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億妄為?PSG有尼馬與麥巴比又如何...
2018年10月25日13:46

巴黎在歐冠盃中受挫
巴黎在歐冠盃中受挫

  作為今年歐聯小組賽中競爭最為激烈的小組之一,擁有巴黎聖日耳門,利物浦,拿玻里的C組堪稱「死亡之組」。而利物浦第二輪作客拿玻里,慘遭到絕殺,更是讓C組的前景變得極為不明朗。

  今場比賽的對戰雙方,前場擁有三名巨星的巴黎在聯賽中依然擁有統治級別的優勢,至今未嚐敗績。而夏天換帥的拿玻里則以四分劣勢屈居意甲積分榜第二。

  踢球風格方面,雖然兩隊來自截然不同的兩個聯賽,但建隊思路和戰術風格卻有著不少微妙的共通之處。

  【前後不均是巴黎的最大問題】

  今場比賽坐鎮主場的巴黎,過去兩年在艾馬利手下均止步歐聯十六強,甚至還在16-17賽季將聯賽冠軍拱手讓給了異軍突起的摩納哥。

  作為西班牙教練,艾馬利在排兵佈陣方面依然非常「西式」,致力於搭建流暢的中後場出球和移動體系。而在引入了尼馬和麥巴比兩名頂級球員後,擅長搭建體系,而非服務球星的艾馬利似乎在捏合前場三名球星時遇到了極大的困難。

  雖然上季巴黎依然在聯賽中憑藉實力上的絕對優勢重奪聯賽冠軍,但在歐聯與皇馬的淘汰賽中,失去了尼馬的巴黎在第二回合被皇馬完勝,連續兩年止步十六強,這也展示了艾馬利在捏合球星與體系方面缺乏足夠的能力。

  而今年夏天,艾馬利下台後遠走倫敦,接手的圖赫爾雖然來自於截然不同的足球文化,但他在多蒙特的執教時,最大對手正是對德國足球環境產生了巨大波瀾的哥迪奧拿。

與哥迪奧拿鬥法兩年,顯然讓圖赫爾深受哥迪奧拿的影響。
與哥迪奧拿鬥法兩年,顯然讓圖赫爾深受哥迪奧拿的影響。

  在多蒙特時,圖赫爾打造了一支與高普時期截然不同的球隊——將大量技術出色的邊中場或是翼鋒改造成中場球員,以此來提升球隊中後場的整體技術水平,以搭建出能流暢掌控皮球的中後場。如今仍在多蒙特效力的葡萄牙邊後衛古里路便是其中的傑出代表。

  雖然具體做法與艾馬利不同,但顯然二人都旨在提升球隊中後場的技術能力,以讓球隊能在比賽的大部分時間牢牢掌握球的控制權。受制於引入尼馬和麥巴比後的財政壓力,這個夏天,巴黎引入的重磅新援除了免費加盟的保方,僅有3700萬歐元身價的小將基爾爾。

  巴黎陣中現有的中堅施華,派斯奴甘佩比和馬昆奴斯,三人都擁有出色的腳下技術和傳球腳法,在搭建體系方面十分符合圖赫爾對於球隊中堅的要求。

  但這三人雖然問題各不相同,但在防守端的個人能力都較為欠缺——三名中堅都不高,且身體素質不夠出色。

  而從史浩克引入的基爾爾,也同樣與巴黎原有的三名中堅有著相似的問題——運動能力和腳下技術出色,但身體對抗較差,身高也不高,防守技術也並不夠好。

比賽第4分鐘,戴著隊長臂章的馬昆奴斯就因為魯莽上搶而吃到黃牌。
比賽第4分鐘,戴著隊長臂章的馬昆奴斯就因為魯莽上搶而吃到黃牌。

  這次面對拿玻里的反擊,右中堅馬昆奴斯面對持球球員沒有及時上攔截球,也沒有嘗試上前干擾對手帶球並讓隊友合圍,讓對手輕鬆將球過渡到了防守弱側。

  拿玻里首開紀錄的入球,顯然是抓住了四後衛體系防守寬度不足,四名後衛之間空當較大的天然弱點。但派斯奴甘佩比盯人不緊,且沒有足夠的個人能力完成回追恩斯治尼才是這粒失球的最大原因。

