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抄襲“成癮”:國產網綜創新 少有人走的路
2018年10月22日10:41

  原標題 國產網綜創新,少有人走的路

  來源 i黑馬

  作者 龍門君

  即便“原創與創新“,是播出與製作方都在宣揚的主題,但要擺脫“成癮性”的抄襲,從看到到做到,這又是一條少數人的路。最早找到這條路的人,將會真正掌握這個行業持續生長的密碼。

  編者按:即便“原創與創新“,是播出與製作方都在宣揚的主題,但要擺脫“成癮性”的抄襲,從看到到做到,這又是一條少數人的路。最早找到這條路的人,將會真正掌握這個行業持續生長的密碼。

  種一顆樹最好的時間是10年前,其次是現在。――經濟學家丹比薩.莫約

  10年前,《超級女聲》開啟中國真人秀的大門,它的播出使得萬人空巷,但這檔節目本身以抄襲《美國偶像》而來。

  10年後,“不取自問”成為了國內網綜預設性規則,從開始的“借鑒““致敬”的虛虛掩掩,到公開於檯面:抄襲無罪,流量至上。

  10月7日,韓國《中央日報》報導稱,目前中國國內的電視節目抄襲現象日益嚴重,中國抄襲韓國的綜藝節目已經多達34個。

  精準打臉下,“版權“與”創新“再度成為焦點,在灼熱問責的另一端,國內網綜在力圖破除“抄襲”。

  康城秋季電視節上,福克斯傳媒集團與優酷正式簽署合作協議,買下優酷原創綜藝《這就是灌籃》的模式版權。

  茫茫十年路,國內網綜在全民狂歡、資本裹挾,流量製勝的時空裡,享受著流量紅利的巔峰快感,又懼怕大潮退去,手中沒有原創力的自己,不過裸泳一場。

  “成癮性”抄襲

  “因為吃到過甜頭,就會有路徑依賴。”綜藝行業一位資深人士告訴龍門君,無論是模仿還是抄襲,它被印證過成功,相比原創而言,風險低,投入產出比更高。

  2000年,抄襲《美國偶像》的《超級女聲》第一個嚐到甜頭。湖南衛視將這一舶來品加工製造,成為中國臉,開闢了真人選秀的藍海。憑藉這一檔節目,湖南衛視在綜藝行業確立了老大地位。

  不為人所知的是,2005年英國電視節目製作公司Fremantle Media向《超級女聲》提起法律訴訟,蒐集了充分的證據證明“超女”侵權。據悉,Fre-mantle Media是世界“Idol”節目模式的原創者。隨著影響力逐漸擴大,“II-dol”的節目模式逐漸傳播到30多個國家和地區,由《美國偶像》再次掀起了一股熱潮,而《美國偶像》為向Fre-mantle Media購買授權,花費超過7500萬美元。舶來的《超級女聲》的製作卻未向Fremantle Media支付過版權費。

  最後,這場起訴不了了之。業內人士告訴龍門君,法律沒有對“節目模板”進行清晰的定義,到底有沒有在侵權範圍內不好鑒定。

  “版權意識”僅變成了一個行業的道德準繩,而沒有法律層面的約束。

  2012年,《中國好聲音》再掀衛視真人秀的高潮,這個階段,中國綜藝節目彷彿抓住了發家致富的稻草,開啟剁手模式,大量購買。

  2013年,各電視台播出的引進海外模式節目多達56個,平均每個月有2檔引進版權節目在各大衛視播出。《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兒》《奔跑吧兄弟》等節目改頭換臉的“中國版”在這一階段成為頭部綜藝。

  而2016年出台的“限韓令”,一方面製作方開始“去韓化”,另一方面,將版權購買演變成為了模仿與抄襲。

  根據韓國公佈的34檔涉嫌抄襲綜藝的統計中可以看出,僅2016年到2017年止,國綜的抄襲數量就高達15檔,佔據了4年間涉嫌抄襲近半的數額。龍門君認為,在“限韓令”下,原本要購買版權的製作公司乾脆直接抄襲。這與購買版權相比,節約了一筆不菲的費用。

  最重要的是,在對時間和金錢效率的估算下,抄襲+明星的爆款邏輯在這一階段被反複印證,國內網綜對韓綜有了成癮性的依賴。

  登峰造極

  與此同時,在愛奇藝、優酷、騰訊視頻(下稱“愛優騰”)三大平台加大力量角逐內容,攻城略地之下,綜藝節目迎來了資本與流量的大時代。

  隨著視頻網站在綜藝部分加大投入及專業人才持續湧入,流量就納入了平台爭奪戰中較關鍵的因素,這要求平台的網綜內容一方面需要更快更廣;另一方面需要拿出頭部作品。

  據《電視綜藝、網綜、直播綜藝調研報告》顯示:2016年各省級電視共有400多檔綜藝節目上線,是2015年的兩倍,創歷史新高;各視頻平台推出的自製綜藝節目也多達111檔,比2015年增加了15.6%。

