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覆一個老朋友:騰訊會好嗎?
2018年10月14日14:49

  2018年6月抖音上火了一首歌《往後餘生》,有一段歌詞是:

  往後餘生,

  風雪是你,

  平淡是你,

  清貧也是你。

  男版滄桑,女版深情,第一次聽感覺旋律悠揚,多聽幾遍便徒添一種往事匆匆、物是人非的傷感,不由讓人感慨:唯願餘生,歲月靜好。

  週四下班,我去常去的餐館吃麵,一位老朋友發來一條微信,“這還會好起來吧”,我清楚,她問的是騰訊的股票。

  這個朋友發展的不錯,畢業後進了一家著名的互聯網公司,負責的項目都很成功,2015年在浦東的世紀公園旁邊買了房,上班只要半小時。今年初,她去香港買了一份保險,回來後特意問我如何配置海外資產,我只好建議她買熟悉公司的股票。

  很快,她就買了騰訊,價格從420到440,這是她認為的中國最好的公司,要做長期投資。那個時點,港股持續上衝,騰訊更是帶頭大哥,我祝她好運。

  看到微信,我知道她有些慌了,騰訊今天最低跌到265。吃著飯,我不想接話題討論股票,一時沒有回覆。

  吃完後,我照常走著去後海地鐵站乘車,不遠處的騰訊濱海大廈,三條“腰帶”連接的兩幢大樓,感覺歪歪扭扭的……

  image.png

  我想起了朋友的微信消息,想到了她的經曆。她第一次買港股,就正好買在騰訊的最高點附近。

  1

  騰訊的信仰,大概是從2012年開始的。

  2011年底,QQ的活躍賬戶達到7.21億。根據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的數據,當年中國互聯網用戶的總人數為5.13億人。當時,QQ已是所有網民的標配,甚至是超配。

  騰訊在體量上雖然無敵,但卻全然談不上信仰,甚至連好感都談不上。

  當時的騰訊產品線,不僅包括騰訊網QQ.com、QQ、Qzone、QQ遊戲、QQ音樂、QQ郵箱等,還包括騰訊微博、網絡安全、搜索、電子商務(Buy.qq.com)等等。騰訊涉足了互聯網的每一個細分領域,四面樹敵。

  2010年底,就爆發了激烈的3Q大戰,紅衣教主大戰企鵝帝國,這是騰訊遭遇過的最大危機。後來,騰訊表明上贏了戰爭,卻完全輸了輿論。因為騰訊一直披著“山寨”之名,到處抄襲,然後用流量優勢碾壓原創。就連騰訊的用戶都一邊用一邊鄙視,罵騰訊在當時是一種“政治正確”。

  在這種的背景下,騰訊開啟了戰略調整,準備從“山寨”到開放。最後,騰訊定下了兩個核心能力:流量和資本。業務聚焦於“兩個半”――“兩個”指社交和內容,“半個”一開始是金融,後來是互聯網+。其他業務交給合作夥伴來做,馬化騰形容“把半條命交給合作夥伴”。

  2012至2018年,騰訊徹底執行了“流量+資本”的雙輪驅動戰略,業務範圍嚴格克製在“兩個半”之內。7年時間,騰訊投資的企業超過600家。截止2018年6月30日,騰訊財報披露的數字,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權公允價值為2397億元。

  棄“山寨”,改聯姻,開放與克製,讓騰訊贏得了同行們的尊重。

  2010年那篇《“”騰訊》中寫道,王興難掩鬱悶地說,“有什麼業務是騰訊不做的嗎?”而到2017年,王興接受《財經》訪談時,回答“互聯網圈有誰是你的朋友嗎”,他只說了“騰訊”。

