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歲金庸在劍橋的日子
2018年10月31日15:56

  來源:維小維生素

  據悉,中國武俠之魂金庸先生昨天逝世了。

  這個月末,大家陸陸續續,面臨越來越多的失去。

  我沒怎麼看過金庸先生的原著,但是看過先生小說拍攝的所有電視劇,有愛情,也有俠情,有江湖道德,也有心中正義。

  魯豫說:金庸年紀很輕的時候有兩個傳奇。

  一個是,15歲就賺到一筆足以支撐他讀完大學的錢;

  另一個是,中學、大學期間被學校開除兩次。

  所以,81歲的金庸,背著被開除過兩次的不甘,來到了劍橋。

金庸先生
金庸先生

  金庸先生總是說,表哥徐誌摩也在劍橋讀書。

  從8歲開始,他的父親就經常拿徐誌摩跟他比,他從小就立誌要到劍橋和表哥一拚高下。這個夢,一直延續到81歲。

  但是劍橋卻並不容易進去。哪怕你是金庸。

  首先第一難,是入學要提供“出生紙”。老實說,金庸出生的年代,80多年前的中國,哪來的出生紙呢?能把孩子養大已經很不錯了!

  他絞盡腦汁,最後讓律師行給他出了一份宣誓,自己聲明自己在x年x月x日出生在中國海寧縣。不得不說,英國人真的有一點形式主義。

  第二難,劍橋入學,要呈交初小、高小、初中、高中和大學的成績單以及大學畢業證書。

  他都被中學、大學開除了兩次,哪來的大學畢業證書呢?

  金庸先生於是捧出一大摞的榮譽博士、榮譽教授證書來應酬英國的老學究。最後,還不得不寫了個詳細說明,他在讀大學的時候,中國在內戰,炮火連天,學校就沒給弄什麼畢業證書。

  第三難,劍橋入學,要過語言關。這個81歲的老人,寫方塊字寫了幾十年,還要跟年輕人一樣考雅思?

劍橋
劍橋

  沒辦法,走走人情關係吧。於是,金庸先生請來了牛津大學聖安東尼學院院長和劍橋大學的一位教授出具了證明,證明他能寫能讀中國古文,並無任何困難。

  然而有了人情,也還是要考試。劍橋真是夠嚴格的。

  學校要求,金庸先生必須提交一篇英文寫的論文。於是,耄耋之年,他還是戰戰兢兢地面對了這次考核。

  教授們拿著論文翻來覆去看了幾遍,結論是:英文不怎麼好……但是讀書夠用了。

  長吁了一口氣,金庸先生千回百轉的入學資料終於準備完畢了。

  沒想到,他最大的入學障礙,這時候才終於來臨――他找不到一個願意帶他的導師。

  英國的博導們一聽來的是金庸,紛紛搖頭。要我教泰山北鬥?要是被學生反複質疑,豈不是老臉沒法擱?

  這事兒真的是難壞了老先生了。

  直到後來,有朋友給他介紹了一個“有眼不識泰山”的唐史專家麥大衛。大衛同誌可能太專注研究唐史,對新派武俠還是少有涉獵,於是金庸老先生才得以“渾水摸魚”找到了一個導師,順利成為了劍橋的學生。

  很多人說金庸這81歲了還做一場讀書的秀。他寬容一笑說:

  “我姓查,筆名金庸,我要自己把握住這個‘查’字,多用功讀書,化去這個‘庸’字。”

  一切讓其他人說去吧,老先生提起行李,直奔劍橋。

  如果你以為千辛萬苦到了劍橋,一切就好了?那你就錯了,後面還有數不盡的困難等著老先生。

  首先是學習上,要想取得博士學位,按照劍橋大學的規定,首先要取得碩士學位,而且對論文字數要求十分嚴格。

  金庸先生的碩士論文是有關唐朝王位繼承問題的,他寫了3萬5千多字,還讓他太太幫忙校稿。

  字數不能多,也不能少,對於年邁的他的確壓力不小,而且還要全部將世界史、中國唐代史、考古學等學科修讀完畢。

金庸和第三任妻子林樂怡
金庸和第三任妻子林樂怡

  當時還有一趣事兒。

  剛到劍橋的時候,金庸先生的太太,妥帖給他安排好了豪華舒適的三房兩廳,還打算找個保姆解決一日三餐的問題。

  但是金庸卻說:

  “我到劍橋是來學習的,不是來享受生活的,讀書生活應該過得清苦一些,生活簡單一點兒好。”

  然後,就搬去了學校的學生公寓。

  平時上學的時候,太太見他老胳膊老腿的,就打車去上課吧。但是金庸特別入鄉隨俗,他說,別的學生都是騎自行車上課的,我也要。

到處是自行車的劍橋校園
到處是自行車的劍橋校園

  他忘記了,別的學子18歲,他已屆81。

  結果沒多久,他自己也慫了。畢竟劍橋的小路特別窄,每天和年輕的孩子們一起擁擠在上學的路上,老先生腿腳還是不夠靈便啊,連握著車把的雙手也有點顫顫巍巍。

  回到家裡,他不好意思說出來,畢竟當初是他堅持要騎自行車的。

  哈哈,正在他猶豫著怎麼開口的時候,體貼入微的太太悄悄說:你還是開車上學吧,我把車幫你準備好啦。

  就這樣,住學生公寓、騎自行車的金庸先生,在劍橋期間卻做到了從沒有缺席過一次課,也沒有錯過和老師的所有課題交流。

  因為,在他心裡,“上學讀書是人生最快樂的事,與年輕人在一起,心態會變得年輕。”

  回想自己在大學里逃課混的日子,真是慚愧到無地自容。

  在劍橋校園內,時常會有人認出金庸,懇請他簽名和拍照。

  先生也不是老學究,但是他還是蠻酷的。粉絲來找簽字,他說:“現在是上課時間,我是個學生,我不給你們簽名。不過,在我散步或者喝咖啡的時候,可以給你們簽名。”

  真是拒絕得特別得體。

  下了課,他就跑去咖啡廳,和學生們溝通中國的近現代史,完全沒有一點架子。

  有時候,麥大衛教授會停下講課跟其他同學說:“這個問題,請查老先生回答一下。”金庸先生就會站起來,滔滔不絕給同學講故事,一講就是十幾分鍾。

  這個時候,老先生不是作家,也不是文學泰鬥,更不是浙大文學院院長,而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劍橋學生。他只是一個,寫遍“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的普通老人。

金庸先生在劍橋的生活照
金庸先生在劍橋的生活照

  蘇格拉底說過:“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一無所知。”

  想起最近看的一則新聞,某廣州知名大學學生會幹部官癮大,排場足,甚至從學生會機構開始就組織龐大、等級森嚴的新聞,真的不得不感慨――越是博學多識的人越謙虛,越是無知的人越愛表現。

某大學學生會幹部任命公告
某大學學生會幹部任命公告

  金庸先生用小說告訴我們,什麼是江湖。現在,那些當初看喬峰、楊過和張無忌長大的孩子們,都真正進入了社會,知道了什麼是血雨腥風的江湖。

  現在的江湖,已不再是英雄式的打打殺殺,而是縱橫複雜的人情世故。不過,唯一不變的是,永葆簡單清澈的初心是最難的事。

  有人曾經問金庸:

  “去劍橋讀了什麼好書?”

  老先生回答道:

  “有沒有讀到好書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學到了英國與中國完全不同的研究學問的方式。”

  和30歲時開始執筆寫武俠一樣,他始終面向世界的,是單純的好奇心。

  如今,大俠已去,江湖猶在。感謝老先生給予我們燦爛的成長記憶。

  聽吳曉波說,金庸先生出席頒獎典禮,會從上而下,一個一個人地念出感謝致辭,深怕遺漏了一個,非常嚴謹。我們以為他是個縱情瀟灑的大俠,其實內裡是個細緻認真的“查總編”。

  Reference:

  《金庸:81歲騎著單車穿行在劍橋的小路上》,作者薑心。

  《金庸劍橋論劍》,來源:文彙報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