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求生:試水嚴選商城、社交遊戲 秀場直播未來在哪
2018年10月19日07:28

  新浪科技 楊雪梅

  直播行業最近不太平。

  國慶前夕,鬥魚App默默從手機應用市場下架,因已封禁主播陳一發直播間仍然出現大量打賞、彈幕運行情況;隨後,虎牙因為頭部女主播戲唱國歌而陷入輿論風波。

  在內容監管這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上,一家上市直播平台和一家正在上市的直播平檯面臨了同樣的困境。與此同時,行業內其他直播平台想必正瑟瑟發抖,加強對主播和內容的管理,並儘量保持低調。這裡面應該也包括映客。

  相比而言,今年7月港交所上市的映客就低調多了,沒什麼大的動靜。但新浪科技發現,今年開始,映客其實一直都在悄咪咪探索新業務,社交遊戲、映客嚴選商場、營銷平台、AI技術、藝人經紀……映客的這些新探索這些你可能都沒有聽說過,尤其低調浮出水面的映客嚴選。

  映客有個嚴選

  映客在微信上推出了一款涉及周邊、進口美妝、美食、奢侈品包等多種品類的微商城,並有故宮文創、飯爺食鋪等品牌入駐其中。

映客嚴選
映客嚴選

  新浪科技瞭解到,這款電商微商城早在今年4月份就悄悄上線了。像滴滴出行、摩拜單車、英語流利說等互聯網企業選擇通過有讚在微信開店一樣,映客嚴選也是通過有讚在微信賣貨。有讚方面表示,其實幾家的微商城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都是在公眾號或者App里植入了有讚商城。

  但不一樣的是,滴滴出行、摩拜單車、英語流利說等主要售賣業務相關的產品,如課程、月卡,及周邊衍生品等,而映客嚴選從生活電商的角度切入,不僅售賣品牌周邊,還涵蓋吃喝玩樂穿等時尚生活相關的多個方面,甚至包括全球購。單品價格也從數十元到2、3萬元不等。

其他App主要售賣業務相關產品
其他App主要售賣業務相關產品

  不過,新浪科技觀察發現,映客嚴選目前並不成熟,商品數量並不多,首頁一些商品是下架或者缺貨的狀態,而每月可更新四次的映客嚴選服務號,也兩個月未更新了,之前都保持正常更新。

映客嚴選
映客嚴選

  筆者下了一單進口保濕噴霧,諮詢客服商品是否為自營,超過十天並未得到回覆。

  與其他直播或短視頻平台只賣周邊類產品的電商業務相比,映客嚴選儼然是要做大而全的電商平台。有人提出了疑問,這不是很像網易嚴選嗎?

  對此,映客方面表示,映客嚴選目前還是“內部測試的階段“,暫不對外公佈和回應。

  有業內人士表示,映客嚴選應該算是映客在商業化上面的擴充和探索,但關於怎麼跟直播掛鉤還是比較疑惑。

  其實,在今年5月份的時候,映客簡單做過一次嚐試,即當時櫻花女生晚會活動的獎品就來自於映客嚴選。通過活動為微商城引流,是其中一種方式。此外,在新浪科技看來,通過主播帶貨帶流量,可能也是一種方式。

  行業內直播、短視頻領域網紅帶貨,主要引流到網紅自己的淘寶店舖或者微店,映客嚴選這種方式,或許可以把流量集中到自己的電商平台上,借此把消費者沉澱下來。不過,如何讓主播心甘情願為平台帶貨、讓粉絲和消費者聚集並認可映客嚴選,還是一個大的“工程”,這其中包括了電商經常存在的質量、品牌授權、物流、售後等問題,以及與主播之間的利益劃分。

  目前來看,映客的電商策略還是一個謎。

  社交遊戲、廣告營銷能緩解映客的焦慮嗎?

