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疑出車禍失蹤妻子帶兒女自殺 2天后丈夫現身
2018年10月12日19:40

  反轉!丈夫疑出車禍失蹤妻子帶著一對兒女自殺,2 天后丈夫現身

  來源:瀟湘晨報

  丈夫失蹤後,31 歲的戴某花曾委託他人發佈尋人信息。約 10 天后,丈夫所駕駛一輛車輛在河中找到,車牌被打撈上岸,但丈夫依舊不見蹤影。

  “ 再見了,美好而又殘酷的社會!”21 天后,戴某花帶著一雙兒女離開,並在微信朋友圈留下 1000 多字的 “ 絕筆書 ”,當地政府獲悉後在微信公眾號微信號中發佈尋人信息。

  10 月 12 日,新化縣琅塘鎮政府發佈消息稱,在 10 月 11 日上午 10 點多,戴某花及兩名孩子的屍體在琅塘鎮一水塘處被打撈出來,經公安部門現場勘察,三名死者均排除機械性暴力損傷致死,符合生前溺水身亡。

  但令人唏噓的是,10 月 12 日下午,戴某花的家屬告訴瀟湘晨報記者,在戴某花死後第三天,其丈夫何某現身,並已經到公安部門接受調查。戴某花居住所在村村幹部證實這一說法。新化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人表示,他們將盡快發佈通稿進行通報。

  丈夫疑出車禍失蹤,妻子帶著一對兒女自殺身亡

  這兩天,新化縣琅塘鎮一名 31 歲的女子帶著一對兒女自殺的悲劇引發關注。

  新化縣琅塘鎮人民政府官方微信 “ 琅塘政務 ”10 月 10 日發出一篇《新化全城緊急尋找寫絕筆的女人(帶有兩小孩)》的推文,其中推文發出戴某朋友圈部分截圖,截圖中提到 “ 我只想一家四口在一起。此時做這樣的選擇我也好害怕,害怕沒成功死去會痛苦。”

  10 月 12 日,琅塘鎮官方微信再次發佈名為《琅塘鎮緊急處置一場溺亡事件》的情況說明。情況說明中通報,2018 年 10 月 10 日 12:30 左右,新化縣琅塘鎮團結山村戴某花在微信朋友圈發佈 “ 絕筆信 ”,信中流露出輕生念頭。琅塘鎮政府得知消息後,立即組織琅塘派出所及團結山村、晚坪村村幹部和村民迅速在周圍村落、路口及河庫等地進行搜尋,並與戴某花平時租住地梅苑派出所聯繫,聯合開展搜尋工作。

  2018 年 10 月 11 日 10:50 左右,戴某花及兩名孩子的屍體在琅塘鎮譚家村與大龍村交界的一處水塘被打撈出來。經公安部門現場勘察,三名死者均排除機械性暴力損傷致死,符合生前溺水死亡。

  通報稱,戴某花,琅塘鎮團結山村人(1987 年出生),自幼父母雙亡,後嫁給琅塘鎮晚坪村何某(1984 年出生)。兩人共育有一子一女,兒子現年 4 歲,女兒現年 3 歲。2018 年 9 月 19 日,丈夫何某駕車失蹤。約 10 天后,失蹤車輛在資江河中被發現,何某至今生死不明,新化縣公安局已受理該警情,並全力開展調查。

  丈夫疑似出車禍失蹤,但妻子兒女死後兩天突然現身

  據瀟湘晨報記者瞭解,在 9 月 19 日何某失蹤後,其電話、微信一直無法聯繫上。戴某花曾經委託當地自媒體發佈了尋人信息。

  9 月 30 日,何某家屬發現何某曾經駕駛的車輛疑似出現在當地曹家鎮轄區內的資江河中,並求助於當地藍天救援隊。隨後,新化藍天救援隊來到家屬製定的位置,並從江中打撈出一塊白色湘 K 汽車的保險杠外殼,這輛車正是何某駕駛的車輛。救援隊隨後用探測儀探測,發現汽車位於河底,但並未何某的蹤跡。現場視頻顯示,有當地村民懷疑是何某駕車不慎衝入到河中。

  記者查詢顯示,這輛車牌並非登記何某名下。戴某花的表哥戴先生說,何某在一家汽車租賃公司工作,這輛車可能是公司的其他車輛。

  悲劇發生後,很多網友為戴某花的做法感到惋惜。戴某花在其遺書中說道,“ 人生苦短,但對於我來說卻不苦不短,我是幸福的離開,追隨愛的人兒離開,說好一起慢慢變老,一起離開,怎麼能捨得你單獨離去呢,所以寶貝,老婆來陪你了,我只想一家四口在一起。” 在遺書中,戴某花還透露出在丈夫失蹤後面臨的壓力,同時透露出其夫妻欠信用卡數萬元等細節。

  戴某花的表哥戴先生稱,戴某花從小生世淒苦,其是家中獨女,母親在其兩歲時去世,其父親在其 10 歲時去世,由姑奶奶撫養大。懂事後原本在外地打工,後嫁給了何某,平素也很少與娘家親戚來往。在去年,其曾變賣了在老家的家產。

