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才華扛住了歲月,華人導演李安獲“終身榮譽獎”
2018年10月19日14:20

原標題:他的才華扛住了歲月,華人導演李安獲“終身榮譽獎”

  中新網10月19日電(高辰)他是華人導演中一個標杆性的人物,他兼具東方傳統的溫文爾雅和西式的灑脫不羈。無論是倫理、武俠、喜劇甚至科幻,他都能從容駕馭――他就是著名導演李安。紐約時間10月18日,李安獲頒美國導演工會“終身榮譽獎”。

  從“煮夫”到獲讚“亞洲導演第一人”,李安化身勵誌傳奇,獨特的經曆讓他在東西方文化里遊刃有餘,也正是兩種不同的文明衝擊,造就了他與眾不同的視野和氣質。

資料圖:李安。

  “人生不能像做菜,把所有的料都準備好了才下鍋”

  ――考過零分曾落榜 拍電影要過父親關

  1954年,李安生於台灣屏東,9歲那年看了對日後導演生涯影響最大的影片《梁山伯與祝英台》。這部影片給了小李安一種純潔、真誠、坦蕩的感覺,而他日後製作的電影正是在不知不覺地複製著這種感覺。

  其實,李安並非“天才”,數學考過零分,高考兩次落榜。父親長期不讚成他拍電影,《臥虎藏龍》獲奧斯卡小金人後還要求他回校教書。但一切都不妨礙李安追求夢想,1978年留美,1983年和愛人在紐約舉行中西合璧婚禮,結婚實況還成為其電影《喜宴》的素材。

  在紐約大學,李安首次接觸電影製作。1985年2月,畢業作《分界線》在紐約大學影展中獲得最佳影片與最佳導演2獎,他與美國著名經紀公司簽約,決心在美髮展。

2013年11月28日,明星出席電影《The Life of Pi》放映活動。馬尼拉國際電影節發起人艾吉魯茲代表菲律賓電影界,為正在菲律賓訪問的導演李安頒發了終生成就獎,並讚李安為“影神”。

  “這世界上唯一扛的住歲月摧殘的就是才華”

  ――6年“煮夫”成大器 喝魚翅湯大哭

  然而,李安沒能一帆風順。1984年,他失業了。此後,李安當了6年“煮夫”,每日買菜做飯,全靠妻子養家。李安功成名就後無數次稱讚妻子,妻答:“不管你得了多少次金像獎,你還是那個李安。家不是片場,你該做的家務還得做。”

  萬幸,1990年11月,就在李安僅僅剩下43美元存款時,獲得台灣劇本兩大獎,首獎《推手》,二獎《喜宴》。兩片和《飲食男女》橫掃台灣金馬獎;《喜宴》獲柏林電影節金熊獎,又和《飲食男女》相繼收穫兩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

  慶功時李安喝到魚翅湯,想到妻兒多年不易,放聲大哭。

資料圖片:著名導演李安。

  “恐懼是生活唯一真正的對手,只有恐懼才能打敗生活”

  ――挑戰武俠不怕瘸 轉型不順險息影

  《推手》、《喜宴》、《飲食男女》堪稱反映中國傳統文化的“父親三部曲”,之後李安又拍了《理智與情感》、《冰風暴》、《與魔鬼共騎》。其中,《理智與情感》獲得7項奧斯卡提名,摘得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獎、柏林電影節金熊獎及多項英國學院獎,由此,李安進入荷李活主流電影製作行列。

  接下來,李安挑戰武俠電影《臥虎藏龍》,“整條腿都瘸了”,李安被迫在上海找中醫看風濕,壓力很大。所幸天道酬勤,2001年《臥虎藏龍》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最佳攝影、最佳配樂、最佳藝術指導4獎,開創華語片曆史。

  李安不滿於此,又嚐試轉型,執導漫威超級英雄電影《綠巨人浩克》,卻遭受惡評。他一度想息影,但在親友的幫助下走出低潮,並挑戰了內涵更深沉的《斷背山》。

第85屆奧斯卡金像獎於北京時間2013年2月25日上午(美國當地時間2月24日下午)在荷李活杜比劇院舉行。現場,李安憑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獲得最佳導演獎。

  “文化是一種鬥爭,曆史是贏的人在寫”

  ――三大難點一網打盡 獲讚“亞洲導演第一人”

  功夫不負有心人,《斷背山》贏得了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獲美英多個主流電影獎項青睞,2006年更拿下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改編劇本、最佳配樂3獎。

  之後,李安執導了張愛玲原著《色戒》的同名電影,引發爭議,《製造伍德斯托克音樂節》也是成績寥寥,李安卻不肯認輸。

  2012年上映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他的首部3D電影,講述16歲少年和老虎在海上渡過227天的非凡經曆,電影界公認難拍的三大元素水、小孩、動物被李安“一網打盡”,換來最佳導演、最佳攝影、最佳視覺效果、最佳配樂4座奧斯卡小金人。

  至此,李安兩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獎,堪稱“亞洲導演第一人”。

  李安仍未停步,《比利 林恩的中場戰事》2016年上映,挑戰拍攝技術極限,視覺衝擊令人難忘。雖然影片在北美遇冷,但李安心態良好:“這更像是一次實驗。”“實驗”成功,或許正在後期製作的新片《雙子煞星》將發揚光大。

?當地時間2013年5月26日,法國康城,第66屆康城電影節評審團主席史蒂芬・史匹堡(右二)和評審團成員妮可・基德曼(左一)、導演李安(左二)和日本女導演河瀨直美亮相亮相電影節閉幕頒獎典禮紅毯。

  “我一直就是個中國導演”

  ――堅持傳統反歧視 融通中西求平衡

  華人在西方影視圈打拚絕非易事,2016年奧斯卡典禮爆出針對亞裔的“低俗惱人笑話”,李安為此參加抗議,迫使奧斯卡道歉。

  李安曾堅定地澄清:“我一直就是個中國導演,我從未考慮過要入美國籍。”李安的血液中鐫刻了最傳統的東方美學和儒家思想,而他的思考方式與創作格局又同西方主流價值觀不謀而合,構成東西雙方都無法拒絕他的理由。

  他曾解釋:“我的電影理念基本是在紐約學的,但我的個性思路保持了中國的傳統,我內心還是在求取平衡。”

  比如,在李安看來,《臥虎藏龍》是“武俠版的《理智與情感》”,表現出“被壓抑的情慾”,帶著很濃的弗洛伊德色彩。《紐約時報》評論稱:“影片頌揚了詩歌一般的武俠精神,使人在欣賞中國文化的同時也體味到莎士比亞式的悲劇色彩。”

資料圖片:著名導演李安。

  “人心粗了,吃的再精也沒什麼意思”

  ――支招內地電影 堅信亞洲會很強

  近年來,內地電影市場飛速擴張,內地電影如何良性發展乃至走向世界成為熱門話題。

  對於良性發展,李安提過多項建議:對年輕導演不要揠苗助長,別太急功近利;不能落入“搶錢”陷阱,防範內容重複;不要一味“搶明星”,反而忽視電影品質。

  對於走向世界,李安同樣認為不可一蹴而就,要有耐心,從文化的根里和電影語法里一點一滴地和觀眾結合。他認為,中國有自己的文化資源,這可以在全世界變成新的資源。

  李安堅信,“亞洲會很強”。(完)

責任編輯:孔慶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