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十年記:從拉斯維加斯舞女到北京區塊鏈女孩
2018年11月02日08:13

  起初,神創造互聯網。

  網上空虛混沌,界面黑暗。神的馬甲混跡於加密論壇之上。

  神說,要有幣,就有了幣。

  神看幣是好的,就把幣按交易流的形式定義了。

  神稱收到幣的交易為輸入,支出幣的交易為輸出,有輸出,有輸入,這是頭一日。

  ――《比特幣・創世紀》

  文 / 巴九靈(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

  昨天,是中本聰發佈《比特幣白皮書》十週年的日子,也是西方的萬聖節。在傳說中,這一天是靈異世界與人間最接近的一刻。

  可以說,從母胎成形的那一刻,比特幣就註定是個異類,但它卻在短短十年內,從邊緣跑到世界舞台中央,著實嚇了地球人一大跳。

  那麼問題來了,這是創始人中本聰之前預設好的劇本嗎?小巴找出了他殘存於世的隻言片語,輔以現實,以十年為期做一次探尋。

  (P.S。 我們今天不講一丁點兒你看不懂的事兒)

  去中心支付與脫衣舞女郎的文身

  在程式員之外,來自拉斯維加斯脫衣舞俱樂部的女郎們,成了第一批向比特幣示好的“凡人”。她們在自己身體顯眼的位置,文上了一種特別的文身。

  這個二維碼來自她們的比特幣錢包,如果你打開微信掃一下,還能看到一串英文和數字的組合,這就是比特幣統一資源標識符。女郎們用它來收取小費。

  “用比特幣收小費,轉賬是點對點的,也是匿名、即時的,而且可以免去我們不得不交的中介費,這簡直就是我們成人娛樂從業者的未來。”一個脫衣舞女郎說。

  而這筆中介費,過去要吃掉她們一半的收入。

  有人翻看了一位從業人員的交易記錄,近一年時間,她的17次交易中13筆為收入,共賺到了0.439個比特幣,按照當時的市價,她每次平均能收入1700元人民幣。

  對於這些脫衣舞女郎來說,比特幣是最安全的職業工具。因為一般的支付工具對這些成人娛樂從業者都有歧視,比如國外常見的支付工具PayPal、Google、Stripe都不允許顧客的支付行為與成人娛樂搭上關係,而傳統的信用卡賬單也會受到顧客家屬的嚴格審查。

  比特幣則沒有這些顧忌,它對每個向它敞開懷抱的人都說yes,然後用它匿名、安全、保值的技能回饋他們。

  從功能上而言,比特幣兌現了中本聰一開始的預想,“去中心化”“匿名”“點對點支付”,但另一方面,目前比特幣支援下的絕大部分交易本質上是違法的,這意味著它的使用者中,邊緣人群仍占大多數。

美國區塊鏈安全公司CipherTrace 7月份發佈的報告顯示,數字貨幣已成全球犯罪分子洗錢的主要工具之一,在今年已查處的洗錢案中,約12億美元是通過數字貨幣進行的,而最常用的就是比特幣。

  知識壁壘與中國區塊鏈女孩的實驗

  2018年,一位叫做何有病的區塊鏈女孩進行了一項叫做《21天比特幣生存挑戰》的實驗,她身上只有0.21枚比特幣(折合人民幣8800元)、一部手機和一個充電寶,規定只能使用比特幣,且要在不能接受任何施捨的前提下,在北京、上海、深圳生存21天。

  這是人類歷史上首次用比特幣進行生存實驗。

  8月28日,她來到了北京,辛酸的是,2天后,她就成一個“麥難民”――指那些在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吃剩菜、過夜的人。

  第三天,她因饑餓過度被送進醫院。

  最後,還是北京的區塊鏈愛好者們通過網絡瞭解到了她的實驗,紛紛前來支援,在他們的幫助下,何有病完成了第一次比特幣交易。

  實驗中,最令人動容的畫面發生在何有病來北京的第一天,她想買水,於是她試圖向報刊亭的阿姨推銷比特幣,但阿姨一臉茫然。

  在北京,她共尋求了113次幫助,但成功率僅為1.77%。

  儘管後來有了各地區塊鏈同好者的幫助,但無論身處哪座城市,何有病依舊每天要與無法兌幣的絕望為伍,她常常被視為騙子、傳銷者。

  漸漸成長與維基解密斷糧事件

  無論是脫衣舞孃,還是何有病,都證明了比特幣仍處於邊緣的現實,不過,一直以來,中本聰也不希望比特幣過快地成為關注的焦點。

  這態度在一件事情上尤為鮮明。

  2011年6月,維基解密在推特上宣佈,願意接受以“比特幣”形式提供的匿名捐贈。

  源頭是,2010年,這位世界上最大的“駭客”泄密了美國的外交保密函電,美國政府為了封殺網站,迫使VISA和萬事達卡等支付公司對維基解密進行“非法銀行屏蔽”。

  由於維基解密一半的資金來源依靠網絡捐贈,美國政府這一舉措,令網站超90%的財政能力被削弱,說白了,維基解密要斷糧了。

  於是,2010年12月,比特幣社區就有人呼籲維基解密接受比特幣形式的捐贈。

  但中本聰卻急了,過去,他發聲或為了學術討論,或自證“你們找的這個人不是我”,但那天,他卻措辭強烈地回應道:

不!別把它放在維基解密上!這個項目需要漸漸地成長,這樣軟件才能一路上保持強勁。我在此呼籲維基解密不要使用比特幣!比特幣還只是一個處於嬰兒時期的小規模社區實驗,你們帶來的熱度可能會在這個階段毀了我們!