  2017年烏鎮互聯網大會,一張“東興局”的照片作了最好的詮釋,騰訊已經登基為中國互聯網半壁江山的盟主。

  在產品端,2012年之前騰訊的王牌是QQ,2012年之後是微信。

  吳曉波在《騰訊傳》中寫到這樣一個場景:這是2011 年11 月的傍晚,我與馬化騰站在深圳威尼斯酒店的門口,臨分別前,他教我下載微信,並告訴,微信是騰訊新上線的一個產品,已經有3000 多萬的用戶,並且每天新增20 萬。“因為有微信,所以,微博的戰爭已經結束了。”這是他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語調低沉,不容置疑。

  2012年3月,微信用戶數突破1億。

  2018年6月,微信月活躍用戶數超過10億,達到10.6億。

  微信,用一種純粹的理念,改變了中國人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生活方式,也幫騰訊爭取到了移動互聯網的頭等艙船票。

  在微信上,

  用戶通過文字、語音和圖片實現即時溝通;

  “朋友圈”分享生活點滴;

  “遊戲中心”提供娛樂休閑;

  “微信支付”實現了買買買、收發紅包等等的完整閉環;

  “公眾號”豐富了內容生態,各種自媒體還在不斷湧現;

  “小程序”是新的嚐試,意在連接線下商家與線上用戶,2018年6月的日活躍用戶也已經超過2億。

  ……

  微信的體驗接近完美,所有人都得心應手。

  2

  而騰訊的生意,就是將微信、QQ沉澱下來的十億級的用戶流量,對用戶端通過遊戲和數字內容的增值服務變現,對商戶端通過廣告、支付和雲計算等模式變現。

  2017年,騰訊全年收入2378億元,同比增長56%;淨利潤725億元,同比增長75%;淨利潤率30%。

  其中,網絡遊戲貢獻收入約979億元,遊戲收入除以總收入,比例為41%。有人說,騰訊是個遊戲公司,也有一定的道理。

  遊戲業務創收近千億元,背後原因正是爆款的《王者榮耀》。2016年的第四季度,《王者榮耀》的日活躍用戶突破5000萬。2017年春節,伴隨著中國人口的大遷徙,《王者榮耀》完成了地域上的病毒式傳播,大批未成年玩家甚至小學生也湧入《王者榮耀》……再到後來,人民網連續發表三篇關於《王者榮耀》的評論文章,開始批判未成年人沉迷遊戲的社會現象,引起了全社會的關注。

  從生意上來說,騰訊的創收和盈利能力,就讓多少公司嫉妒到“流口水”,僅僅是《王者榮耀》的一款英雄人物的皮膚,就能讓騰訊一天收入1.5億元,而且幾乎沒有額外的成本。

  騰訊的業務簡直就是印鈔機模式,到2017年結束時,它還在加速開動。

  3

  2017年末的騰訊,延攬10億級活躍用戶,攜同行擁簇和載譽而來,再有千億級持續增長的利潤加持,騰訊的市值走向了“鐵王座”。

  截止2017年12月31日,騰訊市值約5000億美元,全球市值排名第六。在騰訊前面,只剩下美國的“五朵金花”、全球互聯網的巨頭、人類目前最偉大的公司――蘋果、Google、微軟、亞馬遜和Facebook。騰訊本身,也躋身偉大之列。

  更令投資者振奮的,從2012年開始,騰訊的股價已經連續六年上漲,2017年的漲幅達到114.5%,大象起舞,也身姿輕盈。

  到2018年1月,新年伊始,股價開始加速上漲。這個時候,上漲本身已是上漲的理由,騰訊股票也已成信仰。

  騰訊站到了世界之巔,極大地鼓舞了國人士氣。有人說,這是國運正隆。改革開放前30年,傳統產業迅猛發展,帶動中國經濟騰飛;最近10年,中國的互聯網科技企業接力這一過程,繼續創造奇蹟。

  正是在這樣熱情激越的氛圍中,我的那個朋友湧入了騰訊的股票,我一直懷疑,她認為騰訊是中國最好的公司,是不是發自內心。

  4

  2018年1月29日,騰訊股價達到目前的最高價475.6港元。

  3月23日,大股東Naspers盤前減持2%,股份從33.17%降至31.17%,這是神秘的南非股東17年來的首次減持,市場一片嘩然,當天股價下跌4.4%。

  從那時起,騰訊的股價就進入了“跌跌不休”的下降通道。

  2018年以來,騰訊股價下跌了28.8%。從最高價475.6到最低價265,跌幅達44%!

