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巴之悲!英俄博弈他已成為「犧牲品」
2018年10月25日09:09

艾巴現在想去藍橋都難
艾巴現在想去藍橋都難

  如今的英超,正在上演「敢叫日月換新天」的新劇。

後雲格時代,艾馬利在一片兵荒馬亂中宣告成為兵工廠新的領路人;
後雲格時代,艾馬利在一片兵荒馬亂中宣告成為兵工廠新的領路人;

  利物浦的變革如同疾風驟雨,一向精打細算的紅軍摔破了存錢罐,成了攪動整個轉會市場的大買主;

  費格遜統治下固若金湯的更衣室如今已成虎穴龍潭,紅魔上演「全員內鬼」的諜戰劇;

  曾經被戲謔為「毫無底蘊只會砸錢的僱傭兵」的曼城,如今已滿是瓜氏戰術哲學的烙印;

  車路士,曾被俄羅斯金元武裝全身的鐵血藍軍,卻在如今金錢廝殺的戰場上頻頻落敗,先是被挖走門神高圖爾斯,後是當家球星夏薩特與皇馬曖昧不明。

  

  然而,無論這是怎樣的時代,這似乎都不是一個屬於艾巴莫域治的時代。

艾巴的「路文王朝」

  如今已經是各方資本角鬥場的英超,十五年前,還像一塊未被開發的處女地。

  除富咸的擁有者阿爾-費耶德是外籍老闆,英超的各個球會都被英國資本牢牢控制著。

  然而,這個境況,卻在2003年被打破了。

  一個叫做路文-艾巴莫域治的俄羅斯富商,帶著大把的鈔票,把英格蘭攪了個滿城風雨,甚至改變了整個歐洲足球的遊戲規則。

  艾巴到來之前,倫敦曾被純白滌蕩過,被紅白渲染過,倫敦西城的那抹藍曾經短暫綻放過,但卻從未觸碰過榮譽的巔峰。

  俄羅斯寡頭的到來或許是一個契機,畢竟,艾巴擁有的不僅僅是東方的神秘,還有金錢的魔力。

  至於,艾巴為什麼要選擇車路士?「一支能參加歐聯的球隊。」

基斯普和馬基里尼。
基斯普和馬基里尼。

  當然,艾巴也不僅僅帶來了自己,華朗,杜夫,基斯普和馬基里尼等人花了艾巴1.21億英鎊,都撐起了車路士的底氣。當然,艾巴想清洗的人還未能走掉,比如,帶隊最後一年,戰績是僅僅輸給不敗阿仙奴+歐聯四強的雲尼亞里。

  看著北倫敦喧囂的慶祝,望著雲格的「法國大革命」進入高潮,艾巴不甘心。

  藍軍的黃金時代終於到來,魔力鳥飛抵史坦福橋,大肆揮舞的鈔票還在繼續:艾巴帶來了十年肱骨杜奧巴,後防基石卡華奴,還沒有帶上坦克帽的施治,和一個只要健康就可以打下全世界的洛賓。

  一年前,費格遜曾經拒絕過艾巴的邀請。一年後,車路士就從曼聯手裡把米基爾搶了回來。

  賽季揭幕戰,路文諾夫王朝的奠基之戰,車路士作客晏菲路,就用一個2-1抹掉了英格蘭保守派最後的尊嚴。

04-05賽季,車路士50年來首次獲得英超冠軍,艾巴慶祝勝利。
04-05賽季,車路士50年來首次獲得英超冠軍,艾巴慶祝勝利。

  04-05 賽季,儘管亨利用快開自由球羞辱過車路士,但這是一個屬於藍軍的賽季,這是一個屬於摩連奴的賽季,一個屬於艾巴的賽季。他們奪冠了,創下英超記錄的95分,用金元政策把自己的名字寫進了歷史。

  英格蘭球壇地震了:摩連奴的快打旋風在場上肆虐,艾巴牌的印鈔機也轉個不停。

  彼時,艾巴已經不滿足於只在英國玩票了,人脈鋪路,銀子搭橋,他的觸角已然深入了歐洲大陸。那兩年,車路士儼然成了歐洲的「狼外婆」,各傢俱樂部都怕自己的娃被抓走,但誰又能拒絕得了鈔票的誘惑?

  根據《費加羅報》的報導,2012年車路士歐聯掄圓後,獲得的獎金數量是6千萬歐元——但九年來,他們的投入已達到20億——12億歐元用於支付球員工資,超過6億歐元資金的轉會費,還有約2.5億歐元的教練工資。

  這便是艾巴的目標,用金錢搭起一個王朝。

  在安聯奪冠的狂歡夜,漫天飛舞的彷彿已經不是絲帶,而是艾巴17%的資產變現成的鈔票。

  當時艾巴的影響力有多大?

2015年,艾巴抱著兒子亞倫-亞歷山大出現在史坦福橋的看台上。
2015年,艾巴抱著兒子亞倫-亞歷山大出現在史坦福橋的看台上。

  費格遜在12-13賽季前的亞洲行上曾經說:「我知道有人對我們的資方不滿,但這些年來該拿的冠軍我們都拿了,格拉沙家族就是曼聯的艾巴啊!」

  當然,以老闆的身份論之,艾巴的選擇並非總是無懈可擊的。賓尼迪斯曾經抱怨利物浦的高層「本來要買桌子,結果帶一檯燈回來」,艾巴則是「桌子檯燈一塊拎回來」,比如,強塞給摩連奴一個舒夫真高,比如,對托利斯的恐慌性收購,但總體上還算瑕不掩瑜。

