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物質”為什麼引人注意?人類文化中的黑暗與光明
2018年10月12日08:59
科學大家|琥珀里又發現了什麼?一億年前帶觸角的蝸牛
科學大家|琥珀里又發現了什麼?一億年前帶觸角的蝸牛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0月12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物理學家賦予各種宇宙規律的名字,有時候確實會與人們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各種更加平凡、普通的難題產生共鳴。不過,在某些情況下,物理學家命名時選擇的術語僅限於日常生活。這些情況觸及了人類共享文化基礎中更深層次的東西。有時候,物理學和文化無意識之間的碰撞會將我們帶入神話般的廣闊景觀中。例如,生物學中的“交叉授粉”一詞,無論如何都比不上“暗宇宙”帶給人的震撼。

  “暗物質”會觸動人的神經。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會這樣?

  在提到暗物質時,儘管有人會提到弗里茨・茲威基(Fritz Zwicky)在20世紀30年代對星系團的研究,但事實上,是薇拉・魯賓(Vera Rubin)在20世紀70年代“發現”了暗物質,當時她在研究螺旋星系的自轉問題。魯賓發現,相對於我們在星系中看到的物質而言,這些星系的自轉速度太快了,但它們並沒有四散分開。魯賓的工作留給天文學家一個選擇題:或者我們的引力定律是錯的,或者還有別的什麼東西在拉動星系中的恒星,使它們在加速的同時不致散開。由於物理學家已經對引力定律投入了幾個世紀的研究時間,因此幾乎沒有人會認同前一個結論。於是,天體物理學界轉向第二個理論:太空中存在著另一種物質,我們看不到它,但它卻能對我們能看到的物質施加引力。

  這種“其他”物質或許曾被稱為“隱形物質”,也可能被稱為“看不見的物質”。關於它可能有許許多多種叫法,但天文學家最終將其命名為“暗物質”。正如艾拉・格拉斯所說,接下來人類文化歷史中發生的一切,便是天文學家所“要求”的了。

  在維基百科中,“虛構的暗物質”(Dark Matter in Fiction)清單中有47個條目。這已經很多了。然而,清單中絕大多數是科幻小說。有大量與科學無關的小說作品以“暗物質”為題名,而冠以“暗物質”之名的藝術展更是數不勝數。

  我們可以繼續列舉,但很顯然,問題還在那裡:暗物質為什麼能觸動人的神經?

  對人類來說,“黑暗”顯然是一個歷史悠久且非常複雜的概念。沒錯,在某種程度上,“黑暗”(Darkness)只意味著光明的缺失。但是,如果你嚴格堅持“光”在電磁學上的定義,你就會發現,“黑暗”一詞也承載著更加深遠的涵義。

  “黑暗”和“光明”在人類文化中也扮演著非常基礎的角色,在人類世界中最重要的故事――各種創世神話――中有著神聖的地位。聖經中的創世紀就是一個這樣的創世神話例子,其中就寫道,“深淵上一片黑暗”(darkness upon the face of the deep)。未知的黑暗就是全部的存在,直到上帝說出那句話,於是便有了光。

  當然,光明是很好的。

伊朗波斯波利斯的一處阿胡拉・馬茲達浮雕
伊朗波斯波利斯的一處阿胡拉・馬茲達浮雕

  在瑣羅亞斯德教(又被稱為祆教或拜火教)的創世神話中,世界開始於阿胡拉・馬茲達(Ahura Mazda)――古伊朗的最高神和智慧之神,生活在“無限的光明”中。當這位智慧之神用其所有光明創造人類世界時,代表黑暗的惡神阿里曼(Ahriman)拒絕奉上讚美。相反,他開始塑造一支由惡魔、女巫和怪物的軍隊,向代表光明的阿胡拉・馬茲達發起戰爭。

  如果這些聽起來和你看過的任何奇幻、恐怖甚至科幻小說都有些相像,那絕不是偶然。瑣羅亞斯德教的創世神話和其他類似神話不僅僅是古老、虛構的故事。相反,正如美國神話學家約瑟夫・坎伯(Joesph Campbell)向我們揭示的那樣,神話就像是人類想像力的寶庫。為什麼如此眾多的神話傳說,來自各種不同的文化,跨越不同時代,卻講述了同樣的故事,這是有原因的。因為這些是我們忍不住要說的故事。它們是非常基本的故事,以某種方式表達了人類――任何時代的人類――對世界的基本體驗。

  人類學家和比較神話學家克勞德・列維-斯特勞斯(Claude Levi-Strauss)在他的著名作品《生食和熟食》(The Raw and the Cooked)中宣稱,人類意識的結構使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鎖定為二元形態。從這一角度來說,“光明/黑暗”的二元性必須被視為不僅僅是電磁能量的陳述。相反地,這其中不僅包含著善與惡之間的緊張狀態,也涉及到了無知與有知。正如18世紀讚美啟蒙的禪宗和所說的,“從黑暗的道路走向黑暗的道路,我們在黑暗中徘徊”。難道我們不想從黑暗中掙脫出來,走向光明嗎?這不正是現代民主歷史上的肇始時期被稱為“啟蒙運動”的原因嗎?

  在人類的想像中,黑暗和光明出現在最真實的神話尺度上。它們是表達每個人所遇到的基本緊張關係的原型。考慮到這其中的根源之深,天文學家將最大的天文學謎團之一命名為“暗物質”就不那麼令人意外了。畢竟,科學家在進入未被發現的造物領域時,也必須在同樣的集體記憶中尋找靈感。現在你或許會覺得“暗物質”只是聽起來很酷,僅此而已。但真正的問題是,為什麼這個詞聽起來會比“隱形物質”或“不可見物質”更酷?這是因為,“暗”與善良、邪惡、神秘和啟蒙等概念都有著非常基本的聯繫。即使是最堅定的理性主義者,在形容某種東西“黑暗”的時候,後背上也必定感受到些許涼意。

  不過,詞語、含義和意圖可以是非常微妙的三重奏。當一位藝術家將自己的作品取名為“暗物質”時,他們是否真的很清楚“善/惡”或“有知/無知”的二元對立?藝術表達的標誌之一,是能夠召喚出更加微妙體驗“咒語”。通過這種方式,在人們的想像中,具有科學含義的“暗物質”一詞可以在繪畫、詩歌和戲劇中找到富有創造力的全新詮釋。在某種程度上,這樣的可能性也表明了人類對事物意義的創造能力。我們通過科學和藝術來呈現這個世界,而這兩種方式都既會向前看,也會向後看。

  因此,在涉及暗物質時,科學界對名稱的選擇和公眾的反應之間,產生了更加深層次的共鳴。如果你把“暗能量”也考慮進去,並瞭解95%的宇宙是以“黑暗”的形式――暗能量和暗物質――存在,那這種與神話的聯繫就會更深。我們應該對詩人、劇作家和畫家從這一宇宙學術語中汲取靈感源泉感到驚訝嗎?一點也不。我們人類從神秘中誕生,並將最終回歸到神秘中。儘管前沿科學在探索未知事物時顯得最具體、最有技術性,但這些事物依然不為人所知。我們都希望從黑暗走向光明,這是人類一直的追求。(任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