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去世:他真的是一個直男癌嗎?
2018年10月31日15:03

  來源:彬彬有理

  影響我們一代人的金庸,於10月30日在香港病逝,時年94歲。

金庸
金庸

  但作為早已被他的武俠小說塑造的世界所影響的一代又一代人,卻仍然在懷念他。

  不,與其說在懷念,不如說,我們一直帶著他的印記生活下去。

  金庸在我們身上的烙印,包括家國情懷,包括對武與俠的認知,包括天下與蒼生的對立,包括對愛情的想像,包括對救贖的期待……

  1

  其實,在年少時,一般人於國、於家、於政治、於天下,想得少;更容易從中感受到的,是纏繞所有故事當中的愛情。

  由於這些情感鑲嵌在生離死別和重重荊棘當中,金庸武俠宇宙中的愛情,比瓊瑤愛情宇宙中的愛情,更令人刻骨銘心,肝腸寸斷。

  我印象最深的是,是“無人不冤,有情皆孽”,出自陳世驤先生1966年致金庸的一封書信,是對《天龍八部》的評論。

  這也是夏濟安和陳世驤兩位文學大家的盛讚,認為有悲天憫人的古希臘悲劇色彩。

  所有人,無分正邪,均中了這一咒語。

  我們記得喬峰與阿朱的“塞上牛羊空許約”,喬峰和阿朱約好除掉大惡人之去塞上隱居,與牛羊伴終老。

  然而,喬峰偏偏一掌打死了假扮段正淳的阿朱。

喬峰偏偏一掌打死了假扮段正淳的阿朱
喬峰偏偏一掌打死了假扮段正淳的阿朱

  我們也記得,在趙敏被各大門派圍剿最危急時,她偏偏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大鬧張無忌婚禮。

張無忌婚禮
張無忌婚禮

  她的下屬範遙眉頭一皺,說道:

  “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強不來了。”

  趙敏道:

  “我偏要勉強。”

趙敏、張無忌
趙敏、張無忌

  張無忌欲與周芷若聯手,周芷若冷笑道:

  “咱們從前曾有婚姻之約,我丈夫此刻卻是命在垂危;若再邀你相助,天下英雄人人要罵我不知廉恥、水性楊花。”

  張無忌急道:

  “咱們只須問心無愧,旁人言語,理他作甚?”

  周芷若道:

  “倘若我問心有愧呢?”

周芷若
周芷若

  有夫之婦,作此語,何等之膽大!

  

江南有楊柳、桃花,有燕子、金魚……漢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儻瀟灑的少年……但那個美麗的女生就像古高昌國人那樣固執:

  “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李文秀孤獨的身影,令人悵然。

  胡斐中毒已深,只聽到程靈素說,

  “我師父說中了這三種劇毒,無藥可治,因為他只道世上沒有一個醫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來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會侍你這樣……”

  而且,她在為胡斐吮毒之後,仍然巧心經營了一個局,在她死後殺了兩個惡人;胡斐一動不能動地感受著她的屍體在身邊冷卻……

程靈素
程靈素

  當然,還有風陵渡口,一見楊過誤終身的郭襄;也有十六年之約,在懸崖邊等到黃昏仍未見到小龍女的楊過;更有黃衫翠羽,因為誤會而終身惆悵的霍青桐……

  何必偏要去找苦情的詩篇,就算是神仙眷侶,也終有一別,

  “今番良晤,豪興不淺,他日江湖重逢再當杯酒言歡,咱們就此別過了。”

  楊過攜小龍女之手,與神雕並行下山,只留下惘然的郭襄和我們。

楊過、小龍女
楊過、小龍女

  2

  一直以來,都有“金庸是否是直男癌”的爭議,證據就是,他的小說當中的女性,都是為男主角而存在。

  從來都是女人為男人而犧牲,女人為完成男人的夙願而奔忙。

  小說中的女性,尤其是女主角,都是漂亮迷人,出身高貴,體貼懂事,男人最愛的那一款。

  作為一個女權主義作家,我並不覺得貼個標籤就完了,更要看到金庸小說與他的真實觀念當中複雜的層次感。這才是技術活。

  殷素素在臨死前對兒子是怎麼說的?要他警惕,

  “越漂亮的女人就越會騙人。”

殷素素
殷素素

  發自肺腑啊。

  彷彿在作者眼裡,女人都是大豬蹄子。

  但實際上,他筆下的女主角,哪個不是大美人,但何嚐不是都忠肝義膽,敢作敢當,癡情重義?

