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年輕愛滋病感染者增長較快 大學生男同重災區
2018年10月31日03:20

  原標題:年輕群體愛滋病感染者增長較快

  本報記者 朱萍 實習生 武瑛港 北京、天津報導

  導讀

  近年來,中國愛滋病感染者逐年增加,以年輕群體為主,性傳播是主要渠道。

  “記不清這是啥時候貼的,很長時間了。”2018年10月初,北方某市一所大學的一位清潔工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該市疾控中心預防愛滋宣傳單在男女廁所里都貼了:本市平均每週都有1名學生因不安全性行為感染愛滋病,而且本市每發現10例HIV感染者,其中就有7例是通過男男(下稱男同)性行為傳播。

  後經走訪發現,上述城市多所高校廁所里也貼有同樣的提示。而在北京多家高校,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發現,從2016年開始,中國傳媒大學、清華大學、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多所院校都安裝了“HIV尿液匿名檢測包”的自動售賣機,據海澱區疾控中心透露,清華大學裝機前的一個多月時間內,其他10所高校的售賣機共賣出37個檢測包,其中14個送檢,檢測結果全部為陰性。

  中國疾控中心性病愛滋病防治中心主任吳尊友展示這樣一組數據:從2007年到2015年,全國每年報告學生感染人數分別是:234、482、658、794、1074、1387、1607、2552、3236例。

  同時在校園中,男同性戀群體已成為大學生愛滋病防控重點,之前桂林疾病控製中心在桂林某高校會議上公佈的《桂林市大中專院校感染HIV統計表》顯示,廣西師範大學、桂林理工大學等6所大學中,共檢測出35人感染HIV,33人為男性,其中22人通過男男同性傳播。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多位男同後瞭解到,無套性交成為感染愛滋病的最大風險因素。

  “我剛從一所高校做完宣傳回來。”10月29日晚,中國人民解放軍302醫院感染性疾病診療與研究中心薑天俊主任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他還要去更多的高校做愛滋病防治宣講,高校對於如何防治愛滋病知識需要加速普及,尤其是男同方面。

  大學生男同愛滋病防控是重點

  10月20日,中國科學院院士王福生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2017年底,全球有7700萬愛滋病感染者,3500萬死於愛滋病相關疾病,存活患者3690萬人;截至2018年7月31日,全國報告現存活HIV/AIDS共831225例,現存活愛滋病病毒感染者486890例。

  “雖然全球新發感染率下降但仍有挑戰,2017年新報告病例性傳播占95.1%,其中,異性傳播占69.6%,同性傳播25.5%,同性傳播中男同佔據比例更高,其中,大學生男同愛滋病防控是重點。”王福生說。

  薑天俊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女女同性性行為感染風險較小,男男同性性行為者大多沒有固定性伴侶。“擁有多名性伴侶”往往是感染愛滋病或其他性病的主要原因。

  有媒體報導稱,根據2017年國家衛計委公佈的數據:我國年度新增15-24歲青年學生愛滋病感染者在相應年度青年感染總人群中的占比,已由2008年的5.77%上升至2017年的23.58%,這一數值超過了國際愛滋病10%的“重災區”認定感染紅線值。其中,性傳播是感染愛滋病的主要途徑,而在青年學生中通過男男性傳播感染達81.6%。

  10月26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加入某“男同交流交友群”,看到不停有人發送類似“23-185-74-0”的數字串,觀察他們聊天記錄後發現,“23”代表年齡,“185”代表身高,“74”代表體重,而“0”和“1”相對。在某大學就讀的男同性戀小良(化名)對記者解釋說:“‘0’是‘受’,屬於性愛關係中的被動者,‘1’是‘攻’,屬於性愛關係中的主動者,這種說法的性暗示意味較強。”

  在QQ群中,發這串數字的目的是方便男同性戀網友互相挑選,用他們的方式講,就是尋找適合自己的對象,進行“419活動”,“419”的英文音同“For One Night”,即一夜情。除此,群中還頻繁出現各種性暗示詞彙,不斷有人發“求資源”或“10元20部”的消息。

  10月27日上午, 某高校男生“彙彙”(化名)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我一年級就不想做男生,都是和女生做閨蜜,四年級開始跳舞,五年級天天化妝,現在已經是我們鎮的快手網紅,但是我爸媽並不知道我是男同。”

  彙彙就像男同圈子裡的“老江湖”,他表示很多男同都是玩一玩的心態,發生性關係,很快就會分手,然後繼續找下一個,甚至部分人同時有多個男同性戀的男朋友或女朋友,而他的男朋友或女朋友也可能有多個性關係對象。

  小良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男同性戀中一人有兩個及兩個以上性夥伴的情況比較多,因為雙方都有性需求,形成的性關係不穩定,但也正是因為不穩定,雙方都可以隨時結束關係而沒有後顧之憂,而且現在交友軟件種類繁多又極其便利。

  “其實男同圈子裡並不是攻必須和受在一起,也有部分群體是攻和攻在一起,受和受在一起,或者是攻受都可接受,不像男性女性有明顯的界限,這就讓性關係變得極其複雜,如果其中一個人感染愛滋,那麼其他所有人感染的風險都會陡然上升。如果幾個圈子之間再有性關係聯繫,就會出現一人感染,多個圈子受威脅的情況。”小良說還是很擔心受感染。

  張小白(化名)說自己可能就是因為受圈子影響而感染上的愛滋病。“我大四時感染上了,但到現在都不知道是被誰傳染的。當初是好奇,完全是不一樣的感受。在確診之前半年,經常感冒、出虛汗,開始以為是自己平時運動少,免疫力降低造成的,後來胸口疼痛、發燒、腎虛等頻繁去醫院,但都沒有往愛滋病那方面想,醫生從我這症狀也並沒有分析是愛滋病表現。

