不改,我會極度失望。

  有消息稱,Google已經因性騷擾問題開除了48人,而且沒有發放遣散費。皮查伊起初的應對行動並未令員工滿意。於是,他第二次道歉。抗議者稱,此事說明,公司存在結構性問題。

  Google雲營銷人員拉娜・阿布德哈米德(Rana Abdelhamid)說:“今天,我參加了抗議活動,就是因為我們單位的組織不能保證所有女性的安全,尤其是不能保護具有多重身份背景的女性。我們要求,有關方面不能只表態,不能只是嘴上說會採取行動。我們要求建立體製機製,讓大家更容易反映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