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偉為何後繼無人? 淺析大馬羽毛球衰落原因
2018年11月01日10:10
李宗偉的接班人在哪裡

  如果馬來西亞羽毛球協會(BAM)是一家上市公司,那麼近年來馬來西亞羽毛球的低迷表現,各個項目多年的表現不佳,為了促使股東購買更多的BAM股份,組織提出了補救措施。那對於我們來說是立即出售BAM股票呢?還是繼續持有BAM股票以期望大漲呢?在做出判斷之前,我們需要考慮以下幾個事實。

  昔日強國铩羽而歸,獨立選手強撐顏面

  今年4月份舉辦的黃金海岸英聯邦運動會、5月份的曼穀湯姆斯杯、7月底的南京世錦賽以及上週日剛剛結束的雅加達亞運會無一例外地凸顯了馬來西亞羽毛球水平的下滑趨勢。儘管在英聯邦運動會上沒有強大的選手參戰,但毫不誇張地說,這個國家在這項運動上的獎牌數卻是三流水平。馬來西亞獲得的獎牌第一次落後於印度―這個羽毛球場上的頂級表演者,甚至落後於英國。在湯姆斯杯上,馬來西亞的表現更加令人失望。儘管目標僅僅是闖進準決賽而已,但即使是這個不起眼的小目標也無法實現(馬來西亞在四分之一決賽中被丹麥送出局)。

  在中國南京舉行的世錦賽上,所有的BAM選手都沒有贏得一枚獎牌,獨立球員劉國倫的男子單打銅牌給了大馬唯一的慰藉。但不得不提的是,早在2016年,包括劉國倫在內的三名國家羽毛球運動員就已從國家隊退出,從此自掏腰包參加比賽。

  日本印度C位出道,落寞天王四面楚歌

  在雅加達亞運會上,馬來西亞羽毛球創下新低。沒有達到兩枚獎牌的目標,球隊和所有個人隊員均空手而歸。來自印度和日本的通常排名比這個國家低的頂尖選手已經相對地決定性地擊敗了他們的馬來西亞對手。在英聯邦運動會上,印度的基達比・斯里坎斯首次擊敗了拿督李宗偉。《印度斯坦時報》更是把斯里坎斯43分鍾拿下兩盤比賽取得勝利形容為“小菜一碟”,而不是預期激烈的戰鬥。在湯姆斯杯上,日本隊進入決賽。同樣重要的是,在這次比賽中,來自中國的世界冠軍諶龍輸給了日本排名第12位年僅23歲的桃田賢鬥。另外在今年南京世錦賽上,桃田賢鬥擊敗新科全英賽冠軍中國小將石宇奇,歷史性的為日本羽毛球隊奪得世錦賽41年來的首枚男單金牌。而“日出之國”也還贏得了女子雙打冠軍,使作為羽毛球運動的“天朝上國”中國僅獲得兩個冠軍(男雙和混雙)。

  此外,桃田賢鬥作為世界冠軍的崛起速度是驚人的;2016年他因非法賭博而被禁賽15個月,直到2017年7月才重返國際賽場。一些人可能會說,大馬在亞運會上表現平平,主要原因是主力隊員的缺席,這個論點是站不住腳的,一個人的缺席無法掩飾馬來西亞羽毛球地位正在下降的窘境。

  大馬羽協墨守成規,球員梯隊青黃不接

  印尼在亞運會上的成功更是凸顯了大馬羽總在培養接班人方面的故意失誤。相比於印尼在培養青少年梯隊球員上萬里挑一、重金投入的舉措,大馬羽總在這方面卻是毫無建樹,獨挑大樑的國家隊幾乎成為光杆司令,將祖國的榮辱賭在唯一的老將李宗偉身上,一人獨自撐起國家隊全年的比賽,卻不悉心從各州市選拔培養年輕球員,一個人在戰鬥這不但使拿督徒增壓力,而且對於狀態極不穩定且上場機會少的年輕球員來說,作為精神支柱的李宗偉一旦出現狀況,給他們帶來的不僅僅是失望,而是失去了支撐其信念的精神偶像之後的恐慌和無助。

  這屆雅加達亞運會向羽壇展示了印尼兩名年輕球員的崛起。21歲的金廷首輪直落兩局斬下世錦賽冠軍桃田賢鬥,次輪以直落兩盤的比分擊敗了里約奧運冠軍諶龍,澆滅了中國的獎牌希望。此外,世界排名第15位的20歲印尼選手喬納坦淘汰中國對新秀石宇奇,並在決賽擊敗世界排名第6位的中華台北選手周天成奪得亞運會金牌。而馬來西亞卻被揭開了尷尬的傷疤―李宗偉後時期的“後繼無人”,看到其他國家這些20歲出頭的球員――金廷、喬納坦和桃田賢鬥,不知大馬羽總做何感想?

