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賽龍新書曝多重內幕 羽聯形式主義丹麥剋扣補助
2018年10月12日17:30
安賽龍新書

  近日,丹麥著名羽毛球運動員出版了自己的新書《安賽龍》,在書中安賽龍談到了世界羽聯的一些形式主義做法,完全沒為球員考慮,此外丹麥羽協還剋扣選手補助。同時他還在自傳中探討了羽毛球未來的發展問題。

  原文太長,愛羽客小編摘譯《安賽龍》書中的部分重要內容如下。

  世界羽聯做事不為運動員考慮

  2018年初,我因為受傷從印尼(印尼大師賽第三輪左腳腳踝受傷)回家,不得不退出了3月份的全英賽。

  但是在全英賽開始的前一天,世界羽聯活動經理給丹麥體育主管寫信,要求我應該在一週內選一天去英格蘭伯明翰,以履行我出席媒體的義務。在世界羽聯中有一條規則,世界排名前15的單打選手每個賽季至少要參加12站比賽,即使受傷也要出席媒體日活動。當丹麥體育主管將郵件轉給我時,我對世界羽聯感到非常憤怒。

  雖然這事很容易,我只是飛過去無條件出席媒體日活動,但我早就取消了我的機票和酒店預訂。當我宣佈退賽時,他們為什麼不告訴我,這也讓我覺得世界羽聯做事沒有一個計劃。他們希望我在比賽開始前一天就扔掉手上的所有事情前往英格蘭,如果我不去,我會受到處罰且必須支付5000美元罰款。

  我當時回覆郵件寫道,“……為什麼我在比賽開始前一天才知道?你覺得我們受傷的時候只是坐在沙發上嗎?我在丹麥接受訓練、治療還有很多其他事情。”

  我認為這是歧視,不尊重我是一名運動員……

  我樂意履行參加媒體日的義務,因為這有利於促進這項運動發展。我在印尼公開賽時(原文未說明比賽級別,可能是大師賽),羽聯問我是否要參加媒體日活動,我當然想。但是時間卻和丹麥隊的訓練有點衝突。

  我不可能只訓練一個小時,然後直接跑去新聞發佈會,羽聯看不到我的問題……我們丹麥隊訓練時只分配到了兩個場地,只有一個小時時間,即使我們有13名隊員。

  體育主管一直試圖說服我找一架飛機去伯明翰參加媒體日活動,但我沒有,這是我的原則,我拒絕妥協因為我要康複……我的郵件沒有得到答案,最終支付了5000美元罰款,我告訴丹麥羽協我對此非常不滿……

  丹麥羽協剋扣補助

  羽毛球運動員得到的補助通常在30000-50000丹馬克朗之間,“在過去的日子裡”我獲得了5萬克朗(約7770美元),但在2018年之前,我只獲得約4萬克朗,現在我和其他人一起減少到了3萬克朗,包括鮑伊……

  當我們代表丹麥參加大賽時,我非常尊重丹麥羽協為我們提供良好的培訓和國家隊提供的讚助。但是很多方面是有問題的……我不能靠每年3萬克朗的補助生活,我主要收入來源是尤尼克斯,利益衝突很快就會出現。

  另外一方面,我覺得我們的協會在某些方面比其他國家或地區協會更好,丹麥羽協他們知道不能為我們提供那麼多錢,所以他們樂意幫助我們在私人聯賽打球……

  印度羽超聯賽帶來突破

  這些年來最成功的聯賽是印度羽超,我參加了2017年和2018賽季的,每隻球隊對選手進行競拍並組建球隊。我們從一個城市到另外一個城市,比參加羽聯繫列賽更有趣,這是因為沒有積分排名我更放鬆……

  我在2017年底參加了在中國舉辦的一場表演賽――媽祖杯,我賺的非常多,可能會超過我一年打羽聯錦標賽掙的總額。金錢肯定不是一切,但你必須記住,我們是專業的羽毛球運動員,打球是我們的工作……未來羽毛球聯賽將得到巨大發展。

  當我贏得世青賽冠軍時,我簽約了赫特並開始了我的職業羽毛球生涯,合同給我每年15萬美元。從那時候起我轉投尤尼克斯,此後又與阿迪達斯合作然後又重新簽約尤尼克斯,在2017年世錦賽之後我簽了一份新合同,也是我最大的合同……

  這項運動中的幾乎所有經濟都在增長,像中國、印度這樣的大國非常熱愛這項運動,並投入了大量的資金,推動了球員身價的上漲,這對我們來說是積極的,但也意味著我們很快就會走向十字路口。這項運動的未來該如何發展?我們是否還會像現在一樣依附於羽協?世界羽聯如何應對世界各地球員不斷增長的經濟利益需求?

  (愛羽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