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一夢 薜家燕
2018年10月18日12:41

香港娛樂圈中,夠年資講「入行六十年」的藝人,恐怕五隻手指數得晒。

薛家燕是其中一個,既夠年資、仍繼續活躍圈中,可以開騷紀念的藝人。

六十年,一甲子,其實已經是幾代人的時間。

六十年前的戊戌狗年,八歲的薛家燕因為替爺爺賀壽上台做戲,機緣巧合之下成為童星,轉眼一夢,就已經六十八歲。

「我的人生活得很精采,也慶幸是順境多、逆境少,婚姻幾年確係難過,但又幸運地有很多人支持,逆境變順境,所以我信天無絕人之路。」

說時不無感歎,也充滿對人生際遇無常的懷思。

「要有決心、要有耐力,最後原來很多事都真係可以做到。」

當然,六十年一夢間,也很講「運氣」,就如這個「八」字尾的年頭,她達成了一個六十年來的心願。

「其實好多年前已經想開紅館騷,但總係抽唔到,入紙都冇位呀!你估紅館咁易有位呀?反而今年一早知好忙(六月做奶奶娶新抱),所以諗住是但啦!照入紙試?,點知今年就竟然得?!人生第一次呀!」

雖說薛家燕登台經驗極度豐富,但首次開紅館騷,還是「緊張」得要命。

「唔係緊張唱咩歌、跳咩舞,十字步就當然有,仲有新動作添!係緊張嘉賓太多,真係唔知點安排。工作人員問我,到底想個騷做足八個鐘?定係我唔好唱喇!畀晒嘉賓唱已經夠晒鐘?」

六十年演藝歲月,究竟可以有幾多朋友、幾多嘉賓?

撰文☆梁文威 攝影☆何國豪

場地提供☆天下第一准揚菜 設計☆李浩然

講開好多古

薛家燕這個六十年的約會,暫時已經應承可以安排時間出席的,以兩晚不同嘉賓來算,竟然有七十多人。

「嘉賓太多,唔好計唱歌跳舞,淨係台上講古,可能都講幾個鐘,都未講得完。」

薛家燕講古,確實有排講,就如她如何八歲入行,也算是一段奇遇。

「一九五八年,爺爺生日,當時全個家族慶祝,擺酒幾十圍?,包了一間酒樓四層樓。當年有很多娛樂圈、電影圈人都是坐上客。那個年代,擺大壽是很大的活動,必定會建起一個戲棚做戲,我就和十五個小朋友一齊合作做了一場賀壽戲,當時余麗珍也在場,見到我好得意,做戲又好,就叫我去片場拍戲,當時只係當玩,冇打算入行,拍的第一套戲是《七兒八女九狀詞》。有次在片場拍緊戲,剛好「波叔」梁醒波在隔離廠,見我在走廊玩得好開心,就過?同我傾偈,又問我叫咩名,我當時換緊牙,講?唔正,就話自己叫做『雪茄煙』。當時波叔正拍緊《人頭審皇帝》,有位童星小白雪病了,於是波叔就臨時拉伕,即場拉?我過隔離廠幫手,部戲演出?全部都係當時的超級大明星,任劍輝、林家聲、陳寶珠,開心到我癲,於是一日就拍了兩場戲,有十蚊人工。」

當時就是準備拍完兩部戲就算,完全是玩票性質。

「其實都係玩,八歲小朋友邊識咁多,爸爸其實想我專心讀書,這個時候爺爺就出場,他多年來一直研究八字命理,幫我推算之後,就說:『細麗(家燕姐乳名,因為她的家姐叫大麗)條命,入演藝圈的話,必定可以揚名四海!應該栽培佢!』」

就是爺爺一句話,薛家燕正式入行。

「之後就辛苦了,真係要開始學戲,爸爸請師傅回家教,日日五點起身開始行台步、練功、打北派,練到手瓜起??,之後仲學芭蕾舞,算是自細就打好基礎吧!」

薛家燕一直視波叔為貴人,一直都很尊敬他。有關波叔,還有一件有趣回憶。

「記得我十八歲時,常常去東南亞登台,更出了一隻英文歌唱片,當中有首歌叫〈Unchain My Heart〉,當年賣了四十萬張,好受歡迎。有一次波叔搵我,話佢就?要去星馬登台,當地朋友叫佢一定要唱一首歌,叫〈堂前賣鴨〉,話係家燕唱?,所以佢就特登來問我點唱。我當堂笑到反轉,但回想返,一位前輩竟然會調轉頭,問我這樣一個小小後輩,點樣去唱一首歌,你話波叔係幾值得尊敬!」

1.七公主(左起)馮素波、沈芝華、陳寶珠、蕭芳芳、薛家燕、王愛明及馮寶寶,相信十二月尾,將會齊集紅館舞台。

2.薛家燕最初與胡楓合作,是飾演他的兒子,想不到後來竟然變成演他的情人。

3.這張〈Unchain My Heart〉唱片,賣了四十萬張,讓薛家燕紅遍星馬,就連梁醒波去登台,都要唱〈堂前賣鴨〉。

▲《七兒八女九狀詞》,是薛家燕(右一)真正拍攝的第一套電影,但同期她又拍了梁醒波的《人頭審皇帝》,初次做童星就一日開兩廠。

七公主與三小生

薛家燕講古,當然又要講到七公主,這次她開騷,二話不說,七公主都應承要上台。

「問都不用問,淨係話要畀多點時間她們綵排。你知啦!芳芳(蕭芳芳)身體不舒服,沈芝華住上海要專程回來,馮寶寶也不住香港,要多點時間準備,素波姐姐當然也是,總之就好開心。」