  2017年,一舉博得頭籌的愛奇藝《中國有嘻哈》投入高達億元,如此大的投入,從節目構思確定之初,就不能讓錢打水漂。最終,《中國有嘻哈》在去年成為了佔據半壁江山的爆款網綜,單周播放量均超過1億,微博討論數逼近3000萬,在全國颳起了一陣“嘻哈風”。

  愛奇藝在這一年大獲全勝。

  但光鮮的反面是《中國有嘻哈》被粉絲和韓國製作公司直指抄襲韓綜《 Show me the money》,飽受行業非議。

  在唯流量論之下,對“抄襲“的討伐遠不足以抵擋對占有用戶時間的慾望。

  2018年1月,由愛奇藝出品,號稱國內首檔偶像男團競演養成類真人秀的《偶像練習生》在國內迅速成為爆款,一時間行業對偶像養成類網綜趨之若鶩。

  但在康城電視節上,經國際節目模式保護協會FRAPA分析得出,該節目與韓綜《Produce 101》的抄襲相似度高達88分,成為“抄襲之最”。

  愛奇藝並非沒有原創,只是自我創新的內容卻始終沒有得到最好的反饋。《熱血街舞團》、《機器人爭霸》積累了一定的人氣和關注度,但遠不及《嘻哈》與《偶練》帶來的回饋。

  愛奇藝所面臨的困局,是整個行業的困局。想要創新,但創新沒辦法保證結果,同時又無法割捨“抄襲”帶來的甜頭。互聯網下半場,大平台爭搶用戶時間,一旦要攬住流量,佔據份額,對於創新,就只能小步快試,用最低的成本試錯,最快的方法試對。

  創新維艱

  行業內一直流傳一個尷尬的故事:當節目製作方拿著原創節目去康城電視節做原創節目推介,想和海外購買方洽談時,對方的第一反應是“你們又要買什麼?”

  被買買買標籤化的國內網綜,正在試圖打破僵局。

  《這就是灌籃》是一個標誌性的事件。據公開資料顯示,福克斯公司購買的是模式版權,嚴格來說,這是國產原創綜藝的第一次。在之前,同樣是優酷《這就是街舞》的版權還僅僅局限在播出權的出售。

  對模式的購買,意味著對原創內容的認可。據悉,在未來福克斯傳媒集團將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國家和地區進行模式的本土化開發。

  這一步走的曲折,《這就是灌籃》的誕生是一場心力的跋涉。“我們團隊對籃球題材的研究花了兩年時間,嚐試了很多方案,走過不少彎路,甚至瀕臨夭折。”《這就是灌籃》的製作人易驊對龍門君表示,《這就是灌籃》的研發,完全無跡可尋,毫無模式可參照,而體育與綜藝的結合,既要展現體育競技之美,又要融入綜藝的趣味和節奏。

  《這就是灌籃》在播出前,優酷做了將近1萬人的用戶調研報告,結果顯示,籃球這個題材的原始受眾群和綜藝節目的受眾高度吻合,節目組才有了極大的信心,敢把這檔節目做下去。

  從時間成本、人力精力成本和風險來看,原創的壓力遠遠大於了“抄襲”。易驊直言,創新是一條很難的路,天時地利人和再加運氣才能有成功的機率。所以,有的人是不知道第一步如何走,有的人是不敢走,有的人是沒有耐心走,但如果持續走下去,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方法論,就如同找到打開通往秘境的按鈕。

  為了找到通往秘境的按鈕,大火的《中國詩詞大會》《朗讀者》,選擇的是另闢蹊徑。作為製作人與主持人的董卿,選擇了從中國的傳統文化切入,用真實的情感與具有民族共鳴的題材,以小而美的內容模式引發了全民的詩詞熱。《中國詩詞大會》擺脫了對流量明星,對熱門話題的依賴,用心投入的熬製出一檔可以傳唱的欄目。

  儘管“原創與創新“是播出與製作方頻頻宣揚的主題,沒有人會埋沒原創的價值,但從看到到做到,這又是一條少數人的路。

  最早找到這條路的人,將會真正掌握這個行業持續生長的密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