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膏含“氨甲環酸”是處方藥?看看牙膏里的秘密
2018年10月31日07:47

  原標題:牙膏里的秘密

  “像護膚一樣護理口腔”的風潮開始興起

  牙膏市場在想盡辦法刺激消費

 “花式牙膏”簡史
 “花式牙膏”簡史

  記者/李明子

  雲南白藥牙膏含有一種西藥成分“氨甲環酸”,而這種止血藥在中國仍是處方藥。消息一出,很多人都坐不住了――中草藥牙膏為什麼添加了西藥成分?雲南白藥自身起不到止血作用嗎?牙膏添加西藥安全嗎?

  10月22日,雲南白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公開回覆稱,雲南白藥牙膏無違法添加成分,符合國家標準,且“氨甲環酸是廣泛運用於功效牙膏中的一種常見成分,目前國內外多種功效牙膏都使用了此成分。”

  多家媒體發現,據公開在外包裝上的成分說明,至少還有5款牙膏添加了凝血酸(即“氨甲環酸”),其中4款國產牙膏中有2家是以添加中草藥提取物而知名的,並同樣以“護齦、止血”等功效為賣點。

  疑問再次升級:被中外大牌牙膏所青睞的氨甲環酸到底是何方神聖?我們每天使用的牙膏中還添加了什麼不為人知的成分?究竟還能不能在市場上買到一支放心的牙膏?

  什麼是氨甲環酸

  如果把氨甲環酸的“小名”列出來,估計很多女生會備覺親切。

  氨甲環酸又稱傳明酸,為多數宣稱有美白功效的面膜尤其是日本藥妝護膚品所鍾愛。許多臨床研究也表明,氨甲環酸有望成為局部治療黃褐斑的首選藥物,口服或局部給藥的療效良好,不良反應小。

  在醫學上,氨甲環酸的曆史更悠久。1962年,日本藥物學家岡本歌子發文稱,她發現的氨甲環酸的止血效果是當時已知的止血物質氨基乙酸的27倍。氨甲環酸從1968年開始應用於臨床,至今已有半個多世紀。“這是目前世界範圍內廣泛使用的經典止血藥物”,執業藥師冀連梅對《中國新聞週刊》說,氨甲環酸因此又被稱為凝血酸、止血酸。

  冀連梅介紹說,氨甲環酸普遍用於外科術中術後止血,但在劑量上,國內外略有不同。日本將氨甲環酸片劑列為非處方藥,每日最大使用量是750毫克(mg),官方甚至還允許將這種成分添加到感冒藥、鎮痛藥中,宣稱其具有抗炎效果。歐美國家流通的氨甲環酸口服藥品則主要用於治療女性月經過多,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於2009年批準了氨甲環酸緩釋片,每片劑量650mg。由於臨床使用時間長、安全有效,英國於2011年將氨甲環酸藥片列為非處方藥。

  在牙膏領域,1960年代,日本最先做了嚐試,宣稱添加了氨甲環酸的牙膏對牙齦出血有輔助減輕作用。1980年,日本日用品製造商獅王向美國提交了一份含有氨甲環酸的口腔清潔劑專利,結論處寫道:該用品中氨甲環酸含有有效的抗炎和止血作用,混入量一般在牙膏總量的0.01%~5%。該專利於1984年8月獲批。

  在中國,牙膏類產品被列入化妝品監管範圍,屬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化妝品生產許可和監督管理。根據2008年發佈的國家標準GB22115-2008《牙膏用原料規範》(下文簡稱《原料規範》),共有1466種禁用組分和39種限用組分,氨甲環酸不在這份負面清單上。“按照法規,(使用氨甲環酸)不違法。” 口腔清潔護理用品工業協會秘書長高元琴曾公開表示。

  “牙膏中所含氨甲環酸劑量遠未達到使用上限。” 中國口腔清潔護理用品工業協會科技委員會委員、廣州市牙博士口腔護理研究院院長徐春生對《中國新聞週刊》說。據他計算,每人每天使用牙膏2~3克(g),漱口後約有10%被吞嚥,因此每天通過刷牙被吞嚥的氨甲環酸量是可被計算的,約為0.068毫克(mg)。參照上述美國一款氨甲環酸藥片650mg/片的劑量,相當於26年的牙膏量。

  那麼,如此微量的添加,真的能如廣告所說有“消炎止血”的奇效嗎?

