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管會把小區公共區域租給小吃店 為啥物管會主任竟不知情?
2018年10月12日08:04

原標題:物管會把小區公共區域租給小吃店 為啥物管會主任竟不知情?

  原先分隔小區公共區域和門面房的圍牆被打掉,成為圖中右側兩根立柱,整個區域打通了。

秦淮區華靜家園小區緊鄰老門東景區,最近有業主發現,原來作為居民活動場地的約100平方米公共物業面積被租了出去,前後打通成為沿街一家小吃店的一部分,出租價格僅為每個月5000元,而且合同簽了10年。揚子晚報記者調查發現,出租方是行使業委會職權的臨時機構――小區物業管理委員會。而對於出租一事,小區物管會的“一把手”主任竟然表示不知道。

揚子晚報/揚眼記者?張可?文/攝

怎麼回事?

小區活動室被出租給小吃店

在老門東景區牌坊門口,有一家名為“門東小吃”的餐飲店。華靜家園部分業主質疑的出租房屋,就在小區店內。

業主張女士說,這家店裡的前半部分是商用門面房,後半部分是小區業主共有的物業面積,此前兩個區域是用牆隔開的。今年被租出去後,前後被打通。記者在現場看到,業主所說原來的牆體已經拆除,變成了2根立柱,並擺上了6套餐桌椅。而在其北側有兩個小房間,“也是這次租出去的”。餐廳一名工作人員也向記者證實,餐廳後面“多出來的區域”,是今年才使用的。

張女士告訴記者,去年這裏還是小區居民活動的公共場地,裡面有乒乓球桌等設施,她自己還在裡面跳過舞。今年春節前,大家發現這裏被堵上,租了出去。

每月租金僅五千,一簽就十年

由於上屆業委會到期後,沒能選出新一屆的業委會,2017年初,華靜家園依法成立了臨時性的“物業管理委員會”,由街道、社區、民警、業主代表各方組成,成員為9人。“物管會”代為行使業委會職權,由夫子廟街道三條營社區主任鄧主任兼任物管會主任。而將公共物業面積出租給小吃店的就是物管會。

記者在一份《租房協議》複印件上看到,出租面積是100平方米,租期10年,月租金為5000元,也就是一年6萬元。記者走訪了緊挨小吃店的一家雜貨店,這家店面積是16平方米,年租金是25萬元。

小區業主白先生告訴記者,很多居民首先對出租一事不知情,更氣憤的是,居然以這麼低的價格出租出去,而且一租就是10年。“因為這處面積是小區業主共有的,我們覺得自己權益受到了侵害。”

“一把手”不知出租一事

在這份《租房協議》的落款處,有6個人的簽名和“秦淮區華靜家園小區物業管理委員會”的公章,但反常的是,6個人中並沒有物管會鄧主任的名字。鄧主任告訴記者,自己此前對出租一事並不知情,“一句話都沒跟我說”。而且物管會成立後,公章也一直不在她那裡。“我們向街道物管辦上報後,才把公章收回來。”

記者瞭解到,這份《租房協議》簽署和蓋章,是簽名6人中的一位陳先生牽頭的。記者與陳先生取得聯繫。他說,自己是小區業主,也是物管會成員。此次簽名的6人,有3個人是物管會成員,另3人是熱心業主。而且3名物管會成員中,有1人目前已經搬出小區。

●當事人回應

問:將活動室出租,是否提前告知?

陳先生:在簽約之前,物管會組織誌願者挨家挨戶徵集過意見,包括兩個內容:一是物業公司合約到期了是否續約,二是是否同意將這處面積出租。小區共有464戶業主,每戶簽名,共有72%以上的業主同意,此後又在小區里進行了公示。所有的記錄,都存放在物業公司。?問:為何出租的價格如此低?

陳先生:這處面積原先是和街邊的門面房用牆隔開的,租給小吃店後才打通,不能和一般意義的門面房等同。

問:為何物管會主任不知情?

陳先生:小區成立的這個臨時性物管會,成員除了小區業主,其他都是各個部門來“掛職”的人員。“包括一把手主任在內,他們平時不太過問小區事務,包括這次出租在內的很多事情都不表態,所以合同上沒有他們的簽名。而我自己作為物管會成員,希望為小區做點事,所以挑這個頭。”

●專家:合同可視作無效

南京市城市治理委員會公眾委員王興宏認為,這份合同因為簽名者中物管會成員人數,沒有達到物管會人員的一半,因此可以視作無效合同,需要通過司法程序進行撤銷。

由於目前承租方已經實際使用這處面積,並進行了裝修。一旦合同無效,承租方且失去了繼續承租的資格,這其中花費給承租方帶來的損失,將由誰來承擔?王興宏認為,承租方在簽合同時,只認紅章,並不能知道簽名人員的身份。因此,“如果能證實,當時將這處面積出租出去,是大部分業主同意的,那麼在未來小區成立業委會之後,對於目前承租方的善後處理,責任在業委會;如果發現出租是少部分人私下的行為,那麼誰簽合同誰就有責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