  比起球隊個人能力極其突出的前場,巴黎的後衛線就顯得十分黯淡無光。

  為了搭建流暢的傳球體系而犧牲了後衛線的防守能力,且中場常規的迪馬利亞-拉比奧-華拉迪組合也並沒有太多防守能力,這讓球隊在整體受壓被迫回收時,幾乎沒有任何容錯率可言。

  【下半場變陣三中堅,巴黎完成絕地反擊】

  前面提到,拿玻里與巴黎的建隊思路有著不少共通之處。除了都以前場三叉戟作為進攻主導以外,過去數年,在沙利的治下,拿玻里也同樣以流暢的中後場出球傳遞著稱。

  而在安察洛堤上任之後,他並沒有對同胞所留下的球隊作出大刀闊斧的改革,而是基本沿用了沙利的戰術思路——整體陣型前壓,後衛線前提參與出球,前鋒線和中場線聯動進行高壓逼搶。

  與巴黎不同,前場三叉戟都是小個子球員的拿玻里擁有更強的跑動能力,這也是他們能夠實施高位壓逼的基石。

  而來到巴黎之後的圖赫爾,對於球隊最為顯著的改造,就在於沿用了他在多蒙特時的邊路球員改造為中場球員的思路,將迪馬利亞放到了中中場的位置上。

  但上半場,四後衛體系的巴黎在進攻端遭到拿玻里的高位壓逼,前鋒與中場的聯繫被切斷。

  在逆風球的局面下,邊路球員出身的迪馬利亞顯得十分迷茫:

  在這種局面之下,中場球員對進攻的支援有限,兩翼的尼馬和麥巴比只能頻頻回到較深的位置拿球,並進行長距離的單兵帶球:

  這樣做的效果顯然並不好,兩名球員在回撤較多的情況下,難以保存足夠的體力在禁區附近處理球,而卡雲尼今場比賽身體狀況不佳,也沒能抓住為數不多的幾次機會:

  看到如此局面,下半場一開始,圖赫爾便選擇用基爾爾替下巴爾納特,改打三中堅體系——讓迪馬利亞回到熟悉的邊路,同時通過增加後衛人數,來減少中前場球員的回撤頻率,讓尼馬和麥巴比在更加靠近禁區的地方活動。

  變陣效果十分顯著,尼馬開始頻頻在禁區附近製造威脅:

  這次梅尼亞造成對手烏龍,正是由尼馬和麥巴比在中路靠攏後打出撞牆配合撕裂對手防線後的分球。

  活動範圍更加靠近中路的尼馬顯得如魚得水,每次與攻擊線上的隊友靠攏都能製造威脅:

巴黎最後的絕平入球,也是由尼馬的長途奔襲發起:
巴黎最後的絕平入球,也是由尼馬的長途奔襲發起:

  在上半場四後衛體系表現不佳的情況下,圖赫爾果斷在下半場啟用了三中堅體系,效果十分明顯。

  雖然一度因再次失球而落後,但踢得更加舒服的迪馬利亞-尼馬-麥巴比在下半場頻頻製造威脅,讓巴黎最終得以扳平。

  但巴黎後防線個人能力欠缺的問題依舊存在,中堅球員的技術特點過於同質化,也很難讓三中堅陣型發揮出最佳效果。

  【總結】

  巴黎今季在歐聯的兩場重要比賽,都未能取得勝利。

  圖赫爾上任後,巴黎的固有頑疾未能得到改善,這也意味著他們很可能在強強對話中延續過去幾個賽季的節奏。而如今屈居小組第三,在出線前景都不甚明朗的情況下,在下一輪再戰拿玻里前,留給圖赫爾調整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而安察洛堤治下的拿玻里,在實力並不佔優的情況下,硬是在死亡之組中殺出一條血路,力壓巴黎佔據小組第二。下一輪將會回到主場迎戰巴黎的拿玻里,或許有機會將「四億妄為」的巴黎親手淘汰出局。

  (肆客足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