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蔚多”大鬧華爾街,再刷一輪中概股關注度熱潮
2018年10月15日20:40

  新浪美股訊 北京時間10月15日消息,得益於中國在多領域實力的增長,今年中國初創企業繼續走俏華爾街。

  基岩資本統計,今年前三個季度,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數量已有23家,僅第三季度在美國上市的就有10家,是八年來中國公司赴美IPO最多的一年;前三個季度,中國公司赴美IPO總募集資金超過73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490.6%,達到了2014年以來同期最高水平。

  在中概股迎來高光時刻的同時,針對一些網紅公司,市場上也出現了不同的聲音。比如,在基岩資本發佈的三季度中概股榜單上,上市後暴漲又暴跌的拚多多、蔚來汽車和趣頭條,意料之中的成為了最受市場關注和熱議的公司。

  “趣蔚多”股價坐上過山車

  三季度,在中概股整體延續了二季度低迷走勢的背景下,“趣蔚多”三家初創企業一下子吸引了投資者的眼球,數日之內三家公司股價都經曆了過山車式漲跌。

  2018年7月26日,成立不到三年的拚多多正式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上市首日股價暴漲41%。然而,有多少鮮花掌聲,就有多少批評指責,受假貨危機的影響,隨後拚多多股票大幅走低,甚至數次跌破發行價,不過,得益於強勁的上市後首份財報和券商大力唱多,截至三季度末,拚多多股價收漲38.37%。

  2018年9月12日,“中國版特斯拉”蔚來汽車在紐交所掛牌上市。上市次日股價暴漲75%,盤中曾一度漲近90%。然而好景不長,蔚來汽車股價飆漲後第二個交易日就迎來了首份做空報告,有報告說“蔚來存在訂單增速走低、銷售渠道狹窄、市場競爭激烈等風險”,因此給予跑輸大市評級。遭到華爾街集體唱空後,蔚來汽車股價一路下跌,截至三季度末,蔚來汽車收漲縮窄至11.50%

  蔚來汽車上市兩日後,9月14日,有著“低配版今日頭條”和“資訊屆拚多多”之稱的趣頭條在納斯達克上市。趣頭條上市首日可謂是賺足了眼球,上市半小時內由於上漲過快多次觸發熔斷,被暫停交易,當日趣頭條漲幅高達128%,盤中一度漲超190%。然而,趣頭條在第二個交易日便跌逾40%,著實上演了一出過山車行情。截至三季度末,趣頭條較發行價幾乎持平。

  水花能否蔓延公司質地是關鍵

  在中概股整體低迷背景下,“趣蔚多”股價為何大起大落?

  究其原因,華爾街態度突變是一大導火索。比如,拚多多13日股價大漲,在盤前高盛分析師曾給予買入評級利好,報告中寫道,“拚多多是世界上營收增長最快的互聯網公司,預計拚多多將會在2019年實現盈利。”

  另一方面,由於此前中概股整體走勢較為低迷,中概股整體定價偏低,新股發行壓力大,進一步導致上市公司自覺降低估值,“趣蔚多”的發行規模也相對較小,而市場上一旦流通籌碼少,少量資金就可以將股價推高。

  基岩資本副總裁黃明麒分析,這些股票在發行階段時,其實籌碼已經被鎖定了,等到上市時,實際上市場上流通的籌碼很低,流通量非常小,“美國市場的資金十分龐大,而這些新上市的公司發行量相對較小,大部分又在持有長線的基金手裡,這樣市面上剩下的可流通股票就非常少,雙向交易的力量就會形成波動,這也側面說明美國市場的活力。”

  “趣蔚多”赴美上市的過山車式震盪,也引發了市場的擔憂。尤其是在拚多多和趣頭條相繼上市後,不少媒體開始稱消費降級正在成為社會的主流。

  對此,基岩資本副總裁黃明麒持有不同觀點。黃明麒認為,單純的看“價”、看“質”、看“物”都存在著誤區,價格、質量、銷量的相對變化,可能只是消費升級路徑多重交疊的正常現象,不足以推斷升級降級的總體趨勢。舉個簡單的例子:同一種商品可能兼具優質品和劣質品的雙重身份, 2017年以來,平價的中檔品牌尤其是實現進口替代的本土產品,在食品、家電、服飾、電子產品等領域逐步崛起,對一、二線城市而言無疑是劣質品,但對剛剛開始追求生活品質的三、四線城市而言確算得上是優質品。

  再具體來看拚多多和趣頭條,二者的共同點主要為下沉三四線市場的定位,都是借助於熟人圈子實現的爆發性增長,擴展了整個行業的邊界。其背後的邏輯都是三四線城市居民時間上相對空閑,願意為之花費時間。基岩資本分析,對於互聯網企業,資本市場最看重的一直都是流量,雖然說二者作為互聯網企業當前的目標是高速發展而並非盈利,但未來拚多多和趣頭條濺起的水花能否蔓延,能持續多久,公司的質地才是關鍵。

  赴美上市科技股也不能躺著賺錢

  實際上,這輪中國公司奔赴美國包括香港上市的熱潮,從2017年下半年起節奏驟然加快,這輪IPO熱潮被人稱為是“十年難遇的奇觀”。

  一方面,中國新經濟企業處於階段性上市高峰,受互聯網、大數據以及人工智能等技術驅動,近些年中國湧現出一批創新型科技企業。從企業的成長週期看,4-8年是創投資本退出的密集期,而IPO是創投資本最青睞的方式之一,這令創投企業有較強的上市衝動,“趣蔚多”也均在2014年到2016年之間成立。

  另一方面,美國上市對企業盈利門檻要求較低,中國A股主板及中小板上市企業需“連續三年盈利”一條標準,便擋住了大量難以達到盈利要求的創新型企業,創業板雖然放寬了相關要求,但上市前要實現盈利仍是必要條件之一。而創新型企業前期大都需要持續較高投入,絕大部分在美上市中企上市前都處於虧損狀態,像蔚來汽車這種三年多虧損上百億元的企業,在國內上市幾乎是無法想像的。此外,許多創新型公司創始人在經曆上市前多輪融資造成的股權稀釋後,通過“同股不同權”方式保證創始團隊對公司控製權,也是很多中企管理層上市時的重要考量。

  從今年上市情況看,絕大部分今年在美上市中企融資規模均較之前詢價有明顯縮水,IPO定價普遍偏低,近幾年赴美上市中概股頻頻破發,股價“腰斬”也並不鮮見。也有人分析,隨著一批成立時間很短、企業結構複雜的中國科技IPO密集登陸美國資本市場,科技股泡沫也存在著大量泡沫。

  可見,IPO並不是一個企業的終點,而是新的起點,,以後的每一步都會接受外部的監督和考驗,它所帶來的風險一點比上市之前更大。畢竟上市之後,雖然達成了引進更多資本的目的,但隨之面臨的便是公司大量重要信息的披露,自身不規範、運營存在漏洞,都是被做空潛在的病根。

  附:基岩資本三季度中概股榜單

表2. 中概股季度漲幅榜TOP10
表2. 中概股季度漲幅榜TOP10
表3.中概股新股表現榜
表3.中概股新股表現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