  然而,正如前文所述,幾個月後,維基解密還是擁抱了比特幣。本來在2011年4月就已經宣佈退隱的中本聰突然在論壇里現身,對此表達了不滿。據說因為中本聰的態度,維基解密隨後淡化處理了此事,沒有繼續大肆宣揚比特幣。

維基解密當時收到的比特幣捐贈價值5000美元,也不算特別大的款項。但六年後比特幣暴漲,獲益500倍,創始人阿桑奇還發推感謝了美國政府,這是後話了。

  維基解密與比特幣的這次“意外聯姻”,被公認為比特幣後來價值暴漲的導火線。

  而中本聰也從此銷聲匿跡,留下比特幣這個孤兒自己未完待續。

  孤兒比特幣與列國

  有一點中本聰或許是對的,讓比特幣成為“童星”並不算一件好事。

  隨著比特幣的幣值從幾美分漲到了幾百美元,大批的傳媒行業加入到報導隊伍,雜誌、網站連發各種關於比特幣的報導。

  在此情形下,越來越多的人利用它助攻違法犯罪,而投資市場上,炒家入局,比特幣的價格漲跌起伏更極端,套現、割韭菜每天都在發生。

  孤兒比特幣終究還是迎來了列國政府的“反撲”。

  2018年,關於“目前各國對於加密貨幣的態度與看法如何”,彭博社做過一項調查。

  其中,在“是否立法”“是否支援加密貨幣支付”“是否支援加密貨幣ICO活動”“加密貨幣交易所監管”等方面,各國政策不一,爭議極大。

*調查範圍為日本、新加坡、菲律賓、泰國、印度、韓國、印尼、中國、澳州、美國、加拿大、巴西、英國、法國、德國、俄羅斯、尼日利亞、南非、津巴布韋、肯尼亞以及中國香港、中國台灣,共22個對於加密貨幣交易有較為明確立場的國家和地區。
*調查範圍為日本、新加坡、菲律賓、泰國、印度、韓國、印尼、中國、澳州、美國、加拿大、巴西、英國、法國、德國、俄羅斯、尼日利亞、南非、津巴布韋、肯尼亞以及中國香港、中國台灣,共22個對於加密貨幣交易有較為明確立場的國家和地區。

  總體而言,比特幣大多仍處於灰色地帶。這不僅僅體現了政府的觀望態度,也意味著,大明星比特幣的存亡就等著政府的發令槍了。

  不過,除了政府的態度,人們依舊在尋找中本聰,因為沒有人比這位比特幣生父更能指出比特幣未來的走向。儘管他早年也說過那麼一句廢話:“未來二十年內,比特幣要麼交易量驚人,要麼交易量為零。”

  如今十年已去,下一個十年,我們還有時間等待答案。

  不過,如果他真的再現江湖,或許首先該煩惱的,是如何證明自己是真的中本聰。

  畢竟從2009年到2018年,就出現了4個“中本聰”。

  究竟誰是“中本聰”

  望月新一日本 | 數學家

  2013年,有人爆料在數學領域有過卓越貢獻的望月新一就是中本聰,但業內人士表示不大可能,因為他既沒有編程經驗,也不是密碼學專家。

  尼克・紹博美國 | 密碼貨幣領域博學大師

  2014年,英國Aston大學的一組學生分析了中本聰比特幣的白皮書。他們統計了白皮書中某些小詞出現的頻率,分析了文中的標點模式,指出這篇論文的筆觸符合尼克・紹博的風格。然而他本人否認了這一說法。

  多利安・中本日裔美國人 | 電腦專家

  2014年,美國《新聞週刊》發表了爆炸式新聞表示自己找到了中本聰本人――多利安・中本,1949年出生,畢業於加州州立理工大學,獲得物理學學士學位,曾供職美國軍方。他是迄今為止身份最像中本聰的人。

  但2014年9月13日,已經消失許久的中本聰發帖闢謠, 隨後多利安也表示,自己並不是中本聰。

  克雷格・賴特澳州 | 企業家

  2016年,澳州企業家克雷格・賴特出面表示他就是中本聰,且能提供中本聰的私鑰。但隨後賴特因為無法面對大家的質疑而撤回自己的聲明,以及他提供的所謂證據也都站不住腳,於是大家都戲稱他為“澳洲中本聰”。

  中本聰未知 | 比特幣之父

  那麼,到底誰是中本聰?這個謎一樣的男子究竟是一個人,還是一個組織?十年過去了,我們仍然不知道答案。

  正如崔健在《假行僧》里唱道:“我要人們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誰。”

  *資料參考:

  1。《中本聰的隻言片語》 Fred Marion 2014.1

  2。《21天生存實驗:何有病和她的0.21個比特幣》 小蔥區塊鏈 2018.9

  3。《彭博:全球加密貨幣管理現狀》2018.3

  4。《有多少中國人把比特幣文在了身上?》 公路商店 2018.7

  本篇作者 | 和風月半 | F君 | 當值編輯 | 何夢飛

  主編 | 魏丹荑 | 責編 | 鄭媛眉 | 製圖 | 於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