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公司要縮招 老闆最先想到誰?
2018年10月29日10:10

  來源:尋找中國創客 統籌:閆麗嬌  

  還有九天就要立冬,但求職者們似乎提前感知到了寒意。

  最近,有爆料者在脈脈上留言稱,阿里已全面縮減headcount(職員數),引發大家對求職形勢的關注。雖然阿里已經闢謠,但隨後京東、華為也都相繼被曝“縮招”。

  在對華為縮招傳聞的討論中,有分析說,以應屆生和內部流動代替外部招聘的方式,或是因為要解決用人成本高企的問題。也有人表示,這均是為了應對經濟下行的壓力。

  企業在什麼情況下會選擇減少招聘?會率先縮減哪些職位?即便“寒冬”來臨,又有哪些職位是不可或缺的?對於創企或大廠的“縮招”跡象,我們與6位創業者聊了聊。

  如果你最近恰巧在求職,也歡迎你來留言聊聊境遇。冬意漸濃,小酒館,有酒有友,有故事。

  霍祥 | 上什麼班CEO 縮招同時把非核心業務外包

  我們是做招聘的,對於大公司的縮招傳聞,自然關注得比較早。

  成本問題、業務的戰略選擇、企業轉型等,都會是企業縮招的原因。無論是大公司還是小公司,人力成本都占開支很大的一部分,縮招肯定能積極地降低公司的成本,但是對於業務的影響就要看公司崗位的具體職責。

  首先縮招的肯定是那些不能對公司產生直接效益的,或者是砍掉對原有業務不會有太大影響的職位。我認為基礎崗位人群是不容易被考慮到裁員裡面的,像銷售、導購、客服、快遞、外賣等等,這些需求量特別大、流動性特別大。現在這個人群招人還很難,縮減的可能性不會太大,但是他們會做一定的淘汰。

  具體到我們公司,在一些不能產生直接效益的崗位上,要先放一放。文職類的工作,包括獵頭、銷售都已經不再擴招了,我們其他崗位基本上也會保持穩定,甚至有些崗位會裁員。但對於實習生,我們在一些重要的崗位上面,比如說運營,還有技術上面其實還是放開的。

  我們在縮招的同時,也會採取一些策略,把非核心的業務外包給第三方。比如一些簡單的文案設計、h5頁面的製作等等,這樣可以大幅度降低成本。

  在我們的員工工作並不飽和的情況下,也會適當增加原本不屬於他們自己範疇的工作,當然這個要提前跟員工溝通。(記者 萬)

  某內容生產平台管理層 除非有人離職,不會招收新人

  除了騰訊、阿里、華為,也聽到一些其他大公司縮招的傳聞,尤其是社招。主要因為社招用人成本比較高,不如校招從頭培養的成本低。

  我們公司最近除非有人離職,否則不會招收新人入職了。一些不太重要的工作,會招實習生來做,也是出於成本考慮。還會通過外包的方式降低成本,比如會簽約一些非全職作者,請他們供稿。

  說到經濟狀況,其實對於大廠和獨角獸,比對小創公司的影響要小。現在的經濟狀況下,人力和資金都是求穩,傾向於堆到頭部企業。小創公司獲取融資不如之前那麼容易了,同時用人成本也不低,縮招或者不招也是出於經營狀況的無奈。

  縮招時,一些運營崗位會提前縮招,但是一些關鍵崗位和核心崗位是不會縮招的,甚至要多招收幾個人,才以防有人辭職出現空缺的情況。

  最近和一些實習生交流,他們也反映周圍的同學找工作時,用人單位的門檻比往年要高一些,對實習的工作經曆等瞭解得更詳細,他們認為公司是想用校招的價格招到社招標準的人,公司更想找到入職就能直接工作的“成手”,而不是從零培養。在現在的用人市場大環境下,其實是競爭更激烈了,打鐵還需自身硬。(記者 張姝欣)

  曾令霖 | 寶動國際CEO 行政法務等非業務性部門可能最先縮招

  對頭部企業縮減招聘的傳聞,我也聽說了。企業根據發展情況適時調整用工數量,以調節人員成本開支,其實是現代企業經營的重要手段。

  我覺得這很正常,但原因有很多方面:業務增長出現下降甚至出現負增長;用工成本高企;業務板塊變化,例如部分業務板塊外遷國外,造成部分地區用工縮減;對未來業務發展持悲觀態度,主動縮減人力成本等。

  企業在縮招時,一般會採取的策略包括減少招聘會數量和減少招聘人員數量;提高招聘門檻;減少人力投放開支,尤其是獵頭方面的投入;增加企業內部人員流通以達到人員複用;削減部門,調整業務結構分流現有人員。

