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ead Redemption2》殘忍的世界讓人明白了朋友的珍貴
2018年10月12日19:26

亞瑟・摩根(Arthur Morgan)有一個必須要做的決定。遊戲一開始,範德林德幫(Van de Linde gang)冒著風雪從凶險的格里茲里雪山(Grizzlies)上下來之後,他們在瓦倫丁鎮(Valentine)外邊建起了一個營地。他們資源緊缺,主要是缺少食物,當然也缺錢,於是他帶領著好幾個幫派成員出發尋找補給品。

這時小地圖上出現了許多小圖標,讓你能看到每個幫派成員的位置。你可以向查爾斯・史密斯(Charles Smith)學習打獵技巧,或者因為比爾・威廉森(Bill Williamson)招惹了當地的地主而在酒吧與人大打出手。但因為這是一款相當強調“開放”的開放世界遊戲,因此你當然也可以不去理會你的幫派成員,成為一個孤膽槍手,隻身開啟冒險。

Rockstar之前很直白地表現了亞瑟和範德林德幫成員們的緊密關係,但就算之後他可以自由選擇自己要做什麼,他最終都會成為幫派首領達奇(Dutch)的左膀右臂。此前我們已經詳細向你介紹了本作的故事是如何開場的,而這次筆者想做點不一樣的事情。這個世界這麼大,我想要去看看!筆者騎馬來到了最近的一個火車站,用口袋里僅有的幾塊錢買了一張單程車票(筆者連返程票都買不起),去往了繁華的城市聖丹尼斯(Saint Denis)。

聖丹尼斯是一個紛亂的大都市,它的南邊是一個擠滿蒸汽輪船和漁船的港口(你不能偷這裏的船,至少現階段還不能,但是其他地方有的船是可以偷的),鋪滿鵝卵石的大街上有許多商店、演出,以及可以參與的小遊戲。作為一個身無分文的在逃重犯,亞瑟與身邊富貴繁華而井然有序的一切顯得格格不入,於是筆者前往了地圖東南方充滿沼澤的河灣地區(Bayou)。

到目前為止,無論是鬱鬱蔥蔥的大草原、連綿起伏的群山還是與茂盛的森林,筆者目力所及之處全都是《Red Dead Redemption2》中典型的美國西部風光。但來到河灣地區之後,你馬上就能體驗到完全不同的感覺,大片無法穿越的沼澤和茂密樹林讓亞瑟經常要繞道而行。在夜晚,蚊子嗡嗡地在耳邊飛來飛去,遠處不時傳來野獸低沉的吼叫聲。沼澤地是鱷魚們的領地,如果亞瑟離得太近,它們就會把頭轉過來惡狠狠地盯著你,黑色眼睛在月光下發出陰森恐怖的光亮。

這件事讓筆者一直心有餘悸,從此決定再也不去踏足那片佈滿沼澤,昆蟲滿天的鬼地方了,而只是在路上隨便看了幾眼。雖然本作地圖很大,但你總是能遇到隨機任務。一個可憐的女人借了朋友的馬準備去應聘工作,然而走到半路那匹老馬突然死了,筆者看到她的時候,她被那匹馬的屍體壓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筆者不是見死不救的人,把馬的屍體推開之後,筆者把那個女人被卡住的雙腿拔了出來。但這之後呢?難道把她留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自生自滅或是被路過的匪徒綁架嗎?還是禮貌地主動提出帶她回家,然後繞上好幾公里的遠路呢?想要做個好人就是這一點比較麻煩,但是至少在接下來的幾分鍾里能有個人能陪筆者聊聊天,而與這個女人的對話也讓筆者想到了自己瓦倫丁的那幫同夥們,他們現在會在做些什麼呢?把她安全送到家之後,她還給了筆者一件珠寶作為感謝,這樣到了下一個鎮子上,筆者就有路費了。

沿著大路走讓筆者有機會了認識了一些當地人。筆者騎馬來到了一個叫做翡翠農場(Emerald Ranch)的地方,它看起來就像是明信片背面的照片一樣漂亮。筆者走近的時候,農場里有一隻狗一直在朝筆者狂吠,但當筆者蹲下來撫摸它的肚子之後它很快就安靜了下來。然而農場的主人就沒有這麼友好了,他嚷嚷著讓筆者從他的地盤離開。筆者只是想要擼狗而已,但是這位農場主卻變得越來越暴躁。筆者一向認為,禮貌是一種美德,不需要你付出任何成本;而沒有禮貌卻會讓人損失自己名譽。這一次,這位農場主損失的是自己的性命――筆者掏出左輪手槍,一槍打在了他的臭臉上。下一次,禮貌地用“你好”來做開場白或許會更好。順便提一下,剛才守著主人財產的狗狗並沒有因此受到驚嚇,看來只要摸一摸它的肚子你們就會成為一生的夥伴。

對亞瑟來說,邊境是一個殘忍的地方,在那裡遇到的人也是一樣的殘忍。亞瑟可能是一個老練的槍手,身上中過的鉛彈多到足夠開一家鉛筆工廠,但他也有一個弱點,尤其是在沒有其他幫派成員為他打策應的時候。筆者在邊境遇到了一位老人,他的車輪掉了,他自己也被壓在了馬車底下,就像上次遇到的那個女人一樣。但就在筆者好心想要幫助他的時候,兩個匪徒突然從一旁的灌木叢里跳了出來,用槍抵著筆者的頭把筆者身上的東西都搶光了。

從筆者六個小時的試玩來看,亞瑟・摩根並不是《Red Dead Redemption2》中唯一一個不好惹的西部槍手。你每見到一個禮貌的路人,都會再碰到一個一言不合就拔槍相向的卑劣牛仔;而在每個需要幫助的可憐人背後,都有可能有幾個匪徒正在用槍瞄準著你的腦袋。

《Red Dead Redemption2》中最美好的時刻就是你和同伴們坐在篝火旁分享故事的時候。

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里,筆者一路向北騎到了東格里茲里山(East Grizzlies)下的工業小鎮安尼斯堡(Annesburg)。東格里茲里山並沒有遊戲一開始的那座雪山那麼寒冷,但山上的霧氣很濃。在啟程返回大地之心(Heartlands),回到瓦倫丁之前,一種缺失感始終在筆者心頭揮之不去。這一路上,筆者看到的每一次日出都美到令人窒息,遇到的每一個的NPC都會給人意想不到的驚喜,但筆者認為這樣的生活對於亞瑟・摩根來說並不圓滿。說實話,筆者其實非常想念達奇和其他的幫派成員們。雖然你完全可以把他們留在營地,隻身一人去探索狂野的西部,但是有朋友的相伴生活才會更加美好。

在獨自出發之前,筆者只和這範德林德幫的成員們共處了短短幾個小時,但在路途上筆者已經按捺不住想要見到他們的心情了。而且當筆者回到瓦倫丁之後,最後半個小時的試玩體驗簡直是太棒了。我們一起和敵人火拚、出去打劫、大吵大鬧地玩撲克牌,甚至還遭遇了一頭巨大的灰熊的襲擊。你可以說範德林德幫就是一群來自社會底層的歹徒,但就算這樣他們也是我認識的那群歹徒,是我朝夕相伴的朋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