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王三運家族腐敗內幕:兒子私下炒股價格僅1元
2018年10月22日07:35

  原標題:揭秘甘肅原省委書記王三運家族腐敗內幕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王三運先後擔任過

  貴州、四川、安徽、福建四省的省委副書記

  不少在這些地區和他聯繫密切的老闆

  在他任職甘肅省委書記後“尾隨而來”

2014年3月9日,北京,中共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參加兩會。圖/CFP
2014年3月9日,北京,中共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參加兩會。圖/CFP

  王三運與他的商業“追隨者”

  《中國新聞週刊》記者/胥大偉

  本文首發於總第873期《中國新聞週刊》

  他只喝茅台,愛戴名表,講話動情愛用排比句,喜歡唱歌是個“麥霸”,常說空話熱衷形式主義,如今他以另一種形象黯然謝幕。

  10月11日,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開庭審理了全國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甘肅原省委書記王三運受賄一案。檢方指控其在1993年至2017年,為相關單位和個人在入股銀行、工程承攬和職務晉陞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直接或通過特定關係人,非法收受上述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6685萬餘元。

  中央紀委電視專題片《巡視利劍》中披露了王三運家族腐敗細節。王三運出鏡說,“我兒子和我兩個外甥,他們到甘肅來搞什麼業務,搞什麼承攬工程。我那兩個外甥,對我們家的幫助都非常大,經常給我們出錢裝修房子,還給我們在貴陽買房子,這樣實際上把這個關係就搞成一個相互利用關繫了。”

  專題片披露,王三運先後擔任過貴州、四川、安徽、福建四省的省委副書記,不少在這些地區和他聯繫密切的老闆,在他任職甘肅省委書記後“尾隨而來”,王三運也利用職權為他們在獲取項目、通過審批等事項上提供幫助。

  “他們到甘肅來投資以後,也故意在炫耀跟我的關繫好到什麼程度。大家都知道這些人來自何方,跟我熟不熟悉,一看就知道。他們即便不找我,他們在那兒去找別的人,實際上也是利用我的影響,這樣變花樣想辦法塞私貨把這些問題解決。”王三運說。

  這些人依仗著這位父輩、親友、故交的影響力,同樣構建了一張張浸潤著權力且錯綜複雜的利益網。

  “大招商,招大商”

  多位熟悉甘肅政情的人士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王三運的兒子主要涉及蘭州新區的一些項目。

  蘭州新區是甘肅省下轄的國家級新區,位於秦王川盆地,屬典型的黃土高原丘陵地貌。

  王三運到任甘肅之後的第8個月,2012年8月20日,蘭州新區成為繼上海浦東新區、天津濱海新區、重慶兩江新區、浙江舟山群島新區之後,第五個國家級新區。一直以來,蘭州新區被看成是王三運的另一種“臉面”。

  根據相關規劃,蘭州新區2030年人口要達百萬,城市建設用地面積要從2015年的60平方公里增加至160平方公里。規劃還列出了包括戰略性新興產業、高新技術產業、石油化工、裝備製造在內的十大主導產業。

  但很多經濟學者當時不太看好蘭州新區。據《中國科學報》報導,有學者認為與其他國家級新區比較,蘭州新區建設面臨政府管理水平低、決策效率低、幹部素質差、思想解放程度低、對外開放程度低等問題。

  分析者認為,由於蘭州經濟底子薄,即使國家政策到位,各種資源也不可能像浦東、濱海新區那樣湧入蘭州新區,蘭州需要在基礎設施建設、產業發展配套、服務配套等多方面持續投入,這無疑會使當地政府背上沉重的經濟包袱。

  蘭州新區此後的發展,似乎佐證了上述判斷。蘭州新區發展成“鬼城”的報導,時常見諸媒體,當地人擔憂空置的樓房會像黑洞一樣吞噬蘭州新區的未來。

  但蘭州新區還是提出了宏偉目標:要在8年內實現生產總值從100億元到1000億元的增長。王三運更是強調:“要招大商、大招商、招強商,緊盯世界500強、國內500強等大企業、大項目。”

  蘭州新區開始大規模的城市建設。一些與王三運相識的安徽、福建等地的商人,聞風而動,紛紛湧入新區拿地、拿項目,王三運在中紀委的專題片中也說,“他們到甘肅來搞業務。”

  此前曾有媒體披露,有與王三運過從甚密的商人,從安徽開始追隨其左右。王三運主政安徽期間,某集團啟動了在安徽合肥的投資。王三運調任甘肅任省委書記後,該集團也緊隨其後,2012年4月在蘭州捐資3000萬元,王三運出席了捐款儀式。2012年7月5日,蘭州市政府與該集團簽約,該集團將在城關區和蘭州新區進行綜合開發,總投資500億元,總建築面積1350萬平方米。然而這次合作卻在一年後戛然而止,500億投資也最終撤回。