  多位受訪的藥劑師和牙科醫生對此表示懷疑。一方面,牙膏中的氨甲環酸具體含量未知,能否起到止血作用存疑;其次,即使牙膏能夠止血,在牙醫看來,這隻能起到掩蓋症狀的作用,何況有時牙齦出血可能預示身體出現問題,掩蓋症狀反而不利於治療。

  據牙科醫生、北京大學口腔醫學院口腔醫學博士劉曦介紹,牙齦出血的原因主要是牙周炎。引發該病的原因是局部刺激因素,而局部刺激因素可分為可被刷掉的牙齒軟垢和無法自己清理的牙石,前者只要通過合理的刷牙方式就可以解決,後者需看醫生洗牙。

  “刷牙強調的是機械動作,而不是靠化學成分,目前確實沒有證據證明,某一個特定的成分會對牙齦出血有明顯的效果。”劉曦對《中國新聞週刊》說。

  牙膏行業人士對這一問題則有自己的解釋。

  徐春生介紹說,氨甲環酸的添加量由牙膏生產企業自己決定,經過實驗反複計算、最終通過安全性檢查即可,行業內並沒有統一標準。

  “消炎止血的功效是氨甲環酸和其他中草藥成分綜合作用的,在我們化妝品化工行業里,管這個叫‘協同效應’。” 廣東省化妝品科學技術研究會常務理事、國家一級化妝品配方師夏冷解釋說,“例如牙齦出血,一定是上火了,所以一定要先消炎後止血,不用中草藥消炎,光用氨甲環酸能止血嗎?”

  牙膏里都有什麼

  從岩鹽粉末到膏狀清潔劑,牙膏經曆了幾千年的進化。

  曆史學家認為,埃及人從公元前5000年就開始用混合物質清潔牙齒,最早的配方可以追溯到公元4年,包括歲岩鹽、薄荷、鳶尾花干和胡椒。“這樣的粉末糊到牙齒上,根本就是要開始燒烤牙齦,不可避免的悲劇是導致了牙齦出血。”劉曦說。

  隨著時間推移,中外牙膏都在添加成分上各顯神通。

  希臘人和羅馬人改進了埃及配方,把動物骨粉、牡蠣殼粉、白堊土甚至銅綠等物質放到牙膏中,結合抹布或樹枝一起使用。中國則充分挖掘中草藥特色,把人參、草本薄荷、鹽等磨成粉清潔牙齒,以求像珍珠一樣亮白。到了唐朝,人們常用天麻、細辛、沉香、寒水石等中藥研粉擦牙,以清潔牙齒、除去口中異味。

  在探索牙膏的路上,世界各國可謂無所不用其極。有證據表明,在18世紀80年代,歐洲曾有人嚐試用燒焦的麵包屑刷牙。1924年,一位名為皮博迪的牙醫在牙膏粉中添加了肥皂以達到清潔效果,後來這種物質被月桂基硫酸鈉代替,形成了良好的混合稠度。

  在接下來的幾十年,粉筆、木炭、磚屑都曾加入到牙膏中。直到1873年,美國高露潔公司終於開發出最早的牙膏,並將這款氣味宜人、口感順滑的清潔膏放在小玻璃瓶里出售。

  在這之後,獨具某一功效的牙膏被慢慢開發出來。20世紀初,人們發現氟具有防齲齒的好處,到1945年,美國在以焦磷酸鈣為摩擦劑、焦磷酸錫為穩定劑的牙膏中添加氟化亞錫,研製出了早期的加氟牙膏。1989年,美國牙膏公司倫勃朗又推出了第一款號稱具有美白功效的牙膏。

