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被劫活埋後獲救 兩兄弟涉劫案變漁民藏十年
2018年10月12日13:30

  原標題:受害者被劫活埋後獲救生還,兩兄弟涉嫌五起劫案變身漁民藏匿十年

  14年後,李先生仍覺得當年自己遭遇的一次劫難是“仇家複仇”。2004年的10月他被三名男子亂刀紮傷掩埋在渣土堆裡,對方只留下句話“你是不是得罪人了”。第二天被路人扒出來救醒的他並不知道,兩年後,這三名男子又在山西搶劫另一名黑車司機,不幸的是對方被殺死。

  多年後,因其中一人殺人碎屍案發,案犯臨刑前交代出一對以搶劫為生的寧姓兄弟,但他倆早已更換身份逃到漁村藏匿。2017年,警方通過技術偵查手段終於找到隱姓埋名的兩人,10月12日上午,這對兄弟寧某彬、寧某亮被指控搶劫罪、綁架罪在北京市三中院受審,他們被控參與5起搶劫綁架案。

  “我就想看看到底什麼人傷害了我,那事之後我生活全變了”,在三中院的旁聽席上,李先生告訴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至今仍不敢相信那麼狠的行為竟然只是為了搶劫,身受十餘刀的他曾在床上躺了四年。當一胖一瘦兩名男子被帶進法庭時,他伸長了脖子,反複看了又看。

  ▲10月12日上午,涉嫌搶劫罪、綁架罪的寧某彬、寧某亮兄弟在北京市三中院受審。 實習生 陳婉婷 攝

女子聽到求救聲 扒開土塊發現有人
女子聽到求救聲 扒開土塊發現有人

  2017年的第二次詢問筆錄上,30歲的小悅(化名)仍記得2004年10月21日的那個清晨。那年她15歲,上學路過朝陽區垡頭地區的一個渣土堆旁,聽到微弱的求救聲。“人在哪呢?”穩了穩神看到土堆無人她又問了一遍,發現聲音從垃圾堆的石塊下傳來,“在這呢,我被人埋著呢。”她仔細一看土堆中一個人只露出了兩隻胳膊和半截腿。

  她扒開石塊,露出了人的頭,告訴她被幾個年輕的小夥子給弄到了那裡,說有人報復他,還說脖子和腿上有傷。“我給他水喝看到他脖子上有傷,我就想還是去醫院吧,就攔了位年輕的叔叔,用他手機打120。”從小悅14年前的筆錄可以看出來,她沉著冷靜,年輕男子看了看被活埋的人撥打了110,發現受傷人手腳都被尼龍繩捆起,並告訴小悅說,讓她找個被子給蓋上。

  小悅在附近的一個公交車站找來了被子,年輕男子告訴她在等警察來之前要跟傷者一直聊天,不要讓他睡著。於是小悅就問到了傷者家人的電話,撥打了電話講述情況。

被刀紮活埋 受害者以為是“仇人複仇”
被刀紮活埋 受害者以為是“仇人複仇”

  直到被醫生救醒,傷者李先生仍以為對方是複仇的,“我為什麼會有仇家?”這個問題在他心裡擱了十多年。李先生說,當時他在朝陽區平樂園附近開黑車,2004年10月20日22時30分許,把車停路邊和別人聊天的他本來要收工回家了,一名打車男子稱要去垡頭村。

  “我回去一上車,后座上有倆男的已經坐好了。”根據打車男的指示開到目的地一個胡同時,他記得當時天下著小雨,後視鏡看不清楚,他每次想回頭看路,就被男子攔住說往前開,正當他起了疑心時,坐在副駕的男子突然用手勒住並用刀頂住李先生脖子,后座兩名男子下車堵住了車門。