  除了電商,映客近一年還嚐試了社交遊戲。在其上市前的招股書中提到,募資用途第一條就是開發遊戲,且正在開發一款以卡牌遊戲為特色的社交遊戲,先期投入970萬元,預計還將持續投入6000萬元。映客計劃於未來兩年中發佈數款社交小遊戲及小程式。

  直播與遊戲存在天然的互動性,且用戶屬性相似。直播平台涉足遊戲,映客並非第一家,此前花椒也曾上線過互動小遊戲。靠直播大翻身的社交平台陌陌也曾“變身”為一家遊戲公司,移動遊戲為其盈利帶來了很大的貢獻,近期還與萬代聯手打造了社交手遊《數碼寶貝:相遇》。

  但是,目前國內遊戲版號發放工作至今已經暫停半年,且今年內版號重啟的可能性並不大,騰訊、網易等大公司的遊戲業務紛紛受影響。遊戲業內人士表示,即使是社交小遊戲,想要變現的話必須要版號,不然用戶沒法付費。

  或許,遊戲可以為映客帶來流量,但大投入之後收穫商業化變現,現階段來看幾乎是不可能的。

  在遊戲之前,映客也嚐試了廣告營銷、綜藝。其中早在2016年就成立了“映天下”廣告營銷平台,主要對接主播達人和品牌主。通過這一平台,映客也涉足了達人經紀服務,簽約合作時尚、美妝、美食等領域的網紅達人,幫助他們變現。

  根據映客8月底發佈的財報顯示,映客的收入主要來自直播、網絡廣告及其他。其中直播收入在上半年總營收中佔比高達97.7%,為22.28億元,網絡廣告占2.1%。在此之前,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間,映客直播業務所得占總收入比重分別為94.6%、99.8%、99.4%。

  可見,即使映客近幾年一直在探索新的變現方式,但還是更多拘泥於直播收入,營收結構並沒有明顯的改變。

  以上種種背後,能看出映客上市之後面臨的巨大壓力。對其來說,目前發展較為平穩,但也急需要尋求新的變現方式,講好接下來的增長故事。畢竟,秀場打賞模式較為單一,未來渺茫。

  秀場直播模式之困:用戶時間被搶占 付費用戶數下降

  映客是千播大戰中生存下來,並率先上市的。但現在的映客卻已經不再是高速成長期,高喊 “你醜你先睡,我美我直播”口號的網紅平台了。

  差不多同期上市的直播平台中,虎牙估值470億元,但映客上市時估值40多億,不及前者十分之一。這或許也是秀場直播與遊戲直播平台的差異體現。

  市場上的娛樂化產品越火爆,秀場直播的焦灼就越顯現。一位業內人士表示,秀場直播最大的問題在於“越來越依賴大R――就是付費很多的用戶,而且付費用戶在減少。”付費用戶在減少的原因在於,抖音、快手等短視頻App,以及其他層出不窮的娛樂化App,搶占了用戶時間。

  在一位使用過映客的用戶眼裡,映客早在前年就顯示出了頹勢“用的人很少了,體驗不太好,比方說在直播里唱歌,就連周杰倫那麼火的歌手,也只有六七首歌。裡面的歌很陳舊,已經很久沒用過了。現在周圍的人都在用抖音。”

  其實,打賞付費的危機不僅僅出現在映客身上,上述用戶表示,現在直播平台對打賞的抽成很高,導致一些非頭部主播失去了興趣。

  對直播平台來說,一方面,打賞模式單一、可持續性弱;另一方面,頭部主播屢屢觸犯紅線,導致平檯面臨品牌和經濟的巨大損失。比如前幾天被封禁的虎牙“莉哥”,是抖音非常頭部的達人,粉絲超過5000萬,網傳她與虎牙的簽約費高達2500萬元;此前被封禁的陳一發,也是鬥魚簽約的頭部主播。

  在直播這個大戰場上,似乎誰都不太好過。日前,在參加活動時,映客CFO李勁還發言稱,希望投資者對直播行業多點耐心和信心,把眼光放得長遠一些。不過,即使投資者有耐心,用戶和市場會有耐心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