  《環球人物》則報導說,某高科技企業是王三運的財源,與他兒子有生意上的往來。這家企業也起家於合肥,崛起於蘭州。2014年,該企業在蘭州新區建造了一個占地千餘畝的產業園,算是跟著王三運“轉戰南北”。

  多位蘭州當地人士向《中國新聞週刊》表示,王三運的兒子和侄子在新區的生意,主要涉及蘭州新區的基建和房產項目。

  王三運就任甘肅省委書記後不久,蘭州市開始與一家企業合作打造蘭州某科技新城,規劃總面積136平方公里。這家企業的總部位於福州。

  2012年8月3日,蘭州市政府與該企業舉行項目簽約儀式,簽約總投資達575億元,涉及工業產業、商業地產等領域的六個項目。王三運帶領甘肅省四套班子領導全部出席簽約儀式。

  蘭州上述科技新城還有一個重點項目,項目占地20平方公里,規劃人口達到20萬,項目彙聚市政、科技產業園、商業會展、高檔住區、主題生態公園等。一期產品分為7個地塊,由北向南分別為高層、小高層、商業以及別墅產品。項目規劃共有32所學校,1所三級甲等醫院,4個城市級衛生服務中心,以及12個社區級衛生服務中心。

  項目配套有一座占地達2000畝的城市森林公園,公園不僅綠化面積大,裡面還設有美術館、圖書館、科技館、體育館、城市規劃展覽館,以及一個大型國際會展中心。商業配套總建築面積達到了183萬平方米,擁有酒店、商業步行街、寫字樓、兩個超大型國際購物中心等配套,還配有十大城市綜合商業城。

  然而,《財新週刊》引述蘭州多名消息人士的話說,王三運引進了這個商業項目,但房子賣不動,企業覺得虧本,不斷向甘肅省、蘭州市要政策、要優惠。

  前述熟悉當地政情的人士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為支持這家企業賣房,蘭州特意規劃了地鐵線路,然而地鐵遲遲未能通車。

  “官二代”的生意

  此外,當地的金融領域,亦能看到王三運親眷的“觸角”。

  多個信源向《中國新聞週刊》透露,王三運兒子王暢或存在利用蘭州當地一家企業A股上市之機,謀取不當利益。

  知情人米遠(化名)告訴《中國新聞週刊》,2013年,該企業欠債60億,“設備、資產包括民用住房、商業用房,都抵押了又抵押,就是個空殼。”據米遠介紹,當時,蘭州正推動老國企“出城入園”,欲將該企業搬至蘭州新區。有媒體透露,在“出城入園”項目中,需要由該企業自行籌措資金約8.67億元,而該企業又恰恰在此時出現人事變動,“沒錢也不肯搬”。此後,該企業想用上市來撬動債務,謀劃以一家子公司的名義,申請上市。

  這家子公司經曆過多次資產重組。媒體曾質疑該子公司資產評估有問題。知情人米遠透露,該子公司獲取資金的能力堪憂,“沒錢,也借不到錢,就把銀行的賬撥出去不管,把已抵押的資產再評估,評估了10個億”。

  2014年10月,這家子公司上市。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該公司上市後,其股價猶如坐上火箭,從IPO發行價1.68元,一直漲到12月1日的28.57元,兩月股價瘋漲了17倍。而當時證券機構的研究人員,給出的合理估值僅僅是1.8元~2.88元。

  多位信源向《中國新聞週刊》披露,在該子公司上市前後,王三運的兒子王暢,以1元1股的價格,私下買入了3500萬股,並在股票封停期將股票賣出,獲利豐厚。

  另據《財新週刊》報導,多名消息人士稱,王三運之子王暢與雷誌強之子有生意往來。

  2017年4月,據甘肅省紀委消息:甘肅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原理事長雷誌強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甘肅當地一位商人告訴《中國新聞週刊》,雷誌強落馬後,甘肅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銀行系統多人接連出事,當地農村信用社聯合社系統內銀行涉及多起違規放貸問題。

  《中國新聞週刊》瞭解到,以王暢等為代表的某些“官二代”在當地金融市場上能量巨大。上述商人告訴《中國新聞週刊》,雷誌強兒子的項目做得很大,傳言其在甘肅金融界呼風喚雨,“一個電話就可以讓銀行一次性拿出4個億,就像他自己開的銀行一樣。”

  三角關係

  10月11日,媒體公佈的庭審視頻畫面,揭開了王三運收受葉簡明賄賂的相關證據。其第一項為:王三運通過時任交通銀行董事長胡懷邦,為上海華信公司入股海南銀行提供幫助;第二項為:王三運通過國家開發銀行董事長胡懷邦,為海南華信公司獲得國家開發銀行48億美元綜合授信額度提供幫助。

  葉簡明的身份為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長。中國華信於2002年由葉簡明創立,主營能源與金融,連續第4年進入世界500強榜單。頗為神秘低調的葉簡明,曾被媒體稱為“隱士一般的國王”。