  “我問他你要多少錢我給,他說不要錢,‘前兩天你是不是得罪人了’。”這一說令李先生一頭霧水,想用力掙脫,幾個人撕扯間,李先生感覺有人用刀紮了幾下自己的右腿。李先生踹開車門,結果被後邊的男子紮了幾刀,隨後就聽一個人說“把他扔了得了”,然後就失去了知覺。

  在斷斷續續的清醒中,李先生感覺自己被扔到了垃圾堆,被埋住,再昏迷再次醒來,他求救,終於聽到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人在哪呢?”通過調查,警方只瞭解到事後有人用李先生手機給其妻子打了個電話要兩萬塊錢,後突然失聯。

▲10月12日上午,受害人李先生在法庭外接受記者採訪。    實習生 陳婉婷 攝
▲10月12日上午,受害人李先生在法庭外接受記者採訪。 實習生 陳婉婷 攝
殺人碎屍死刑犯臨刑前提供破案線索
殺人碎屍死刑犯臨刑前提供破案線索

  這樁懸案就此線索斷掉,一擱就是多年。直到2007年9月,河北邯鄲一場殺人碎屍案的發生。被告人靳某落網,後因罪被判死刑(已執行),就在最後的死刑複核材料中,他提到“還有一起案子我也說了,這樣不管判什麼,我心裡就亮堂了。”這一次,他說出了曾經在磁縣、北京、山西夥同他人搶劫殺人一事,李先生遭遇搶劫被埋一案就此破解。在靳某對此案的供述中,一對寧姓兄弟浮出水面。

  2004年案發前,靳某隻是管陶神威武館的一名武術教練,據當時神威武館館長回憶,2004年7月底,一胖一瘦兩兄弟來到武館想學武術,他們姓寧,7月31日師從靳某學到9月畢業,之後靳某和這對寧姓兄弟一起離開。靳某說,事實上早在2003年就通過朋友認識了寧姓兄弟,和他們在磁縣搶劫並殺害了一名出租司機,當時他21歲,案件沒有破。直到2004年9月,寧姓兄弟學武結束後,3人一起相約北上搶劫,同年10月三人來到北京,遂發生了這起“殺人埋屍”案。

  然而,三人犯案後並未收手,逃往山西,白某加入團夥,再次於2006年10月25日22時許犯下類案。當時,四人在山西省交口縣溫泉至西泉公路上以打車為名綁架了任先生,並在廢棄礦洞內將其殺死,後打電話給任先生家屬索要兩萬,未逞。

  ▲死刑犯靳某在死刑複核材料中稱曾和寧某彬、寧某亮兄弟搶劫殺人。 新京報記者 劉洋 攝

兄弟作案後 頂替未銷戶人員身份逃亡
兄弟作案後 頂替未銷戶人員身份逃亡

  山西犯案後,靳某、寧姓兄弟和白某四散而逃,各自藏匿再無聯繫。逃亡期間,2007年靳某將情敵殺死碎屍案發。而寧姓兄弟則找了親戚更改身份,到蓬萊一個漁村打漁,一逃就是十餘年。

  幫助寧姓兄弟改名的是他們的舅舅郝某。郝某交代稱,在館陶縣某村,寧姓兄弟投奔他,說在北京開燒烤店,因為客人不給錢,兩兄弟動手打了對方被警方追逃,不能用身份證,讓他想辦法。在聊天中,同村人說其弟弟閆某早逝後一直沒有銷戶,另一戶人家鄭某遷戶外地後也沒有銷戶。於是寧姓兄弟決定花10萬頂下這兩個人,“你讓我頂你兄弟戶口,我倆給你錢。”

  在當地公安局戶政工作人員面前,一行人被告知閆某的戶口已經註銷了,而閆某哥哥則一句“我弟(指著寧某亮)不是在這站著嗎?你們怎麼把戶口給我註銷了?”戶政人員立刻聯繫派出所,給眼前“活著的閆某”上了戶。郝某說,之所以能夠冒名頂替閆某、鄭某,因為兩人之前都沒有照過照片辦身份證,寧姓兩兄弟照了照片辦理了戶籍證明,買了票逃逸,就此頂替成功。“我當時考慮到是我外甥,不幫不好意思拒絕。沒想到事情這麼嚴重。”