  中國第一支國產牙膏於1922年在上海誕生,由中國化學工業社製造,一面世就很快取代了曾經盛行的牙粉。時至今日,國內外牙膏的基本成分已十分相似,無外乎摩擦劑、潔淨劑、潤濕劑、膠粘劑、防腐劑、甜味劑、芳香劑、色素和水。

  如果說中國的牙膏和國外有什麼不同,那就是國內的牙膏總與中草藥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1950年代,上海牙膏廠推出的留蘭香牌葉綠素牙膏被認為是最早的中藥藥物牙膏。而那句家喻戶曉的廣告語――“牙好,胃口就好,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說的則是主打中藥養護的藍天六必治。

  “中草藥牙膏符合中國消費者的養生傳統。消費者對中草藥牙膏的接受在文化上是零距離的,而對氟化物、三氯生和硝酸鉀等西藥總是存在或多或少的疑惑。”徐春生在《中草藥牙膏研究的回顧與展望》中解釋道。

  中草藥牙膏的繁榮發展也誘惑著知名藥企加入到這一行列。2005年,雲南白藥牙膏上市,一年後就突破了億元銷售額大關,滇虹藥業和片仔癀藥業也緊隨其後,於2006年推出牙膏產品,均以自家悠久的中藥傳統為賣點。

  外資企業也看中了中國中草藥牙膏市場這塊肥肉。早在2000年,高露潔就推出了含有金銀花、田七精華和西瓜霜的草本牙膏。5年後,聯合利華推出中華本草五珍牙膏,宣稱將冰片、板藍根、綠茶、穿心蓮和鹽等五種本草成分融入牙膏中,一次性實現健康口腔的全部要求:健齒、防蛀、亮白、健康牙齦和口氣清新。研發和宣傳都在持續用力,2008年,寶潔公司打出“人參牙膏”的招牌,宣稱添加了人參精華,可幫助牙齒和牙齦保持健康。

  2016年,上海閔行區牙病防治所所長徐曉明與主治醫師田應菊對市場上銷售的19個品牌34種牙膏進行了成分分類統計。他們發現,34種牙膏中宣稱具有功效成分的有33種,占97.1%。其中宣稱含防齲成分的牙膏最多,有24種,占比72.7%,其餘功效分別為增白、抑菌和減輕炎症、抗牙本質敏感等。

  此外,34種牙膏中含中草藥成分的有11種,約占1/3,所添加的中草藥成分從昂貴的人參提取物到常見的龍井綠茶提取物(含茶多酚)、菊花提取物等,共十餘種。

  “隨著科技發展,可作為牙膏功效添加劑的原料不斷被發現或發明出來,可謂品種繁多、層出不窮。”徐春生對《中國新聞週刊》說,理論上,《原料規範》負面清單以外的、2015版《已使用化妝品原料名稱目錄》上包含的8783種,以及自己研發後經過安全性檢驗的物質,都可以用作牙膏原料。

  在討論牙膏添加成分時,不可忽視其他領域技術革新對牙膏發展的影響。例如,牙膏中添加的微膠囊包裹著風味成分,讓使用者在刷牙感受到奇妙的爆破感;生物活性玻璃添加在牙膏中,遇水或唾液後,在牙齒表面生成類似羥基磷灰石結構層,具有預防齲齒、減輕牙本質過敏等功效;以食品級小蘇打為摩擦劑主要成分的牙膏近年來也廣受歡迎。

  “作為研究人員,最想要的是技術和功效上的突破。但牙膏中流行添加什麼,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市場影響。”夏冷分析說,一方面,消費者需要新的刺激,行業和企業自身都有產品淘汰的過程;另一方面,近年來一些牙膏的宣傳噱頭確實言過其實,“我覺得本質就是欺騙”。