  據《財新週刊》報導,2011年,華信想要獲得上市公司殼資源,它看中了安徽華星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葉簡明通過福建省一位退休領導的介紹,聯繫上時任安徽省省長王三運,成功借殼安徽華星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2012 年 7 月,上海華信斥資 19.71 億元認購安徽華星化工股份有限公司60 % 股權。

  2013年,上海華信石油以每股4.36元的價格,認購華星化工非公開發行的45225.37萬股A股股票,占華星化工總股本比例達到60.61%,成為華星化工的第一大股東,華信借殼華星化工上市。

  2013年5月20日,華星化工以2.65元/股向上海華信定向增發7.29億股,募資19.31億元,上海華信持股60.78%,正式成為華星化工控股股東。

  庭審中披露的葉簡明請託入股銀行一事,同樣發生於2011年,彼時的華信亟需將銀行證照收入囊中,將目光對準了海南。

  葉簡明在供述中稱,“2011年,王三運為我公司入股海南銀行提供了幫助。當年,有一次我陪王三運及其妻子李曉玲在一起吃飯的時候,王三運夫婦對我說,王暢兩口子想在上海買個大點的房子,他們家也沒有什麼錢,讓我在買房和其他方面支持一下王暢兩口子。我當時表態一定會支持的。回家後我把這件事和我妻子吳麗瓊說了,並說我公司入股海南銀行的事正在找王三運幫忙。”

  1998年,海南省當時唯一的法人股份製商業銀行――海南發展銀行因擠兌事件被關閉清算,十餘年間,海南成為全國唯一一個沒有法人銀行的省份。

  當時,海南提出重整本省金融業的“五個一工程”,其中就包括辦一家海南省的地方法人銀行,和辦一家面向全國的股份製商業銀行。

  2012年9月14日,銀監會批複同意海南新組建一家商業銀行。

  王三運通過時任交通銀行董事長胡懷邦,為中國華信下屬公司上海華信入股海南銀行提供幫助,很快,葉簡明朝思暮想的銀行牌照到手了。

  根據公開信息,海南銀行的主發起人是海南發展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的全資子公司海南鹿回頭旅業投資有限公司,總註冊股本30億元。監管部門公佈的股東結構顯示,海南銀行30億股本中,鹿回頭旅業為主發起人,持股17%;交通銀行作為戰略投資者持股10%;華信石油持股12%。

  經此交集,華信與海南銀行聯繫日益密切,這家銀行後來多次為華信系提供貸款,而王三運、葉簡明、胡懷邦三人彼此間交集漸密。

  王三運再次通過胡懷邦,給中國華信下屬海南華信獲得國家開發銀行48億美元綜合授信額度提供幫助。此時,胡懷邦已調任國家開發銀行擔任董事長。公開信息顯示,海南華信曾累計獲得國家開發銀行300億元的融資額度。

  據媒體引自上海華信發債文件披露的數據顯示,截至 2017 年 9 月末,其共獲得銀行授信總額為 616億元,最大授信銀行為國家開發銀行,提供發行人授信額度 420.7億元,占發行人獲得銀行授信總額 68.25%。

  國開行重點支持海南華信開展境外併購、投資、貿易等。華信集團還與國家開發銀行等“組團”,與捷克J&T金融集團等建立戰略合作關係,華信集團還投資7.8億歐元收購捷克J&T金融集團部分股份。

  另一邊,隨著王三運上任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與胡懷邦間互動頻繁。2012年,上任不久的王三運就會見了時任交通銀行董事長胡懷邦,邀請其掌舵的交通銀行參與蘭州新區的開發建設。

  隨著胡懷邦赴任國家開發銀行董事長,甘肅與國開行間展開了大體量的項目合作。據當地媒體的報導,2013年5月14日,甘肅省政府與國開行簽署合作協議,計劃在扶貧開發方面5年內為甘肅省投放貸款800億元,融資總量不低於1000億元。酒鋼集團、蘭州新區與國家開發銀行分別簽署了《酒泉鋼鐵(集團)公司、國家開發銀行開發性金融支持西部鋼鐵基地產業升級轉型及多元化發展戰略合作暨循環經濟與結構調整項目200億元貸款意向協議》和《蘭州新區土地儲備及出城入園項目130億元貸款承諾書》,王三運和胡懷邦皆出席活動。

  2016年,甘肅省政府與國家開發銀行再簽大單,王三運、胡懷邦出席簽約儀式。國家開發銀行提供5000億元融資,用於支持甘肅脫貧攻堅、交通、能源、水利、生態環保、新型城鎮化、產業升級等重點領域發展,其中兩年支持棚戶區改造1000億元,支持“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500億元。

  2018年9月27日,胡懷邦到齡退休。半個月後,胡懷邦的名字出現在了王三運的受賄案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