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少女自白】還來不及思索,便進行了,這根本是強姦!
2018年10月26日17:10

每人做事背後,都有原因、苦衷,但有些人的原因及苦衷不被聽見。不是他們不說,而是世人的標籤令他們卻步,甚至對他們視而不見。今次《嘉兒》談的,是一班年輕女性工作者,隨著援交、PTGF(part-time girlfriend)等詞彙在網上頻繁出現,年輕女生以肉體賺錢已不是冰山一角,她們或許被認定是不良少女、貪慕虛榮,但更多的是背後揹著重擔,不快點搵錢不行,為了生存不惜冒上極大風險……她們是社會上年輕的一群,理應被愛護和關顧,如果有得選擇,大部分的女生都不會希望如此過活,要是真確如此,她們的聲音仍然不值得被聽見嗎?

不如聽聽這群女孩的心聲,一起了解更多關於年輕女性工作者。

坐在青躍的辦公室內,提著筆記與錄音筆靜待受訪者的到來,心裡不絕幻想「這種女生,會是怎樣的人」。說到「這種」,筆者不能說自己帶有偏見,而只是心裡有個譜,被社會大眾及媒體的潛移默化下,不其然地把她定了型的想法,當然,實質自己在構思出一個怎樣的她,其實沒有很具體。

「叮噹!」門鈴一響,走進來的是一位「尋常」女生,看起來很年輕,還帶點羞澀,穿起連身裙的她,連一對襪褲也沒有配上,「穿得這樣單薄,不冷嗎?」心裡想著想著,話題就開始了,她微笑道:「我叫Kate,今年18歲。」青躍的創辦人Bowie說更年輕的援交女生或PTGF僅13歲。

Kate還在讀書,剛考完DSE,成績不算好,但很想繼續讀下去,因為她深明要有一定學歷才能找到相對較好的工作,奈何她根本沒錢讀,所以唯有當起兼職,現在的她於美容中心工作,但之前是當援交。「家裡經濟狀況不好,父親患病不能工作,母親是主婦,要照顧爸爸和弟弟,只能靠綜緩,當時的我幾乎沒有社交生活,更遑論買衫扮靚。一直都想讀多點書,希望家人可以有更好的生活,可惜屋企負擔不起,便想到賺外快。」上網搜尋「好工」,見人家談及當PTGF,「業績」風光,覺得是搵快錢的渠道,於是便有樣學樣,幫自己拍下一張看不到樣子的照片,放到IG,caption列明「PTGF」。「很快便有幾個客人聯絡表示有興趣,結果跟其中一位相約了出去,原定是單純的睇戲食飯。」原本定下了的事情出了變化,對方提議進行性交易,說會多給2千多元來利誘她,思前想後,最終她應承了,然後會面地點轉到某間酒店。

這是強姦!

到了酒店看見他,跟網上聊天時看到的照片不一樣,「他根本不是相中人!」心裡滿腔疑問,驚慌逐步來襲,鼓起勇氣想要拒絕是次交易之際,對方即時用力拉著她的手,粗暴地把她按到床上……說到這裡,Kate語塞了,好像突然有甚麼抓住了她的靈魂,眼神變得空洞,筆者明白,畢竟這是不久之前發生的事。「還可以談下去嗎?」她回過神來,雙眼通紅。「那個男人看起來很正常,但一抓住我恍惚變了另一個人,當時我腦裡一片空白,只想快點完事後便離去,然而他比我更早離開,連錢也沒放下……我呆坐床上,好驚,好無助,哭了起來。」那是一場不安全的性行為,Kate擔心得要命,但又不能隨便跟別人說,事隔數天知道有青躍這個機構,覺得她們不認識自己應該不怕告知,才上門尋求協助。

青躍是一個專門協助25歲或以下弱勢女性的機構,她們備有外展接觸、提供免費身體檢查、小組活動、講座等服務,協助遇上各種困難的年輕女生,包括像Kate這樣的女孩。青躍了解她的情況後,跟她做了身體檢查,以及提出了報警的建議。「那種感覺很可怕,怕自己會因此而懷孕或得到性病,之後每晚都睡不好,睡前總會『倒帶』一樣,那情節一幕幕上演,如果可以重來,我一定不會當援交,以後也不會。」Kate的故事只是冰山一角,許多少女像她,為求捷徑冒上風險,甚至連有何風險也不知道,遇上問題又總覺得沒人明白、沒人協助,其實像Kate這個例子,她大可申請學貸,只是當時不知從誰問起。

「這件事可有影響你往後結交男性的看法?」她輕輕搖頭表示不知道,但眼見她走進來看到陌生人的拘謹,見到男性攝影師的警惕,也許要好好的平復心情還需要一段時間。

Text/ Daphne

Photography/ Michael Kistler & Raymond Chan

[延伸閱讀:Bowie:我是青躍創辦人 #援交少女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延伸閱讀:月經期間不會懷孕?這4個性生活迷思不要信]

Related Articles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