  隨著消費升級和市場細分,“像護膚一樣護理口腔”的風潮開始興起,從包裝審美、使用感受(如果味、香水體驗),到看似昂貴的添加成分都在想盡辦法刺激消費。

  今年春夏交季,一款網紅牙膏成了眾多明星的新寵,號稱添加了聖地亞哥燕窩成分、鱘魚子醬提取物、澳洲甜橙成分、冷杉精油、佛手精油等物質,其官網在功效處寫有潤養牙釉質、緩解牙疾、滋養口腔軟硬組織等作用,單品最高賣到108元。

  “總的來說,牙膏宣傳功效需要有功效型牙膏的標準編號QB/T2966,如果只標有GB8372,說明只是普通牙膏,所宣傳的功效沒有得到國家認證。”全國口腔護理用品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委員陳健芬對《中國新聞週刊》說。她曾參與國家標準GB/T 8372-2017《牙膏》的起草。

  可以買到放心牙膏嗎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單一國家牙膏市場。

  據徐春生今年發表在《日用化妝品科學》雜誌上的文章《牙膏行業產品技術的最新進展與趨勢展望》,2018年全球牙膏市場的預計銷售額為174億美元,中國牙膏市場約占全球市場的27.6%。中國口腔清潔護理用品工業協會則統計,中國目前年產牙膏逾100億支,並以30%的增長速度成為全球增長率最高的市場。

  如果以每支牙膏外包裝20釐米長計算,100億支牙膏連起來可繞赤道49圈。

  在如此數量巨大、品類繁多的產品中,該如何選擇一款靠譜的牙膏呢?

  作為輔助刷牙的製劑,牙膏在中國可以分為普通牙膏和功效型牙膏兩大類。後者在國外,一般被稱為預防性或治療性牙膏。

  “牙膏的基本功能是清潔,在此基礎上,為達到某些輔助功效,加入中藥提取物和西藥化學物質,經指定機構鑒定功效後,稱為功效型牙膏。”徐春生介紹說。

  功效型牙膏確實有其存在的客觀必要性。根據2017年國家衛計委公佈的第四次全國口腔健康流行病學調查,35~44 歲居民中,口腔內牙石檢出率為 96.7%,而牙齦出血檢出率為 87.4%,與十年前相比,上升了 10.1 個百分點。

  牙膏作為日用消耗品,迎接它的是億元級的市場,五花八門的功效宣傳也應運而生,一些牙膏甚至宣稱具有減緩口腔衰老的功效。2017年9月,中華口腔醫學會聯合其他3家機構聯合發佈了《關於牙膏功效及功效型牙膏的專家共識》(下文簡稱《共識》),點明了功效型牙膏市場的問題:2014年功效牙膏在中國的市場占有率達到94%,但不少企業存在過度宣傳、誇大功效、功效有效期得不到保障、個別產品添加的功效成分缺乏安全性數據支持等問題。

  “現在很多添加成分都是噱頭,誤導消費者以為產品有了添加材料本身的一些性能,很多網紅產品就是這樣,概念性添加一些物質,但缺乏臨床驗證,而驗證則是時間和財力的問題。”陳建芬介紹說,一個臨床試驗往往需要一年左右時間,耗費五六十萬元。

  對於“超綱”的功效,《共識》指出:功效牙膏的標準如何實施,應該由什麼單位和人員進行評價,評價方法的標準化,評價流程、細節,以及評價結果的正確報告格式和科學解釋都需要有相關實施細則和規範加以解釋和支持,但目前尚無相關法規規定。

  陳建芬並不完全認同《共識》的說法。“我只能說,從行業管理角度,已經進行了規範,我們相信標有產品標準編號的牙膏都是合規的,可放心使用的。至於監管,那就是國家層面的問題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