  鐵打球員陋習成風,流水教練束手無策

  雖然教練缺乏責任感可能是一個因素,但這是馬來西亞球員日益糟糕的表現背後最重要的因素嗎?如果一個組織表現不佳,是否應該適當的回應甚至解僱人力資源主管?繼而聘請新人,但大馬羽毛球教練來來去去,樸柱奉?顏韋德?留下的又有誰呢?但這些無異於揚湯止沸,難以觸及問題的根源所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治標不治本。人生亦是如此,如果你總是等待別人從外打破你,那麼你註定成為別人的食物;如果能自己從內打破,那麼你會發現自己的成長相當於一種重生,就像雞蛋一樣,從外面打破是食物,從內部打破是生命。

  難道不應該從高層開始為其可恥的衰落負責嗎? 如不能充分授權於教練,不充分信任教練,甚至出現諸如球員“以下犯上”之風氣,那教練還有何話語權?如何將自己的技戰術理論哲學傾囊相授?記者們注意到一些馬來西亞人和外國教練在這個國家幾乎沒有取得成功,但在大馬之外卻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南韓前奧運和世界雙打冠軍樸柱奉,這個至今為止國際羽壇最響亮的名字,為何在馬來西亞執教時表現不佳,但在日本卻取得了驚人的成功? 近來日本新生力量的崛起作為主教練的樸柱奉可以說是功不可沒,是否因為馬來西亞的教練被“干擾”困擾呢?然而在國外他們卻享有絕對的主導地位。在2018年英聯邦運動會上,馬來西亞籍雙打教練陳金和執教的印度混雙組合蘭基雷迪/蓬納帕擊敗了馬來西亞里約熱內盧奧運會銀牌得主陳炳順/吳柳螢組合。

  曾擔任馬來西亞國家隊教練的顏韋德,在2017年離開BAM後,成為日本隊混雙項目教練,在2018年全英賽混合雙打比賽中培養出了日本第一對混雙冠軍,他受訪時曾說:“在日本所有球員不論資曆,年齡,戰績都一律平等,訓練時氣氛比較好,絕不可能出現諸如球員在媒體面前隨意抨擊教練的情況。除此之外,日本人頑強好學、取長補短的理念也使他們在成功的道路上所向披靡”。

  在面對大馬羽毛球隊水平嚴重滑坡,隊員難以管束之時,曾經的“四大天王”之一丹麥羽毛球名將弗羅斯特毅然提前結束了其作為大馬國家羽毛球隊技術總監的生涯,另外傳言其與李宗偉“道不同”,所以“不相為謀”也是理所當然。球迷印象中一向低調謙遜的李宗偉讓我們很難想像在訓練中與技術總監會有過節,我們也並不知曉弗羅斯特離職是否與此事有必然直接的聯繫。但值得注意的是在2008年其被授予拿督勳銜之後,他代表的就不僅僅是一個馬來西亞羽毛球運動員了,而是代表國家隊出戰的具有一定政治地位的風雲人物,在大馬國內有極高的地位,因此很容易使人想到“功高蓋主”之類的敏感話題。

  大馬羽協揠苗助長,球員表現事與願違

  球員在比賽中獲勝會得到獎勵,但在擊敗更高級別球員時卻沒有得到任何實質的認可。比如在亞運會上,馬來西亞排名在20名開外的雙打組合王耀新/張禦宇擊敗了世界錦標賽銀牌得主世界男雙排名第三的嘉村健士/園田啟悟組合,這顯然也算是一個不小的突破,但在這對組合未能一黑到底,在以0:2兩局不敵印尼二雙法加爾/阿德里安托止步八強時,大馬羽總除了因未看到預期的戰績而推諉責任,責備運動員教練之外,根本沒有看到球員們的突破與成長,也並沒有對失利的球員予以安撫和引導,製定科學有效的訓練計劃和獎罰分明的運動員管理方案,以此堅決杜絕國家隊內運動員非法賭球、賭博等作風,對於在訓練中懈怠之運動員嚴格依據運動員管理方案處理。最終的成績固然重要,但如此急功近利,偷工減料。長此以往,球員的訓練成果、戰績都只能是事倍功半、不升反降的。

  放眼整個羽壇,近年來成績斐然的後起之秀,無一例外的是從青少年時期成長起來脫穎而出,注重青少年隊員的選拔與培養,而這是一個長期付出的過程,若要戰時出奇兵,還需平時費苦功。而不只是一兩年的“快活”,這樣才不至於球隊青黃不接,才不會使年輕球員在步入成人國際賽場之後出現經驗與技術的斷層。馬來西亞羽毛球運動看似不可阻擋的衰落,難道BAM的高官們不應該為其負責嗎?

  (愛羽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