  年初的熱情激越,已恍如隔世。

  《金剛經》有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騰訊的下跌始於大股東罕見的減持行動,這是一個警惕的“信號”。值得注意,大股東減持是在騰訊公佈2017年財報的第二天。他們為什麼要賣?

  2017年全年的業績,無疑是靚麗的。但2017年的第四季度,網絡遊戲業務收入243.7億元,相比上一季度下滑了9.2%,這表明遊戲業務可能見頂了。

  3月29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佈《遊戲申報審批重要事項通知》,所有遊戲版號的發放全面暫停。騰訊也不例外,這意味本希望接力《王者榮耀》的“吃雞”遊戲無法進行商業化變現。

  政策面的利空落地。其實這並不意外,早在2017年6,人民網和新華網就連續發文,批評《王者榮耀》導致未成年人沉迷網絡遊戲的現象。只是當時很多人,把嚴肅媒體的報導,當成娛樂新聞看,解讀成是《王者榮耀》爆紅的證據。

  再到8月30日,教育部印發《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對網絡遊戲實施總量調控,控製新增網絡遊戲上網運營數量。遊戲行業也要“供給側改革”。

  就在昨天,《焦點訪談》報導了“沉迷於手機遊戲的留守兒童”的問題,節目中提到,“大批農村孩子正在被手機遊戲荒廢掉。”

  政策的導向,如果還沒看明白,這隻能說明在社會主義國家的覺悟有待提高。

  2018年二季度財報披露,手機遊戲業務收入176億元,環比下滑19%,就是政策監管的實錘效果。

  遊戲業務折戟,行業前途未定,這是騰訊半壁江山的危機。財報上,真金白銀的利潤也在流失,業績的基本盤動搖了。這種時候,信仰(估值)也就開始動搖了。

  有人開始批評《騰訊沒有夢想》,“騰訊正在喪失產品能力和創業精神,變成一家投資公司”,“(騰訊)搜索/微博/電商/信息流/短視頻/雲等核心戰場不斷潰敗。”

  有人開始《全面反思騰訊的戰略》,從“數據和算法”的角度,對比阿里巴巴和字節跳動(今日頭條和抖音的母公司)的業務進展,直指中年發福的“企鵝”,發展戰略和組織架構已經不能適應“互聯網下半場”的競爭。

  根據Questmobile的數據,2018年6月,騰訊系app總使用時長占比為47.7%,相比上年減少了6.6個百分點;而恰恰是頭條系增長了6.2個百分點。消長之間,騰訊第一次在流量爭奪上如此狼狽。

  外界的批評引起了很大的關注,又伴隨著股價持續下跌,全市場都來圍觀騰訊。騰訊又一次站到了被質疑的風口浪尖。

  曆史彷彿回到了2011年,騰訊又一次用架構調整回應質疑。9月30日,騰訊宣佈啟動戰略升級,新成立了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平台與內容事業群(PCG)。而他們的作戰目標正是阿里巴巴和字節跳動。

  馬化騰表示,此次主動革新是騰訊邁向下一個20年的新起點。這一次,投資者卻用腳投了票。

  國慶假期期間,國內大多數人還在休假,香港股市從10月2日就開市,騰訊的股價跌破了300,又快速地跌到了265。曾經上漲是上漲的理由,如今下跌本身也成了下跌的原因了。

