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跨界辦書法展引網友謾罵:丟盡當代文人的臉
2018年10月17日20:05

  原標題:莫言跨界辦墨跡展遭質疑,策展人張大春怎麼說?

  10月14日至21日,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的個人墨跡展《筆墨生活》在北京時間博物館亮相。消息一出,卻招致部分負面評價。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喻革良發表題為《莫言書法展還是莫展為宜》的反對意見,尖銳點評莫言墨跡“既沒有顯示才氣,也沒有顯示功力,更沒有大作家的書卷氣,確實只是塗鴉。”在文中,喻革良甚至直接引用網友的謾罵,稱莫言“藉著名氣撈錢,丟盡當代文人的臉”。

  為何在文壇上聲名煊赫的作家在書法界卻備受質疑?面對質疑,莫言早在展前就曾在微博上發佈《與友談心》一文,說明自己辦展有點“缺明少智”,缺的是自知之明,少的是人生智慧,只因耳根子軟就承應了主辦方的邀請,後悔不迭。他還申明,此次辦展是為在批評中求進步,謹希望在當下的“鍵盤時代”,能夠喚起大家對毛筆書寫的熱情。文辭懇切,全文無意將自己的展品以“書法”自居,連個展名稱也刻意迴避“書法”二字,他還自嘲自己所寫的尚不能稱之為書法。

  伴隨資訊開放化、自由化,人們對於公眾人物行為舉止的日益關注。特別是近年來層出不窮的名人字畫被高價拍賣事件,更讓人們對於名人效應有所警惕。賈平凹一字4萬、馬雲“活禪”二字468萬、馮小剛和曾梵誌合作的油畫《一念》1700萬等新聞層出不窮,因此墨跡展的消息一出,網絡上便出現各種揣測,莫非莫言就是下一個想要沾“名人光”來跨界撈金的人?同時,還因莫言作家的身份,公眾認為他的墨跡缺乏專業訓練,各種明嘲暗諷遍佈網絡。

  中國文人自古與書法藝術緊密相連,從蘇東坡、王羲之到近代的梁啟超、沈從文,無人不寫得一手好字。本次展覽的主辦方夢邊文化創始人張維娜稱:“書法是文人回到藝術最近的路,也是最日常的路。”

  莫言是首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中國作家,同時他也是一位勇於探索各種藝術形式的“跨界”藝術家。他自幼對書法興趣甚濃,近些年更是醉心於筆墨之趣。對於前來求字的人,莫言幾乎有求必應,也可見其並不為圖名利,而是真喜歡,甚至不惜為字“獻醜”。

  本次展覽以筆記、隨想、詩詞、對聯等近百幅作品展示了他在日常生活中的書寫實踐,每幅作品或謄寫名家名作,或隨記日常趣事,與晉唐韻法或宋明格調不同,展品看來更多一份真趣與靈性。特別是“即使圓週率被你算盡我也不會愛你”這一筆記在網上引起網友熱議,原來莫言也有如此可愛的一面。

  此次墨跡展的策劃人、作家張大春認為,於莫言個人,書法不是專業的,但卻是日常的,特別是莫言用左手所書的數篇打油詩,看來似乎並沒有二王以降整個書法傳習曆史的臨摹傳統痕跡,但也恰恰體現了他的天真氣、孩子氣、自然氣。

  一位正在看展的老人告訴記者,看展的重點不在於字,而在於其中所體現的一個人的“精氣神”;他之所以來看此展,就是為了一睹莫言的“精氣神”。

  儘管有人質疑莫言的書法水平,但欣賞者也不乏其人。馮驥才在為2015年出版的莫言書法集《莫言墨語》所作的序言中就談到,“在莫言的小說中,我們常常會陷入他用文字和故事編織的天馬行空、光怪詭譎的想像空間里而難睹作家的真容;但在他的書法和小詩里,便一下子見到莫言本人就站在這裏。他的個性、氣質、生命感、審美乃至喜怒哀樂原原本本瞭然其中。”有評論認為,這種真實的心態與當下許多自詡書法家的人相比,其境界之高遠毋庸多言。不久前網絡上曝出某些狂狷之徒以拖把作筆隨意塗抹 、以針筒“射書”自稱高雅等醜聞,在假創新之名以沽名釣譽的風

  氣下,莫言的“醜書”顯得難能可貴。

  本次莫言墨跡展的主題概念為“筆墨”“生活”。對此,張大春解釋道:“能夠與筆墨相友、與紙硯相親、與古典相師而成就日常生活,應該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