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薩諾重返虹口?只是處理個人事務 順便看場比賽
2018年10月22日11:31
申花打和
申花打和

  比賽結束後半個小時,申花隊員乘坐的大巴慢慢駛離了球場,帶著一場和波,也帶著從教練到隊員錯失三連勝的不甘。「從比賽過程來看,今天對手的發揮更好,所以最後的結果也是可以接受的,」一個晚上的「消化」之後,吳金貴依然對這個和波有些耿耿於懷:「開心肯定談不上,而且現在最重要的是做好準備,打好最後的四場比賽。」

在賽前有記者拍到昔日申花教練曼薩諾出現在虹口足球場內,並與球會人員交談良久。據悉,曼薩諾此次來滬,只是處理個人事務,順便看一場昔日東家的比賽。
在賽前有記者拍到昔日申花教練曼薩諾出現在虹口足球場內,並與球會人員交談良久。據悉,曼薩諾此次來滬,只是處理個人事務,順便看一場昔日東家的比賽。

  本報記者 李冰

  「權健肯定會拚命,

  要讓對手先急起來」

  終場哨響起的那一刻,吳金貴的心情有些複雜,因為連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與天津權健這個1比1的比數,到底應該讓他滿意還是不滿意。

  可以肯定的是,20日晚上19點35分之前,也就是申花與權健的這場比賽還沒有開打的時候,在這位申花教練的「算盤」里,肯定是想著拿3分的。儘管各級國字號球隊集訓比賽從申花抽走了多達七名球員,儘管對手的實力並不像他們在聯賽積分榜上的排名那麼低,但是在虹口足球場,申花從來不會懼怕任何對手,更何況是在自己基本沒有了護級壓力的情況下。

  對陣申花之前,天津權健剛剛遭遇了四連敗,南韓人樸忠鈞十天之前出任教練,等到國足陣中的趙旭日、張鷺、張修維和劉奕鳴這些國腳歸隊時,留給他備戰這場比賽的時間,只有兩天。

  作為今年中超參加亞冠聯賽的「BIG4」中走得最遠的一支球隊,雖然在世界盃之後經歷了韋素被強行挖角、德莫斯特為了回歐洲踢球「玩失蹤」等等波折,此前在聯賽中的排名也一路走低,但是吳金貴和申花教練組顯然不會因為這些看低這個依然由現役國腳和前國腳組成的對手,更何況申花自身也正遭受著減員帶來的困擾。

  相比9月,在朱辰傑、劉若釩和徐友剛被徵調之後,吳金貴不得不在中堅、右邊中場和右邊後衛三個位置上重新安排人選,而由此帶來的直接影響,就是主力陣容的重新磨合,畢竟這樣的調整涉及到了從左到右的整個攻防體系。

  除了久疏戰陣導致的狀態之外,更讓教練組擔心的,還是隊員心態和情緒上的一些變化。連續戰勝廣州富力和重慶斯威隊之後,截至本輪聯賽,申花隊的積分達到了33分,領先以24分排名倒數第三的重慶斯威隊9分,在聯賽還剩下最後五輪的情況下,只是在理論上還存在著降班的可能,護級已經基本確定可以完成,無疑這也會讓此前一直緊繃著護級神經的隊員鬆上一口氣,再加上之前將近半個月的間歇期,隊員能否及時緊張起來,也成了擺在吳金貴面前的一道難題。

  對於權健隊中只有兩名外援的所謂「劣勢」,吳金貴從來都沒有放在心上,畢竟這個對手從鋒線到後防線上,都有國腳級別的球員坐鎮,而且到了護級甚至「保命」的階段,這些隊員爆發出來的戰鬥力,往往更加驚人。

  也正因為如此,一直到賽前的準備會上,吳金貴和幾名助理教練跟申花隊員強調最多的,就是一定要做好打硬仗的準備。「很明顯,這場比賽權健是輸不起的,因為後面他們面對的對手都是爭冠級別的,他們肯定會拚命,而且會一上來就拚命,我們一定要做好準備,尤其是心理方面,哪怕場面再被動,自己也不要亂,做好防守的同時再尋求反擊的機會。」對於權健進攻線上幾個有威脅的點,不管柏圖還是楊旭、王永珀,申花教練組都進行了針對性的佈置:「最關鍵就是自己不要急躁,不管防守還是進攻,因為對手比我們更急。」

  半場調整:中場球員多插上射門

  自始至終,吳金貴都沒有放棄過用進攻解決對手的想法,哪怕是上半場申花被權健隊壓制得最狠的時候。

  教練席上的一個細節能夠說明很多問題:上半場前20分鐘,權健對申花形成了圍攻之勢,一次在防守角球時,曹S定站到了娥眉月附近,準備對位盯防站在那裡的權健防守中場張修維,場邊的吳金貴卻對著他揮手做了一個前壓的動作,因為當時申花隊的外援前鋒丹巴-巴亞已經回撤到了禁區內,準備跟對手爭搶頭槌。「一方面那個點有其他隊員可以盯防,另一方面,如果我們在前面沒有一個反擊點的話,對手所有人都可以壓過來,給我們的壓力反而更大。曹S定有速度,對手對於他的腳下也非常忌憚,只有我們自己的進攻打出來了,防守的壓力才會減小,才能有機會入球。」

