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成本超過55億的遊戲到底有多麼驚人?
2018年10月25日11:13

  如果你這幾天在網上衝浪,同時又是一個遊戲愛好者,那麼有一個遊戲的名字應該已經聽了一萬遍了,神奇的是,大家似乎還準備再去重複一萬遍。

  這個遊戲就是Rockstar即將發售的新作《Red Dead Redemption2》(以下簡稱RDR2),不管你是否知道這個遊戲相關的故事,都請做好準備。

  一位Rockstar忠實粉絲要開始向你輸出了~

1

  所有知道Rockstar這個公司的人,基本都無法繞開《GTA》(GTA)這個系列,畢竟這是Rockstar的起家之作,也是世界範圍內最熱銷的遊戲系列之一。

  如果要論起Rockstar對遊戲業界的功績,那麼GTA系列對於開放世界的表現以及對自由度的闡述可以說是業界公認的。

  從GTA第三代開始,雖然這個遊戲的噱頭是“犯罪遊戲”,但每一代遊戲中,你都可以非常自由地去選擇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人。

  但這些對Rockstar來說,依然不夠,他們對開放世界有更高的要求――除了玩家控製的角色,遊戲中的其他人物也要是同時在運動和變化的。

  這個目標,在GTA5中被Rockstar實現了。

  由於GTA5的設定是三個主角,我們在玩的時候經常會需要切換,而其中最神經質的莫過於崔佛那個傢伙,有時候你切到他的時候,會發現他在做一些奇怪的事情,當然這肯定不是你讓他做的。

  同樣,切換到另外兩個主角的時候,他們也會做著自己感興趣的事情。

  甚至於路邊的行人如果看到你在欺淩弱小,也會掏出手機拍攝,甚至上傳到網絡,而如果你衝向他們,他們則會跑開。

  這樣類似的與NPC的互動實在太多,從這些都可以看出Rockstar對於開放世界的要求――即便是NPC,它們也要有自己的生活和更多的對話以及對玩家角色的影響。

  而在即將發售的RDR2中,這個方面再次被大大加強了,此次的新作在Rockstar近乎苛求的標準下,對於遊戲內的NPC以及場景的互動到達了業界新的高度。

  比如在你去完成任務的同時,天上的鷹會捕獵水中的魚,路人會因為你是否乾淨整潔而對你產生第一印象,如果你身上有傷痕,和你交談的人甚至會嘲笑你。

  甚至於這次的RDR2還有類似《聲名狼藉:次子》中的善惡值的設定,也就是說你可以選擇成為義薄雲天的大俠,也可以是一個無惡不作的大盜,一切憑玩家的本心。

  雖然在GTA中也有類似的犯罪程度設定,但是此次的rdr2將這個設定更加細緻和量化了。

  玩家可以選擇去當一個壞人,同樣可以完成遊戲,甚至有在惡人聚集的地方,如果你足夠聲名狼藉,還可以享受到更高的折扣。

  你甚至可以在遊戲里真的打牌(是不是想起某個其他遊戲)。

  如果你選擇當一個好人,那就意味著更多的普通人會認可你,當你名氣足夠大了,在後期的遊戲中甚至會剛剛到了一個新地圖,npc就來個“久仰久仰”,並且在接下來的任務中給與玩家一些方便。

  這都是Rockstar想要去具體化善惡抉擇的新操作。

  但如果你玩過《Red Dead Redemption》的第一作的話,我相信玩家一定會記得那些區別善惡,設計精巧的支線任務。

  所以這次重新加強善惡系統後,我相信Rockstar一定會設計出足夠觸動人心的任務,讓人對善與惡有更多的認知。

  畢竟好人難做。

2

  當然,除開令業界歎服的自由度之外,Rockstar遊戲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劇情本身有趣,同時細節讓人驚訝。

  在RDR的一代中,Rockstar為我們的主角設計了很有趣的套馬杆任務,也就是西部牛仔片中很常見的用套繩馴服馬匹的任務。

  但要知道,馬這個動物的動作捕捉是非常繁複的,所以為了讓遊戲中的馬匹看起來更加真實,Rockstar願意花費數年時間,專門購買了一大批專門用來動作捕捉的特技馬匹,這才使得RDR一代中,主角騎馬和捕捉馬匹的時候,那些馬的動作和運動規律,栩栩如生。