  在後來的一次北京市疾控中心開展同誌調查項目時,張小白的HIV體檢卡片是陽性。這讓他很震驚,因為他自己從網上購買的測試後都是顯示陰性,但最後也只能接受事實,他拿著北京市疾控中心的檢測報告單去朝陽區疾控登記,申請免費抗病毒藥物,等著藥批下來,接著到302醫院做體檢,做胸透、B超、耐藥檢測等檢測。

  加強學校防艾工作宣傳

  小良表示,男同性戀之間的性行為更容易導致皮膚破損,血液體液相互接觸,進而感染HIV病毒,沒有穩定的性夥伴,是校園內感染愛滋的主要原因,無套性交是對雙方都不負責的行為。

  王福生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愛滋病目前沒有有效疫苗,如果做好預防就可以阻斷。“當下有很多男同得愛滋病的,但具體數據不方便說,預防愛滋病性傳播的方法主要有兩種:第一是正確使用安全套;第二是不進行不穩定的性交活動。”

  “如果做好預防工作,可以大大減少我國的愛滋病用藥費用支出。目前愛滋病用藥都是免費,一旦確診了病人需要長期服藥,一個月費用在2000元左右。”王福生指出。

  10月28日,武漢同行同誌中心負責HIV檢測工作的李暢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指出,省、市、區疾控中心都在想辦法做更多宣傳,但沒辦法覆蓋到每個學校,而且學校的落實情況也不一樣。”

  李暢認為,學校有三點需要改進:“一是校醫院,不僅要做好宣傳工作,還要在提供檢測的基礎上做到不拒診,以及保護好感染者的個人隱私;二是學工辦等相關部門要正確對待感染HIV的學生,之前有部分學校由於對愛滋病不瞭解,出現勸退感染者、安排單間居住等行為,這都是不正確不友好的;三是學校的心理中心,要及時對檢測出感染HIV的學生進行心理輔導,避免其產生過激的情緒和行為。”

  研究表明愛滋病除了性、血液以及母嬰三種傳播途徑外,至今沒有任何證據表明HIV能通過空氣、水、食物、土壤、人與人之間的日常生活接觸傳播。遠離毒品、不進行不適當的輸血、只接受經過愛滋病病毒檢測的血製品和組織、使用清潔醫療器具、不與他人共用注射器等方式可以有效預防血液傳播;若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女學生已懷孕,應採取抗病毒藥物干預和剖宮產等措施阻斷傳播。

  部分學生發生過感染HIV高危行為後,出現關節、肌肉痠痛、乾咳,懷疑是愛滋病的初期症狀,其實,愛滋病不能通過症狀診斷,有過高危行為的群體可以通過試紙進行初檢。簡單的檢測方法是對血液、尿液和唾液標本進行的常規或快速檢測,在疾控、醫院、公益組織等都可進行。

  國家疾控中心建議,13歲至64歲之間的高危人群每年至少進行一次例行檢測,可以根據以下7條確認自己是否屬於高危群體:1、性關係對像是確定或不確定的愛滋病毒感染者;2、與他人共享注射藥物(包括類固醇激素或矽膠)的針頭和注射器;3、被診斷出患有其他性病,如尖銳濕疣、梅毒等;4、被診斷出患有肝炎或結核病(TB);5、與自己有性關係的人對任何上述問題有確定回答;6、性活躍的同性戀者或雙性戀者應進行更頻繁的測試,比如每3到6個月;7、被性侵過,以及計劃懷孕或已經懷孕的女性。

  王福生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其門診中,近年來,包括一些大學生在內的年輕患者尤其是男同就診率在增加,他們在得知自己得了愛滋病後都很恐懼,但在接受各愛心門診心理疏導後,慢慢接受治療,效果也很好。

  據瞭解,在當前醫療水平下,愛滋病已成為一種慢性疾病,雖然現在尚無徹底治癒方法,但通過及時、規範的抗病毒治療,體內的HIV病毒可以被長期控製在潛伏狀態,感染後還可繼續生存50餘年。越早發現對於治療的效果也越好。

  為了早發現,目前北京、上海、廈門、哈爾濱等的高校都安裝了“HIV尿液匿名檢測包”的自動售賣機。從2016年開始,在中國傳媒大學、清華大學、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北京多所院校都安裝了“HIV尿液匿名檢測包”的自動售賣機。

  海澱區疾控中心提供的數據顯示,從2017年9月27日至11月5日的一個多月時間內,除清華大學外的10所高校的售賣機共賣出37個檢測包,其中14個送檢,檢測結果全部為陰性(未感染);清華大學校內的售賣機在2017年11月13日安裝後,檢測包暫已售空。

  據介紹,這種檢測包的市場售價298元,但在高校內只賣30元,里麵包含使用說明書和尿液采樣器,售賣時隱藏在普通的飲料自動售賣機里;購買者把密封的尿樣放回售賣機的投樣箱里,廠家就會看到反饋,派人收回並送到官方指定專業機構檢測;購買者會得到一個編碼,尿樣送回10天后憑編碼就能上網查詢檢驗結果,整個過程完全匿名。

  據海澱區疾控中心主任江初向媒體介紹,在高校聚集的海澱區年度新發現愛滋病感染者中的青年學生數量,從2008年到2015年期間逐年增加。2016年中心強化了在高校的愛滋病防控宣傳教育後,當年就有明顯下降,後續有望繼續下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