  ▲涉嫌搶劫罪、綁架罪的寧某彬、寧某亮兄弟被法警帶入場。 實習生 陳婉婷 攝

隱身小漁村打漁 當地人均不知兄弟底細
隱身小漁村打漁 當地人均不知兄弟底細

  在寧姓兄弟被警方找到前,蓬萊一個小漁村的村民都不知道他們竟有如此複雜的身份。

  寧某彬(頂替鄭某)的房東說,2015年這個鄭某住進來,每天都出海打漁,大家只知道他有個兄弟一起來的叫閆某,兩人自稱曾經在山西挖礦,其他並不知道。案發前閆某(寧某亮)有個同居的女人,她說兩個人在網絡通過微信搖一搖功能認識,後自己感情受挫,就帶著孩子來蓬萊投奔閆某,案發時已經懷上了閆某的孩子。但在生活中閆某從來不告訴自己此前的身世,每當問起,閆某就說“沒什麼,你們女人多疑很正常。”

  靳某案發後兄弟倆便作為追逃對象,但警方發現兩個人多年來並無任何行動軌跡。兩兄弟的父母也說只知道兄弟倆外出打工,幾年來從未和家人聯繫過,也未寄過錢。直到2017年10月,警方通過技術手段發現在這個漁村的閆某和鄭某和犯案的寧姓兄弟為同一人,立即趕赴當地將兩人控製。根據供述,在2004年前後和靳某犯案前,兩人就已經搶劫多起。

  據公訴機關指控,在李先生被搶案之前的2004年6月、7月,兄弟倆便分別搶劫或綁架了三人,被害人均為黑車司機。

▲寧某彬在公訴人提問時低頭沉默。    實習生 陳婉婷 攝
▲寧某彬在公訴人提問時低頭沉默。 實習生 陳婉婷 攝
▲寧某亮回答辯護人問題。    實習生 陳婉婷 攝
▲寧某亮回答辯護人問題。 實習生 陳婉婷 攝
看電影后起意搶劫黑車 謀劃搶成後去學武術
看電影后起意搶劫黑車 謀劃搶成後去學武術

  庭審上,寧姓兄弟倆身材矮小,一前一後被帶進法庭,他們長得不是很像,寧某彬顯得乾瘦。

  ”這五起我都沒參與過。“寧某彬否認全部指控事實,對於為何逃匿更換身份,他說警察抓他才逃匿,一口咬定沒參與犯罪。

  根據案卷材料,寧某彬曾交代說,2003年從河北到北京打工,一直沒掙到錢,從2004年他先是自己在朝陽區呼家樓附近地下通道搶過兩次手機,手機變賣的錢花光後,就去了哥哥寧某亮打工的遊戲廳里玩。在那裡他看了幾集搶車的影片,動了心思,親戚寧海某(已死,據稱在老家打架死亡)告訴他黑車司機沒有證,容易搶,於是和寧某亮三人決定搶劫黑車司機。在綁架黑車司機王先生時三個人勒索到了5萬元,均分了以後,三人分開逃逸。後寧姓兄弟覺得自己體弱,在搶劫中不占優勢,商量學武術。

  “學了三個月也沒學成,聽說小靳掙錢少,我就問他搶黑車幹嗎,他說干。”寧某彬說,在北京的那次搶劫時三個人都用刀紮了對方,“怕司機活過來喊人”。“殺人埋屍”後第二天看報紙發現司機沒死,被人救下,三人扔了被害人手機就跑了。逃到山西后發現挖礦很苦,於是再次搶劫。

▲庭審現場。    實習生 陳婉婷 攝
▲庭審現場。 實習生 陳婉婷 攝

  新京報記者 劉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