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注射有毒氣體失明 監管方拒公開配方稱是秘密
2018年10月29日22:38

  原標題:追尋被遺忘的71雙眼睛

  來源:荔枝網

  荔枝新聞訊 2015年6月起,71名眼病患者在南通、北京兩地因注射了有毒眼用氣體,導致眾多患者出現單眼盲或低視力等嚴重不良反應。如今,時隔近4年,毒氣有害成分仍未公佈。最近,記者走進了全國三位受害患者家庭,記錄他們的生活現狀,他們在艱難前行的同時,仍期待真相浮出水面。患者們堅信,相關監管部門一定會查明並公佈致盲眼用氣體的有毒物質,71雙眼睛也不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被外界遺忘。

  看不清的人生之路

  2015年夏天,大學生小寒右眼意外受傷,導致視網膜脫落。這本是一個小縣城就能完成的眼科手術,小寒一家重視到前往北京的一所頂尖醫院求醫。為了更好的康複,小寒的右眼在醫院注入了天津晶明公司生產的眼用全氟丙烷氣體。怎料,這一針下去,他的右眼致盲了。

  由於所學專業用眼要求很高,需要精準調配顏色,可小寒卻做不到了,他拚命地學習,終於完成了大學四年本科學業。畢業後,身患殘疾的小寒找工作四處碰壁,他縮回了那隻踏入社會的腳,再次做出選擇,重返象牙塔,改變專業,攻讀博士學位,但人生出路在哪兒?他看不清楚。

  與找工作相比,身體健康顯得更為重要。幾年來,小寒右眼球開始萎縮、發白,左眼視力下降,更令他擔心的是,受有毒氣體傷害後,一顆牙齒已經發黑脫落,現在賸餘的牙齒啃咬蘋果都有困難。小寒迫切想知道毒氣的有害成分?自己的身體情況會不會繼續惡化。

  難以承受的中年危機

  2011年,劉森在工作中,一把鎯頭崩裂的鐵屑飛入左眼,術後康複過程中,劉森眼中注入了全氟丙烷氣體促進傷口癒合。沒想到,這一針下去,命運被徹底改變。

  左眼致盲、右眼視力弱的劉森又回到了小縣城。他有兩個孩子,為了養活一家人,劉森換過好幾份工作,可是干水電工抓不住電線、修馬路瀝青熏眼睛、和父親一起搬磚頭走路也摔跤。劉森有時發現六十歲的老父親幹完體力活後,還要悄悄塞錢給孫女兒買牛奶,這個中年漢子背地裡曾泣不成聲,他從“頂樑柱”變成了家庭負擔。

  劉森最後的希望是保住另一隻視力僅0.6的眼睛,他擔心,如果有一天自己雙目失明了,這個家會變成怎樣?因此,劉森一直在等待有關部門公佈毒氣的有害成分?並且迫切想知道,右眼神經壞死的情況會不會在整個面部蔓延?可是,四年時間過去,沒人告訴他答案。

  告慰逝者,讓活著的人更明白

  注射有毒氣體3年後,67歲的謝榮生身患癌症離開人世。在南通市通州區東餘鎮,老伴兒俞亞芳將老謝2件珍貴的物品藏在床頭,一本船長資格證、一副老花眼鏡,陪伴餘生。

  在老伴兒心中,老謝是老爺們兒,航海40多年,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兄弟們都聽他的,很有威嚴!可注射了問題氣體後,老謝連走路都不會了,經常摔跟頭,從此,老謝變了一個人,憤怒、抑鬱。沒過多久,老謝患癌症去世,他最大的遺憾是,直到離世,也沒等到毒氣有害成分的答案。老伴兒俞亞芳說,她相信有關部門的話,一直在努力尋找答案,往後餘生,她必將等待。

  據患者提供的資料顯示:近4年時間以來,國家食藥監總局給出的答覆是:“因為科學技術原因所限,目前尚無法確定雜質成分”。

  無奈之下,受害患者們通過行政、司法途徑進行多方維權,希望通過合法渠道讓相關行業監管部門公佈問題氣體的配方成分,他們可以從中自查有毒物質答案。但行業監管部門始終以企業商業秘密為由拒絕公開產品的配方成分。

  經過天津市兩級人民院的四次開庭審理,經過政府部門的多輪行政複議,患者們最終勝訴,行業監管部門的理由不成立,要求重新公開!但他們仍以企業商業秘密為由拒絕公開有毒產品的成分配方,真相之門始終緊閉。

  來源:江蘇新聞廣播/朱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