  縮招本身就意味著用工數量的減少,因此對公司的成本控製有直接的幫助,但是減少招聘同時也意味著公司的人員流動性受到限製,容易出現結構老化,業務發展規模同樣因為人力限製受到影響。

  因為業務發展需求,我們公司一直在進行招聘,招聘的名額和方式並沒有太多的變化。實習生的招聘也保持正常的招聘數量。

  如果真的要採取縮招策略,首先被考慮的有可能是:行政、人力、法務、客服等非業務性部門。(記者 閆麗嬌)

  升哲科技創始人兼CEO趙武陽 人員利用率高就不必考慮縮招

  通常情況下,大環境不好時,也是企業進攻的最好時機,這個時候往往是競爭對手最薄弱的時候。如果有足夠的能量,應該拚命往前衝。大家兜里沒錢,我衝出去,等到大家都有錢時,要達到我的水平,就要付出更高的代價了。

  我認為,所謂的縮招只是表面現象,它體現的是可能未來三到五年經濟環境都不像前幾年了。如果只是短期經濟下行,我會拚命往前衝,但如果是長期,大家都會受影響。

  對企業用人而言,實習生會受到比較大的影響,因為我能招到合適的人,就不會招實習生。

  我是一位連續創業者,這已經是我第三次創業了。我們公司發展了四五年,到現在也才150人。現在公司的每一個人,每一個崗位,都是不可替代的。

  正是因為以前多次創業,經曆過困難時期,我們有一種如履薄冰的心態。現在要縮招或裁員不太可能,因為每個部門都很緊湊,人員利用率本來就很高。(記者 黎明)

  獵頭公司CGL合夥人肖瑪峰 部分公司不再委託獵頭改走普通招聘

  一般來說,普通崗位是通過社招、校招等普通渠道招聘,但一些核心關鍵崗位,市面上又供應不多的,例如專業技術崗、較高層的崗位,通過獵頭公司招聘。

  我的感受是,隨著互聯網創業公司融資進程的減慢,有些公司也收縮了擴展進程,招人變得更為謹慎。但是關鍵崗位和中高層的崗位數量沒有明顯的縮減,最大的變化是,原來是招聘的速度優於質量,現在是質量優於速度,公司都傾向於多花點時間,多比較幾個人。

  雖然之前客戶也會對我們提出要求,多推薦幾位應聘者,但現在,從面試輪次和入職時間上,能夠看出客戶更傾向於花更長時間招合適的人。不是像以前,因為公司發展進程很快、崗位空缺多,急需人來補上。

  另一個變化是,有獨角獸公司明確表示,低於總監級別,又不是核心業務崗位的,停止委託獵頭服務,改為走普通招聘渠道,這也是出於對成本控製的考慮。(記者 張姝欣)

  千鳥互聯創始人兼CEO劉聞波 需持續燒錢搶市場的企業會最“受傷”

  一直以來,人力成本在公司的日常開支里都是占大頭的。一些不需要進行基礎設施建設的互聯網企業,人力成本要占到企業支出的百分之七八十。

  我的上一個創業項目有過幾次裁員,所以我對這方面感受比較深刻。當一個公司沒有持續的營收能力,一直處於燒錢狀態時,一旦公司賬面上的資金低於未來10個月的開銷,就會非常危險。而如果你的融資情況比較惡劣,那就沒有辦法了,只能裁掉一些人來讓公司活下去。

  我們看過去10年的互聯網行業的發展,經濟下行的時候,最受影響的都是那些需要持續燒錢來獲得市場份額的企業,比如早期的團購、後來的打車、無人貨架、便利店這些。如果你的業務不能給企業產生持續的收入,但又要燒掉大量的資金,那肯定要裁員。

  創業公司是一個蘿蔔一個坑,每個人都定在那裡動不了,但是BAT這種大型互聯網公司有大量的人員會去做主業以外的創新型研究,去開擴一些新項目、新業務。從決策的層面,如果我是企業的負責人,為了節省成本,如果一定要進行人員的縮減,可能會先砍掉主營業務以外的這些新業務。

  我肯定會優先去保證我的主營業務不受影響,在這個基礎下才會有能力、財力和精力去支援創新型業務的發展。

  現在的經濟形勢對於那些可以持續有收入,比如像我們這樣To B的企業,影響不會有那麼大。因為你的客戶相對穩定,只要這個產業沒有發生太大變化,主營業務又能持續地貢獻收入,那我們就沒必要進行裁員。

  實際上,我們最近也調整了策略。過去,我們的策略是快速擴張,現在改成了“保守型擴張”。以前只要有毛利的生意,我們就會做,現在必須要求有淨利才可以做。(記者 薛星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