  吳金貴承認,上半場沒有被對手破門,一方面是申花自身的防守體系沒有亂,再加上包括門將李帥在內的球員的出色發揮,另一方面則是運氣的成分。「但是我們的心裡都很清楚,一場比賽90分鐘,你不可能一直都靠運氣。」也正因為如此,中場休息的時候,吳金貴雖然沒有換人,但他希望通過球員位置以及心理方面的調整,能在下半場打出跟上半場不一樣的內容來。

  與權健隊的這場比賽,申花的報名名單中,第一次沒有出現U23球員的名字,之前很難打上比賽的一些老將最讓人擔心的,除了競技狀態,還有他們的心態。「這一點我們倒是不擔心,之前球會和教練組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對於球隊之前的調整和發展思路,隊員們也非常理解,這場比賽他們也都非常努力,表現也都不錯。」

  中場休息時,吳金貴特意關照榮昊、曹S定、古亞連和摩蘭奴等中場球員,下半場有機會插上之後,一定要多射門,因為在丹巴-巴亞基本被劉奕鳴和權敬原死死盯住的情況下,整體壓得非常靠前的權健中場,漏出了更大的反擊空間,這也是曹S定能夠在申花被對手破門之後不到2分鐘便利用一次長途奔襲後的內切將比數扳平的主要原因,雖然下半場整體依舊被對手壓制,但申花在中路獲得的機會也相當多,吳金貴在中場的調整依然收到了成效。

  不出意外的話,接下來的幾場比賽,吳金貴依然只能用手裡現有的這幾杆「槍」繼續征戰,他也只能把希望寄託在這些隊員能夠盡快重新找回比賽的感覺上面。「之前一些比賽踢得少的隊員訓練的時候還好,但跟比賽不一樣,再加上對手一上來就拚命,各方面準備不是很充分,這也很正常,相信以後他們會慢慢適應,表現也會越來越好的。」

  曹S定:現在談不上最好,

  爭取把最後幾場比賽打好

  本報記者 李冰

  用力地拍打了兩下胸膛,曹S定伸手抓起了自己的波衫,低頭親吻了一下胸口處的申花隊徽,儘管這不是他這個賽季第一次做出這樣的動作,但是與天津權健比賽的這個夜晚,無論對他還是申花,都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

  「確實很難,對手在場上給我們施加了非常大的壓力,尤其是上半場,有一段時間真的感覺有點喘不過氣來。」作為聯賽中的老相識,以及曾經的國家隊隊友,權健陣中有不少球員都跟曹S定保持著非常不錯的關係,兩隊在虹口足球場大廳列隊等候上場的時候,王永珀、楊旭和張鷺這些球員,都笑嘻嘻地上來打招呼,但這顯然只是一種「假象」,就像申花教練吳金貴賽後說的那樣,誌在博命的對手從一開始就沒有留任何情面,包括對曹S定的防守。

  為了遏製曹S定在左邊路的突破,剛剛上任的權健教練樸忠均也做足了功課,賽後他也直言,申花用曹S定這名右腳球員踢左路、用左腳將榮昊踢右路的打法確實讓自己頭疼,儘管賽前也再三向權健隊員強調了這一點,並且為了看住曹S定,特意讓原本打右邊中場的鄭達倫改踢右邊後衛,希望這名同樣擁有速度和腳下優勢的小個子球員能夠「製」住他,但是權健的失球仍然來自曹S定左邊路突破後內切的一次射門,這也讓樸忠均頗為無奈:「我們回去要好好研究一下,避免以後的比賽中再次犯下同樣的錯誤。」

  而對曹S定來講,這場比賽他遭遇的阻擊和壓力,同樣也是空前的,因為哪怕他回撤到本方半場拿球,權健的防守中場或者邊中場都會上來對他進行夾擊,不給他拿球的機會和突破的空間。事實上,上半場比賽中,曹S定的狀態和腳感並不好,除了突破過人的成功率不高之外,幾次沒有干擾的傳中也落點不準,不是直接傳到了權健門將身邊就是出了禁區,不過在防守中曹S定始終盡職盡責,到位率非常高,多次與左邊後衛柏佳駿聯手化解了對手的進攻,力保申花隊的球門在上半場被動的情況下沒有被權健隊攻破。

  從今年年初亞冠對陣雪梨FC隊比賽中受傷,到中超聯賽第12輪正式復出,曹S定一歇就是四個月的時間,而且很多人也都注意到了他踢球時的一些變化,那就是以往那種一突到底線的邊路狂飆少了,內切後尋求與隊友的配合並且完成射門多了,而且打門的感覺也好了很多,在迄今為止他攻入的三粒入球當中,有兩個是兜對方球門的遠角,並非一味地發力猛抽。與權健隊這場比賽中,曹S定的破門同樣來自於他與摩蘭奴配合後的一次巧射,對此他也坦言,這些變化並非刻意為之,而是當時根據場上的比賽情況做出的判斷。「平時自己也會多琢磨一下,你面對的對手是什麼特點,站位還有防守習慣什麼的,也沒有說一定要想好怎麼踢,更多還是看感覺吧。」

  憑藉與權健隊比賽的這粒入球,曹S定在自己出場的15場比賽中攻入3球,3次助攻隊友得分,同時他也場均送出了2.1次關鍵傳球,目前排名隊內首位;場均2.3次突破,是隊內本土球員最多的,而場均5.7次傳中排名中超第七,同樣也是申花隊中最多的,由他和柏佳駿組成的左邊路,更是主導了全隊60%左右的進攻。「足球是一個團隊項目,個人是為整體服務的,申花贏波永遠都是第一位的。至於我自己,現在肯定談不上最好,接下來好好調整,爭取把最後幾場比賽打好,給所有人一個交代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