  1。金庸小說當中的女主,並不是完美女人,至少不可能是“直男癌”眼中的完美女人。

  比如說,程靈素,飛狐外傳的雙女主之一,瘦弱身形、平凡樣貌,出身寒苦,是使毒的高手――窮,不美,沒有才華(江湖世界里指的是武功)。

  樣樣都差,不可能成為良配,只可能是炮灰,卻是金庸自己最愛的女性之一。

  她終於為愛人而死;愛人心上念的千百遍的,未必是她的名字,她卻始終是一抹白月光。

飛狐外傳
飛狐外傳

  小龍女,出場時非常完美,因為冷若冰霜正符合大家對處女的想像。

  然而,開篇沒多久,金庸就安排了小龍女被強暴。

  這種想像在傳統小說當中,簡直是突破邊界了。

  更難得的是,雖然“強暴”這個劇情推動了情節發展,但對小龍女和楊過並沒有心理陰影。

  小龍女並沒有對自己的“被玷汙”有一絲愧疚,更沒有自慚形穢。

  這種觀念,甩了直男癌患者幾百里地了。

《神雕俠侶》
《神雕俠侶》

  2。金庸本人喜歡的那一類傳統女人,在書中沒有什麼光彩,一點也不感人。

  比如說小雙,小昭。金庸多次說過,他很喜歡小雙。

  原因無外乎就是她忠實於主人,認真服侍主人;我補充一句,小雙是一個最好的女奴。

  當然,這樣很討主人(也就是男人)喜歡。

  但實際上,金庸沒有辦法把這樣一個紙片人寫出魅力。而且,這種忠誠也沒有得到男主真正的愛。

  3。金庸世界里,最光彩照人的女主角,必定是各種各樣的“妖女”,有主見,有想法,不同流俗,甚至一定程度上為世俗所不容。

  黃蓉、趙敏、周芷若、任盈盈、小龍女、袁紫衣……都是各種妖孽,搞不定,擺不平的。

  就算與男主戀愛之後,也是種種生離,種種死別,男主有男主的事業,女主有女主的人生。

  這不是普通男性能坐享其成的那一類賢妻。

  4。最扣人心弦的那一類女人,沒有哪個是“好東西”。

  康敏,不是普通的“妖女”,已是一個有謀略的具有反社會人格的女人了。

  可她與白世鏡那番“月亮又白又圓”的偷情調情,仍然是風光旖旎,令人心蕩神搖。

康敏
康敏

  李莫愁,為情所苦,心狠手辣,殺人無數。

  但她對嬰兒郭襄卻流露出濃濃的母愛,甚至還冒著危險給她找母豹子喂奶,又有其可堪憐憫的一面。

李莫愁
李莫愁

  郭芙,刁蠻任任,愚昧無知,到處闖禍,還砍斷了楊過一隻胳膊。

  但在最後戰場上,她跪下乞求楊過救自己丈夫時,忽然意識到自己一直愛的人就是楊過。

  那是種一生都連耽誤了、一生都錯過了的那種痛,又令人感同身受。

郭芙
郭芙

  連刀白鳳,這麼一個正面人物,身為世子妃,還跟路邊乞丐私通、生下王儲,最後這個私生子繼承了帝位。

  如果沒有悲憫,斷然寫不出這麼多令人痛徹心肺的“壞女人”。

  5。女人固然是在為男主角們犧牲,但男人,也心甘情願地為愛情捨棄良多。

  雖有郭襄、陸無雙、程英、公孫綠萼“一見楊過誤終身”;而楊過,也在一路追隨小龍女的步伐,一等就是十六年。

  最後,他這樣一個如此留戀花花世界的大俠,可以為小龍女一輩子躲進古墓當中,一輩子不再見人。

  段正淳,一生風流,但他誓同他的情人們同生共死,也堪稱磊落。

  至於郭靖背著黃蓉,萬里迢迢地去療傷,那就不值一提、理所當然了。

郭靖、黃蓉
郭靖、黃蓉

  寫到這裏,我已經黯然神傷。

  這是一個有情有義,劍琴膽心的世界;你可以拚將一生休,盡君今日歡;我也可以任你劍刺胸膛、不閃不避、盡我道義。

  直男癌的意思是,女人是不行的,女人是要為男人服務的;我是男人,所以我最帥我最棒。

  女人好不好,要從是否利於男人的尺度來衡量。

  但金庸小說,顯然不是。

  他不畏懼女人的魅力、強悍,給女人安排了強大的力量;而男人,那些愛她們的男人,始終拜服於她們的力量之下。

小龍女
小龍女

  傳統中最欣賞女性的白、幼、瘦、嫩、天真、聽話,在他筆下,雖然也有,但幾乎是毫無存在感的:因為他並不真喜歡這種女人。

  還覺得金庸是直男癌的,你真是太不懂他了。

  這是一個如此迷人的世界,你卻只懂得貼標籤,真是明珠暗投、暴殄天物啊。

  永遠愛金庸。

金庸
金庸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