  “ 但從遺書內容可以看到,他們夫妻倆的感情還是很好的,認為丈夫肯定不在了,才會走上這條路 ” 戴先生說,他們是在戴某花丈夫何某失蹤後 10 多天才知道此事,並在事後曾去看望她。戴某花和兒女溺亡後,其婆家正在給其操辦後事。

  10 月 12 日下午,戴先生致電瀟湘晨報記者稱,其收到一條令人吃驚的消息,何某並沒有死亡,並已經出現在公安局。何某居住地琅塘鎮晚坪村的一名村幹部和一警方內部人士向記者證實了此消息,並稱何某是在 10 月 12 日已現身公安部門,目前警方正在對其進行調查。

  這位村幹部稱,何某還有兩個哥哥和一個妹妹,在當地家庭條件一般,之前欠了一些外債。

  記者隨後向新化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任求證此消息。“ 這個我現在不好和你說。” 相關負責人表示,公安部門將盡快就此事進行通報。

  附戴某花遺書全文(由戴某花家屬提供):

  人生苦短,但對於我來說卻不苦不短,我是幸福的離開,追隨愛的人而離開,說好一起慢慢變老,一起離開,怎麼能捨得你單獨離去呢,所以寶貝,老婆來陪你了,我只想一家四口在一起,此時做這樣的選擇我也好害怕,害怕沒成功死去會痛苦,如果還有一輩子,我仍然會選擇嫁給你,不知你是否還願意娶我,現在雖不知你是否還活著,但每天這樣思念你,已讓我沒有活下去的念想,我更沒有勇氣承擔外界的壓力言論而活著。

  我想說的是:失去心愛之人我已夠痛苦,可還要承受有些人的嘴巴,何某消失不見就把責任推向我,或許是因為我沒有父母,才會這樣對我吧,假如我有父母在的話,也許就不是這樣的結果吧。所以我無話可說,這是我的命,我用命來結束這一切,以證明自己的清白!

  我沒有做對不起任何人的事,如果一定要說何某離開是我的責任的話,那我只能說,是我沒有出去打工、堅持要帶兩個崽崽在身邊,讓何某壓力大,一個人掙錢,四個人花錢,可我也是因為小孩由父母帶在身邊對小孩成長好啊!

  下一個話題就是:二哥,至於你說何某在新化過得完全不是人的日子,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說,我更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到譚家說我有精神問題,這些我也不想知道,所以我也沒有找你理論這些,假如你有女兒,你的女兒發生這樣的事,你會不會這樣說呢?應該不會吧。

  還有爸爸你說我出去打工,在出去之前要寫一份協議,這讓我情何以堪,我是兩個崽崽的媽媽,我出去打工,肯定會給崽崽寄生活費,因為我有撫養的義務,如果我不撫養,法律會處理的,但也沒必要和你寫協議啊!你這不是侮辱我嗎?

  另外關於信用卡的事,為了何某,我信用卡欠了幾萬,而我對你們說,為了何某,我信用卡只用了兩萬多,之所以這樣對你們說,是怕你們傷心,何某的事夠讓你們頭痛了,我不想再加你們的痛。所以我用生命來還信用卡,我為這個家付出這麼多,付出一切,付出所有,到頭來何某離開了,卻得到這樣的結果,但我不怨恨你們,所有一切都是我自願心甘情願付出的!

  其實我每個月除了正常開支,我沒有多花什麼錢,不知你們為什麼說我亂花錢,坦白講,我非常相信何某,我沒有敗錢,我也相信何某,他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會導致錢損失。

  其實我每天除了買菜和每個月買肉用的是現金,其他大部分我都是手機支付,如若不信,你們可以讓警察調查我手機的消費記錄,另外我和何某吵架的事嘛,我們只是當時吵的凶,吵完之後,就立馬沒事了,每對夫妻相處方式都不一樣的。現在發生這一切是我最不願意看到的。

  我不想解釋什麼,我的解釋你們也不會聽,如今我只希望我的離開,能夠讓你們放下何某離開的仇恨、也能夠讓你們的嘴巴以後能留點人情些,人的一生,沒有誰會一帆風順,放過別人也是放過自己,我本想自己獨自離開,可兒子女兒沒有爸爸媽媽陪伴,他們會很痛苦,他們也會向我一樣受人欺負,所以只能帶他們一起離開,長痛不如短痛。

  最後一句:我離開了,請我的親戚不要到晚坪來找麻煩,我已經逼的沒有選擇、沒有退路了,但我是心甘情願選擇離開的,我自己自願的選擇,沒有人強迫,與他人無關!也懇請大家不要謠言生事,很多時候有很多事情是永遠沒有答案和結果的!就讓這一切默默的沒有爭吵結束!願這個社會大家多一份饒恕少一份指責!多一份善心,少一份邪惡!再見了,美好而又殘酷的社會!

  戴某花絕筆!

  瀟湘晨報記者 曹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