  2003年至今,艾巴揮舞著18.5億英鎊的鈔票為車路士打下了江山,總投入遠超背靠石油土豪的曼城和大巴黎。

過去五個賽季,車路士在轉會市場上的精投入遠不及曼市雙雄。
過去五個賽季,車路士在轉會市場上的精投入遠不及曼市雙雄。

  雖然賬面上依舊風生水起,但2012年後,風向卻悄無聲息的變了。天空體育曾做過一個統計:過去的五年里,車路士的淨投入只有2.22億英鎊——同期只有曼聯的一半,曼城的五分之二。

無論世道怎麼變,格拉諾夫斯卡婭才永遠是艾巴內心特殊的一個。
無論世道怎麼變,格拉諾夫斯卡婭才永遠是艾巴內心特殊的一個。

  用金元足球武裝每一顆獠牙的艾巴——或者說他的心腹嘉芙斯卡婭——的轉會策略少了幾分淩厲和粗放,變得更細膩,精準,有的放矢。雖然,這時候的車路士也有拿下法比加斯和簡迪這樣的大手筆,但更多時候,車路士都在量入為出,小本經營著。

  他們奉行的是「避免引入30歲以上的老將」、「30歲以上的球員一年一續約」的信條。

  2016-17賽季冬窗,車路士轉會淨收入高達6550萬英鎊,當然,這得益於奧斯卡6000萬英鎊加盟上海上港。

  這感覺有點奇幻:如果你在2017年2月打開新聞的體育版,多變會納罕:冬窗盈利最多的球會居然是車路士?

  但這一切卻實實在在的發生著:得益於日益完善的青訓水平,車路士近四年攻入了三次歐聯決賽,每年都有大量小將可供套現;藍軍在法國招兵買馬,還間接斷了阿仙奴的供應鏈……這些改變很不車路士。

03-04賽季以來,英超各球會冬窗投入情況(截至2017年2月)。
03-04賽季以來,英超各球會冬窗投入情況(截至2017年2月)。

  然而,在關鍵球員的續約上,本來是水到渠成的合約一次次演變成玄而又玄的疑案。今年夏天,高圖爾斯逼宮車路士,轉投皇馬;當家球星夏薩特與皇馬曖昧不明;簡迪和威廉也成為豪強眼中頭號收購目標。

艾巴的路文王朝,雖不是岌岌可危,但卻也在風雨飄搖中。
艾巴的路文王朝,雖不是岌岌可危,但卻也在風雨飄搖中。

英俄大博弈下,艾巴不得不做出的選擇

  歷史上,英俄之間的過節不在少數。

  冷戰結束後的二十年,預想中全球人民載歌載舞的情況並未實現,西方與俄羅斯的關係屢屢碰壁。

  以英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國家反俄情緒根深蒂固,19世紀的英國「恐俄症」初現端倪:擔心俄國無止境的對外擴張,威脅西方世界的安全。在這種心理的發酵下,催生了百來年的大規模地緣戰略競爭——英俄大博弈。

  俄羅斯情報總局退役上校 (後成為英國軍情六處人員)謝爾蓋-斯克里帕爾和其女兒尤利婭。

  如今,這場大博弈未見有熄火之勢,反而在俄羅斯前特工斯克里帕爾中毒事件後再次催化,有愈演愈烈的兆頭。

  3月,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宣佈:勒令23名俄羅斯外交官在一週內離境。這是自冷戰結束後,英國開展的最大規模的外交官驅逐。

  同樣強勢的俄羅斯表示:俄羅斯與此事毫無關係,並認為英國的言論是英國議會里上演的一出‘馬戲表演’,同樣勒令23名英國駐俄大使館外交官速速離境。兩國關係降入冰點。

  在英俄兩國的大博弈下,艾巴已然沒有了往日的風光,那個大肆揮舞著盧布呼風喚雨的俄羅斯寡頭只存在於過往的歷史之中。

  2018年2月份,英國政府啟用了一項名為「不可解釋財富令」的新法案,主要內容為本國與外國的各種政界人士、公眾人物商人和企業人士以及各類犯罪分子,如被懷疑用髒錢購買房產,將必須解釋財產來源,如不解釋或理由不正當,則房產將被沒收。

  這這項新法令統一頒布,矛頭便指準了身處英國的俄羅斯富豪們。

  如果特蕾莎-梅鐵了心的想要動這群人的乳酪向普京政府施壓,艾巴和烏斯曼諾夫將成為英國政府第一批開刀的對象,尤其是重金支持過葉利欽與普京兩代俄羅斯領導人的艾巴。

  在這種情形下,艾巴如果想明哲保身隔岸觀火,顯然是不可能的。而對於英國政府而言,想要連根拔起在英國經濟土壤中的俄羅斯資本,也並不是一朝半夕動輒得咎的。

  然而,對目前的艾巴來說,在倫敦的呼風喚雨已成為昨日的風光,今天的他連出現在史坦福橋的包廂里都絕非易事。

艾巴在英國的資產分佈
艾巴在英國的資產分佈

  「不可解釋財富令」生效以後,英國政府要求艾巴證明他的收入來源,使得車路士老闆的簽證無法順利延期,被禁止入境。

  道高一尺的艾巴隨即加入以色列國籍,通過以色列護照進入英國。但魔高一丈的英國政府修改了移民法案:商務旅客「不得長時間頻繁訪問英國」,這是入境的先決條件。消息源還稱:「內政部會持續謹慎地關注艾巴。」

  車路士的球場重建計劃因為老闆的簽證問題無限延期,車路士內部更是認為這個計劃已經夭折。

  在倫敦上空飄揚的俄羅斯旗幟似乎已經蒙上了一層陰霾,艾巴想要斷尾求生賣掉車路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畢竟,在大國鬥法的大背景下,艾巴也只是一顆在棋局上棋子罷了。

  (肆客足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