  而在RDR2中,Rockstar花費了更加高昂的代價――

  超過8億美元的投入和接近8年的開發時間,同時,參與遊戲開發的人數超過了3000人,2000多頁的劇本和50多萬條的對話以及超過30萬個鏡頭。

  這一切就是為了讓這個西部世界更加符合他們心中的標準,甚至於將遊戲業界的水平拉到更高的標準。

  這在玩家看來,就彷彿是NPC都擁有了記憶力,這種細節的刻畫也是讓大家更加具有代入感。

  再比如玩家在進行一些狩獵活動的時候,如果殺死了一些動物,需要盡快將其剝皮帶回城鎮,如果時間太長,毛皮的質量下降,就會讓賣出的價格降低。

  同時被剝皮的動物就會在被殺死的地方慢慢腐爛,或是被其他動物分食,而不是像以前一些遊戲一樣直接就刷沒了。

  Rockstar甚至告訴大家,在遊戲中他們設置了完整的生物鏈,複雜而有趣的生態系統也是遊戲的重要構成。

  至於遊戲中的戰鬥,則是很像之前的《Max Payne》系列。

  眾所周知,《Max Payne》系列遊戲以“子彈時間”著名,這個設定甚至影響到了後來的無數電影和遊戲。

  而《Max Payne3》正是由Rockstar發行,將一些操作感加入新作可以說是非常契合,相信remedy也會給Rockstar足夠的支持。

  可以說從這些林林總總的細節中,玩家已經能明白Rockstar的野心了。

  至於故事的主線,則是RDR第一代故事發生之前,日後下場悲慘的主角年輕時候的一些故事,其實這一點是最不用擔心的,畢竟Rockstar還沒有在講故事上出過問題。

  過多的劇透反而讓玩家的體驗感下降。

  所以,在得知了這些官方放出的消息之後,可以說所有對Rockstar有一定認知,或是玩過前作的玩家,都翹首以盼。

  甚至於網上出現許多沙雕圖,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自己迫切的心情。

  當然,我也一樣。

  這個遊戲聚集了Rockstar幾乎所有工作室的技術支持和史上第一的遊戲資金投入,可以說還沒發售就已經提前鎖定了今年的年度遊戲。

  作為一個熱愛遊戲的玩家,更想不到有什麼理由可以拒絕它。

3

  在最後說兩句,關於西方人的西部情結。

  雖然《Red Dead Redemption》同名電影是一個西部片,但很有意思的是,這個電影並不是美國人拍的,甚至於許多當年的西部片都是法國,西班牙等國家拍的,但不得不說體現的都是美國的西部情結。

  在我看來,這個誕生於冷戰時期的電影類型除開了應運時代而生,同時也是美國乃至西方人民心中的一種情結,可以說類似於中國人的武俠情節。

  一個人,一把左輪,一匹馬,在黃昏的小鎮上和一個彪形大漢進行決鬥。

  隨著一聲槍響,大漢倒下,牛仔吹散了槍口的硝煙,騎上馬兒跑向夕陽。

  這種感受或許類似於我們的俠客夢和江湖夢。

  可惜的是,在西部情結濃厚的時候,遊戲業還沒有誕生,所以那個時候只有電影和動畫這些表現形式。

  比如《多啦A夢》和《貓和老鼠》中就有許多西部風情和元素的展現。

  但進入遊戲時代後,卻真的缺乏一個能夠講述好故事,同時又能充滿遊戲性的西部題材的遊戲。

  當然,熱愛探險的育碧確實嚐試過,早些年的就進行過西部題材遊戲的嚐試。

  但Techland Focus開發的《狂野西部》很可惜確實是製作水平上面欠缺了一些,一直屬於小眾遊戲。

  直到2010年《Red Dead Redemption》的橫空出世,這個似乎被人放置已久的題材才真正重新活了過來。

  一代主角約翰馬斯頓的曲折故事和慘烈結局讓無數玩家深受觸動,隨著鐵路的發展和時代的進行,似乎主角的結局已經註定。

  Rockstar用一個現實而悲傷的結局似乎進行了一個探討――當文明前進時,我們是否一定要消滅那些曾經的野蠻,即便他已經金盆洗手,並且立下了汗馬功勞?

  又或者說,用野蠻消滅野蠻的文明是文明麼?

  當然還有許多反思,但卻都在遊戲非常樸實的以血還血,以牙還牙中戛然而止,就像那些年在美國西部發生的無數流血事件一樣。

  也正是這一份寫實,讓大家對RDR的一代讚不絕口。

  同時這個系列也成為僅需一作就能奠定口碑的典型。

  而在新一代作品即將到來的時候,也期望作為前傳的RDR2能夠在各個方面,給我們更大的驚喜吧。

本文僅代表訂閱平台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遊民星空僅提供發佈平台。未經允許嚴禁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