  5

  我再次打開朋友的微信對話,“這還會好起來吧”,能感覺得到,股價快速的下跌讓她已經慌了,甚至有些絕望。

  和她討論股票,從來不能講公司估值,隔行如隔山,發現根本無法理解,只能講容易理解和操作的邏輯。

  當初為什麼買入騰訊?很多人的邏輯本質上十分簡單,騰訊是中國互聯網的信仰,再加上港股上漲氣勢如虹,想要買股票,那麼就買最大的騰訊好了。

  這正是典型的所謂“散戶”思維,說到底就是跟風大盤。這個操作的問題在於,什麼情況下賣出?如果等到大盤走勢,確認上漲的趨勢扭轉為下跌的趨勢,這筆投資恐怕早已經虧損了。

  投資股票,關鍵在於有一套“什麼情況下賣出?”的決策體系。真正理性的投資,應該在買入時,就想好什麼情況下賣出,對未來作個預判,即使後來判斷有誤,也能不斷修正下次買入時的想法。

  我曾經多次告訴過那個朋友,一套她能理解和操作決策體系:

  首先,應該挑選自己熟悉的、好公司的股票。她對互聯網和騰訊的發展動態都有所瞭解,認為騰訊是中國最好的公司。這個選股方法是很正確的。

  其次,股價走勢很重要,應該順勢而為,儘量在上漲趨勢中買入。股價處於上漲、震盪還是下跌的趨勢,不用複雜地去量化,直觀上無法感知的上漲,是當作震盪看待,避免買入就好。這是一個易於操作的擇時方法。

  最重要的是,什麼情況賣出,應該去瞭解公司的業務進展。當公司業務遭遇困境,行業或公司有走下坡路跡象時,這種情況應該賣出。用“專業”術語說,基本面趨勢不再向好了,應該賣出。所以第一點很重要,首先得熟悉這家公司和行業。

  其實在公司業務遭遇困境時,股價可能已經下跌,這也是個信號。或者說,股價異常下跌,可能就預示出現了壞的狀況,需要引起警惕。

  這套投資決策體系,強調的是投資邏輯的形成和破壞,邏輯的支點是基本面趨勢。

  基本面趨勢向好則考慮買入,這時候往往股價也處於上升趨勢(股價處於上漲趨勢,可以作為一個驗證基本面趨勢向好的特徵);當基本面趨勢不再向好(停滯不前或惡化),則要考慮賣出。

  只要基本面趨勢仍然向好,則繼續持股,不用考慮賣出。

  這種方法是個人見解,按照經驗,對於互聯網公司大體是適用的。每次給人講解,我還是會提醒一句,入市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按這個方法,騰訊會好起來嗎,要不要賣,能不能買?就都有了的答案。

  如前文討論的,騰訊的基本面趨勢已經不再向好。

  這是我告訴那個朋友的投資決策體系,有一個前提是,我很瞭解她買股票的動機,就是在大概一年內(最多不超過三年)實現投資收益。這種想法很實在,基本上就是人性,也完全無可厚非。

  如果真如她所說的,要做長期投資,可能我會講另一套體系。可是我知道,她說的“長期投資”,只是說說而已。

  6

  結尾

  如果按所說的決策體系;2017年財報披露後,應該賣出;(注,大股東減持了)或者在3月29日,國家出台遊戲監管政策時,應該賣出;或者在8月15日,披露第二季度財報,遊戲業務明顯下滑時,應該賣出。

  從475到265,一直應該賣出。

  騰訊的基本面趨勢,其實從2017年的第四季度開始就已經不再向好了。

  如果未來某一天,騰訊的基本面趨勢向好了,股價趨勢又開始向上,那麼隨時都可以買。這一天,可能要等到政策監管落地一段時間以後,在遊戲業務上,已經不再繼續變差;或者,騰訊能啟動新的變現模式,例如更高效的廣告,或是小程序開闢了新徵途;又或者,如馬化騰所說,架構調整新成立的兩個事業群,有辦法是帶領騰訊邁向下一個20年的新起點……這一切,只需要等待就好。

  轉念一想,世間事,知易行難。聽過很多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

  其實她心中已有答案,他人所說,也是無謂。

  我給她回覆,“生活不止有股票,還是詩和遠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