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克伯格或走蓋茨舊路:在職時非議多 卸任後成為聖人
2018年10月12日13:55

  (來源:36氪 本文作者ALEXIS C. MADRIGAL,原文標題Even If You Hate Zuckerberg Now, You’ll Love Him Later) 

  朱克伯格雖然現在“臭名昭著”,但是未來依然會載譽頗豐――只要他按照比爾・蓋茨的軌跡走就行了。

  人們現在只要提起Facebook這家公司,就會自然而然地對它的CEO――Mark Zuckerberg表露出某種厭惡之情。就在上週,該公司在Instagram著名創始人離開Facebook之後剛剛宣佈,有5000萬人受到數據泄露的影響。無論是黑客攻擊還是企業鬥爭,Zuckerberg都沒能從中獲得哪怕一丁點兒好處,更不用說像 Steve Jobs和Jeff Bezos這樣的公司CEO一樣,能收到大家的尊敬了。

  與Zuckerberg不同的是,Instagram的Kevin Systrom、Mike Krieger、WhatsApp的Brian Acton和Jan Koum在保護自己心愛的產品的鬥爭中,不知怎的就變成了令大家非常同情的角色。儘管他們所有人要麼跟Facebook做交易,要麼在Facebook工作,而且從中至少獲利數億美元。

  所以歸根到底,Facebook給人留下的的印象就是貪婪、貪婪、一如既往地貪婪。Acton向《Forbes》講述了他向人們收費而不是向他們播放廣告的計劃。他說,Sheryl Sandberg否決了這一計劃,說這麼做沒法擴大規模。Acton表示:

  我有一次把(Sandberg)叫了出去。我當時問,你是不是覺得主要是掙不了多少錢?她沉吟片刻,支吾了一下。然後我們就接著聊了下去。我想我已經說明了我的觀點……他們是商人,他們是好商人。他們只是代表了一套商業慣例、原則、道德和政策,雖然我不一定同意那些東西。

  《Recode》的Kurt Wagner寫道:“隨著Facebook的管理一直在收緊,Systrom和Krieger厭倦了與之抗爭。”《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記者Deepa Seetharaman就Systrom和Zuckerberg兩人之間的恩怨情仇這一主題進行了一系列的報導。

  創始人的紛紛退出應該使我們能對Zuckerberg和Facebook這家公司的具體情況有所窺探。如果你看看美國顧客滿意度指數(American Customer Satisfaction Index)的數據,社交媒體公司的調查結果和滿意度遠遠低於其他如網絡零售、蜂窩電話、網絡金融服務、互聯網搜索引擎、計算機軟件和網絡旅遊服務等技術領域。社交媒體――以及Facebook本身――和健康保險公司、郵局以及“固話”電話公司中排名墊底。它說明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即顧客對免費產品的平均滿意度甚至比健康保險還低。

  在過去的一年里,各種各樣的民意調查以及其他CEO的批評都表明,無論是在矽穀還是在更廣泛的技術領域,這家公司都變得越來越不受歡迎。而作為公司經常出現在台前的代表性人物Zuckerberg,也自然而然地受到了影響。不管公平與否,CEO的形象就是一家公司的形象,反過來,一家公司的形象也必然是CEO的形象,只有這樣,人們才能從抽像和複雜的事物中具體化一個代表物出來,這就是為什麼一個極為龐雜醫保計劃變成了所謂的“奧巴馬醫改(Obamacare)”。

  不管在未來幾年在Zuckerberg身上還會發生些什麼,不管Facebook如何重塑形象,他的長期形像其實很容易預測――你和其他大多數人最終都會愛上他。這或許難以置信,但他有一位親密的顧問和學習對象,兩人所走的道路也驚人地相似――Bill Gates(沒想到吧?)。

  微軟(Microsoft)當年被歐洲監管機構和美國競爭對手緊追不放,其商業行為被各方指控,甚至公司本身也成為了“邪惡帝國”。不過現如今,人們對微軟的存在的種種問題已經忘得差不多了。哈佛商學院名譽教授Thomas Craw告訴《Daily Beast》,該公司“毫無疑問是業內30年來最遭人厭惡的公司,就連它的許多商業客戶也對它討厭得不得了”。

  而Gates本人就是在這樣一家受人鄙視的公司擔任了25年的CEO,直到44歲時辭職。在那之後,他以董事長的身份保留了控製權,而Steve Ballmer則成為了微軟的CEO,但從那時起,Bill Gates的角色和形象就開始有所改變,逐漸從公司里的惡魔變成了受人愛戴的慈善家爺爺。所以你可以看到,要想完成這樣一種角色的轉變,最重要的是需要付出大量的金錢,同時遠離公司的日常頭條新聞。18年過去了,如今Gates不僅被視為美國最受尊敬的人,也被視為最有能力的人。而他的“暖人”民調僅落後於Ellen DeGeneres。

  如果Zuckerberg在25年後卸任,他的時間表Gates將和蓋茨差不多一樣。他可以在45歲時離開領導崗位,不過仍舊可以通過自己的股份保持控製權。在最近的高管人事調整中,他將自己的親信Chris Cox定位為自己的“Ballmer”。而他創辦的慈善組織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整體規模已經相當龐大了,它決定在哪裡投資,就能在哪裡掀起波瀾。

  就像Carnegie(卡耐基)和Rockefeller(洛克菲勒)、Stanford(斯坦福)和Vanderbilt(範德比爾特)一樣,如果你捐出足夠的錢,你的名字最終會成為善良、慈善、智慧、能力甚至溫暖的同義詞。

  好名聲總有個價格,花錢就可以買來,更何況那個價格比Zuckerberg和妻子承諾要捐出的450億美元要低得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