說起七公主,當然又是講不停。

「七公主,對我來說是一件難以忘記的事,其實論出道先後,我是七公主中最遲出道的,所有人都是我的前輩師姐,想起我們當年細細個,就一齊在片場拍戲、玩樂,真的好開心。年紀最細可能是馮寶寶,但她非常聰明、演戲非常利害,當年她可以一個人記晒我?所有人的對白,邊個唔記得台詞佢都可以提,真係寫個『服』字。我們是一九六四年結拜,到二○一八年是五十四年,幾十年姊妹情啊!」

三個小生,也是薛家燕問也不用問,就一定會來的嘉賓,當然也有很多古。

「修哥(胡楓)、曾江和四哥(謝賢),都係合作很多年的好朋友,也是必定會來。修哥話有乜幫手一定到、曾江話我開騷冇理由冇佢,四哥就話睇住我大,點都要來唱首歌。他們都是當年紅極一時的男主角,都是我從小認識到大的哥哥。修哥,我最初是演他的兒子(係兒子呀!唔係女!),之後變成佢個妹,再之後係情人。曾江就初時係妹,後來變情人。反而四哥其實沒有真正合作,但當年他追求芳芳的時候,常常來片場探班,買好多零食來,所以我好鍾意見到佢。」

有說她這次可以順便為曾江和四哥做和事佬,不過:「其實他們以前從來都沒有真正鬧過交,冇事?!」

講極未講完

其實,家燕姐講古,應該勁過榕樹頭阿伯,如果她有時間講、我有時間聽,相信不止三日三夜。

話說又講到成龍大哥,原來早在兩人十幾歲時已經結片緣。

「成龍好似冇乜合作過,其實唔係,我?十幾歲拍武俠片時,他們七小福就做龍虎武師,常常演被我們拮中的壞人,原來我當年常常拮到他們好痛,細個拍武打片不懂得就力嘛!哈哈!」

繼而又要多謝羅嘉良和呂良偉。

「當年拍《富貴門》,我患了急性肺炎,本來真係要頂硬上拍攝,但他們兩個非常好人,專登停拍讓我可以休息一個月,他們就先回北京繼續其他工作,之後再自費買飛機票和度期回港拍餘下戲份,我真的非常感謝他們,如不是可以休息回復體力,可能我&#134513家身體會差好多。」

當然,還有她六十年來的粉絲,拍攝《真情》和《皆大歡喜》時的同事和朋友、《流行經典》的歌星嘉賓,真的多到講也講不完。

「其實仲有神秘嘉賓,好多年都未見的人會出現,就同大家賣個關子先!」

▼薛家燕入行六十年,第一次開紅館騷,成龍亦拍片支持,更講述二人從前拍戲的故事。

▲《真情》和《皆大歡喜》,都是薛家燕的「長壽」劇集,現在仍不時於深夜重播,更不時發生夜晚睇完《流行經典》,深夜就再睇《皆大歡喜》的薛家燕之夜。

你?畀我??得唔得?

一八年,家燕姐真係好鬼旺!

先是《流行經典》長做長有,最新消息會拍到一九年年中。

「我做人算係咁,《真情》、《皆大歡喜》到《流行經典》,次次都做到一些長壽好節目。」

工作演出不斷,訪問當天的前一日,她才剛剛做完郵輪騷,兒童教育中心生意亦上了軌道。

兒子今年結婚,六月做「奶奶」,大排筵席開心又燦爛,十二月尾又順利開人生第一場紅館騷。

一八年,家燕姐確係旺到「唏呀唏呀唏、唏呀唏呀唏!」 勁跳「十字步」。

不過,訪問的最後一刻,我問了一個似乎不該問的問題。

「家燕姐今年咁高與,會唔會順手抱埋孫添呀!」

這一刻,我真的見到,家燕姐的表情十足十變成「阿寶」。

「個個都問我幾時都做阿?,喂呀!他們六月至結婚,生仔都要有時間!若果真係生小朋友,咁我要湊孫喎,今年咁忙邊度得閒呀?最快都要出年下半年先至好,唔係我真係唔得閒呀!」

明顯地,家燕姐的潛台詞是:

「大佬呀!你?畀我??得唔得?」

跟住仲要補多句:

「日日做到冇停手,我&#134513家一日先?得三、四個鐘咋!仲話抱孫!」

▲六月剛剛成為燦爛奶奶娶新抱,這兩、三個月就不停被人問幾時抱孫。

3

▲《機動戰士高達》主角阿寶,近年成為網絡cap圖王,本來是表達「人類總要犯相同錯誤」,但由於出場率實在太高,連動漫人物都覺得?,於是就被改造為「畀我??得唔得」系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